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十年大运 > 第一卷
第一章 追魂麻将
作者:豆沙面包  |  字数:3123  |  更新时间:2020-07-31 12:53:15 全文阅读

女朋友在毕业前夕提出了分手,找工作也是四处碰壁,心灰意冷的金宝只得灰溜溜的回了那个励志不在回去的老家,打算沉淀一段时间后再厚积薄发。

小城偏远无名。

市容市貌早在几十年前就被时间凝固,一成不变;被重度污染的空气中似乎蕴含着某种致病率极高的病毒,每时每刻都在消磨着人的意志,令他们的思想变得消极、堕落。归来不久的金宝也开始混迹各种赌博场所了,跟个丢了躯壳的游魂似的,东奔西窜的寻找精神寄托。

“都别动,我胡了!”激动的金宝哇哇大叫。

嘈杂声此起彼伏,他看了看反应迟缓的同桌麻友,胡大牌的喜悦又被瞬间冲淡。

因为没有收入来源,输光钱的金宝不能享受借钱的待遇,被无情的赌场拒之门外。为了满足赌瘾,他不要脸的跑到老年活动中心,和一帮爷爷辈的老人磨手指头,打起了卫生麻将。

三个平均年龄都在八十开外的老头,属于典型的退休再上岗,跟以前上班一样,每日备足干粮后,按时按点的出现在老年活动中心,很是敬业,且轻伤不下火线,堪称牌场劳模。就算他们家里有事,也要过来点卯报到,和一众老朋友聊上几句家常后再走,仿佛在炫耀自己又多活了一天。

临近中午,由于缺少金钱的刺激,金宝有些忍受不了胃肠的召唤,想要尽快结束战斗。

就在他饥肠辘辘时,对门的老王头掏出为中秋准备的五仁月饼,啃了起来,里面的花生尚不能堵住他缺失的门牙,渣滓不断的掉落,场面滑稽。

上家的老催头更是厉害,满口森白的假牙把金宝早就忘记了味道的干脆面,咀嚼的嘎嘣溜脆。

下家的老李头最有刚,吊瓶里的葡萄糖连续不断的为他输送着能量。

“八万!”再也忍无可忍的金宝胡乱的打了一张牌,想要尽快结束这荒诞的场景。

老年人的反应慢,金宝很不适应,打完牌后,往往要等上半天,才有反应。见对门老头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牌,他就知道这老头肯定有事,不是要碰,就是胡了。

眼看就要解脱,金宝迫不及待的催促道:“这麻将也不是烙铁,您老的手倒是快点伸啊!”说话的同时,还从桌面抄起自己刚打的“八万”往前递。

砰的一声,对门的老王头在所有人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仰面重重倒地。

整个老年活动中心顿时炸了锅,场面一度混乱,吓得金宝赶紧找个人少的地方躲了起来,等120赶到的时候,胆小的他早已远遁。

过了好几天,金宝才敢去打探消息。老王头没能抢救回来,光荣的倒在了他热爱的岗位上。在得知他家属不打算追究谁的责任后,金宝才敢出门活动。

家里米面不缺,都是金宝的大姨送过来的,却唯独把他的生活费给断了。

用来解闷的老年活动中心是不能再去了,在家老实了几天的金宝闲的五脊六兽,浑身刺痒,琢磨着怎么能弄点钱花。

今天正好是中秋节,金宝接到了大姨的电话,叫他去过节,身无分文的金宝就这样空着两只爪子上了门。一个老旧但被打扫的干净整洁的小院里很是热闹,两个三四岁的孩子满院子乱跑,更显示出节日团圆的氛围。

没等他和照看孩子的大哥打招呼,屋里眼尖的二哥走了出来,他假装打趣道:“老工会底下的老年活动中心打麻将打死个老头,你们都听说没?听说是被一个街溜子用追魂八万给索了命。”说完他还意味深长的看向金宝。

大哥给金宝搬了个板凳,答话道:“传的挺邪乎,我倒觉得挺正常,八十多岁的老人突发疾病,也没遭啥罪,算是寿终正寝了。”

二哥不依不饶的对着金宝追问道:“大宝儿,这事你知道不?”

