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雨中江湖 > 正文
第一章:信使
作者:项一洋  |  字数:8533  |  更新时间:2020-07-03 02:22:07 全文阅读

对于刀客而言

刀,不是一种兵器

不是朋友

不是寄托

不是希望

刀是一把尺子

丈量其他生命的同时

别人的尺子也正丈量着自己

暴雨嘶吼,倾泄而下,沉沉的雨滴顺着叶脉轻轻划过,落在泥里,树叶颤抖着沉痛哭泣。

刀客的脚步在华山小道中如岁月般艰难而缓慢的印下一个个脚印,斗笠上滑下的雨水形成一个整齐的水帘。他的全身早已湿透,握刀的右手已冻的发白。

乌云下的华山暗如昼夜,分不清方向,他已迷失许久。

直到他脚上的鞋几乎被泥泞的山路磨破,乌云才稍稍散去,风雨逐渐变得柔顺,雨水从怒击变成亲吻,他摘下斗笠抬头辨了辨方向,眼前只有黑乎乎的一山压一山。

这是他第一次来华山,如果不出问题,解决这件事后,他再也不会踏入这片山林。

冰冷的雨水渗入他的躯体,不仅让他肩上的伤口开始疼痛,刀客的旧疾也复发了。

他弯下腰,剧烈的咳嗽,咳的撕心裂肺,咳出一滩滩浓浓的血水,散发着从胃里带出的恶臭。他抽搐,他无助,他倒了下去。五脏六腑撕心裂肺的疼痛,冷汗顺着他额头上暴起的青经滚滚而下,与这雨水交融,缠绵。

他恨不得给自己一刀以得解脱。

刀客还很年轻,明年不过是他的第二个本命年,强壮的身躯曾经在饥寒交迫中行军三五个月而不觉疲惫,他的刀在千军万马中将敌人的鲜血不择而噬。然而冥冥之中主宰一切的神明在赐予他强壮体魄的同时,也赠予了他永远无法治愈的病。

也许,完成友人在死去前托付给他的事情后,他真的可以找一个安全的地方,静静死去。

那么,在那之前,纵然恶疾蹂躏他生不如死,也不能倒下。

像死蛇一样倒在地上的刀客休息片刻后,他又站起了身子,找到了一个樵夫问路,终于分清了路的方向。

守门的剑童表情如这雨水一样冰冷,问他何事,是烧香祈愿,还是求仙问药。

两个字从刀客苍白的嘴唇里轻轻吐出:“送信。”

他没有把信递给剑童,因为他说这封信必须自己亲自交给掌门人。

事先没有拜帖定见不到掌门。

刀客今却很轻松就见到了。

“是汤剑离汤前辈的信。”剑童把这句话传给掌门人后,先是得到了掌门一个惊讶的表情,又得到了掌门一个“请他进来”的手势。

信笺并没有被淋湿,这封信被两层油纸包着,还裹上了一层丝绸,掌门人接过刀客小心翼翼递上的这封信,沉思了许久。

大殿上鸦雀无声,刀客站在一边盯着掌门人,七八个华山弟子盯着刀客。

半晌,掌门人拆开了信封。

信上的内容并不多,掌门却读了许久许久,脸上露出一种很诡异,很奇怪的表情。

这时,他将信折起,跟刀客说:“是汤剑离的笔迹,我认得。”

刀客回道:“了然。”

“他这封信是什么时候交给你的。”

“他临死前,让我一定要亲自送到华山掌门手中。”

“能为他千里送信,你与他的关系一定不浅。”

“不错。”

“看你只有二十出头,怎会与四十多岁的汤剑离有深交?”

“他有恩与我,曾救我一命。”

“你叫什么?”

“叶雨。”刀客说出这两个字的声音不轻也不重,既不傲慢,也不礼貌。

大殿开始渐渐开始骚动,掌门的脸上也掠过一丝不详的表情,已经在叶雨身上观察许久的大弟子忍不住直接问道:“阁下腰间配着许刀,难不成是从许国来的?来我大卫国境内,莫不是细作?”

兵荒马乱的年代,人人自危。

掌门做了个手势阻止大弟子,不过这的确也是他想问的。

叶雨淡淡说道:“我只是一个信使。”

大弟子怒声说道:“许国践踏我大卫国的疆土,杀我族人,弑我百姓,你知道不知道?”

