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重生2000年代 > 正文
第一章:浮生聚散云相似
作者:朝南慕北  |  字数:4744  |  更新时间:2021-03-01 19:07:37 全文阅读

18点30分,解安德的车子缓慢的停在了路边,他左手向前一探,打开了车子的故障灯,右手则用力的按在了左侧的胸口。

近一年来,解安德的左胸总会无缘由的发痛,这种痛是解安德无法用语言描述的一种痛,像是有人在慢慢撕裂他的心脏,以至于痛到他无法顺畅呼吸。

解安德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年的第几次发作了,但他知道,这是近两个月来的头一回发作,他也知道,这种疼痛,会随着休息时间的延长而慢慢好转,然后,他的这具身体就像没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再无其它异常。

本来,解安德是要去医院检查的,但在10月份公司组织的体检中,他各项检测指标都显示他的身体状况良好,正因如此,他把去医院检查的事情放在了一边。

现在,距离体检结束两个多月,这种疼痛再次袭来。

深深的吸一口气,解安德掏出手机,时间显示为18点48分。还好,距离19点30分还有一段距离。

解安德39岁,是今煜医学检验集团蒙江省分公司的副总经理,而整个今煜医学检验集团蒙江省分公司的员工有162名。

以蒙江省2600万的人口和全国GDP排名倒数第六的经济水平来看,解安德在39岁的年纪取得这样一个成绩,应该算是一个成功人士了吧?

解安德应该算是一个成功人士了吧?为何是疑问的语句呢?那么解安德是成功人士吗?

这个世界上成功的人很少,成功人士更少。

有人曾这样评价过解安德现在的成绩,说他是踏上了行业最先出发的一趟列车,然后十几年如一日,一直待在这列车上,直到最后大部分的人都下车了,只有解安德还在这列车上.

所以这个列车长只能由他来做,毕竟他见过的沿途风景最多。

所以,他解安德当然不是成功人士,他顶多算一个高级打工者,还是那种在蒙江省都排不上名的打工者。

19点08分,解安德再一次掏出手机查看时间,他左胸的疼痛也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好了许多,但并未全部消除,还是会有隐隐的轻痛,他忍着这种轻微的疼痛,发着车子向着目的地开去,只是速度慢了好多。

19点24分,解安德的车子停在了雅龙国际大酒店门前的泊车位上,他坐在车里对着后视镜整理着领带,然后冲着镜子里的自己浅浅一笑,随即稍用力的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解安德的身高1米79,而蒙江省男性的平均身高是171.5cm,所以解安德不算矮,甚至能说是高,再加上这身西装的衬托,倒是把解安德的身材很好的显示了出来。

今晚,今煜医学检验集团蒙江省分公司2020年新春联欢会暨2019年度优秀员工表彰大会,将在蒙江省省会江内市的雅龙国际大酒店举行。

如此重要的会议解安德却来得稍有些晚,他一路小跑进了酒店,顺着服务员的指引来到了酒店二楼的宴会厅。

19点29分,解安德来到了宴会厅门口,放眼望去整个宴会厅已经坐满了人,好像就只有他来得最晚。

解安德四处打量了一番,并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倒是宴会厅的名字有些霸气,三个字“老虎厅”。

“解总,您在这签到。”

宴会厅的门口,由公司女同事临时客串的礼仪人员整齐的站成一排,可别小看这些女同事,她们可是整个公司里长相最为出众的一拨人,而她们的工作是:让每位参加晚会的员工签到,然后送上一份小的礼品。

“好嘞,贺总到了吗?”解安德签字的时候开口问道。

“到了,已经进去了,这是您的礼品。”

解安德顺手接过递给自己的礼品,大步向着宴会厅里边走去。按照公司事先安排好的座位次序,他的座位在1号桌,离舞台最近的位置。

离舞台最近的位置,也是离灯光最近的地方,在解安德快要走到1号桌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期待了许久的身影,其实解安德离这个人并没多远,可他还是小跑了起来,甚至张开了双臂。

于是在宴会厅的很多员工都看到了这样一幕:他们的副总经理解安德和一个略微年长的男人拥抱在了一起,他们似乎很是亲近,互相在彼此的耳畔说着什么。

与1号桌相邻的4号桌,一个员工好奇的问身边的同伴“解总抱得那个人是谁呀?”

被问的员工立马开口且语气有些炫耀的回答道“不认识了吧?和解总抱得那个人叫蒋安雄,是集团的首席情报官,这次特意赶来参加咱们蒙江省分公司的年会。”

“情报官?还首席?这是个啥官?大吗?”

