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修仙从磕头开始 > 第一卷:青云之上
第1章:出恭废物
作者:白芲  |  字数:4525  |  更新时间:2020-09-04 21:00:31 全文阅读

是夜,月明星稀,青云门外门弟子所居之处,一人迷迷糊糊地从小屋中走出,只见他吹着口哨对着怡人月色准备嘘嘘,然而还未等他掏出家伙,一个麻袋却套在了他的头上。

“谁?”

“砰砰...”

一众黑衣人拳脚相加,打得那人如虾子一般蜷缩着身子。

“完了,一不小心坏了他的丹田,宗门不会拿我等问罪吧?”

“怕什么,他方世玉不过仗着武侯威名,如今武侯已死,他不过是废物一名,诸位既然出手,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他推落山崖,到时候我等就说此子夜间出恭,自己摔下去的!”

“可是...宗门会查的..”

“无妨,此事自有定数!”

“......”

方世玉痛苦蜷缩着身子,丹田破碎的剧痛,宛如一把巨锤撞击着他的意识海,而就在他意识崩溃之时,一股洪流却从意识海深处奔腾而出,一遍又一遍地冲刷着他那脆弱不堪的心灵,直到一幅幅本不该属于此界的画面印刻在他的脑海中,洪流才堪堪停歇。

还不等方世玉喘口粗气,一众黑衣人手脚利落的将他推下了山崖。

身边景物飞逝,就在方世玉以为自己即将一命呜呼时,一道如月华般的剑光从青云峰上飞来稳稳地接住了方世玉,他来不及多想,只觉得眼皮厚重,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三日后,阳光明媚,青云门外门弟子居所内,方世玉悠悠地醒来,他摸了摸有些钝痛的脑门,有些不确定,又有些小兴奋。

“我这是穿越了?”

“痛痛!”

方世玉挪动了一下,却是疼得龇牙咧嘴,他受得伤着实太重,哪怕有青云峰上的那个眯眯眼老头儿出手相救,他也前前后后躺了三天三夜。

三天的时间,记忆融合,他理清了现状,今生他也叫方世玉,乃是楚国武侯世子,七岁那年拜入青云门,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修真者,虽然资质平平,但是凭借其父亲的威望,他在青云门也算过个有滋有味,享有真传弟子的待遇。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方世玉十七岁那天,前线传来消息,武侯战死沙场,一个月后,尚未从悲伤氛围走出来的方世玉就被贬落凡尘成为外门弟子。

世态炎凉,人间百味方世玉全都尝了一遍,幸得身边有一忠仆相守,这才在这外门山头扎下根来。贬落外门,他始终低调无比,然而没想到还是惨遭横祸。

“有人要杀我?”

这是方世玉醒来后的第一个念头。

“哎呀!脑壳疼!”

方世玉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却是有些口干舌燥,他唇齿皲裂,双眼无神的盯着那被灵峰蛀穿的小孔上中洒下的一缕微光,思考着这悲惨的穿越人生。方世玉耳橼微动,门外此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待辨别出是他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忠仆方大牛后,方世玉胸口起伏,长出了一口气。

他虽然不知道谁要杀他,但是此时躺在床上的他就如小鸡仔,软萌可欺,随便来一个人都能将他咔嚓掉。

“砰!”

歪斜的门被方大牛一把推开,方大牛人如其名,壮如牛,高八尺,皮肤黝黑,看起来却极为憨厚老实。

方大牛推门而入,见方世玉醒来,“噗通”一声单膝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扒拉着方世玉的胳膊:“谢天谢地,少爷你终于醒了,你若再不醒来,大牛就准备去山下打口大棺材。少爷好歹是方侯世子,那棺材大牛一定选极好的,当不辱没少爷之名...”

方世玉,“......”

“少爷你且宽心,大牛知道少爷的爱好,俺一定给你烧几个大屁股的纸人,少爷奔赴九泉想来也不会寂寞。”

方世玉扯了扯被方大牛拽得有些生疼的胳膊,转过头来,用幽怨地小眼神看向那貌似憨厚的家仆:“行了,你家少爷我还没死呢!我让你打探的消息如何了?”

方大牛见此“嘿嘿”的摸着光洁脑门说道:“少爷交代的事情,大牛自是尽心去办。俺出门后,去那讲道堂外候着,一下课,却是见着有青云门的弟子出来,他们一边走,一边讨论着少爷的事情,他们说少爷是‘出恭废物’,在道童堂那边,还有小儿编出顺口溜来了呢,俺这就背给少爷听....”

“出恭废物?”

