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秽妖录 > 正文
第十五章:归童篇
作者:毒柒染  |  字数:2638  |  更新时间:2021-02-20 11:10:01 全文阅读

门被缓缓推开,伴随着刺眼的阳光,屋内的陈设一览无余。

  “你是?!”推门而入的女子发现了站在原地的那名男子。

  男子显然有些慌乱,藏起手中的刀,“我……我是……”

  显然面前这男子有些害羞,估计是没和几个女子说过话吧!面颊有些通红,话语都些许结巴。

  女子见面前的男子看上去也没有任何问题,便放下戒心一步步向男子走去。

  铛~

  伊焘还未看清什么情况,男子的刀便抵在了女子脖颈之上,女子也不知从哪拿出的剑挡下了男子的致命攻击。

  “幸好我留了手!”女子正有些庆幸自己反应够快时,几滴鲜红色的液体滴落在了女子的衣裳上。

  “什么!”女子有些惊讶,明明已经挡住了攻击。

  “不……不要……诧……诧异。”男子将刀收入刀鞘中,转身道“刀法不比剑法,刀以劈为主,而剑以刺为主,二者不可相提并论。”说完,男子背后的身影随即倒下。

  “卧槽!厉害啊!”伊焘瞬间站了起来,“兄弟好刀法,可否赐教。”说完便向男子鞠躬。

  男子一把抬起伊焘的头,“恩公想要我便教与你,何必行此大礼呢?”

  伊焘倒是有些欣喜,毕竟自己以前修法术的,现在在整整刀法,这远近双修岂不美哉?真应了那句话:不想肉搏的法师可不是好法师。

  “我们赶紧逃吧!”

  “逃?我可是要狩猎虎头鬼的,怎么能逃?”

  “恩公啊!听我句劝,虎头鬼狡诈,非常人能对抗啊!”

  “可是自古以来狩猎这些东西的不都是常人吗?”

  男子见劝说不了面前的伊焘也只得作罢。

  窗外一阵香气袭来,好似春风拂面,香气夹杂着泥土和嫩芽的气息迎面扑来,男子好像认出了这股气味,脸颊上渗出几滴汗水,手也有些发抖。

  伊焘稳住了男子的手,但男子还是不自觉的发抖,这股气息的主人让男子本能的恐惧。

  啪~

  门被直接推开,一名着蓝色轻纱的女子踏着晨光出现在了伊焘和男子面前。那场景仿佛瞬间凝固了,不知是女子恰好伴着晨光,还是女子本身发着光,伊焘顿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好像被面前这名女子惊艳到了,直勾勾的盯着女子看着。

  “喂!李庶!”女子揪着男子耳朵道,“这就是你说的恩公?”说着,瞥了眼直勾勾看着自己的伊焘,不由的有些厌恶。

  “别揪!别揪!”李庶捂着被揪着的耳朵,神情已然有些畏惧,“这就是恩公,当着恩公的面这样,我不要面子的嘛!”

  可是这样的说辞有什么用呢?女子揪得更紧了。

  “不用不用,我要什么面子嘛!”李庶实在忍受不住了,求饶道“璃儿,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

  看着璃儿倒是神色有些不快,“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知道啊!”

  “知道啊!你还知道啊!”璃儿手掌间聚集起一股气流,像是想宣泄一下自己的不快。

  “咳咳!”伊焘听到也差不多听出了两人的关系,只可惜花虽有意君不知。可惜啊!但是现在任凭两人发展肯定要打起来啊!这只能靠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了,“璃儿姑娘,李庶也算是救我……”

  伊焘话音还未落,一股气刃便从自己面前落下,伊焘有些吓到了,只得乖乖闭嘴,无奈的望着李庶,只能祝福好运,这种情况外人也不好插嘴。

  璃儿找了处地方坐了下来,略微不屑的看着李庶,正想听听李庶如何狡辩。

  空气瞬间凝固,伊焘见李庶杵在原地啥也不说,看着都着急,便顶了顶李庶,轻声道“说些什么啊!她是给你机会呢!”

