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闹剧
作者:祁生山木  |  字数:2012  |  更新时间:2020-10-26 22:49:01 全文阅读

毕竟村长和他们打过招呼,看在村长的面子上,他只是态度比较冷淡而已,

刘书觉得眼前的人有些面熟,今天早上他见到过这个人,当时阿融去打梦玉的时候,面前的这个男人似乎有去拉架,

“我记得你……”刘书略微想了一下,

“你是那个……你是叫……苡仁吧?”

苡仁撇了刘书一眼,没有回答刘书的问题,他只是冷冷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们是出于什么目的进村,我也不知道淼村长为什么让你们进村,不过阿水和我提过,他说你们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我奉劝你们还是早点离开吧,闹鬼什么的,都是无稽之谈,而且我们村民风淳朴,真出了点什么事……!”

苡仁说着就要走,他忽然想到什么,又转过头来,

“等等……你们来阿融这干嘛?”

“阿弥陀佛,贫僧几人来借住一晚。”唐檀回道。

听到这话,苡仁顿时勃然大怒,

“好秃驴!你们算什么东西!居然要去和阿融一起住?”

“施主,秃……”唐檀的话被刘书打断,

“你这什么态度?”刘书也恼怒了:“我们就敢了又怎么样?阿融是你什么人,你管得着吗?”

“她是我什么人?她是我未婚妻!”苡仁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凑的很近,恶狠狠的盯着刘书,

“你们给我立刻滚出村子!不然,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泡酒!”

“施主切莫动怒……”唐檀走前两步,开口,

“去你的!”苡仁怒上心头,猛的一拳就要打过去,然而刘书却一把抓住他的拳头,

“你要动手?”

“你……”苡仁还想再说什么,忽然,他看到了不远处跑来的两个人,于是挣脱了被刘书抓着的手,开口喊道,

“合水哥,瑚水姐!”

来人是淼村长家的淼合水和淼瑚水。

“阿仁你做什么啊,”

淼瑚水刚才就看到苡仁要动手,连忙上前劝阻:“这,这样不好啦,苡仁……”

“瑚水姐,你我都是和阿融一起长大的,你说,难道我放任这群来历不明的人住到阿融家去?我对阿融的感情,你是知道的!”

淼瑚水点点头,说:“我知道啊,所以才赶来这看看的。”随后她看向唐檀,说:“唐大师,刘先生,安小姐,你们走吧,”

“村子里的人都不欢迎你们,”

“谁说的?我就很欢迎他们。”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大家把目光都转向了同一个人――阿融,

她冷冷地看着苡仁,说:“苡仁,谁是你的未婚妻?”

“阿……阿融,你听我说,这三个人绝对不怀好意……”

“那也比你强!”阿融根本不正眼看他,她看着唐檀三人,

“别在意,你们跟我来吧。”

忍无可忍的苡仁立即一把抓住阿融的手,说:“阿融!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我不是你的什么未婚妻,也不会嫁给你!你是怎么对雪晴姐姐的,我记得清清楚楚!”

接着她还把目光看向淼合水和淼瑚水,说:“你们两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阿水,你曾经想要强暴雪晴姐姐对吧?”

阿水顿时脸色煞白,怒道:“你……你别血口喷人!”

“我知道的!你对雪晴姐姐说,反正她也是她母亲红杏出墙生的贱种,骨子里也一定流着放荡的血,那一次……你把她压倒树丛下强行要对她施暴,如果不是有人恰好经过那,雪晴姐姐她……”

阿水忙辩解道:“她,她胡说!你们别相信她!淼瑚水,你,你相信哥哥的对吧?”

“还有你,淼瑚水!”阿融冷冷地指着她说:“你虽然没有直接对雪晴姐姐做什么,可是,你也是和她一起从小玩到大的,她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你始终袖手旁观,她母亲去世的时候,你也没来慰问过她!”

“阿融,我……我……”淼瑚水似乎想辩解什么,可什么也说不出来。

唐檀看着这一幕,心想:这个阿融对雪晴的感情还真不是一般的深,甚至是一种刻骨铭心的感情了。

“阿水,”苡仁也是惊诧地问:“你不至于吧?那种事情,你,你真做了?你疯了你!”

“不是我!”阿水还是不死心地辩解:“阿融的话,你信?她还说雪晴的阴魂不散要找我们报仇,难道你也信?”

“我和你从小光着屁股玩到大的,你说的话是真是假我看不出来?”苡仁接着不再理会他,继续对阿融说:“阿融……好,我知道了。以后,不,不用以后了,今天不是雪晴的祭曰吗?我会和你去拜祭她,我为我做的错事向她忏悔,好不好?请你别这样!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阿融却是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说:“你喜欢我?好,那证明给我看。”

“证明?怎么证明?”

她指着远处山边的瀑布,说:“你,从那上面跳下去,哦,别忘记先把你的眼球扣掉给我,你那样做,我就相信你的确是喜欢我的。”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味道。而且,双眼,变得充满怨毒和残忍!

“阿融……”苡仁也被她这目光看得有些害怕,说:“你……你不是说真的吧?”

“不去跳吗?那,只扣掉眼球也行。做不到的话,就别说喜欢我。”

阿融这番冰冷的怨恨目光,让刘书等人都是不寒而栗。

唐檀对此倒是看得开,畸形了而已,虽然任务进度很慢,可之前积累的功德能够在这个世界至少待上一周,不急不急,

等他找到“源灵”,出手度化一下就行,

出家人嘛,慈悲为怀。

……

同一时间,梦玉踉踉跄跄的回了家中,

“我,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梦玉倚靠着门,回忆着刚才那一幕,依旧惊魂未定,

这时候,里屋传来丈夫的声音:“怎么了?丢了魂了?”

她挣扎着站起来,走进里屋,对正在房间里坐着的丈夫说:“喂……我说,我们,去给雪晴烧点纸钱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