这一连串的问题,显然把刚才回答问题的人问的有些不知所措,但他还是回答道“官肯定大,听物流部的小张说是咱们贺总亲自去机场接的机。”

两个员工还在饶有兴趣的讨论着,解安德和蒋安雄则挨着坐在了一起。

“蒋总,我下午有事没能去接您,一会儿我自罚三杯。”解安德说话时充满了愧疚,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

作为蒙江省分公司的副总经理,更作为蒋安雄曾经的旧部或是学生,解安德于情于理都应该去机场接机的,但年关将近,他真的没有时间。

“接什么?你们都不该来,我不能打车来吗?年底了,回款任务重,做好回款,比来接我重要。”蒋安雄换一种口气“看到你们现在成长的这么快,在所有分公司里,蒙江省分公司年增长率提升的最高,这酒该我喝,我高兴,没看错你。”

“蒋总,当初要不是您,我恐怕都走不出来?是您在那段时间.......”

蒋安雄没等解安德说完便开口制止道“不说这个,今天见到你我高兴,我还要告诉你个好消息呢。”

解安德有些意外“被您一说,我都有些期待了,是什么好消息啊?”

“哈哈哈哈”蒋安雄故意卖关子“你等会就知道了,好饭不怕晚。”

好像所有的好消息都有一个特质,那就是不能轻易说的出来,而蒋安雄又是他解安德的上司,所以他能做的只有一点,那便是安静的等待着这个好消息的到来。

19点55分,宴会厅所有的灯都熄灭了,只有舞台上的LED大屏幕在不停的播放着公司的宣传片,让一片黑暗的宴会厅有了一丝光明存在。

解安德起身,借故上厕所来到了公司总经理贺永宁所在的2号桌。

按理说,作为公司一把手的贺永宁,应该同桌坐陪集团来的蒋安雄,毕竟蒙江省分公司里属他的官最大。

但此次开年会,蒙江省分公司还邀请了多个地方医院的领导,而这些领导大小也算个人物,更何况蒙江省分公司是靠这些医院吃饭的,所以蒙江省分公司得出一个上的了台面的人坐陪。

这样一来,一桌坐不下这么多人,而解安德又和蒋安雄有着深厚的旧情,所以座位怎么排,是个问题。

于是,在公司物管部请示如何安排宴会座位时,解安德和贺永宁经过商量,最后决定由前者陪同自己的老领导也就是集团来的首席情报官蒋安雄,而后者则陪同被邀请来的各地方医院领导。

如此安排,皆大欢喜。

解安德悄悄的把事先买好的解酒药递给贺永宁,只说了一句“两瓶都喝了”便转身离开。

从2016年今煜医学检验集团蒙江省分公司组建初始,解安德就作为营销部经理搭档分管营销部的副总经理贺勇宁,两人一同开拓蒙江省的市场。

如今,时间即将要过去四年,他们二人也各自在2018年年末上升了一步。

贺永宁成为了蒙江省分公司的总经理,而解安德成为了副总经理,俩人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搭档。

20点整,随着音乐缓缓响起,由12名女员工带来的开场舞优雅的起跳,这也预示着今煜检验集团蒙江省分公司2020年新春晚会正式开始。

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了开场舞上,直到舞蹈结束,四个主持人出现在舞台上,底下的员工才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尊敬的各位领导,亲爱的各位伙伴,今煜医学检验......”台上四位主持人开始用洪亮的声音说着开场词。

同样,台下的解安德和蒋安雄也又一次开始了交谈。

“这都是咱们自己的员工吧?”蒋安雄指着台上的主持人问道。

“对,都是咱们自己的员工。”

“真好,多才多艺,看这多热闹”蒋安雄说着向前望了一眼,继续开口道“这又让我想起,当年咱们第一次在鄂东省开年会的时候,一共就四个人,转眼时间已经过去16年了,我也老了。”

“蒋总,您可不老,您现在身居高位,我们蒙江省分公司坚决服从您的指挥,一定要取得更大的成绩,不辜负您的信任。”

