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十邪神诀 > 正文
第三章 罪行累累
作者:灵猫十相  |  字数:3558  |  更新时间:2020-07-25 02:06:20 全文阅读

两人逃出城外,又行进一段路程,来到一片无人的地界,来旺气喘吁吁说:“我实在跑不动了……”

刘剑尘轻蔑道:“真是没用,再往前一点有家客栈,到了那在休息,赶快走!别等我用鞭子抽你!”

刘剑尘发话,来旺不敢不从,抱着锦盒跟在他身后,不久便来到一间客栈。

这是一间独立的客栈,位于几个县城之间,可供来往赶路的行人暂且歇息,也是众亡命之徒的避风港。

来旺跟随着刘剑尘走进客栈,虽已夜深,可大堂中依然坐着不少人。

有的满脸疮疤凶神恶煞,有的头戴斗笠黑纱遮面,这些人面前的酒桌上不约而同放着随身兵器,任谁路过都用充满杀气的眼神望向对方。

这些皆是恶人,很难想象一位大侠会走进这样一个地方却对这些人视若无睹。

刘剑尘来到柜台前询问:“可有空房?”

“有~”掌柜的眯缝着眼,一副笑里藏刀的模样,喊过小二来吩咐道,“带这两位客官去上房。”

小二带领两人上了二楼,走到右手边第三间,伸手推开房门说:“两位客官里边请。”

房间不大,有两张床,中间摆着桌子,上面有一个茶壶几只杯子,还有一盏油灯。

两人走进房间,小二又说:“茶水在桌上放着,两位若是有什么需要只管招呼。”

刘剑尘一摆手:“你去吧,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准进来。”

小二点头哈腰慢慢退出房间。

来旺把锦盒放在桌上,提起茶壶倒了满满一杯茶一饮而尽,接着又倒了一杯再次喝干。

他这么做要说渴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出于惧怕,喝水是为了稳心神。

刘剑尘不管来旺如何,自顾打开锦盒,拿出其中的玉如意在手上不住地把玩。

那如意晶莹剔透,由上等的白玉雕琢而成,上刻花纹细腻灵动,一看就是出自能工巧匠之手。

刘剑尘把玩在手不禁赞叹:“好啊!果然好宝贝啊!”

来旺看在眼里急在心中,这哪是什么宝贝分明是罪证,他在一旁低头无语。

刘剑尘见来旺这般神情,问道:“怎么?这宝贝不够漂亮么?干什么愁眉苦脸的?”

来旺想说实话,又怕惹刘剑尘不高兴使自己丢了性命,只能找借口说:“弟子只是看这客栈恶徒众多,恐怕是间黑店。”

刘剑尘听后冷笑一声说:“少见多怪,要真是黑店早关门歇业了,哪会让这么多人在大堂喝酒?人多眼杂如何下手?就算它是黑店,小小毛贼有何能耐动我刘剑尘分毫?”

来旺随声附和:“是、是!师父言之有理。”

刘剑尘将玉如意收起,又对来旺说:“没什么事就早点睡,明天我要你独自去源水县打探。”

“打、打探!?”来旺惊叫起来。

“怎么?你不愿意?”刘剑尘用阴冷的口气反问道。

来旺见他又有些许不快,赶忙否认:“不、不不,不是,只是弟子有一事不明,明明已经得手了,为何还要再次打探?”

刘剑尘一拍桌子:“让你去便去,哪来这么多疑问!”

来旺被如此威胁也只好顺从,天色不早,为了不再节外生枝躺倒床上就此睡去了。

次日清晨

来旺刚一起床就见刘剑尘坐在椅子上饮茶,吓得他一激灵,也不知这人昨晚到底睡没睡。

还没等来旺说话,刘剑尘就催促说:“醒了还不快赶紧给我去打探消息?”

来旺也惹不起他,只能一边答应一边往外走。

走出客栈只感觉腹中饥饿,一想从昨天到现在粒米未进,想去买些东西充饥,可奈何身无分文。

来旺只能长叹一声,徒步向源水县方向走去。

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来到县城门口,来旺饿得是头晕眼花四肢乏力,摸了摸全身上下,除了怀里那本《刘剑尘全传》之外什么都没有。

拿出书心中琢磨:这本书已然是救了自己一命,看来今天还要靠它再救一命。

抬眼望去街上人头熙熙攘攘,左右店铺五花八门,环视一周发现有一家店门口挂着字画,来旺迈步走了过去。

店内书画琳琅满目,来旺走进店内,只见老板单手撑着头,两眼半开半闭似还未醒盹。

耳听有人进门,抬眼一看,既非达官贵人也非文秀书生,乃是一破落穷小子,满心不爱搭理。

来旺走到近前,拿出书放上柜台:“老板,您看这书能卖个几钱?”

老板拿眼一瞥,焦黄的纸张又破又旧,既不是名家手笔也不是经年古董,满面嫌弃:“拿走拿走,这儿不收破烂。”

来旺自然不肯就此回去,央求道:“老板您仔细看看,这是孤本。”

老板:“孤本……呵,谁写的?是名家手笔吗?”

来旺沉默,这本书确实未标注出处,何人撰写出自哪家之手一无所知,可这的确是自己花四两二钱“买”的。

想了一想,一咬牙一跺脚:“老板你就看着给吧!多少都行!”