方大牛有些忸怩。

“只管说来!”

方大牛顿了顿如实说道:“他们说少爷是夜间出恭时,不慎跌落山崖摔废的!”

方世玉一听不禁骂道:“去他娘的出恭废物!老子这是被...”

话说一半,却是一顿,他心中暗自思量。

“看来,这仙门中也是有龌龊的,但那又怎样?惹到我方世玉,我定一个个将你们这些臭虫揪出来,让你们知道什么是残忍...”。

脑海中承载了另外一段匪夷所思的记忆他,此时信心十足。那是一个不同于这个世界的美好世界,或许对于曾经被迫成为一名雇佣兵的他,大概美好吧!钢筋水泥,电子科技,硝烟与残垣断壁,机械与长枪大炮,美人与兄弟.....

方世玉闭上眼睛,任凭前世的一幕幕在眼前如放电影一般回溯,直到他听见的最后一声枪响,画面定格,那是从他身后传来的声音。他没有转身,因为他怕看见某些熟悉的面孔,死了也好,他很早就想开始一段新的生活,这是他答应小美的。方世玉觉得答应的事情就应该要做到,既然上天再给了他一次机会,那么他一定要把握住,好好重活一回。

“杀我?那就看看到底是谁杀谁?”

方世玉睁开眼,咧着嘴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方大牛不明所以地看着傻笑的少爷,但是作为仆人,他还是很尽责,他想,“唉,少爷一定是被打击到了。但是没关系,只要我方大牛在一天,少爷一定会安然无恙的,保护少爷,保护方家传承...”

笑没什么奇怪的,但是笑道疼得龇牙咧嘴就让人唏嘘了!

“他娘的,老子前世子弹擦肩,弹丸入肉都没这么疼!”

他抿了抿有些皲裂的唇齿,瞥了一眼好似愣神的方大牛,语气不善地说道:“行了,本少爷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你去给少爷打碗水来喝,顺便把小花小白叫来,少爷我要沐浴更衣。”

方大牛一听回神过来,耐心解释道:“少爷,小花小白已经被门中要了回去,他们说,少爷既不为内门弟子,当不能有此殊遇,应如外门弟子一视同仁....”

方世玉眼神一转,好像确实有这回事儿,他只是受前身的影响顺口罢了,再说他可不是那纨绔少爷,他始终爱着被她一枪崩掉的小美。在雇佣兵的世界里,女人可以有,但那都是美刀换来的。

方世玉摆了摆手,示意方大牛赶紧帮他找水去,他感觉自己嗓子都快冒烟儿了,有着战地经验的他,知道自己此时定是血液流逝过多,以至于脑袋昏沉沉的。当然前世的经验,放在这修真世界不一定管用。

是故,待方大牛走后,方世玉闭目开始内视,这内视可不是融合记忆后学会的,他前世就会,那是一个神叨叨的老烟鬼教给他的,并且说什么此乃“修行大法,总有一天你会用到的”。其实一开始方世玉不相信他的,在那腌臜狗屁臭之地,修行就是扯犊子。

修行能抵得过飞机大炮,能抵得过一颗7.62毫米的子弹吗?很显然,不能!最后的最后老烟鬼死了,死在他眼前。但是作为他遗留下来的精神产物,却是让方世玉稀里糊涂的掌握了这内视之法。搁在前世,他也只能当作人体扫描CT来用,能够掌握身体状况,在有限度的情况下提升自己肾上腺素分泌的剂量,从而在一定时间内爆发出超越普通人一丢丢的强度。

当然仅限于一丢丢。

而在融合方世子倒霉蛋的记忆后,方世玉知道修行是可行的,老烟鬼所传的是修行界人人都会的导引术。搁在前世自然没用,因为没有所谓的“灵气”物质,可是放在这修真世界,那就有大用。

说移山填海长生不老有些远,但飞檐走壁,御使法术神通还是可以滴。方世玉兴致冲冲地凝神沉心,但是当他内视己身时,他不由得开始骂娘。

“***,这是丹田吗?这他丫的就是个漏斗;这是经脉吗,这他娘的就是一段段的小蚯蚓。苍天啊,大地啊,我方世玉不就是取了个好名字吗?为何前世今生都有这么对我,这不公平,这简直太不公平....”

