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同桌是我妈 > 正文
第一章 惊雷!!!
作者:花梦花语  |  字数:2120  |  更新时间:2020-09-15 14:32:35 全文阅读

我…没有死吗?

这是…那里?

刘花生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天桥下面的桥洞里。

桥洞的打开方式,刘花生完全可以接受。

这么多年兵旅生涯,刘花生何止睡过桥洞?死人堆,垃圾场,刘花生都睡过。

只是,旁边睡了一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啊!!!

想想之前的场景,刘花生还是忍不住的流出冷汗。

那时,睡得正香的刘花生,翻了一个身,随后摸到了一个温暖的胸膛。

刘花生随手捏了捏,不禁有些感动,果然,她还是爱着自己的。

“我就知道…我擦擦擦!!!你是谁?!!!”

就这样,刘花生与天桥下面的流浪汉打了一架。

于是,刘花生鼻青脸肿的走在大街上…

堂堂兵王,竟然被一个流浪汉给揍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现在变得如此弱?

而且…感觉身体被掏空…

这感觉是怎么回事?爱葛妮丝,你不会把我肾给割了吧!

清晨的H市,太阳公公还没有露出完整的笑脸,路上的小贩已经开始吆喝起来。

“肉夹馍!肉夹馍!”

“油条豆浆包子!油条豆浆包子!”

“烤冷面!烤冷面!”

街道两边,小贩热情的吆喝着,不时的,也有路过的学生去买一些早点。

X国?我为什么会突然回国?

在刘花生的记忆里,昨天晚上他还在M国的研究院里。

“同学!同学!杂粮煎饼卷大葱,治肾亏不含糖!”

一个大叔非常热情的来到了刘花生旁边,手里还拿着一个热乎乎的杂粮饼。

“真的治肾亏吗?呸!真的不含糖吗?”

治不治肾亏不重要,主要是不含糖。

刘花生美滋滋的吃着杂粮饼,一早醒来,肚子就咕咕的叫,又打了一架,早就饿的有些受不了了。

“同学,味道不错吧。”

“嗯。味道不错。”

刘花生心满意足的舔了一下手指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钱给摆摊大叔,挥挥手,“不用找了。”

“不用找了?”

刘花生还没有走两步,就被一只汗毛浓密的大手给拽了过来。

挺着大肚子,满脸横肉的摆摊大叔,一只手把子沐给提了起来,瞪眼道:“小伙子,你年纪轻轻,竟然想吃霸王餐?”

“你最好把手给松开!”

刘花生眼睛一眯,杀气开始慢慢浮现。

怎么说刘花生也从兵多年,杀过的人不上万,也得上千。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堂堂兵王!

摆摊大叔被眼前这个年轻人一盯,顿时汗毛竖立,有一种被野兽盯住的感受。

不过,摆摊大叔转念一想,你一个细胳膊细腿的学生,来吃霸王餐,你还敢在我面前横?

“啪!”

摆摊大叔伸出大手,直接一巴掌呼在刘花生后脑勺上。

感受到后脑勺上面传来的火辣辣的痛感,刘花生再也忍不住了。

“你可知道我是谁!”

“老子管你是谁!”

“啪!”

又是一巴掌呼了过来。

“啊啊啊!!!我和你拼了!!!”

“哟?还敢还手?我让你小小年纪不学好!”

“啪!”

又一巴掌。

“我…”

“我什么我?给我认错!”

“想让我认错?士可杀不可…”

“啪!”

再一巴掌。

“我错了…”

“啪!”

“我都认错了!你干什么啊!!!”

“不好意思啊!打顺手了。”摆摊大叔抱歉的挠挠头。

“…”

刘花生不由的悲冲中来,自己如今已经虚弱到连一个摆摊大叔都打不过了吗?

如果他能想起来自己刚才被流浪汉揍了一顿,可能就不会小瞧摆摊大叔了。

“我明明给你钱了。”

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

堂堂一兵王,竟然落得如此下场,要是被刘花生以前的敌人看见,恐怕会让他们笑掉大牙。

摆摊大叔将手里的钞票一扬,质问道:“你这给的是啥?美元吗?”

“就是美元啊!而且还是二十美元啊!”刘花生欲哭无泪的看着摆摊大叔。

“啪!”

先一巴掌呼过去,摆摊大叔冷哼一声,道:“怎么了?是不是欺负俺没有文化?看不起俺摆摊的?你一个穷学生能有美元?再说了,就算你这美元是真的,俺也不收!”

“我那是真的美元!”

我出国完成任务,兜里肯定装的是美元啊!!!

而且,谁是穷学生啊!!!我可是兵王!!!

“我让你真的!”

“啪!”

“我让你真的!”

“啪!”

一旁卖烧饼的大妈实在看不下去了,来到摆摊大叔旁边,拉住摆摊大叔的手,将刘花生给救下来,道:“王胖子,你看看你,不就一个杂粮饼吗?看看把孩子给打的。”

大妈心疼的将鼻青脸肿的刘花生给拉到自己身后。

现在的刘花生,被打的有些懵,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

短短半个小时内,刘花生已经遭受了两顿毒打。

最后两巴掌让刘花生彻底明白,自己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少年了。

史上最年轻的兵王,已经不复存在了。

不过,现在的首要问题,不是纠结自己的战斗力为什么如此大幅度下降,而是应该回到部队,报告关于任务的情况。

“李大娘,这是哪里?”

“什么这是哪里?”

“这是什么市?”

“孩子,你脑袋不会真的有什么问题吧?这里是南山市啊!”

李大娘如同看弱智儿童一样看着刘花生,心里暗想,看着挺聪明的孩子,为什么脑子瓦特了。

刘花生现在可没有精力解释,而是有些懵的指着身后的大桥道:“这是不是南山市五环桥?”

“是啊。这五环桥是南山市的标准建筑啊。”

李大娘抱着肩膀,不明白眼前这孩子问的什么问题。

“可是五环桥四零年不是修过一次了吗?为什么还这么破?”

“什么四零年?孩子,你真的没问题吧?现在是2020年。”

李大娘担忧的伸出手,将手掌放在刘花生额头上。

冰冰的,凉凉的。

果然,没有发烧。

大娘轻松的吐了一口气,不是发烧,是精神病无疑。

幸好不是发烧,不然就得把他腿打断了。

“M国总统现在是不是不靠谱?”刘花生突然大声询问大娘。

大娘果断的掏出大哥大,按起了120。

就在这时,路边的小贩车下的DJ响起:“惊雷,这通天修为,天塌地陷紫金锤;紫电…”

刘花生怅然的站在路边,这首DJ这么火,是2020年没错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