老板也是烦他不过,从钱箱中拿出三文钱丢到来旺面前,打发他说:“就这些,拿了滚吧。”

来旺看着这三个钱,拿在手上如同是长有芒刺一般,扎手啊。可要不拿,今天就得再饿一天。

拿吧,不要犹豫,再犹豫待会儿连这三文都没了。

拿上钱走出店门,随便找个面摊坐下要了碗面,吃完后可算有了些精神。

正坐在摊子上喝水,就见周围老百姓纷纷奔走相告:“听说了吗?衙门口有热闹,赶快走!不然看不到了!”

衙门口?热闹?来旺心里一抽,该不会是跟昨天的事有关吧?

他赶紧丢下一文钱,随着人群一同跑去。

源水县衙门口今天挤满了人,人群正中间围着一身穿丧服双膝跪地的公子,他身边躺着一口棺材,上好的木料打造的棺材。

来旺问身边的人:“这是发生什么事?”

他旁边的大妈好事道:“呦!你还没听说?那个~就是那个跪着的,那是张家的公子。”

来旺:“张家公子?”

大妈:“这都不知道,小伙子不是本地人吧?张家可是源水县的大户,张老太爷早年在朝里当官,受皇上赏识还御赐玉如意呐!老爷子死后留下万贯家财,一直是张老爷负责打理。谁知昨晚家里进了贼,不止夺走了玉如意还杀了张老爷,这不是张公子在这儿申冤呢吗?”

来旺听后一身的冷汗,他知道这是刘剑尘干的,而自己则是帮凶。

乘没人注意赶紧逃离此地,一路小跑似丧家之犬。

回到客栈一推门:“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

刘剑尘大喝:“慌什么!?”

来旺做到刘剑尘对面,把听说的事情一五一十相告。

不料刘剑尘听完哈哈大笑,来旺不知他因何发笑,问道:“师父为什么要笑?”

刘剑尘收起笑容,面露奸邪之色对来旺说:“念在你叫我一声师父,今天我就给你上一课,姓张的那老头,不是我杀的。”

来旺惊讶:“什么!?这是真的吗?”

刘剑尘傲慢道:“你有资格让我骗吗?”

来旺:“那究竟是谁?”

刘剑尘:“你可仔细揣测,若是我动的手那我有什么好处?玉如意已然在我手中,看家护院又无需老爷亲自动手,我又何须出手伤他?再者只要我一出手,遇上有经验的江湖人士看伤口便知是我的四十三路断魂剑所致,我为什么要笨到特意暴露自己。”

来旺:“师父的意思是……”

刘剑尘站起身,在房间中缓缓踱步,嘴里说道:“张家是本地有名的大户,拥有的商铺田地数不胜数。张老头一死,万贯家财就自然落到他儿子手中,你说谁的好处最大?”

来旺:“那也就是说,杀死张老爷的就是他儿子张公子?”

刘剑尘:“没错,在我看来那张公子动杀念已非一朝一夕,他早就想杀死自己爹夺得家产。这次只不过是借着这件事顺水推舟而已。”

来旺听后面容失色,世间竟有如此狠心之人。

“无论如何,这个地方多待无益,赶紧收拾收拾准备上路。”说完刘剑尘开始整理随身物品。

两人离开客栈,刘剑尘按照自己的计划制定了路线图,一路上犯案无数,而每次犯案必定会带上来旺。

来旺不知他究竟有何企图,为了保命只得按照他的指示行事。

经过多个府县,刘剑尘搜罗了各种宝物,最终他带着来旺来到他位于壑云山脚的别馆。

这里地处僻静,四周无有村落人家。

竹林茂密,挺拔青玉间更显宁静雅致;树立木屋,清幽闲适中不乏淡然从容;耳闻长流溪水,如美妇浣纱婉歌轻呗;回看浩渺烟波,似白绫笼月仙凡无界。

刘剑尘说他隐居于此,可事实上这里是他的藏宝阁。

往里处走,各种文玩字画、古董玉器引入眼帘。

刘剑尘让来旺去打水做饭,自己则开始陈设新夺到宝物,这些宝物他一次也没让来旺碰过,一次都没有,最多也就是隔着锦盒而已。

用完晚膳,不知是一时兴起还是心情大好,刘剑尘在门口的竹林处舞起剑来。

来旺在一旁看得入神,四十三路断魂剑,剑法刚中带柔、迅捷飘逸,一旦出手似万千剑影闪烁空中,夺命于寸间、杀人于恍然。

舞罢,刘剑尘回到木屋内,端起茶杯豪饮一口。

见来旺在一旁不做声,他笑道:“怎么?你还能看得懂剑法?”

来旺摇头:“我只是在想师父剑法如此高深,不知何时能将一两招教于弟子。”

“笑话!”刘剑尘轻蔑道,“我四十三路断魂剑名满天下,岂是可以轻易教人的东西?”

来旺:“可如若不肯传授,那不是失传了?”

刘剑尘愈发的傲慢:“凡习武者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天赋!想我五岁练得斗气,十岁便能成形。有此天赐之能,才得此高妙剑法!而你区区一下人,狗一样的东西,居然妄想谈什么传承?下辈子转世成人再说吧!”说完便拂袖而去。

来旺看着刘剑尘的背影,心中敢怒而不敢言。

天赋?你怎知我没天赋?我要天天看你练剑,有朝一日偷学成功,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来旺就这样天天服侍刘剑尘,虽说学剑是无稽之谈,可这里的生活比起王家要好上一些。

刘剑尘吩咐不准动他宝物,每天烧水做饭洗衣打扫,除了杂事之外也不要求来旺做什么。

骂是骂,可打却不打,不管怎么说来旺觉得生活如此已算安逸。

时间过去了两个月

这一天,刘剑尘又叫过来旺:“你去准备些必要物品,天黑前上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