蒋安雄和解安德像是聊到了尽兴的地方,俩人的对话过于火热,以至于都没听到主持人在介绍参会嘉宾时,念到了蒋安雄的名字。

蒋安雄和解安德都没仔细听主持人在说什么,这可难为了主持人,她明明看到蒋安雄就坐在台下,可蒋安雄像是没听到一样。

没办法,主持人不得不再一次开口道:“参加本次联欢会的有:来自今煜检验集团总部的首席情报官蒋安雄先生”。

语毕,这一次解安德听到了,蒋安雄也听到了,后者站起来挥手致意,接着便坐了下来。

坐下来的蒋安雄像是没发生任何事情一样继续开口道“这次来之前,你秋姐特意让我嘱咐你,该考虑结婚的事情了,人要往前看的,你还年轻啊。”蒋安雄说这些话的时候是侧着身子的,看起来离解安德又近了一些。

“我会抓紧,还总让您和秋姐挂念。我再忙俩年,等公司销售过了集团定的线。”

看着解安德脸上的这张笑容,那个刚才还有些威严的蒋安雄变得有些慈祥“安德,其实比起你工作上的成绩,我倒是更希望你生活上有些成就。”

不该说这话,在旁人看来蒋安雄不该说这话,但解安德却知道,这话只有蒋安雄能和他说,别人谁说,他都会急。

对,这话谁和解安德说他都会急,只有蒋安雄说他不会急,更不能急。

年会其实是枯燥的,尤其是在这样一种性质的公司,有在实验室做实验的员工,也有在行政区做行政工作的员工,更有在外地区跑业务的员工,大家平时在不同的地方工作,基本不见面,所以彼此都不认识,那么年会自然也就热闹不起来。

但任何事情都没那么绝对,年会也有热闹的时候,那就是能引起全场兴奋和尖叫的抽奖环节,而解安德作为公司的副总经理,要作为开奖嘉宾抽取二等奖的3个获奖名单。

21点15分,在表演到第6个节目后,作为开奖嘉宾的解安德配合主持人抽取了3位二等奖获得者,当他与获奖者合影留念后要走下台时,被主持人叫住了。

意外,解安德有些意外,他不知道主持人为何会叫住自己,就在他疑惑时,有同事拿着红色的围巾上台示意他戴上。

解安德在疑惑中戴上了红色的围巾,主持人也在柔和的音乐中缓慢开口“人生能有多少个15年,我们或许不知道,但我们能知道已经过去的时间是多少个15年,接下来,我们要颁发一个特别的奖项:15年优秀员工奖,让我们先用一个短片看看他的15年。”

主持人的话音还未消失,大屏幕上就播放出了一个影片,说是影片,其实就是一个ppt影集,而影集的主人公正是被主持人叫住的解安德。

解安德不知道别人看了这段影集会有何感处,或许没有任何波动,但他自己却被影集里的第一张照片就触动了回忆神经,尽管这张照片及其的模糊。

第一张照片是解安德在一家医院门口蹲着吃泡面的场景,解安德的记忆一下子被拉了回去,那是他刚毕业进入社会的第一年,也是他刚进入今煜医学检验开始工作的第一年。

那个时候他和今煜医学检验这个公司一样,都是第一次面对这个社会。

尽管时隔这么多年,可解安德依旧清晰的记得,照片里的情景应该是他和当时的业务经理蒋安雄在一家医院堵院长时发生的事情。

解安德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那天他和蒋安雄被院长叫的保安赶了出来,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就被别人赶了出来,解安德想忘记都难。

解安德走神了。

他的脑海里一直在回忆这第一张照片,根本没有去看影集的其他照片,直到主持人开口说话,他才发现影集播放完了“没有错,接下来要颁发的就是今煜医学检验集团15年优秀员工成就奖,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有请今煜医学检验集团首席情报官蒋安雄先生上台为解安德解总颁奖。”

15年,好恍惚,这15年怎么过的这么快呢?

看着蒋安雄向自己走来,解安德发现这一切好恍惚,这个人明明在昨天还教着刚毕业的自己如何做好销售工作、如何在这个残酷的社会生存,可现在他怎么就给自己颁奖了呢?

当蒋安雄把荣誉证书和奖杯递给解安德时,他莫名觉得眼前的这一切好熟悉,熟悉到他都没注意听蒋安雄在自己的耳畔前说了什么。

好熟悉,解安德就是觉得眼前的这一切好熟悉,他总觉得眼前发生的事情似乎早就发生过。

对,眼前的这一切都发生过,解安德记起来了,而且记得很清楚,眼前的每一幕都像是在播放一部已经播放过的电影,全是熟悉的画面。

混乱、恍惚。

解安德的大脑开始不停的放映着眼前的这一切,突然,他的左胸口传来了一阵剧痛,这种疼痛也好熟悉,对,连疼痛都这么熟悉。

好熟悉,也好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