叶雨回道:“在我许国的家乡,也有卫国留下的恶行。”

华山派毕竟是武林正宗,掌门自持身份,不愿以多欺少,也不愿惹是生非,便挥挥手让叶雨离去。见掌门如此这般,憋了一口气的大弟子也不再说什么。

叶雨不走,除了送信,他还有别的事。

“你的剑,汤大哥说很快,我想看看。”

众人色变。

掌门厌恶的挥挥手道:“你回去吧,想切磋武艺,要先下一封战帖,这是卫国的规矩。”

叶雨道:“我不是卫国人,也不知道有这规矩,我今天既然来了,还请拔剑。”

“放肆!”大弟子的长剑已经出鞘,龙吟声长啸破空,剑尖指向了叶雨:“阁下是来寻仇的?”

叶雨淡淡说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掌门用沉默来默许大弟子的行为,在江湖上,因无礼而人头落地的事很正常,仿佛只要抓住你某句话说的不够恭敬,那么杀你就是理所应当的。

叶雨顺着剑脊望向大弟子,说道:“我要找的人是掌门,不是阁下。”

大弟子冷冷道:“狂妄之徒,掌门岂会与宵小之辈动手。”

要面子的掌门自己心里如明镜一样清楚。

他高高的坐在太师椅上,头发已经有些发白,拼搏了几十年,讲尽了仁义道德,用尽了阴谋诡计,今天才能舒舒服服的坐在华山掌门人的位子上,他的武功可以以一种不丢脸的方式败给江湖上的一流高手,那样输不掉他此刻得到的一切。但他永远不能输给无名小卒,赢了,别人说你欺负后生晚辈,输了,将是晚年最大的耻辱。

他的剑已很久没有为了打倒别人而出鞘,他的剑上钳满了从天下搜罗来的珠宝,早已不再是他年轻时拼杀的工具,已成为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就像他道袍上用金线秀出的花纹,只是告诉别人我现在很满足的佐证。

叶雨不同,他还年轻,没有身份,没有荣耀,他还无畏。

他的刀以一种华山派从来没见过的角度刺来,大弟子愕然的一刹那,手里的剑已经脱手,叶雨冷冰冰的刀削断了他几根头发后,温柔的架在了他脖颈上,轻轻吻了一下。

叶雨的眼神如这刀刃一般冰冷,冷的似乎已将一脸愕然的大弟子杀死。

掌门命令弟子全部退下,拿起佩剑从太师椅上站起,他知道,“切磋”和“寻仇”有时候就是一回事儿,道:“便与你走上几招。”

叶雨道:“你是不是对汤剑离的死有所愧疚。”

汤剑离的死似乎是华山很敏感的话题,每当叶雨说起这个名字,弟子们的神情就会变得很警惕。

掌门抬手阻止正要发作的其它弟子,道:“多说无益,拔刀吧,请。”

他剑上的松纹层层交错,是用上好的精铁锻造百日而成,铸剑的工匠想必也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能手,除了剑鞘上,剑格上也钳着耀眼的珠宝,每天都有专门的弟子,用白布蘸着烈酒将剑身擦拭的一尘不染,散发出一种正大光明的神圣之光,往日里沾染的鲜血早已被时间洗涤干净,这把剑最后一次杀人,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这把剑已成名太久,剑的主人年轻时曾千里追杀恶徒,这些年来大公无私的品德,加上不久前受卫国朝廷的册封,编入军队赐他兵权,华山这一派在江湖上声望顿时大增。

叶雨也拔出了他的刀,他的刀造型有些奇特,这是许国特有的形制,弯如柳叶,刀长二尺七寸。

这柄许刀在卫国人眼里是恶魔的象征,用的烂铁粗糙无比,刀光暗淡无色,没有任何花纹和珠宝点缀修饰,就这样一把无名的刀,能与华山掌门的剑走上几招,已经是三生修来的福气。

可是,只要你细心的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在叶雨的刀上,那些细缝里,那些擦洗不到的血槽和刀格上,粘着洗也也不掉的血迹,这把刀杀的人太多,离现在并不久。

叶雨在许国的军队里做步兵头领时,已不记得这把刀在金戈铁马中究竟斩了多少人,他也从未仔细的去擦拭过这把刀,因为今天擦干净了,明天又将嗜血。

掌门捻起一个剑诀,考虑到对方是后生晚辈,便抬手请他先出手。

华山派的武学以道法为中心,讲究阴阳五行,太极八卦,一招一式飘逸潇洒,阐释宇宙万物的大道,这种精神贯彻了华山派的一切,就连掌门道袍上的金线花纹,其中也必定有阴阳道法的学问。

