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柱下修罗 > 正文
第1章 楚姓
作者:文人不酸楚  |  字数:3127  |  更新时间:2020-08-06 20:06:06 全文阅读

洛山郡,一个地名听起来就很消沉的地方。

洛山郡下有三大城市,分别是楚城、云城与鲁城,三城鼎力,相互制衡,其中以楚城最为强大。

原本洛山郡下本无城池,只有两大家族,就是云家与鲁家,两家将洛山郡本就不富裕的资源一分为二,留给外姓人的也就些汤汤水水,不过好在此地偏远,乐在安逸,还是有很多外姓人留在此地的。

百年前,楚姓一族百余人空降洛山郡,两家平衡的格局彻底被打破。

……

楚城,楚府。

一个花甲老人坐在一块石头上,笑眯眯的看着面前十几个在练功的孩子,这群孩子年岁相仿,大约十岁左右,看的出来这就是楚家新一代的骄子。

所谓骄子,也只不过是背靠楚家这颗大树所得的尊称罢了。

楚家,一个空降此地的家族,凭借着强大的实力,成为洛山郡三大家族之首,但是百余年来,楚家一直面临着一个重大的问题。

那就是,尽管楚家每一代青俊都由老祖亲自教导,但仍然没有出类拔萃的天骄,他们如同被诅咒了一般,修炼进度十分缓慢。

也正是这种情况,才使得另外两大家族心安,他们采取的策略就是与楚家比拼年青一代的实力,在时间的流逝中消耗楚家的力量。

不过云、鲁两家也不太敢乱来,毕竟尽管楚家正在走下坡路,但是其底蕴深厚,远不是这两家能比的。

“好了,今天就练到这里吧!”老祖出声说到。

“是。”十几个少年少女清脆的声音响起,随后就要离去,老祖的声音再次响起。

“楚逸留下。”

呼啦啦的声音响起,不一会儿这片空地上就只剩下一个少年了。

此少年眉目清秀,面唇如玉,黑色的眼瞳格外明亮,乌黑的头发整齐的扎在脑后,在额头前有一缕不羁的秀发,俏皮的晃动。

一身黑色的练功服,显得格外的英气勃发,真乃俊生也!

“逸儿啊!”老祖缓缓的从石头上站起来,开口打破了宁静,看着面前的少年,心里想着:这孩子少了一分这个年纪该有的灵动。

“老祖,有何指示?”楚逸见老祖起身,连忙上前搀扶,这是楚逸发自内心的举动,对于这位老祖他并无畏惧之心,但却满是恭敬之意。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过些日子的比试,要输!”老祖语气和蔼,唯有最后两个字的音稍重了一些。

“知道了。”楚逸爽快的答应着。

“为何不问?”老祖诧异的问到。

“不惊讶,所以不问。”楚逸轻描淡写的回答到。

如此回答,让老祖亦是愣了一下。

几年前的一次谈话,终究是给这孩子种下了一颗沉重的种子么?

“你叫楚逸,逸者飘逸逍遥。”

“还有一意,逸为隐忍,你可懂?”

一时间回忆涌上老祖心头,两人初见时的对话历历在目。

随后老祖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到,“看来这些年,你一直将我说的话记在心上。”

这本是欣慰的话语,却让楚逸听到一丝担忧,冰雪聪明的他,瞬间就知道了老祖所担心的是什么。

当即对老祖眨了眨眼睛,俏皮道“老祖切莫担心,伪装而已。”

“额…哈哈哈!”老祖开怀大笑,楚逸看的恍惚,竟然觉得老祖年轻了几分。

这些年来楚逸还是第一次见到老祖如此这般,而老祖亦是第一次见识了楚逸的伪装,心里的担忧也因此少了几分。

“伪装…”老祖沉吟片刻,最后留下一句话。

“玩世不恭,亦是一种不错的伪装。”

随后消失不见,只留下楚逸一人,此时的楚逸嘴角微微翘起,轻声自问到“难道我还不够调皮捣蛋?”

这是一句发自内心的疑问。

楚家老祖除了亲自指导年轻一代的楚家子弟以外,大多数时间都是神龙见尾不见首,对于楚逸的印象,一直以这漫长岁月中的几次见面作为参考,故此对楚逸了解不多。

楚逸在隐藏这方面一直做的很好,在楚府内堪称是混世小霸王,同代人见到他皆是落荒而逃,不看戏弄,就算是族中一些长辈见了他,也是头痛不已,也就是老祖这般让楚逸尊敬的人,才会觉得楚逸乖巧。

在调皮捣蛋,嚣张跋扈这方面,楚逸有着天然的优势,因为他自小无父无母,由族长爷爷一手养大,族里的孩童被楚逸调戏急了,就会冒出一句刺耳的话语,每到那个时候,楚逸就会愣住,因为无论他怎么努力,在他的脑海里都没有父母的印象。

