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十邪神诀 > 正文
第一章 侠之大者
作者:灵猫十相  |  字数:5000  |  更新时间:2020-07-23 11:37:20 全文阅读

习武、修身,或是成为一代宗师,开宗立派、传世后人;或是效忠于朝廷,征战沙场、封侯拜相;亦或是成为至高强者,称霸武林、傲世天下。

习武之人可谓林林种种,不乏绝世高手也不缺奸邪小人,而其中有为民请命、除暴安良者,世人称之为“侠”。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千般溢美、万古流芳,世人之所憧憬,人间光明正道。

这里是石春县,巴掌大小弹丸之地。

虽不是十分繁华,但也可供人们安身立命、自得其乐。

天朗气清的下午,阳光照在街头的柳树之上好似一位低头祷告的老者。

市街小贩已停止了一天的叫卖,收拾起残枝烂叶,准备在太阳落山之前回家。

青楼里的姑娘已经迫不及待换上妖娆五彩,站在街头袒露出凝脂肌肤,莺声燕语之中仿佛有勾魂之力,令来往的富商公子止步于此。

大街上跑来一人,粗布麻衣一少年。

“让开!快让开!”那少年穿行在人群中,口里不断大喊。

石春县不大,人都知道这少年正是绸缎庄王老板处的伙计,名叫来旺。

不知是谁伸出一脚,来旺被绊倒摔了个狗吃屎。

周围行人无不开口大笑。

来旺起身掸了掸身上的尘土,不顾手掌上的擦伤,也不顾众人的嘲笑,只是继续向前跑去。

来到茶楼门口,刚想迈步往里,伙计拦住他:“唉!喝茶一文,听书两文!”

来旺慌慌张张从怀中掏出两文丢到伙计手中,随后径直跑向二楼,来到离书台最近的板凳坐下。

长舒一口气:“呼~还好来得及……”

今天这套书的回目是《刘剑尘勇擒四大贼王》,来旺每天都准时第一个来听书,这倒不是因为他爱听这套书,只是他真心崇拜刘剑尘刘大侠。

刘剑尘大侠是天下闻名的正义侠客,为人刚正不阿、嫉恶如仇,一身正气驱散世间神鬼妖邪,四十三路断魂剑杀尽天下不义之人。

来旺十分敬仰刘大侠,平身最大的梦想就是拜入大侠门下学武,与他一同驰骋江湖、惩恶扬善。

“……只见那贼王一声大喝:‘呔!刘剑尘!今天此处就你的葬身之地!’话音刚落一把巨斧从天而降。刘大侠泰然自若,举起手中宝剑向天一指!”说着先生将纸扇比作宝剑指向天空,“霎时之间白光万道,整间客栈亮如白昼!虚空中回荡着浩然剑气,那巨斧顷刻碎成齑粉!”

“砰!”说书先生以醒木拍案:“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书说完毕,众人起身离场。

先生正收拾案台准备回去,却见一少年两眼直直盯着自己。

这少年他认识,每次都最早来,真是太捧场了。

“怎么了小兄弟?散场了还不回去?”先生询问道。

来旺有些不好开口,欲言又止道:“先生,我有一事相求,不知……”

说书先生眼珠一转,说道:“哦?不知有何事相求?”

来旺笑着说:“听坊间传闻说先生您认识刘剑尘大侠,是不是真的?”

“哦?”说书先生捻着胡须笑道,“我是与刘大侠有过一些交际,不过只是数次把酒言欢而已,算不上知己朋友,你问这个干嘛?”

来旺:“是的话就好了,我听说刘大侠为了追捕巍麟山匪首来到了石春县,我想请先生…”

“哦~呵呵呵呵…”说书先生一听就知道他的意思,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穷小子,心说:看这小子一脸穷样,竟然妄想结识刘大侠,真是痴人说梦。

先生眉头一皱计上心头,摆出为难之色说:“可以是可以,不过刘大侠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的。”

来旺拉着先生的衣袖,恳求道:“先生我求您!请一定要帮我引荐!”