叶雨只是听说过,并没有见识过,也不知道那把剑的名字,当掌门的长剑破空刺来时,他才领略到其中妙不可言的学问。

华山的剑法与他在战场上遇见的敌人不同,每招每式都英姿飒爽犹酣战,剑风瑟瑟的同时,掌门的呼吸匀称不急,想必他在吐纳方面也下了很多年的功夫。

而叶雨,甚至没有刀法可言,从来没人教过他什么是刀法,战场上更不讲究身法好看不好看,能从尸堆里爬出来的就是好汉。

叶雨避开每一招的动作都显得不太好看,甚至有些狼狈,大殿上的华山弟子都露出了轻蔑的表情,叶雨在地上打了个滚,闪过一招时,甚至能听见有人忍不住发出的轻笑。

他湿漉漉的衣服在地上滚闪时沾满了泥尘,掌门则白衣飘飘的站在原处,那不急不慢的身姿惹得弟子们好不崇拜。

只有掌门他自己发现这其中有些不对劲。

果然,两人又交上手时,掌门才发现,纵然叶雨狼狈不堪,其实自己一点便宜也没占到。

在他独步天下的华山剑法中,仅有的几处破绽只有他自己知道,叶雨既不懂其中的武学,也不懂其中的奥秘,他只是凭着一种杀敌时的直觉,向那套阴阳大道的剑法中猛斩一刀。

钳满珠宝的成名宝剑就在刹那间陨落了,飞出数丈钉入木柱时,就像灿烂的流星融入沉沉黑夜。

大殿上的七八双眼睛里失去了光芒,他们崇拜如神一样的掌门面如死灰,他从不知道失败的感受,现在他感受到了。

叶雨的刀停在掌门心口,掌门的脸上写满了懊悔,他将要重新拼搏数年,换回的荣耀才能让世人忘却今日败给无名小卒的耻辱。

“阁下师傅是谁?何门何派?”

“我没有师傅。”

“莫打诳语,没有人教,怎么可能练成打败我的刀法。”

“沙场斩卫国人无数,算不算。”

“年轻人好大的口气。”

叶雨不懂每招每式的道理,不懂阴阳八卦的玄学,他在沙场学到的,仅仅是如何保命,如何用刀杀死敌人。

掌门的脸色十分难看,他嘴上还是说道:“开天窗说亮话,你是不是替汤剑离来报仇的。”

“我若真想寻仇,这一刀早已刺穿你的心脏。”他收回了刀,说出了这句话。

叶雨离开华山时最后对掌门说了一句话:“他死前对你们若有只言片语的杀意,天涯海角,我都会诛杀你。”

汤剑离并不是带着恨意闭眼的,他死时很安详。

叶雨走的很快,生怕随时会生出杀念,他的刀已杀惯了人,这一路上他不止一次动过杀意,武林正宗的那套点到为止他并不擅长。他更怕当着别人的面会疾病发作而失去尊严。

被他深深克制着的杀意不仅仅是汤剑离死去前的眼神,因为那双眼睛没有看到在他自己死去后,他宅院里发生的那一幕人间惨剧。

那几个柔弱的女人和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一条条生命在叶雨的脑海里掠过,他努力不让自己不去回忆这些,他的路途还剩下很多,事情还没有完结。

雨停了,叶雨摘下了斗笠,朝气蓬勃的泥土里钻出了新的生命,小花小草迎风而立。

如果轮回真的存在,那么,它们接受雨水和春风的抚慰并不是为了快些长大,是为快些死亡,好让自己的生命重新投胎进入轮回。

下山时叶雨又碰见了那个指路的樵夫,樵夫远远的招手,以为他是去华山的道观还愿,便问他是否还愿了。

叶雨回答还愿了,华山派很文明,比至少比丐帮文明。

叶雨至今搞不明白,为什么一群要饭对叫花子凑到一起,怎么就敢号称天下第一大帮。

一群饭都吃不饱的却人心怀天下,仿佛这乱世靠要饭就能救赎,这多少有些荒诞。

丐帮帮主从叶雨手上接过那封信时,从他难看的脸色里能看出他并不喜欢汤剑离这个人,他忍不住按了按肩膀上隐隐作痛的伤口。

不识字的帮主把信递给了旁边的一位长老。这不怪他,整个丐帮认识字的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如果识字,或是会一门手艺,也不至于四处讨饭流浪。

流浪的乞丐并不可怕,可是当成千上万的乞丐聚在一起,高喊聚义的口号时,这支乌合之众便值得重视了。

长老读过信后,把嘴凑到帮主的耳边轻轻转述。

帮主的脸色越发难看,听完后一把抢过信件,三下五下撕了粉碎,愤怒的扔在眼前的叶雨身上。

叶雨并不发怒,幽幽道:“肩上的伤口可好些了?”

