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在三千界捞人 > 一重 鬼仙
第一百三十二章 鬼仙(132)
作者:江上渔火  |  字数:3078  |  更新时间:2021-01-24 23:29:10 全文阅读

气机本是天地间灵力所化,滞留窍穴之内为人所用方可称之为气机,一气登昆仑,气机的长短便绝对后续登山之高度,若是修士将自身流转窍穴之内的气机尽数宣泄而出,则会得到一次比之前所有气机宣泄方式都要暴力的清仓式竭泽而渔。

为的就是一剑出,万鬼哭。

气机狂暴之后的力量是非常可观的,气机越是狂暴,那么引动的天地力量也就越为可怕。

苏若的气机全出早就了她元婴期所出的巅峰一剑。

万象最低也是有道境剑修才能倾力为之,而苏若第二次契合心境,便真真正正地斩出了一剑万象。

无数的剑气从四面八方涌动,天地间鬼气被暴动灵力卷走,阴气鬼气被迫给这一剑的盛大添砖加瓦。

气海之上,为万象。

气海之剑,便是将剑气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千,之后重叠交错为剑气之海,而万象主旨不在自身剑气数量,就算自身剑气只有独独一剑。

也能够挟持天地间纯粹的剑气,糅合成一剑万象。

万象剑的剑意便是,四海之内普天之下,苍穹皆为我所用,天地间万物皆可看作我的一剑。

如此,就算只有一缕气机,只剩下最后一剑,也是有了千千万万剑。

天下之大,入眼皆为我剑。

一剑即万象。

剑气凭虚而现,无端涌动,宛若天地间竖起无数把凌冽锋芒的长剑,尽数剑锋毕露,剑意森然,将剑尖指向万象中央那位舟子。

三丈之地,入眼之处,皆是杀意森然的白芒剑气,四方皆是锋芒剑气,如同无数银花冰针,织成剑气的布衣,给此方天地来了个无袖衣套上。

剑气之中,年轻舟子一手撑开,一根竹篙从手中生长开去,两端往外头疯狂生长,被剑气削去一节又一节。

长到半尺长度的竹篙被剑气削去两头,裂帛一般裂开,宛如爆竹声响之后,竹子的两端无数纤维暴露开来,然后再次被剑气斩成两端。

剑气前所未有的盛大,此刻四方上下三丈距离,入目只能下锋芒剑气,年轻舟子手中的竹篙不到三息时间便应声断裂。

“怎么会这样?”年轻舟子心中大骇,这六十三节竹篙可是摆渡人一脉代代以传的法器灵宝,万年有灵,乃幽冥洞天长生竹一脉,这一脉竹子中最高者有高过山脉,六千三百多节竹节,直直送入云端,苍翠墨绿,万年矗立不倒。

如此法器灵宝一物,竟然也被这无边的剑气削下去了。

年轻舟子不再犹豫,翻手收起最后剩下的唯独一节竹子,蓑衣在外,早已经被无边无穷的剑气斩的满目疮痍,年轻舟子震慑不已,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硬碰,这样规模的剑气自己是万万不能一人当之的,只能避重就轻,先逃离。

这位年轻舟子气机横流,全部覆盖在内,选择一个方,将气机送过去,而鬼修真身则紧紧贴着自身的气机,全部送出这方无数剑气。

苏若一剑之后,立即就有抽干之后的虚弱之感,此刻,她就算保持站立不动也是个极大的消耗了。

她全身经脉窍穴都有钢针穿透一般的剧痛。

体内就好像千疮百孔一般,干涸的窍穴不再有新的气机产生,经脉因为大量运输气机鼓胀起来,一瞬息的气机输出导致经脉受损严重,好比如弹性的绳子骤然被拉长到极限一样,随时有可能崩掉。

苏若手中佩剑已经插入脚下土地,双手拄着剑,将重心往剑身中央上移动,好将半身重量挂在剑之上承受。

她实在是虚脱了。

苏若艰难抬头,不知道白师姐她们脱困了没有,现在我储物袋中还有一粒类似能够恢复一丝气机的灵宝,再撑一会应该无碍。

其实那种恢复气机的灵宝很常见,绝对是灵宝中的“便宜货”、“大众货”,是修士下山必需品之一,灵宝丹朱,这种灵宝即是丹药,也是器物,既可以浑然天成,也能人为炼制而成。

早在冥河摆渡人小舟之上,苏若所有的丹朱就都给了白羽。

“白师姐,我出门丹朱带的太多了,先匀给你一点吧。”