  “哦哦哦哦!原来是等我开口!”李庶立马反应过来,说道“我……”

  璃儿当即打断李庶,瞥了眼伊焘,道“今日,若不是有外人在这,盘问就作罢。”

  李庶听到这有些欣喜,毕竟璃儿要追究事情起来那可是不管你狡辩什么,她都能联想到和其他女子有关,既然不追究那一切好说。

  “但是!”璃儿加重语气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今日必须和我寸步不离!”

  李庶有些犹豫,这寸步不离可是要一天到晚手牵手啊!这也太羞耻了!但是,璃儿追究起来,那可是更为可怕。那又该如何是好!李庶有些无奈的看向了伊焘。

  伊焘也摆了摆手,这事也无计可施。

  李庶为难的说道“那……那就寸步不离吧!”

  说着璃儿像是变了个人,挽住李庶的手声音瞬间温柔起来,“走吧!”

  “这归童必须解决,不能再一拖再拖了。”伊焘望向璃儿和李庶道“你们就先行离去吧!这归童和我必然有一战。”

  “就你?!”璃儿积蓄起一股气旋狠狠的打在伊焘身上,尘土霎时间扬起弥漫在整个房间,大伙正以为璃儿要与伊焘打斗时。

  却没想到璃儿喊到,“快撤!”没有犹豫的松开了李庶的手,喊到“快带恩公走!”

  这一切都这么的突然,伊焘和李庶都还没反应过来,动作也有些迟疑。

  “谁也跑不了!”说着远处射来竹制的标枪,刺中虽不会置人于死地,但足够影响一个人的行动。

  啪~

  一道白光从尘土中窜出,将标枪砍成两半。

  原本是遮蔽敌人视野的尘土,现在反倒限制了自己。这又该如何?敌在暗我在明。

  璃儿积蓄起力量,掌间的气旋不断扩大,“李庶帮我!”

  “怎么帮?”

  两人极为默契的点了点头,示意了下。

  可敌人却未就此停止攻击,一标二标,朝着璃儿的位置扔去。

  白光一闪,标枪全都段成两半,但是让李庶始料未及的是,敌人不止一个。

  “璃儿!”

  话音未落在另一方向的标枪直接刺伤了璃儿的手臂,霎时间,积攒的气旋也消散在掌间。

  璃儿有些气恼的看着伊焘,像是责怪,为什么不出手。

  此时伊焘看着受伤的璃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自己是法师看不到敌人位置也就没有用处了。

  尘土落定,视野清晰起来,原来房间外早已被一群人围了起来。就算逃也根本离不开这房间。

  李庶也识趣的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但眼神里的杀气仍旧挥散不去。

  “我们营地怎会如此松懈,我只是为了将你们一网打尽啊!”远处缓缓走来一人,这身形伊焘也隐隐约约认出来了。

  “你以为你会有未来吗?”伊焘只能靠着嘴炮拖延时间了。“芝之!你以为被归童附身就可以逍遥自在了吗?”

  “我?归童?哈哈哈!”芝之走到房门前,道“谁是归童!谁又不是归童!你面前这两位倒是清楚。”

  伊焘瞥向璃儿和李庶,道“你们知晓归童?”

  璃儿和李庶低下了头,“是!我们确实知道。”

  “那为何……”伊焘不知该说什么,既然两人要隐瞒定有另隐情。继续追问也不会知道什么吧!

  但璃儿却说出了一番为归童洗白的话“归童大人,确实是吸食精气,但是归童大人是为了活下去,吸食精气都有一个度,相传的都是谣言。”

  “那为何我兄弟和嫂子会死于归童?!”伊焘却根本不相信璃儿说的,若不是亲眼所见,真可能被这一番言语给说服。

  李庶也解释道“归童其实和孩童一般,无欲无求,只靠吸食精气,若寄生者荒淫无度,那么归童也会随之改变,直至寄生者死亡。若寄生者正气凌然,那么归童也会随之改变。但是归童不会重置自己,最终的结果会变成各种寄生者的品质。也就是说会亦正亦邪,亦善亦恶。”

  “这么说,归童是看宿主能给与他什么品质,他就是什么品质?”伊焘有些不能接受,那嫂子真是如此荒淫之人吗?不!这不可能啊!定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