这话不是问候,是赤裸裸的挑衅,因为那是被汤剑离打伤的。

帮主怒了,道:“你是汤剑离的什么人?”

叶雨道:“朋友,信使。”

“你叫什么?什么来历?”

“叶雨。”

帮主看着他手里许国造型的刀冷笑:“好大的胆,许国人竟在我大卫行走,不怕死么?”

叶雨道:“不怕。”

帮主怒的从地上坐了起来:“反贼!我丐帮现有兵权,随时可以将你碎尸万段。”

叶雨鄙夷的说到:“受了招安,小人得志,我区区一条小命,用不着拿兵权吓唬我。”

帮主气得脸红,问道:“想必你带着不止一封信吧?”

“四封。”

“我这是第一封?”

“第二封。”

“第一封你送到了哪?”

“华山。”

“下一封你去送给谁?”

“黑苗寨。”

“你果然是来替汤剑离报仇的。”

“我不是。”

“把信都留下,你活着离开。”

“我不留。”

帮主欣赏他的胆量:“有这份胆色,在许国安身立命多好,何必来卫国摊这趟浑水,结交汤剑离这等忤逆之辈。”

叶雨道:“你说什么?”

帮主道:“我说你不必来卫国惹事。”

叶雨道:“你说汤剑离是什么?”

帮主道:“我说他是忤逆之辈。”

叶雨道:“不愿做卫国的走狗,便是忤逆?”

被他骂成走狗,帮主怒火中烧:“取我打狗棒来!”

叶雨等的就是这个,他的恨一直无处可泄。

那是一根碧绿色的棍棒,玉石雕成,深深的墨绿色,不知是玉石本色,还是叫花子们常年累积的污浊之物。

这是丐帮的信物。

帮主接过这根棒子后,整个人顿时精神大振,他和丐帮其他的叫花子一样,饿的消瘦如柴,皮包骨头,衣服稍微干净一些是他和其他叫花子唯一的区别。

“你既然带着刀,想必武功也是非凡,敬你是条好汉,我跟你一对一,绝不会以多欺少,丐帮一向很公正。”帮主一边说一边打手势让身边的叫花子们退开,道:“但是丑话说在前头,我这打狗棒要是失了手,把你打残打废甚至打死,只能怪你技不如人。”

叶雨不讨厌这种公正,但帮主的肩膀上有伤,这不公平。

他拔出刀,在自己的肩膀上使劲一抹,瞬间,鲜血涌出划破的衣服,顺着刀刃滚滚而下:“我也公正。”

帮主圆滚滚的眼珠子瞪如灯笼,心里犹然生出敬意。

打狗棒挥动起来时尘土卷绕,这套棒法独步武林,也不知打伤了多少英雄,打死了多少恶犬。

只可惜这套棒法的名字叫做打狗棒法,只会打狗,不会打人。叶雨的刀虽没有名号,至少杀人,不曾杀狗。

刀光闪过,江湖上威名赫赫的打狗棒就飞了出去,刀刃稳稳停在帮主的天灵盖上,只要再往下一寸,就能要他性命。

帮主恐惧的刹那,刀却收了回去,随即自己肩膀上的伤口被叶雨狠狠切了一掌,他整个人都软了下去,疼的冷汗滚滚而下。

“你不该说汤老哥忤逆。”切在帮主身上的那一掌就是为了强调这一点,叶雨收回刀,正要走,帮主的话又让他停下了脚步:“你真不是来报仇的?”

叶雨道:“我说了,不是。”

帮主道:“那你究竟来此作甚?”

