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十年大运 > 第一卷
第三章 魂飞九天
作者:豆沙面包  |  字数:2767  |  更新时间:2020-07-31 12:52:50 全文阅读

作为关系户,金宝拥有天天泡在练车场的权利,所以进度飞快,不到一个月就拿到了驾照,人也被晒成了黑炭。

没有事干的他又恢复了街溜子的身份,漫无目的的晃荡在万年不变的街道上,只有赌场是不敢去了。

又到了煤矿每月发工资的日子,邮局门口排起了长龙,路过的金宝点了支烟,驻足观看。从两条队伍的长度上判断,这些人只有极少数会用ATM机,其余的都要在柜台操作。他觉得好笑,工资一天不开又不会被扣回去,他们着什么急呢。为了打发时间,闲着无聊的金宝也跑到ATM机前面,跟着排起了队,不时的还和周边人聊上几句。

这时从长队那边跑过来一个中年妇女,穿着一身满是油漆的工作服,似乎很着急,左顾右盼的,一副寻求帮助的样子,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她看金宝也在看她,终于鼓起了勇气,来到他身边,有些怯懦道:“大兄弟,跟你商量个事,那边人太多了,我实在是等不了,这边的机器我又不会用,你帮姐取个钱呗。”

金宝先是被她叫的一愣,猜到她是被自己胡子拉碴,黑不拉几的形象给骗到了,认为自己也是个煤矿工人,也就懒得反驳。

前面的人无所谓,金宝也是个滥竽充数的,只有他身后众人的脸色极不友善,表现出对中年妇女插队行为的厌恶,锐利的目光纷纷投向他,意在施加压力,叫他拒绝。

金宝看出中年妇女的为难,他善心大发,主动和人商量道:“我也不着急取钱,咱们一起帮个忙,我只帮她取,这样也不耽误大伙的时间,行不行?”

有了他的表态,众怒得以平息。

趁着前面还有一些人,金宝和身旁的中年妇女小声的说着话。

“你取多少钱?”

“一千块。”

金宝哦了一声,耐不住心痒,他又问道:“过几天人少了再来取多省事,你们咋都挤同一天了。”

中年妇女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心想你不也在这排队呢么,干嘛明知故问。可当下有求于人,她只好陪着笑脸道:“孩子上大学,给他打生活费,都催过好几次电话了。”

金宝听完似有感触,不由的陷入思考,大姨顶风冒雨跑银行的场面在脑中冒了出来。当回忆起大姨的精明时,画面就跟肥皂泡一样,瞬间破裂。

灵台恢复清明的金宝似乎又意识到什么,不解的问道:“那你取钱干啥,你把小孩的账号给我,我帮你直接转账不就行了。”

中年妇女看着这个问题挺多的热心人,心里犯起了嘀咕,生怕遇到什么坏人。

一番心理斗争后,她委婉拒绝道:“孩子用的建行卡,我取了钱到马路对面汇一下就行,那边人少,也挺方便的,就不麻烦你了。”

金宝不好再坚持,只得沉声不语。

等到他们取钱时,亲眼所见的金宝又被眼前匪夷所思的一幕震撼到,取款密码就那么堂而皇之的写在卡片背面的签名处。他有心叮嘱几句,可想到中年妇女的小心警惕,选择了沉默。

中年妇女顺利的拿到钱后才相信金宝不是什么坏人,诚心的道了谢。

干了一件街溜子最爱干的管闲事,金宝获得一丝丝成就感。

随着离开银行的人流,他又来到大型超市。超市似乎是提前收到了消息,货品备的十分充足。什么也不买的金宝跟个小偷一样,贴着人往前挪步。耳边不时传来周边人的抱怨声,只听有人故意放高声音,带有鄙视的嚷嚷道:“超市不要钱啊,还是明天就要倒闭,一个个的非得挤到今天。”语气中表达着自己与众不同。不知是他的同伴,还是另外一个好事之人,声音同样不小的附和道:“不只今天,明天后天也一样。没听说么,有个顺口溜叫‘一买米面粮油,二买鸡鸭鱼肉,三买编筐纸篓’,每月发工资都这样。”

