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雨中江湖 > 正文
第十一章:尾声
作者:项一洋  |  字数:4025  |  更新时间:2020-08-02 01:42:13 全文阅读

数十年漂泊,无数次生死离别,叶雨却如同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学不会去习惯那些自己不喜欢的悲鸣。

三十四岁的叶雨,他年少,他奔波,他鲜衣怒马。

道有千万条,人们总喜欢挤在一条路上走。

路上的马蹄印清晰可见,叶雨顺着一路追赶。

累了,他就吃一点干粮,渴了,他就喝几口水,伤口痛了,他就咬牙忍着。

一天一夜,若不是胯下之马累的几乎虚脱,他根本不愿停留片刻。

两个时辰后,迎着曙光再次出发。

天蒙蒙亮时,晨风里终于看见马蹄扬起的尘土。

这是一道狭长的山谷,被两侧二十余丈高的山夹在中间,是通往镖局唯一的路,没有小道能绕,没有屏障可以躲避,叶雨就是在这里追上两百铁骑的。

他还在斟酌自己是否能和过去一样冲锋陷阵时,二百铁骑里就有人发现了他。

“来者何人,哪里来,到哪里去?”

“路人。”

“你用许国的刀,可是许国人?”

叶雨思索间,几只卫箭已破空射来。

他翻身下马,以马做盾,总算没有受伤。

二百铁骑训练精良,引弓怒射,不一会儿就将叶雨的马匹射成了筛子。

十名下马的士兵右手持枪,左手持盾,缓缓逼近查看许国人是否死了。

十人围近时,许国的刀客右手挥动了一下。

刀光如惊鸿闪电,两颗人头喷血飞起,刀客眨眼间布满杀意。

两颗人头还未落下,叶雨已夺过了一个盾牌。

卫国的滕盾轻便,耐用,箭不穿,刀不进。

就是靠着这个盾牌,叶雨为自己杀出了一条血路。

十人全部倒下时,他背部也多了一道刀伤。

刀上淌着卫国人的血,叶雨提着刀往前冲过去几十步,如雨水般的箭已将盾牌射出了好几个窟窿。

一半卫兵下马,一半卫兵骑马绕圆,整齐划一,训练有素,将他围的水泄不通。

叶雨还没忘记沙场教会他的东西,他看准了这是二百轻骑兵,没有重甲护身。于是他盯着一个方位,挥刀拼命突围。

只要搅乱他们阵脚,也许还能活着出去。

许国的刀客,力大刀狠,斩了七八人后,终于冲破了步兵的包围。

这时,他弯下身子,施展开许国的斩马术。

一刀斩了马脚,马上的人跌落时,挥手补刀,一气呵成。

一连斩落七骑,有些后面的骑兵又被前面的残马绊倒,卫军的阵脚瞬间就乱了。

头领拼命嘶喊指挥战斗,在他斗志昂扬的时候,许国的刀来了,就像一道飞起的闪电,来的好快。

头领的头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被叶雨抓住头发提在空中。

他在许国做步兵先锋时也不知斩杀了多少卫国的将领,不知多少次让无数卫兵跪在沙场缴械投降。夺得首级他立刻会大喊:“你们的头领阵亡了,快投降!”

现在他说这句话时已没有过去的狠劲,却让人更加为之动容。

也就在这时,叶雨来的方向响起了马蹄声,阵势足有百余人,也不知来的是谁。

叶雨感觉不妙,大喊:“快投降!”

卫兵们都停下了,只道这阵马蹄声必定是许国的伏兵。

他们知道许国的规矩,对待俘虏宽厚,对待顽命抵抗的人格杀勿论。

有人带头扔掉了马刀和盾牌,马上就有人跟着做。

叶雨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来者的声音先到:“不准后退,违令者斩。”

都督率领一百余人,浩浩荡荡开进了山谷。

叶雨问道:“将军呢?”

都督冷冷道:“死了。”

叶雨已经料中。

都督望着遍地尸首,道:“为一个女人,值吗?”

