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离草 > 正文
第一章 见龙在野
作者:白谷谷  |  字数:3221  |  更新时间:2020-07-05 22:28:26 全文阅读

亲手将最后一柸土放上,离草就真的变成孤儿了。

“今晚就到这里了,我们回去了,照规矩呢,你还得给你父亲守灵七天,好在你现在还年轻,身子骨熬的住,另外关于吃食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们这些叔伯姨娘会给你送过来的。”看着离草坐在们口木讷的样子,离木不禁摇了摇头,离草这孩子,小时候还是很讨人喜欢的,但是自从八岁那年从后山湖回来之后就像丢了魂一样,虽然平时为人处事做的还不错,但就是少了以前那份灵动,让这一众叔伯看着很是不喜。

  看离草没有回答,他走到离草面前,伸出手想要打他一下,却被自家婆娘制止了。“这孩子父母都离世了,兴许是反应不过来了,当家的你就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离木一票叔伯姨娘走了之后,堂屋里就静的可怕,秋天的肃杀剿灭了夜晚的山水虫鸣,寂静的甚至能离草自己的心跳声。

  “离草啊,离草,今天开始你可真就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了。”其实离草对于这个结果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了,在五岁那年,娘就因为感染风寒而离世了,离草至今记得娘离世时候的情景,年幼的离草趴在母亲的床边紧紧的握住母亲的双手,睡着了也不愿意松开,只是那天醒来之后,却发现手里冰凉凉的。

  “阿娘,阿娘。”离草喊了几声母亲,但是并没有等来母亲往常的回应,他尝试着推了推母亲,但是母亲的身体一动不动。年幼的离草当时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有句话他记得很清楚,那是父亲把他抱在怀里时说的话,父亲的胡子很扎人,身上也是湿漉漉的,充满里泥水和草的味道,就像自己的名字一样。

  “离草啊,今后家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现在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了,阿爹。”离草吹灭了堂屋里除父亲灵位前那一盏灯之外的所有灯,就着月光,摸着黑回到了床上,脱下草鞋,倒头就睡。

  第二天,离草伴随着鸡鸣早早的起床,先去堂屋里给长明灯填了一油,把灯芯往上拨了拨,随后就去了后院的厨房,熟练的给自己做起了早饭,所幸家里的柴火还有些,用火折子点燃油松,小心翼翼用竹筒做的风筒吹上几口气,再把劈成小块的木柴搭在上面,慢慢的,火就起来了。

  穷苦人家的早饭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和样式,多是昨日的剩饭热一热就好,若是往常,父亲还会去鸡笼里摸上一把,运气好的话,早饭就有鸡蛋吃了,但是为了父母的葬礼,家里凡是稍微值点钱的东西都用典当掉了,好歹凑了两副薄皮,也没让父母只用草席草草的裹着下葬。

不过说是早饭也仅仅只是小半碗的粟米饭而已,吃过后也有些精神力气了,于是离草来到堂屋,将其好好的打扫一下,现在正是农闲的时候,而且家里也没有田地要去伺候了,所幸他就呆坐在堂屋里,望着父母的灵位傻傻的发呆。

  一连好几天,离草都保持了这个状态,期间叔伯姨娘们倒是来的挺勤快的,送饭,帮忙打扫,还有一些守灵的仪式,若是没有他们帮忙,离草一个孩子还真弄不来这些,但是在父亲头七过完之后,事情终于发生了变化。

  离家大伯也就是离木在离水在头七后的第二天上门找到了离草。

  “离草啊,你看,你父亲的丧事也办完了,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要太过悲伤了。”

  “嗯,我晓得。”

  “唉,你晓得就好,今天我来呢...是为了另外一件事....这离水一脉,虽然到你是一脉单传,但是你父母俱没,你尚且年幼,家中又无田地等谋生的手段,所以族里商量了一些,干脆把你过继给你二伯,刚好他家生的都是女儿,都是一家人,你去了,也算是给他延续了香火,只是大伯丑话说在前头,虽然说是一家人,但是去了你二伯家,可不比在自己家,你得改改自己这木讷的样子,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该说什么话讨喜,你是知道的,去了还得勤快点...”

