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开局修为全靠赌 > 第一卷 赌生开启
第一章 你这该死的龟壳
作者:常州府  |  字数:2430  |  更新时间:2020-08-05 09:12:16 全文阅读

常言道:废柴划入外门,走上人生巅峰。天才被收为入室弟子,从此暗淡无光。至少,韩长命是这样心平气和的安慰自己的。

但是提起自己的门派卜仙门,韩长命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简直是被坑大发了。

卜仙门是位于昆仑墟山脉当中的一个小门派,名字听着还不错,仿佛是仙风道骨的感觉,但实际上只是由几座低矮的山包组成,不过好在这些山包的面积很大,足够容纳众多弟子。

门派名字虽然听着还行,但实际上在昆仑墟的五个门派中,是最弱小的战五渣。名字虽与占卜有关,但其能勉强立足于昆仑墟,靠的是一些水平不是很高的剑诀功法。所以该派对占卜一事不热衷,反而对剑法看得比性命还重要。

“我派之所以叫卜仙门,原因是创派祖师爷是个算命先生,还是瞎眼的那一种。他潦倒半生,尝尽世间冷暖,郁郁不得志。五十九岁那年,就在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即将平淡无奇的结束的时候,他来到了昆仑墟,在最东边的一座无人的山包上捡到一个龟壳,这龟壳妙用无穷,从此名扬天下,创立本派!”

祖师堂内传来了事务堂的师兄在训戒新收弟子的声音。

“妙用无穷个屁,名扬天下个鸟,我信了你的鬼!”

正在门外打扫卫生的韩长命在心里暗暗的骂道,但他可不敢骂出口,因为他拜入卜仙门已经五年了,还是一名身份卑微的外门弟子。

那破龟壳要是妙用无穷,早被其它门派抢了,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放在祖师堂的祖师灵位前的供桌上,也没有其它防护措施,仿佛是被抢走都毫不心痛的样子。

反而是门派里的功法剑法之类的,特地放在藏书阁,平时都不让人靠近,一副敝帚自珍的样子。

说起这龟壳,韩长命在入门的这几年间,早就借着打扫祖师灵位的机会把龟壳放在手上把玩无数遍,老旧的龟壳都被他玩得包浆了。

他觉得就是一个普通的龟壳,黑黝黝的,或许是当年那个真龟壳早已失传,而现在这个多半是赝品,放在这里唬人的。

“祖师爷得此龟壳后,潜心修习十年,小有所成,在其六十九岁那年……”

“莫非是独霸昆仑墟,成了一方霸主?”一名新收弟子弱弱的问道。

“不是,是驾鹤西去,撒手人寰了。”执事师兄有些尴尬,但勉强装作自豪的样子说道。

就在新人弟子们被训戒完离去后,韩长命又一次进入祖师堂打扫卫生。

几年来,他已经在这里打扫了无数遍,一直未出什么纰漏。

但,今天出了一个意外,他在打扫供桌底下一些炉灰时,那龟壳不怎么滴,自己滴溜溜的从桌子上滚了下来,还彻底摔成了两半。

“我去,我被龟壳给碰瓷了啊!”韩长命大呼不妙,暗叹命运的捉弄与不公,总有刁龟想害我韩长命。

韩长命哭丧着脸,愤愤的捡起了龟壳,从外观来看,真的很像一个普通的龟壳。

当年初来乍到时,在门派外的小坊市里就见到有人卖祖师爷同款龟壳,韩长命由于没见过世面,被奸商忽悠买了一个,怒花五百文钱。虽是赝品,但做工也算不错,于是被韩长命经常放在怀里,没事的时候把玩一下,玩得都包浆了。

此刻他掏出怀里的,那个当年怒买的龟壳,跟那早就包浆的祖师爷龟壳在外观上没有任何区别!

好吧,那就用自己的这个放在供桌上,全当是为门派捐献五百文钱了。

那已经摔裂成两半的龟壳,被他塞入怀里,准备拿出去毁尸灭迹,不,它连尸体都不能算,是毁壳灭迹。

这样别人就不知道这件事了,也可发泄一下刚才被碰瓷的郁闷心情!

韩长命现在是外门弟子,如果没有被派到世俗界打理门派生意,那么就只能在门派里服杂役,每天去领一次工作任务,主要是劈柴烧火扫地。

他准备等烧火时,那就把这龟壳扔灶坑里。主意已定,韩长命心情又重新愉悦的拿起扫帚离开祖师堂,迈出祖师堂的大门槛。

“轰——隆——!”

前脚才迈出,身后就传来巨大的倒塌声,耸立在门派内几百年之久的祖师堂轰然倾塌!

“……”韩长命无语中,“不是吧,这也行,这碰瓷成本也太高了吧?”

“祖师爷你都死了几百年了,为什么还要栽赃陷害我这么一个弱小又无助的外门弟子?”韩长命恨死祖师爷了,他现在真的比窦娥还冤屈!

“咦,祖师堂怎么倒了?”附近的弟子纷纷围观。

“敌袭吗?”

“谁干的?”

“天杀的,是韩长命干的!”

有弟子发现了倒塌现场滚滚浓烟中的韩长命,这弟子兴奋得大叫了起来,仿佛是为找到了罪魁祸首而喜悦。

“太狠了,欺师灭祖啊,连牌位都不放过!”

“夭寿啊,他不会是其它门派的卧底吧,企图从传承上彻底消灭我派?”

韩长命呆若木鸡,内心却在咆哮着:“我特么,早知道我就不加入这该死的卜仙门!”

当初为何会加入卜仙门,说来话长。

韩长命在十一岁的时候,卜仙门在招收弟子时,发现他身有灵根,就带走了他。

但其实,他是不愿意去的。

他勉强可以算是一个富二代,他爹是个剥削农民伯伯的地主老财。虽然他是庶出,他爹对他漠不关心,但他怎么不在意,他性格比较看得开,只要小日子过的舒坦就行,毕竟是地主老财的儿子嘛。

所以当年卜仙门的招生人员见此,皱起了眉头,连拖带拽的把他拉到门派里。

就这样,好日子过不成了。更不幸的是,由于他的五行灵根俱全,导致灵力驳杂,修为龟速,练了五年还是练气期三层,现在只能每天过着砍柴挑水的外门弟子的黑暗生活。

韩长命谈不上多喜欢卜仙门,他在这里既无师傅指导,亦无门派资源支持,更有杂役在身,与他同一时间入门的弟子至少都练气五层了,修为快的人都已经准备筑基了。

他很羡慕那些驭剑飞行的筑基期强者,据说本派还有一位高手像乌龟一样躲在后山修练,就是结丹期师祖,名叫林真。据说只在门派出大事时才肯出关。

对他来说,修仙真是太难了。如果不是为了长寿,他这个五灵根废柴才不不想修仙。他修仙并不是为女人,也并非为了权力或光宗耀祖,韩长命的目标只有一个,活得久一些,如同他的名字一样长命。

但现在,能否活过今天都成大问题了,祖师堂倒塌一事,他真是有口难辩啊。

“能否选择逃出门派?”

不可能,但是很快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因为他抬头发现天空的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半球形光罩,这光罩隐形超薄、紧型贴合、纵享持久,将整个卜仙门紧紧的罩住。

甚至,这光罩之中游离着一丝丝蝌蚪一样的雷电,威力深不可测,可毁灭一切试图穿越过大阵的人。

这个卜仙门几百年以来从未被开启过的护宗大阵,彻底打开了,现在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了,外界的人也进不来,暂时与外界隔绝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