“送信。”

叶雨走的时候很匆忙,因为他刚跨出大门,帮主就下令让人围住他,一定不能让他这么轻松的就离开。等那群蓬头垢面的叫花子闻令围堵过来时,叶雨已不见了踪影。

从这里到黑苗寨要十天的路程,叶雨一路走走停停,中间吐了几次血,甚至昏迷过两次,这段路他十四天才走到。

他一直在思考,汤剑离死去时看待人间的眼神,是不是太过于温和了。

对于叶雨而言,汤剑离不仅是他敬重的人,还救过他的命。

那是一个秋天,叶雨带着病从许国流浪到卫国,这段逃亡的路把他折磨的遍体鳞伤。直到他盘缠散尽开始讨饭,他终于在一个饥寒交迫的夜晚饿倒在了路上。

行人匆匆,兵荒马乱的时代视生命如草芥,若不是那晚汤剑离刚好从这里路过,叶雨也许真的就活不成了。

汤剑离那天没有带着随从,是他亲自背着叶雨回去的。他把叶雨安置在耳房,那天夜里叶雨好几次醒来,干净的床榻被他咳出的血水弄的又脏又臭。

汤剑离命人换了床单被褥,第二天请了附近著名的郎中为他瞧病。

叶雨这条命算是保住了,他视汤剑离为恩人,在汤剑离连忙摇手扶他起来的尴尬中,感激的磕了一个响头。

直到他问起汤剑离:“我是许国人,你为什么救我。”

汤剑离说:“都是人命。”

“天下那么多人要救,偏偏救了我。”

“能救一个便救一个,总不能让你饿死在路边吧?”

自那以后,叶雨对汤剑离就有了一种如同宗教一般的崇拜。

汤剑离告诉叶雨,自己经营的汤氏镖局在卫国威名赫赫,他把自己这家镖局的荣耀,一点一点的告诉躺在病床上的叶雨。

叶雨致死都不能相信,这样一个人格伟大的仁义君子,最后会落到那么悲情的下场。

在那个春风绵绵的午后,汤剑离死前的最后一刻,他只让叶雨陪着自己,叶雨是他死后唯一可以托付和信任的人。

桌上摆着一把剑,叶雨觉得有些奇怪,汤氏镖局没人使剑,汤剑离甚至不太喜欢剑,但这里为什么会有一把剑呢?叶雨感觉到一丝不详的预感。

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汤剑离精力充沛的嗓门变得有些低沉:“你应该知道,自刎,是我唯一的选择。”

“我不知道。”

“如果我不死,华山和丐帮那些人是不会放过我家人的。”

“他们是名门正派,不至于连女人和孩子都不会放过。”

“那黑苗寨呢?他们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土匪。”

“我们逃吧,天下这么大,他们找不到我们。”

“只要我活着,他们就会找,他们是受了卫国朝廷招安的人,许卫二国正值交战时期,到处是官兵和探子,我们能逃到哪里?”

“只要我们逃到一个足够隐秘的地方,没人会发现的。”

“我这八个老婆,三个孩子,加到一起十几个人,目标太大,藏不住的。七姨太和八姨太还怀着身孕,眼看下个月就要生了。我不想让然他们活的暗无天日,提心吊胆。”

“那你自刎又能解决什么问题?”

“他们的目标是我,和我的家人无关,只要我死了,镖局散了,他们就会各回各位,卫国再无汤剑离,再无因镖局而生的恩怨。”

“镖局是你一辈子的心血,你怎能忍心?”

“这和我老婆孩子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我早料到有今日的结局。我已经摘下汤氏镖局的招牌,镖师和趟子手们已经被我遣散了,他们都是和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我不想让他们卷进来。”

“他们走的心安理得?”

“他们也有家室,不得不走,况且我还告诉他们,谁要是敢不走,我汤剑离就不再认他们做兄弟。”

“那么我呢 ?”

“我比你大二十多岁,我们却情同手足。你很善良,干干净净,你现在是我唯一值得信任和托付的人。”

“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

汤剑离递过来四封信,道:“我死后,把这几封信交给华山,少林,丐帮和黑苗寨,记住,一定要亲自交到他们掌门的手上。这很重要,千万不能落入其他人手里。”

叶雨道:“是他们害得你成这样,你还给他们写什么信?”

“各为其主,不怪他们。”汤剑离说道:“镖局这些年积攒的财富一大半都分给了弟兄们做遣散,还有一半剩下的交给你,嫂夫人们和孩子就托付给你了。”

“你让我带着嫂子们走?”