说书先生一把甩开他的手,低头看看袖子有没有脏,轻微掸了一掸说:“五两!只要给我五两白银,我就替你引荐刘大侠。”

五两白银……

来旺面露难色,自己只是个卖身为奴的伙计,平时干活也拿不到什么酬劳,省吃俭用是有点积蓄,可这一下子拿出五两……

当晚对来旺来说是个不眠之夜,平身躺在翻身都难的大通铺上,耳听身边鼾声如雷,两眼直直望着漆黑的虚空,心中满是惆怅。

想来自己幼年被卖入地主家放牛,稍大一些又被人买到城里给人当牛做马。

从小到大连个属于自己的名字都没有。

来旺?那只是老板起的贱名,听上去就如同是在呼唤家里那条摇尾乞怜的狗。

这样的日子要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如何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唉~”想到这,来旺长叹一声。

只有一个办法……思来想去来旺做出一个决定,拜刘剑尘大侠为师,这样做既能了却自己的心愿,而且以刘大侠的为人,让他替自己的弟子赎身应该不是难事。

对!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错过这次就不会再有机会了!

翌日,来旺带着自己所有积蓄找到说书先生。

先生拿起钱袋颠了一颠:“不到五两啊。”

来旺央求:“我只有这么多了,麻烦先生通融一下。”

说书先生点点头,收起钱袋说:“今晚戌时你在茶楼门口等,到时我自会同刘大侠一起来见你。”

“戌时?”来旺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要等到这么晚?”

说书先生却说:“小小几个时辰你都不肯等,看来是没资格见刘大侠了。”

来旺赶紧解释:“不不!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等!我一定等!”

两人说定,来旺回到绸缎庄,老板王进才一见他立刻火冒三丈。

抄起木尺劈头盖脸一顿乱打,不止打,嘴里还不住地骂:“臭小子!又偷跑出去听书!让你打水劈柴做了没有!真是不打不行!”

来旺每天都挨打,但这种事又怎么能有习惯可言?

痛打之下心中暗想:打!你就打吧!反正也没几天了,将来我成为大侠济世救人,定让你这奸商抬不起头!

当天晚上

来旺乘众人熟睡,自己偷跑出宅院前往茶楼。

夜深人静,茶楼早已关门。

四周寂静无声,只有远处的几条野狗在嘶声吠叫。

来旺从酉时六刻就在茶楼门口等候,耳听铜锣声响,时辰已到戌时,可刘大侠仍未露面。

强忍着寒风焦急等待,从戌时一直等到子时,别说是刘大侠连个鬼影都没有。

来旺知道自己这是上当了。

无奈之下只能先回去,心想等明天再找那臭说书的算账。

翌日下午

来旺气冲冲跑到茶楼,上二楼一看,说书的已然换了一张面孔。

打听以后才知道,昨天是那说书先生最后一天在这里说书。

来旺一听心凉了半截,自己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攒下的积蓄,就这样被人骗去。

都说说书的是先生,可谁知这先生也是骗子。

来旺走出茶楼,失魂落魄不知如何是好。

难道自己就这样一事无成走完一生?想到将来,来旺满是绝望。

走在街上,无意中路过赌坊,只听见里面一阵叫嚷,有一身着书生模样的人被丢出门口。

随后几名凶神恶煞的恶徒指着地上那人威胁:“下次再不还钱,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滚!”

那人狼狈不堪,自顾起身,带着满身的尘土一瘸一拐地离开。

来旺定睛一看,那不正是那个说书先生吗?

他悄悄尾随其后,跟着说书人走到一条小巷,一看四下无人,乘其不备抄起地上的木棍,从后方照着后背狠狠敲了下去。

说书人猝不及防,被打在地上哭爹唤娘、连连求饶。

来旺不停地打,直到泄完愤才停手。

看着满脸淤青的说书人,来旺喘了几下,咬牙切齿厉声喝道:“我的钱呢?把我的钱还给我!还给我!”

