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无止境之战 > 正文
第五章 视角•狗和束缚它的锁链
作者:华空无夜  |  字数:1586  |  更新时间:2020-07-31 16:36:36 全文阅读

天灾年里,农村家家的墙头都被踩坏了。

旱死多少亩秧苗,风蚀多少亩荒地,水不自流,天不应。一家几口,守不住一斗粮,夜晚贼猖狂!

养狗大概是那个时候的事了。

以前狗的生活多少有一点单调,现在狗基本都有自己的一生,说崇高点的,缉毒,气味追踪,追捕犯人;说安逸点的,居家,公园,甚至不需要长大,但要听话、逗人开心。

这是一户农家的故事。他们的第一条狗威风凛凛,体形如狼,生着一身飒气的黄毛,棱眼锐利似剑,昼夜笔直伫立,霸气十足。

它被拴在一根埋在土里的木桩上,不惧怕任何存在。无论是家人,还是外人,它看见就是一阵咆哮,毛发竖立,呲起锋利的牙齿,铁链一阵阵拉扯,在木桩上泛起颤。这条狗在那两年出了名,村里人都说那叫一个“横”,原本就少有来客院长更是无人问津了,让本家主人也很为难。就连小孩上厕所也是忌惮那条狗,不敢穿过院子,没少往屋里解决。

寄人篱下,当它的影响力试图去挑战它的主人时,它的存在也就变得不必要了。有一天,一辆卡车开进院子,下来的两个大汉,踱来踱去着观察它,这次无论它怎么叫,他们都只是在笑。

他们有的是手段。

铁栏外,它的锁链垂在地上,主人接过了钱。至于车会载着它前往什么地方,它不知道。

……

第二条狗是只母狗,长着灰色的毛。

与第一条狗截然不同,灰狗温顺得很,在刚来到主人家里时没有表现出任何抗拒。它不会对家里的人吠叫,摸它的头也没有反应,唯独在外面客人进来时,它会警觉地发出尖锐的声音,主人从屋里出来呵斥它,然后笑脸迎客。但很多次都是这样,这种本职工作终于让母狗自我怀疑了起来,它歉意地盯着这些进来者的脸。

现在是安定的年代,不叫就比叫招人待见;

现在是安定的年代,唯独这家人里失了窃。

那天清晨,主人发了疯似的抽打这条灰狗,抽得它悲鸣,抽得它四处逃窜,可始终摆脱不了颈上的锁链,最后抽得它缩成一团,躲在木桩下颤抖。

只因那夜它没有抬头。

木桩那儿,曾经是块儿好地方。那里挨着主人曾经的猪圈,正贴着门口,上面铺好了塑料棚,地上是干草,曾经的冬天并不冷,虽与猪相伴……后来,猪肉市场动荡,主人养猪赔了钱,这里便被拆了,成了堆放杂物的空地。

木桩那儿,曾经是块儿好地方。主人运输货物的车停在那里,虽不避寒,但避雨,能遮阳,日上三竿,车底的阴影是午睡的好地方。

失去温棚的第一个冬天,它挺了一场大病,第二年,它便适应了。

灰狗被拘束在它小小的圈子里,目送着家里的人出去,目送着家里的人进来。狗没享过福,吃的都是剩的,破瓮里日日不变的棒子面粥,小孩善良,心疼它,总偷偷扔它馒头吃。铁链清脆地响,灰狗蹦着抬起前腿,用舌头舔小孩的手。可小孩不属于这个家庭,他要回到属于他的地方,他还要迈向更高的学府,灰狗再也等不到他。

灰狗来到这个家的第三年,主人开始心疼起他的车,移开了那处地方,它没有任何反应。

这一年的冬天,要自己坚强。

第四年,灰狗瘦下去了,破瓮中依然是稀粥,而且不负责任的火候。起初还是新的压着陈的,现在可能两天破瓮都是被舔得干干净净的样子,苍蝇、蚂蚁也和它争抢着食物。现在这只狗经常躺着,也不再发出叫声,它渐渐地被遗忘,它尝过自己的排泄物,它的毛发开始一块块脱落。

它又挺过了一个冬天,初春里,它害了胃病,更瘦弱了。

有一天主人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将母狗关进车门,载着她去了狗厂。整整五年了,母狗还没有享受它的年轻便老了,它离开这里时是公狗们追求的配偶,如今它蹲坐在这里,它们从它身边一个个穿过,而它宛如透明。最后,灰狗摇摇晃晃地走开了,一个莫名的方向,逼得主人奔着将它揪回来。

……

这年秋天,院子里新来了一只小黄狗,长得圆润而机灵。它自由地在阳台上胡闹,在院子里奔跑,对着外人追叫,无论怎样,主人并不训斥。

小黄狗受宠有加,单吃一小桶搀骨杂粮,还要跑去灰狗哪里抢食稀粥,灰狗也让着它,宠溺着它;小黄狗欺负它,它也不作回应。

灰狗开始倒数自己的寿命,这年冬天来临之前,灰狗死了。

这次,束缚的锁链来到了变瘦的黄狗身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