说着就将手里的一把丹朱塞到白羽袖口当中,当时还贼兮兮地摸了一把人家的羊脂玉般手腕。

其实是全部丹朱都给了,自己一颗不剩。

有的只是一粒很平常的回元丹而已。

回元丹,此时的回元丹对于气机全失的苏若来说,就跟一粒丹朱差不多。

因为二者所能恢复的气机几乎相差无几。

皆是杯水车薪。

一粒丹药下咽之后,就离开这里,和白师姐汇合。苏若想拄着剑站立而起,却一个不慎,直接跌落地面,哐当一声,佩剑划过地面。

三丈万象烟消云散,只能下一位鹅黄裙女修昏倒原地。

出口之外,黄沙漫天,冥河之上刮来一阵诡异的妖风,吹得修士都两眼生疼,不得不撑开些许气机来护住双目,才能不被风沙迷了眼。

“白师姐还没来吗?”陆舟终于和空山旧雨换了过来,遮掩天机的法器终于应了陆舟所想,让他作为真身,空山旧雨也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影子,再次存在感为零。

在苏若留下一人力敌年轻舟子之时,众人皆逃出洞口,因为留下也没有用,人家苏大小姐是要开群伤的大招的,谁留下都是个负担累赘。

形势所迫,不容许儿女情长,当时包括白羽在在内都是第一时间离开出口的。

直至半炷香过后时间,白羽这才身返而去,“我怕苏若气机全失,若她与我一般用全身气机做赌注,恐怕根本无法走动,我前去照应她,你们继续往北前行,到时候汇合即可。”

于此往北前行,已经将身后高墙庭院远远甩在身后,不见踪影。

但是同时不见踪影的还有白羽和苏若两人。

陆舟慌了,也许是关心则乱,他主动要求自己滞留下,要和白羽、苏若两人汇合。

与陆舟一同留下的还有陈启,空山旧雨,司空悬,这三位。

而顾云初、卫席宇、无名和顾谢流几人则一同往北方继续逃往奔走。

“放心,你白师姐不会有事,她说以目前恢复尚且还能够再出一剑。”陈启看了眼焦急到干瞪眼的陆舟,好生安慰了他。

陆舟背后的云中剑一直不停地颤动,无声鸣叫,就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就不该让白师姐一人前去,她气机所剩无几,就算有闭鞘剑,也不是能够随意出鞘的,若是那老舟子从庭院中出来,那该如何?”

陆舟背后的云中剑前头摇头,跟磕了药一样,陈启眼中门儿清,作为影子的空山旧雨也无奈叹气,只是陆舟它自己不知道而已。

原书中的感情线,前期草灰蛇线,知道陆舟死于幽冥洞天,才浮出水面。

真实世界里,原来这么早就已经露出端倪了。

空山旧雨和陈启对视一眼,陈启驱使识海中的系统帮忙扫描搜索一下白羽的位置。

“三里之外,有一道能量波动和元婴期的白羽接近,正在快速往这边赶过来。”

接近?陈启识海中问了一声。

然后系统又补上一句,“百分之九十九接近。”

陈启翻了个白眼,那就是白羽了。

“快到了。”陈启对着旁边咋咋呼呼的陆舟说道,以示对方稍安勿躁。

陆舟抬眼,远方天际有一道白色长虹拖曳这飞掠而来。

“是白师姐,”陆舟即刻镇定下来,云中剑被反手一捞,握在手心,那道长虹之后,不确定是否有追着什么脏东西。

如果有,就有陆舟再出云中一剑。

白羽抱着苏若化作白虹一道极速掠过天际,气机的流失比想象的还要快上一分,在冥河之上出过一剑之后,白羽的气机就再没有恢复到十分之一过。

此刻化作长虹,几乎是再次抽干了所有的气机了。

还有半里地。

风声很大很大,因为没有余力来撑起遮风的屏障,钢刀一般的狂风气流直直打在白羽双袖上。

她双手拢着苏若,尽量不让冷风直接打在苏若脸上,鹅黄色裙子的女修昏睡在白羽怀里,长风贯通而去,那是幽冥洞天特有的罡风,它如同真正的利刃。

极速掠过长空后,素白的道袍上面几近十道裂口,白羽继续催动所剩无几的气机,长虹速度丝毫不减,直直冲入背面远方。

“如此一来,他们应该看到了吧。”

长虹一道的背后,有一线黑影如影随形。

陆舟云中剑颤动了片刻,他盯着远方白虹,气机霎时间在体内动如雷霆,“白师姐长虹后面,有一道黑影跟着。”

如若无事,恐怕白师姐也不会这么大张旗鼓招摇过市般化虹一道过来,幽冥洞天上川通幽处少有直飞天宇的修士。

白师姐被人追杀?!

陆舟手中剑长鸣不已,“净尘道友,能否用那法器屏障堵住周边,封死那道黑影的退路。”

陈启点点头,“可以,不过我的屏障范围还不能太大,拦住他一会应该问题不大。”

云中起一剑。

天际上的一道长虹坠落地面,狂风大片吹落,阵阵阴风下,黑影如同跗骨之蛆,始终跟在长虹后面,同白色长虹一齐坠向地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