  离木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离草打断了,“大伯,你先让我想想吧,现在说这些有些早了吧。”

  离木也不愿意逼迫一个孩子,要不是老二苦苦的哀求,他也不愿意来做这个坏人,其实对离草的处置,族里也有让他吃百家饭长大的打算,等他长成了有把子力气了,再凑块地给他,也算是尽了族内的香火情分并且也报答了离水这两口子这些年来给大家帮的忙。

  但是离草是不知道这些的,夜晚他躺在冰冷的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只能努力蜷缩自己的身子,试图找回一点父母留下的温暖,但是除了满心的寂寞和从窗户那边吹过来的寒风之外,就没有任何东西了。

  “我真的要成为别人家的孩子吗?阿爹,阿娘,我该怎么做啊?”离草此时的心里也充满了疑惑,虽然他还是个孩子,但是在荒野田间长大的孩子,本就成熟的早些,所以他也知道大伯说的是实话,仅凭他一个人是很难或者长大的,但是要叫别人父母亲这件事他是打心里抵触的,而且,人在屋檐下,哪怕明面是一家人,也终究会遇到不得不低头的日子。但考虑到现实因素,想要好好的活下去也就只能答应了,若是没有在8岁那年没有遇到那件事的话。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下午,天气很炎热,离草和隔壁大胖像往常一样去后山湖里乘凉嬉闹,此时他还是一个十分外向活泼大胆的孩子,虽然被大人多次警告不准去后山湖玩,但是大人哪能时时刻刻看着,所以他还是去了。

  关于后山湖,大人们曾经多次恐吓孩子们说这里有水怪,专吃下孩,有时在山下还能听到从后山湖传来的类似于牛叫的声音,但是这么多年来,也没见谁后山湖的水怪吃了村子里的谁,渐渐的也就没有孩子把大人的恐吓放在心上,了不起挨一顿打而已,总比热的晕倒强的多。

  但是这次,却跟以往不一样了,刚去没多久,天气就变了,乌云出现的没有一点征兆,风刮的也很厉害,隔壁的大胖倒是跑的很利索,像是被吓到了,头也不回。离草反应也很快,但是他却被湖里一声叫声所吸引,仿佛有什么魔力一般,将他定在了原地。

  很快,风雨积攒够了威势,天空中下起了细雨,湖面也开始不太平,水花开始翻涌。慢慢的,水越下越大,一帘水幕将湖面与天空连接了起来,湖里传来的叫声也越来跳大,水逐渐沸腾开来,隐约之间,能看到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湖里翻滚。

  年幼的离草呆呆的站在原地,任凭风雨摔打在他脸上,眼前的一切超出他所能理解的极限,但是这也正是这番场景给年幼的他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哞。”伴随着叫声的出现的还有一个巨大的生物,蟒身而鱼鳞,鹰爪而鹿角,牛耳而羊须,当时的离草还不知道这生物叫什么时候,只是后来再听到大人们偶尔谈起的时候,才知道此物为龙,或者说是蛟龙更为恰当一些,因为他只有四爪。

  也不知那条蛟龙为何在那时出现,离草只记得蛟龙出现后雨势便转为了暴雨,而乌云里有雷电闪烁其中,声势浩大,就像有雷部正神在怒斥人间一般,而那蛟龙也不甘示弱,将整个身子抬出水面,短暂积蓄力量之后怒吼着朝那片乌云冲去。

  离草用手遮在双眼前方,努力的想要把眼前的影像看个清楚,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眼前的蛟龙跟自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然而,就在离草以为一场惊天大战要发生的时候,刚才还在波涛汹涌的湖面突然平静了下来,风雨之势也为之一滞,天空中的乌云瞬间散去,灼热的太阳重新出现在天空之中,甚至由于温度瞬间升高,还能闻到水珠混合的青草被太阳灼烧的味道。

  而半空之中,一枚玉佩与一只竹篓赫然立于天空之上,定睛一看,玉佩上赫然写着一个静字,而那只看起来那小小的竹篓,此时却散发的某种异样的光芒,将原本神气不可一世的蛟龙收归其中,完成使命的两样宝物也就此落下,像远处一个年轻人手里飘去。

  离草顺着宝物落下的目光看去,干净整洁的青衫穿在那年轻人的身上十分得体,胸口的刺绣高贵而神秘,不同于村里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模样,年轻儒生的模样很是俊俏,甚至比村口的离花还要好看上几分,很是讨喜,离草当时甚至在想他要是个女娃绝对是自己看过最好看的女娃。

  那年轻儒生也注意到了离草的目光,被这么盯着看,他也倒是没有觉得冒犯什么的,只是收起师长赐予的两件宝物,对着离草笑了笑,拱手打个招呼便离去了。

  而离草自那回来以后就跟丢了魂似的,回来第一时间便把那些事告诉了父亲和周围的邻居,可惜除了大胖之外,所有人都当离草是被下破了胆在那里胡言乱语,自此之后,离草就开始变的沉默寡言了。

  五年时间过去了,之前的事情不仅没有被他遗忘,反而因此被中下的种子开始抽根发芽了,他又想起那个俊俏的年轻人,于是便对着天花板,学着那儒生的手势,像模像样的对着房顶作揖道:“见过学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