“我活着的时候,她们是汤剑离的夫人,只要我一死,她们就变成了几个普通寡妇,过不了多久就会被世人遗忘,那时候她们就真的安全了。”

做过雄鹰的男人,学不会变成犬儒。

汤剑离死的时候很安详,仿佛一点痛苦都没有,剑离剑离,他一生都不曾使剑,最后却用剑让自己离开了人世。他离去前的眼神,如同他刚来到这世上,哭声停止时那般安静,他最后吩咐叶雨,他的死是自己选择的,不是别人逼迫他的,送信给那些掌门或帮主时,不要滋事,不要找他们寻仇,带着宽恕的心,去结束汤剑离这一生的恩怨情仇,佛祖才会在冥冥之中保佑他留在世上的八个女人和几个孩子。

汤剑离大丧那天,阳光很毒很烈,灵堂上哀嚎痛哭,他的八个老婆和孩子在哀乐里撕心裂肺,他们唯一的依靠就这么突然走了。

叶雨跪在灵堂前很平静,没有流泪也没有过激,他用坚强把泪水流在了心里,以此给这些女人和孩子们一些信心。

叶雨在灵堂前咳血晕厥过去时,已经在地上跪了两个半时辰,他一天未曾进食,难以名状的悲痛如一根看不见的铁棍,将他狠狠的打到在地。

几个女人手忙脚乱将他抬进后堂,她们真的乱了阵脚。

苍白的灵堂上,那一滩叶雨留下的血水格外扎眼,就在女人们清理的时候,几个不速之客便闯了进来,就好像事先约好了一样。

华山掌门,少林方丈,丐帮帮主和黑苗寨寨主都各自带着人前来吊唁。

遵从汤剑离死前的吩咐,他的尸体摆在灵堂中间,不要管什么死者为大和一些狗屁的忌讳,他们如果想靠前仔细端详尸体,就让他们看,让他们看的明明白白,千万不要阻止。

果然,华山掌门上前仔细查看,生怕汤剑离没死透或者诈死。汤剑离的考虑并不无道理,只有让他们完全相信自己真的死了,死的彻彻底底,汤氏镖局在江湖上真的不存在了,这场恩怨才能了结。

几个女人不知道自己的丈夫跟这些名门正派究竟有什么纷争,只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因这些人而死,还知道这些人受了朝廷的诏安,各个封官加爵。她们泡在泪水里的双眼不安的看着一个陌生人摆弄自己已死去的丈夫,她们恨这些人,却又无能为力。

除了华山掌门,丐帮帮主的行为也让她们感觉愤恨,这些叫花子哪里是把这里当做大丧的灵堂,分明把这当做了喜事,把白花当做了红花。他们就像一群饿死鬼投胎,围坐在给唁客们准备的饭桌前,吃起酒菜来一点都不客气,大声喧哗,一点都不懂礼数。

倒是少林的方丈看起来很和蔼可亲,说了几句安慰的话,经过大夫人的同意后,便带着弟子们给死者念起了超度的经文。

汤剑离的判断并没有错,在他活着的时候,这八个女人的身份是汤夫人,他死去后,这些人女人就成了不值一提的寡妇,他实在是低估了黑苗寨寨主的色心色胆。

黑苗寨主的恶行中,做的最极致的就是采花,也不知伤害了多少良家妇女,下至还未发育成熟的少女,上至步入中年的美妇,他都可以通吃,甚至有人说他连母猪都试过。

这八个披麻戴孝的女人虽然素颜,可那楚楚惹人怜爱的眼泪,是个男人就会想要保护她们,她们并不老,八姨太今年不过才十七岁。知晓汤剑离已死,寨主脸上原本挂着“大仇得报”的快意,看见这八个女人后瞬间荡然无存。

“嫂子们,还请节哀,你们还得继续活下去,如果不嫌弃,可以来我的寨子里住,我一定待你们如亲嫂子一般。”他说这句话时的表情,几乎浓缩了天底下所有嫖客的欲望,当年他的亲嫂子,就是被他奸污后含恨自尽的。

如果此刻叶雨在,一定会把他按在地上,一拳一拳把他的牙一颗颗打落。

可惜叶雨不在,几个女人和孩子吓的哭声都停了,最后还是掌门打的圆场,替她们说了几句话,黑苗寨寨主才放弃了这个念头。

寨主无理的举动是叶雨后来听嫂子们说起才知道的,现在想起来,他仍然恨的咬牙切齿。如果寨主不是土匪强盗,如果能讲道理一些,仗义一些,也许汤剑离就不必自刎。

想起这些种种,叶雨忍不住摸了摸身上的信,他已经决定,送信时,只要寨主胆敢有只言片语的不敬,就一刀要了他狗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