叶雨淡淡道:“你为了公主而屈身受招安,也不过是为了一个女人。”

“我只能装作贪图公主,若和卫国朝廷抵抗,我的山寨早就被移平。”都督叹道:“你是条好汉,我不会拿颜先生一个女子为难你,说吧,怎么了断。”

叶雨道:“我已经放了卫王。”

“可你杀了军师,还有家父。”

都督的佩剑是卫国最宽的一把剑,百炼精钢铸成,虽不是卫国最锋利,却是除了卫王的佩剑以外最尊贵的。

剑指南方,卫国的大军就开到南方,剑指许城,便有卫国的大军围城,所指之处必有血光。

这把象征权利的佩剑极少亲自动手杀人,仅有的几个,也无一不是许国英豪。

现在这把足有手掌般粗的卫剑已经出鞘,衬着都督逐渐布满杀意的目光闪闪发亮:“此战不为两国,不为军师,不为帮主,只是为了家父之仇。”

都督补充道:“我死了,你就能离开,我的人不会为难你。”

叶雨道:“那你带这么多人过来干什么?”

都督道:“是卫王的命令,他嘱咐我一定要杀了你。但这杀父大仇,我一定要亲手得报。”

叶雨肃然起敬道:“你是个大丈夫。”

都督道:“你也有仇人,一定能理解我。”

叶雨点头:“我理解。”

叶雨拔出刀时,都督说道:“我的剑杀过很多许国的好汉,你要小心。”

叶雨满不在乎:“我的刀也杀过不少卫国英雄。”

天下的规矩千千万,当两个男人拿起武器以命相搏时,往往只有一种规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都督的剑力道刚猛,剑气纵横,势压千军,刀档则断,刀迎则伤。

他粗壮的臂膀拔剑时,叶雨就已经察觉不能与他硬拼,要赢在速度,赢在招式。

宽剑刺来,叶雨舍身向前,弯下身子向前探去,一招斩马术的刀法砍了他右脚,顺势探到都督背后,回过身,一弹指间,许国的刀就从都督后面的脖子刺了进去,刀尖从咽喉处插出。

叶雨看见都督落在地上的剑上有血,才发现自己胸口在方才一招之间,被对方的宽剑划伤了。

刀拔出,都督就倒下,圆睁的双目直到现在还不相信自己死了。

“厚葬你们的都督,愿他是我杀的最后一个卫国人。”

暴雨倾斜,嘶吼而下。

刀客带着伤,骑马狂奔许久,他疼痛,他疲倦。

忽然,一个惊雷劈下。

仿佛老天震怒,马儿受惊,一声嘶叫后将叶雨摔在泥地,独自跑走。

任由叶雨如何呼喊,马儿也没有回头。

他滚落在泥潭里,旧疾复发,他蜷缩着身子剧烈咳嗽,咳出了鲜血,额头咳出了青筋。

胸口,左臂和背后的伤口裂开,鲜血淌入地下,他的疼痛与这雨水一同落在大地之上。

他不能倒下,大雨的尽头有他想见的人在等他,他要去重逢,他要追赶上小木离开后整整十年的足迹。

骑马要一天的路程,叶雨在大雨中整整走了三天。

黄昏,夕阳如一道神光照耀着镖局,照耀着叶雨苍白的嘴唇,破烂的衣衫。

他推开镖局的门时,小木正在院子里磨药,暖暖的夕阳撒在她身上,安详,平和。

小木看见这个衣衫褴褛的人忽然出现,她惊恐,她失措。

直到她的目光认出是叶雨时,叶雨的脸上才终于露出一丝宽慰的笑意。

然后他放松,接着就倒下去了,倒在了夕阳下,倒在了血泊里,倒在了重逢中。

他疼痛,他疲倦,他想休息。

金疮药如小木的素手,温柔的缠绕在叶雨的伤口上,捂住鲜血。

叶雨两天没醒,小木两天没睡。

第三个夜晚,晚风轻轻吹起叶雨的眼皮。

他伸手时没有摸到自己的刀,他彷徨,他恐惧。他无助的从床上弹起,惊动了一旁沉沉欲睡的小木。

“我的刀呢!?”

“在这里。”

刀洗的干干净净,仿佛从未杀过人,不见鲜血,不见污垢,轻轻的被小木捧在手里递过去。

叶雨握住刀,他惊慌失措的脸色才安定下来,语气仍像惊弓之鸟:“快走,这里不能久留。”

小木柔声道:“你快些躺下养伤,这里没有追兵。”

叶雨看见小木毫发无损,才宽心:“真的没有追兵?”