说书人这才认出来旺,颤抖着说:“钱……输光了……全没了。”

“什么!?”来旺一听怒从心起,又举起木棍。

说书人见他又要打,赶忙抬手挡在面前,嘴里求饶道:“别!别再打了!我真的没钱!”

来旺举着木棍问道:“那你说怎么办?钱你说没有,那就带我去见刘大侠!”

“哎呦~傻小子……”说书人捂着伤口,无力地说,“我哪认识什么刘大侠?你想想我这么一个穷说书的怎么可能认识大侠呢?”

来旺听他这么说怒火更甚,刚要抬棍子打,那说书人又说:“别别别!我只是一时糊涂!对、对了!我可以给你补偿!”

“补偿?”来旺把棍子放下,“你想怎么补偿?”

说书人:“我有好东西,独此一家,只有我有。”

来旺:“那你给我看看。”

说书人龇牙咧嘴满脸嫌弃:“哎呀~都说是好东西,怎么可能带在身上呢?你跟我回家,我拿给你。”

来旺想了想,看他这样子也确实是没钱,既然如此再逼他也没用,于是说:“那好吧,我跟你回家拿,但你可别想耍什么花样。”

说书人踉跄起身,一瘸一拐带着来旺穿过小巷,到街对面的巷子再一拐弯,来到一间破瓦房前。

到近前推门就进,可以看出门根本没锁。

也是……来旺心里笑道,如此破壁残垣要我是小偷也不会走进去。

走进屋内,放眼观瞧除了一张破床、半张席、烂木桌子、几条破凳之外什么都没有。

穷是真的穷,可谁让他骗人呢?

说书人从床下拖出个破瓦盆,里面有几本沾满灰尘的书。

他拿起一本来掸了一掸,尘土飞扬呛得人直咳嗽,掸去灰尘露出书面,上写几个大字《刘剑尘全传》。

将书交到来旺手中,来旺低头看了两眼,又翻了翻说:“这就值四两二钱?”

“这是孤本啊。”说书人煞有其事地说,“不瞒你说,若非走投无路,我也不愿将此书拱手让人。唉~本来我也是饱读诗书,有朝一日考取进士必能得一官半职光耀门楣。只怪自己天性好赌,败光家产不说还落得债务缠身,无奈只能以说书为业,坑蒙拐骗也不是出于本意……”

“闭嘴!闭嘴!”来旺没心情听他胡说八道,举着书问,“刘剑尘大侠才五十多岁,人都没死哪来的全传?你可别唬我,当我傻呐!”说完把书丢到桌上。

“我怎么可能骗你呢?”说书人把书拿起,翻开第一页,“我不认识刘剑尘,可这写书的认识啊。你看这幅画画的就是刘剑尘,你看!”

来旺仔细看了看,书上画着半身像。

画中人物剑眉虎目、英武不凡,眉宇间透出一股正气。

来旺:“这人真是刘剑尘?”

说书人:“我骗你干嘛?”

“行……”来旺把书收入怀中,“我就信你这一次。”

听他这么说,说书人高兴:“那咱可两清了啊,以后也别再来找我了。”

两清……四两二钱银子,那是六年的积聚,一点一滴、一分一毫积累下来的,就换了一本破书……

虽说不值但也无可奈何,怀着沉重的心情来旺回到主人的大宅,刚一进后院管家就找来了:“来旺!正好!老爷找你呢,快跟我走!”