金宝知道二哥素来看不起自己,虽然听出了话中带刺,仍是矢口否认道:“我这几天在家看书,没出门,倒是不知道这事。”

二哥心想:供你上大学,你都没把书读明白,现在看个屁的书,这小子百分之一万的在撒谎。

就在他要指证罪魁祸首时,在厨房忙活的大姨走了出来,张罗着摆桌子开饭,无意间打断了二哥的发难。

逃过一劫的金宝赶紧去帮忙端菜,不一会儿,一大桌丰盛的酒席就被众人齐力摆好。大哥一家三口,二哥一家三口,大姨和大姨夫,再加上金宝总共九口人,稍显拥挤的入了席。

天气正好,室外吹着小风。

在大姨夫提议下,大家都喝的白酒,五十二度的精酿。

大哥和二哥成家后,大姨一家也少有团聚,逢此佳节,聊前叙往的,显得格外融洽,只有金宝在琢磨骗钱的事。

酒过三巡,俩个嫂子带吵闹的孩子下了桌。酒意上头的二哥开始话痨,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敲打起金宝。

“大宝儿,你是不是得好好的敬敬我爸妈,没有他们二老,你上个狗屁的大学。我跟你说,以后混不好,你都对不起他们交的学费,你知不知道。”好话从他嘴里出来,味道也变了三分。

没怎么喝酒的大姨瞪了二哥一眼,示意他少没屁格楞嗓子。她安慰金宝道:“大宝争气,自己能考上大学,你们要能考上我也供,谁叫你们不争气,不是那块料。”

见母亲生气,二哥连连摆手,又用手捂住嘴巴,意思是说:我嘴贱,我不说了行吧。

金宝不想他们因为自己闹别扭,影响了过节的心情,连忙端起酒杯“大姨夫,大姨,您二位是我最亲的人,我感谢你们对我的抚养,感谢你们供我读完大学,这杯酒祝您二老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今后我一定混出个人样,好报答养育之恩。”说完仰脖就灌了进去。

二哥又忍不住插嘴道:“你小子别光嘴上说,拿出点实际行动。”

他有几个朋友常跟金宝一块打牌,对金宝的所作所为可谓是了若指掌,所以他非常讨厌金宝在他妈面前装模作样,连断了金宝生活费的注意也是他出的。

话题始终围绕在无家无业的金宝身上,没多久就把大姨悲伤情绪勾引出来,她为妹妹和妹夫的短命惋惜,为金宝的孤苦伶仃心疼,终于崩溃的哭了起来。众人受她影响,失误胃口,一桌好菜就此撤席。

大哥晚上还要上夜班,带着老婆孩子提早回了家。

二哥一家无事,留了下来。

金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也没着急走。

二哥有意无意间盯着金宝,想看看他是不是又憋着什么坏。

还真被他猜着了,金宝在寻找和大姨单独相处的机会,想利用她情绪不稳的机会骗出些钱,此刻正嫌他碍事。

就在金宝一筹莫展之际,大姨主动找他谈起了话,老生常谈的关心道:“大宝毕业也有些日子了,到底想好干点啥没?”

躺在一旁的二哥背对着二人假睡,耳朵却竖的跟天线一样,偷听着他们的谈话。

面对这个被问了无数次的问题,金宝早就想好了说辞,他煞有介事道:“想先学个车,听在燕京工作的同学说过,会开车比较方便,我也打算去那看看机会。”

大姨认可的点了点头道:“多掌握个技能倒是不错,年轻人以后都得会,早学早受益。就是别和你二哥一样,给人当了司机,卖手腕子的活可没多大出息。”

金宝见大姨不反对,心想有戏,赶紧趁热打铁道:“我那同学家里有点关系,进了家外贸公司,我跟他说好了,等他站稳脚后拉我一把,估计也就是年前年后的事。”

大姨首次在他身上听到这样的好消息,暗呼妹妹在天有灵,于是下定决心道:“你一会去你小姨夫家串个门,他有个朋友是开驾校的,我让他打个招呼,把你安排进去。”

金宝本想拿学车做幌子骗点钱出来,没想到大姨会这样安排,大热天的叫他去练车,还不如直接要了他的命,真是自己给挖坑自己跳。

大姨是个做事利落的人,说干就干,转身进屋取了一叠钱递给金宝,嘱咐道:“这些钱你带着,看你小姨夫怎么安排,不用你再拿回来。”

金宝大喜,他打算到小姨夫家转一圈就把钱眯起来,然后再想办法把谎圆回来。

计成之后,金宝就要脱身,刚转身就被装睡的二哥拦住,非要开车送他去。

金宝哪里肯让他送,以酒驾不安全为由果断的拒绝了他。没走出多远,就听见了大姨和二哥的争吵声。

“就惯着他吧,刚才给的钱肯定打了水漂,你就是上一百次当都不嫌够,。”

“再信他一次吧,听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八成是真想明白了。”

“不信咱俩打个赌,看谁能赢。”

“赌你娘个腿,我一听‘赌’字就头大。”

“他倒是投我小姨夫的脾气,没一个正经人。”

“说谁不正经呢?你和你大哥的工作不都是人家安排的么。”

“不是你叫我们少和他打交道么?”

“一码归一码,大宝和你们不一样。我让你小姨给大宝打电话,相信他不敢不去。”

门外的金宝故意磨蹭着,一字不落的听完了他们娘俩的对话,琢磨着姜还是老的辣。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