小木道:“你都昏迷两天了,要有追兵,早就到了。”

叶雨道:“他果然是个守信用的人。”

小木道:“你说谁?”

叶雨道:“杀死将军的人。”

小木惊道:“将军死了?”

叶雨脸上没有表情:“我也差点死了。”

“卫王呢?”

“活着。”

“他会不会再来找我们?”

“一定会。”

小木的脸上多了一层忧郁的神色,叶雨道:“将军让我跟你说声对不起,他很后悔这么做。”

小木道:“这是我欠他的,我不怪他。但他不应该让你去冒险,不应该要挟你。”

“都过去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逼我去杀人了。”叶雨淡淡笑道:“我饿了。”

小木喜道:“你要吃什么?”

“有馒头吗?”

“有,我再熬一锅鸡汤。”

“我能喝点酒吗?”

小木想了想,道:“有一坛做药引子的酒,你有伤,只能喝一点。”

这几个白净的馒头,是叶雨十年来吃过的最干净的馒头,没有污垢,没有鲜血。

他真的饿了,狼吞虎咽吃的很大口,若不是一碗鸡汤下肚,他怕是会噎死。

小木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叶雨摇头道:“我不知道,你呢?”

小木道:“我也不知道。两国大战在即,你应该找个安静的地方,把病养好。”

“曾经有个术士说,我的病活不过三十岁,现在多活了几年,已经赚了。”叶雨道:“我也恨这病,若不是我这病,当年也不会害得你卖身换药。”

小木道:“你还记不记得,那时我曾和你说过,想去看一看草原。”

叶雨点头:“记得。”

小木道:“我们离开卫国,离开许国。我们去塞外,找一片安静的草原,好好医你的病,好不好?”

塞外,草原。

叶雨从不敢奢望那样平静的生活,现在对面的人已经把这生活的钥匙递到了眼前。

小木倒了两杯酒,一杯给叶雨,一杯给自己,道:“如果你愿意,我们就干了这杯酒。”

温润的药酒流过她细嫩的咽喉,她红润,她安静。

她把杯子放下,叶雨还愣神看着自己,便道:“你不愿意?”

叶雨连忙摇头:“我只是从不敢想象能与你一起去塞外放牧。”

“我怎么会不愿意呢?”说完这句话,叶雨端起的不是酒杯,而是抱着酒坛,没有一丝犹豫,眼神坚决,毫无保留的仰天豪饮。

“你有伤,怎么能胡乱喝酒?”小木急忙抢过他的酒坛,发现叶雨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这一刻,他不在是个大男人,只是个终于迷途归家的孩子。

他痛哭,但他不再孤独。

迎接他哭声的,是小木脸上两行晶莹通透的泪水,落在杯中,落在他们心里。

迎着烛光,两人相拥而泣,让彼此的眼泪交融一起,彼此心中画出同样一副草原美景。

那是命运第一次对他们温柔相待。

离开前,叶雨跪在汤剑离坟前磕下的头,扬起的纸钱,是他对恩人最后的谢罪,也是对江湖的告别。

山脚下的几个和尚正在做法,吟唱着地藏经,祈福两国的苍生太平。

梵音将一男一女的身影送落夕阳,将他们送出不再留恋的尘世。

塞外一望无际的草原,并不是叶雨的家乡,却胜似家乡。这里没有许国人和卫国人,没有战乱,没有恩怨情仇。只有风吹过牛羊的声音,只有牧民祥和的生老病死。

纵使命运几乎将他们化成灰烬,只要留给他们一丝真情,他们在辞世前仍愿温柔以待。

几十年后,小木亲手将叶雨埋在这片草原下,她的目光并没有离别时本该有的不舍。

因为叶雨离世前许诺过她:来世,我们还能重逢。

相视一笑,叶雨安详离世,仿佛这一生过的不曾有一点波澜。

小木把最后一捧黄土洒下,叶雨脸上仿佛还带着微笑,离别的凄美伴随着他最后的一呼一吸。

几年后,叶雨的坟旁多了另一座矮矮的坟作伴,坟下的人已分不出这究竟是重逢还是离别。

他们用一生的岁月,仍无法说尽重逢与别离之间的苦海。

那一天,下着毛毛细雨。

(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