听到老板找自己,来旺心中又添一阵不快。

自己被卖到这里已有十余年,每次老板叫自己都没好事,不是打就是骂,要不就是有啥没人愿意干的活。

来旺跟随管家来到前厅,见老板正坐在椅子上悠闲饮茶,身边的桌上还放着一锦盒。

老板见来旺到了,放下手里的茶杯开始吩咐,不出来旺所料,又是为了一件没人愿意做的事。

老板在邻县有个相交甚好的生意伙伴,恰逢此人五十大寿,他又因琐事走不开,不能前去贺寿。

人不到礼也得到,老板准备了礼物,打算让收下的下人送去。

去到邻县路程不算长,一般来回只需半天时间,可王进才为人小气,不肯出车马费又不肯给赏钱,因此送礼这种事自然没人肯做。

既然没人肯做,那就要看谁最好欺负了,家丁奴仆之中就数来旺最为老实,不让他干让谁干?

纵使心中满是怨言,来旺还是带着礼物出发了。

一路上平安无事,到了对方宅邸门口,只听见大宅之中人声嘈杂、欢歌笑语。

门口站着几个恶奴,撇着嘴一副欺行霸市的样子。

来旺走到近前,有人伸手拦住他:“赵家府邸岂容尔等闲人乱闯!”

来旺提起手中的礼物笑道:“我是来送礼的,王进才老板派我来的。”

家丁接过礼物,看了看转身往里走。

来旺刚想进去,又有人拦住他,态度恶劣地说道:“礼送到了还不快滚?等人拿你炒菜呐?快滚!!”

来旺本想发牢骚,可看了看家丁手里的棍棒,好多话只能咽回腹中,偷偷瞪了对方一眼转身离去。

邻县与石春县之间有一块野地,来旺回程路过时太阳早已落山。

满天星辰簇拥弦月,华美之中不乏恬静,令人向往与沉醉。

而月光下是那碎石堆砌成路,荒草俯卧成群。星夜兼程的赶路人身批惶恐、如履薄冰,与狼鸣虫声为伴,穿行于黑暗诡异之间。

来旺出来得匆忙没带灯笼,只能靠着月光勉强看清前方的道路。

走了那么远的路连口水都不让喝,非但不许进门还想野狗一样让人撵走,寄人篱下的滋味就是如此。

来旺心情郁闷,低头走在路上。

突然见前方“嗖”的一声跃出一个黑影,紧接着又一白影追了上去。

黑影者身穿夜行衣,以黑布蒙头,手拿一把明晃晃的钢刀。

白影者身着白衫白氅,长发飘然,手持一柄金鞘宝剑。

来到黑影处,只听一声苍亮,剑身出鞘,银亮夺目、寒光四射。

两人不由分说打在一处,来旺知道那是江湖恩怨,吓得赶紧钻入草丛。

只见那黑衣人出刀迅猛、刀刀致命,但在那白衣侠客的剑面前显然逊色不少。

说时迟那时快,白衣侠客闪身躲过一刀,随后迅速挥起宝剑。

一道残光白影之后,黑衣人握刀的右手四指瞬断,刀同血指一道落地。

黑衣人眼见敌不过,转身就要逃跑,谁知白衣侠客上前一步,飞起一脚踢中其背部。

黑衣人扑倒在地,刚翻身想要爬起却见宝剑尖已在眼前。

自知穷途末路却依然笑道:“四十三路断魂剑,威力果然不减当年。”

白衣侠客满脸的傲气,言语之间说不尽的孤高,他说:“比起你那半吊子的鬼影刀,当然强上不止一星半点。”

“呸!”黑衣人怒而斥责,“你这个叛徒!当年夺得财宝说好了大家均分,你却为了独吞财宝设计杀死大哥,不但拿大哥的头颅去领赏,还让官兵来抓我们!弄得我们兄弟几人死的死,活着的不敢见天日,你却成为大侠受万人敬仰!”

白衣侠客:“那又如何?现如今我名利双收,不杀尽你们又如何保我一世英名?”

黑衣人恨得直咬牙:“你好狠呐洪虎!不!应该叫你的新名字,刘剑尘!!”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