从千军万马的人群中挤出来的金宝已是汗流浃背,跟蒸了桑拿一样,迫不及待的跑出超市,想要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看着这些周而复始,天天数日子等着发工资的人,金宝觉得很没意思,觉得他们没有理想,还不如种地的农民自在些。

本科学历的新进街溜子金宝无意间掌握了核心素质,瞎操心。

金宝不想成为他们一样的人,那种要算计着花钱的人,他渴望财务自由,他要赚够能解决他一切烦恼的钱。

街溜子的幻想世界永远要比正常人大上许多,也精彩许多。

金宝一直忍着没有去取藏在赌场的钱,他怕患有赌博后遗症的自己忍不住再破戒。没有钱,人就变得老实,金宝打算回家闭关,认真思考自己以后的人生。

街角处,他又一次的站定脚步,仿若石化,只因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个女人,他曾朝思梦想过的一个女人,中学辍学的班花。

初中时,班花曾追求过成绩突出的金宝。只因他醉心学业,根本不懂情爱,以致二人匆匆错过,唯独记忆中他骑车载着班花去看生病同学的画面始终难忘,犹如烙印。

等到高中开了窍,佳人早已杳无音讯。苦寻之下,他从一位小学同学口中得知了一个令他惋惜又悔恨的噩耗。那个直到小学毕业都是他跟屁虫的同学对他说二人处过一段时间,后来班花去燕京做了应招小姐。他惋惜班花竟和跟屁虫处过对象,他悔恨班花不该当小姐。

当时的他根本无法分辨那番话是事实还是情侣分手后的诋毁,只能任命的选择了放弃。

看着发福的班花,金宝有心上前解开多年的心结,又怕自己承受不了真相,稀里糊涂的尾随着进入了一家蛋糕店。

新进的街溜子尚不能掌握调戏妇女这项高阶本领,不知如何开口的金宝只得假装接起电话,他大声喊道:“我是金宝,对,我是金宝,你哪位,我这信号不大好,你听不听的清?”说完还装模作样的往门外走去,在外面一边等着班花出来,一边继续演戏。

通报了姓名的金宝不愁班花认不出他,就看她有没有心与自己相认了。

果然,拎着蛋糕的班花出门就向他寻来,脸上还带着莫名的喜悦。

“金宝,是你么?我是罗美凤啊,你还记不记得?”

急忙挂了电话的金宝先是眉头齐聚,一副思索的样子,然后立即转换成恍然大悟的表情道:“啊!是你啊,这么多年不见,我完全认不出来了。”

罗美凤连忙接道:“可不么,初中毕业到现在都八年多了。没想到能在这遇到你,以为你搬家了呢。”

金宝也算了算,加上他高中复读了一年,还真是八年多了。他解释道:“没搬家,一直在外面上学,刚回来。”

罗美凤一脸羡慕道:“那挺好,在哪上的大学啊,一点消息都没有。”

金宝没好意思说出自己大学的名字,谨慎道:“瞎上的,不是啥好大学,你这些年去哪发展了?”

罗美凤神情自然的答道:“之前在燕京打工来的,前两年在家这找了个对象,今天上街给我儿子买个生日蛋糕。”

“我草!”尽管从身材上看出了些端倪,金宝心中仍旧是不肯相信,差点喊出声来。

他心想:“算啦,班花已经上岸了,跟我再无一毛钱关系了,那还聊个粑粑,爱咋咋地吧。”不情愿的留下联系方式后,金宝就以去办事为由跑路了。

罗美凤倒是心细,琢磨着他为什么没买蛋糕。

夜晚,辗转难眠的金宝思索着白天的人和事,他想要总结出一条规律,跟命运有关的规律。可能是题目太难了,这道命运方程式,在写了个“解”后,没了下文。

手机铃声响起,音效急促,是短信,冥想中的金宝下意识的拿起查看。

上面的内容仿佛招魂幡一样,把他脆弱的魂魄引入九天。

离体的灵魂仿若气球,随风飘荡,顺窗而出。金宝又惊又怕,他双脚蹬空的拼命挣扎,想要抓住什么,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脚下的建筑越来越小,在这个他因为自卑、懦弱而选择逃避的世界即将消失时,他豁然开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