最后只能化作一缕暗伤落在心上,由时间去慢慢冲淡。

小的时候他还总问族长爷爷他父母的情况,一直未得到明确的回复,楚逸也就不在追问了,不是楚逸轻言放弃,而是他觉得族长似有苦衷,在结合老祖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隐忍,楚逸觉得这其中一定有着什么隐情,既然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都不告诉他实情,那就一定是还没到时候,对此楚逸无比信任。

从小没有双亲陪伴的人,对于那些对自己好的人,格外的珍惜与信任。

楚逸走在这诺大的楚府里,因为一直以顽皮、贪玩示人,所以他熟悉这楚府里的每一个地方,闭着眼睛都可以走回到自己的住处。

沿路,楚逸看到了许多人,有族弟、有族兄,这些人无一例外,看见楚逸转身就走,如同躲避瘟神一般。

如此情形,让楚逸又如往常那般得意的笑了起来,就连步伐都变了,昂首挺胸甚是骄傲,十分讨人厌。

“长兄,如今你实力增进,为什么不教训教训这个臭小子?”瞧得楚逸走远,路旁一颗大树下,两人中的那个年龄稍小的青年问到。

这一问好像让另一位年长的青年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只见他嘴角微微抽搐,最后咬着牙说到“要不是族长护着他,我早就要教训一下这个混蛋了。”

两人的对话楚逸并不知道,他也不屑知道,此时的楚逸在一处小院前停了下来,院子里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呼哧呼哧”的声音,楚逸嘴角微翘,这次不显得邪魅,好像真的是在笑。

楚逸将门推开,只见院子里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正在费劲的施展着一个术法。

术法,修行者方可施展的神通,据说高深的术法有移山填海之能,是每一个少年心中的向往。

见到楚逸走进来,那六七岁的孩童连忙停下修炼,双臂张开向楚逸跑来,脸上挂着天真的笑容,嘴里还甜甜的喊着“楚逸哥哥。”

然而期待中兄弟相拥的场景却没有出现,只见楚逸伸出一只手按住他的头顶,面容冷冷的说到“楚梵,我跟你很熟么?”

面对楚逸的质问,楚梵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含着泪水喃喃着“楚逸哥哥…”

“鼻涕虫。”楚逸鄙夷的说到,随后在楚梵的身上拍几下,并且一把将其推倒,随后冷酷的转身离开了。

只留下楚梵一人躺在地上,怔怔的望着门口,他的双眼里没有愤怒,有的只是关心,嘴里喃喃着,像是问楚逸又像是问自己。

“楚逸哥哥,这样的你,心里一定很苦吧?”

随后楚梵的眼神变的坚定,站起身坚定的道“我会努力的,等我足够强大了,你就会毫无顾忌的说出你的苦了。”

然后转身继续修炼,果不其然,他对于这道术法的修炼提升显著,每次都是这样,被楚逸拍打一番,他总会从中得到好处。

楚梵知道楚逸哥哥在暗中帮助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隐晦,明明是一个热心肠的人,为什么却是府中的小魔王,楚梵不懂,他也不问,但他知道楚逸很苦。

此时楚逸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庭院中,只有在这里他才可以有些许放松,楚梵想的没错,楚逸的确很苦,他并不能从那欺负人、作弄人的事情上找到乐趣,那不是他的本意,只是他的伪装。

每到夜晚来临的时候,楚逸都会躲在屋里的角落,品尝孤独,纵使这满天的繁星,皎洁的明月都不能让楚逸感到一丝温暖。

每到这个时候,楚逸都会选择修炼,在修炼中度过这漫长的夜,不过这一次,楚逸没有如同往常那般,而是躺在榻上,打开窗户,看着璀璨的星空,陷入了沉思。

年少的楚逸,心里面装着太多的疑问,他不能问,因为问了也没有人回答,这压抑的感觉,常常使楚逸想要大喊,可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

这团团迷雾像是一个囚笼,它们困住了他,困住了楚逸,楚逸不知道怎么走出去,苦恼、迷茫的负面情绪涌上心头,紧接着又是那夜里无尽的孤独。

“冷…冷…”

身为一个修行者,早已免疫了普通的冷暖,可如今楚逸却真实的感觉到了冷,他手脚冰凉,蜷缩在榻上,身体不停的颤抖。

痛苦,在折磨着他的精神。

楚逸的精神模糊了,他昏睡了过去。

楚逸做了一个梦,真真切切平平凡凡的梦,他梦到了自己短暂的过往,从记事时算起,也不过是七八年的光景。

重温了一遍自己的经历,楚逸感到了疲乏,没错,他醒了。

璀璨的夜空不见了,火红的朝阳升起了。

楚逸笑了。

“从这一刻起,享受孤独。”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