方世玉表情丰富骂骂咧咧一通后,最后还是安静了下来,他几番尝试后有些心累地看着那曾经耗费数万灵石强行凝聚起来的气旋如今已经不翼而飞,而在丹田的中央还有一个黑黝黝的大洞,纵然有一点儿灵光也如筛子筛沙子有多少漏多少。

再看那奇经八脉,就像一条条被人斩断的小蚯蚓。看到经脉时,方世玉猛然回过神来。几个毛孩子纵然揍他,丹田毁了,他认了。但能把经脉毁成这样,却很不正常,这手法但凡有一点儿修行常识的人都知道,肯定不是一般人弄的。

而袭击他的那些家伙虽然也算是少年天才,但是还没有天才到能用真气崩断他的经脉。能崩断他的经脉,而不伤他性命的,这青云门大概只有一个人!

突然方世玉抖了个激灵。

“是他?”

记忆回溯十年,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带着七岁的方世玉登上青云峰,而迎接他的就是那笑起来眯着眼儿的老头儿。

那一笑,让方世玉不禁打了个寒颤。

与此同时,青云峰上青云殿,一鹤发童颜的老者正静静伫立着,他眯着双眼,一动不动地看着大殿中悬挂的一幅古画。那是青云门开派祖师留下来的一幅画卷,画卷中有大妖凶兽,有仙人神魔,但均跪伏在一面其貌不扬的铜镜前。

目光落在那铜镜上时,老者的眯眯眼却是睁了开来,待注目几息后,老者重重叹了一口气:“方烈啊方烈,明知必死却依然赴死,老夫不如你,老夫不如你呀!”

此时大殿中又走出一耄耋老者,他拄着拐杖,好像风一吹就会倒下一般。那老者语气不善地说道:“掌门何必为一个死人而叹息?我青云门基业,成也方家,败也方家。事到如今已互不相欠。他们要方世玉的命,给了便是!”

眯眯眼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那青云门当代掌门,唯一的金丹境高手青云上人。青云上人负手转身。

“师叔,没有方家哪有我青云门?我知道,门中有一些声音,但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方世玉必不会死在这青云山上。我已废他经脉,且让他做个凡人可好?”

“哼!”

耄耋老者冷哼一声,重重地用手中乌木拐杖撞击了一下地面,却是转身退了出去,末了,一道悠悠的声音传来:“你是掌门,当不能意气用事。你师叔我老了,没几年可活了,但我也不想死之前看到青云门没落。五百里外有人可是虎视眈眈留着口水等着呢。罢了,罢了!言尽于此,老朽还是闭关去吧!”

青云上人看着师叔岣嵝地身影,久久不语

....

另一边,方大牛顺手提了个尿壶往山下走去,少爷要喝水,但是一时半会也找不到个盛水的物件,索性用尿壶将就一下。他来到溪水边,准备洗洗刷刷为少爷打水,就在他弯下腰时,一个头上扎着丸子头的青衣小姑娘小手做喇叭状站在河对面喊着方大牛。

“方大哥,方大哥!”

方大牛抬起头来露出憨厚的笑容,“嘿嘿,原来是小花妹子,叫俺有啥事?”

那青衣小姑娘见此却是有些小娇羞,毕竟此时的方大牛光着膀子,手里还提着男子用的那玩意儿,这让她有些心猿意马,主要是大牛哥那古铜色的肌肉着实养眼,看得小花不禁有些痴了。当然她也没有忘记新主子的交代。

“大牛哥,听说方少爷受伤了,可有好转?”

方大牛不疑有它却是一五一十地回道:“想不到小花妹子还念着少爷,俺记住你了。小花妹子姑且安心,少爷已经醒了过来,等少爷下地,俺就让少爷去把你和小白都要回来。俺笨手笨脚,照顾不好少爷!”

青衣小姑娘脸上笑嘻嘻心里如是想到:“那混蛋早些死才好些哩!等他死了,我就去给小姐求个情,把大牛哥讨来,这样....”

青衣小姑娘得知方世玉的情况,依依不舍和方大牛告别,一顾三盼,最终迈着小碎步向山另一边的内门弟子居住区走去。

方大牛盯着青衣小姑娘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妹子倒是个好妹子,就是屁股小了些,少爷不喜欢。只是如今,老爷去了九泉之下,少爷这般模样,又有谁愿意为我方家延续血脉呢?不行,少爷虽然废了,俺得加把劲儿,只要突破先天武师境,就能帮到少爷了。”

想着想着,方大牛提着装满清水的尿壶,摇摇晃晃地向方世玉的小木屋走去。

而在另一边,青衣小姑娘却是把方世玉醒来的消息告诉了一个紫衣女子,女子年纪不大,约莫十五、六在听完青衣小姑娘的汇报后,秀眉紧皱。

“不行,得赶紧弄死他,不然等师傅出关,本姑娘定没好果子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