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自求吾道 > 第一卷 江湖路
序章
作者:秦洛歌  |  字数:4751  |  更新时间:2020-07-02 10:21:57 全文阅读

序幕

四方幽静,极难胜地古殿内室中,一连串古币与龟甲的撞击声蓦然响起。连贯柔和的声响似在倾诉其主人的无尽忧思,而这份忧思则在一只光洁细长的手掌停下的一刻归于平静。

“当真是无解么?”座上之人看着身前竖立于卦盘中的三枚古币,无奈叹道。此术名曰“六爻卜术”,以三枚古币放于火漆龟甲之中,双手紧扣,思其所测之事,合掌摇晃后放于卦盘之中,掷六次而成卦。但这六次的结果,皆是古币竖立,呈六爻卜术中禁忌之象——离心向天不可测。

座上之人放下手中火漆龟甲,刚一离手,那只龟甲就似受到不可承受之力,自一道细纹开始不断延伸开裂,最终竟化作了片片飞灰。而桌上的卦盘也已遍布细纹,顷刻间碎裂崩开。唯独那三枚古币安静地竖立在那,无论是龟甲化灰还是卦盘崩碎,都对其没有任何影响,就像是在昭示着卦象的结局无法撼动一般。

座上之人冷眸微凝,一股皇者威压自内室瞬间弥漫至整座古殿之中。殿中众人顿时为之一窒,脑海中尽皆涌现出一人身影:“极难胜皇!”

内室之外分立二人觉内室异样,俯首作揖道:“师尊?”

极难胜皇右手轻挥,内室石门应声而开,那道皇者威压也似潮水回流,收势而归。

“进来吧。”极难胜皇略带疲倦地说道,方才的六爻卜术耗费了他颇多心神,想来若不是他以法力加持,从最后的结果来看,此次六爻卜术能否施展完全还当两说。

室外二人闻声进入,见室内情景,不禁面色大讶。其中一人黑袍加身,剑眉星目间透着一股浓重的杀伐之气,此人正是极难胜皇座下大弟子霍灸,他直言道:“师尊,此番中央钧天联合东方苍天、西南朱天,以三君临地之姿欲灭我极难胜地,但我极难胜地又岂是易与之辈。天意若此,我们自当以力抗天。”

王座之上,极难胜皇并未回他,而是看着另一个弟子道:“戌儿,你以为呢?”

白袍之人苦笑回道:“若只是两大天君,我们尚有一战之力,但此次钧天君不知以何种代价请得另外两大天君。唉,三君临地,我们根本没有应对之法。若不是有必胜之心,钧天君也不会有恃无恐地放出一月之期。”

霍灸闻言冷声道:“依安师弟之言,我们是否在此引颈就戮即可?”

“师兄,师弟只是就事论事,极难胜地只有师尊一人跨入道成境,你我二人在从圣境已停滞千年之久,此战我们绝无胜算。为今之计,只有……”白袍之人似不忍道,“只有布下血灵锁境阵,方有机会抵御这次三君临地之危。”

听到血灵锁境阵,纵是霍灸亦难掩震惊之色,质问道:“安戌,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安戌点头无奈道:“我明白,此阵乃是极难胜地自古传承下来的护境大阵,但此阵需在极难胜地七十二处龙脉布下阵眼,更是要以这七十二处龙脉上数以百亿计的生灵为献祭。此乃保境护界之阵,亦是杀人诛心之阵!”

霍灸还欲言辞,极难胜皇阻止道:“罢了,想我郗汲继任极难胜皇之位万余载,大小之战不计其数。最后竟要牺牲极难胜地的子民方可保一时安宁。你们先下去吧,为师想最后再测一次。”

“师尊,岐山龟甲与星罗卦盘尽皆损毁,您如何再测?”安戌疑惑道。

极难胜皇看向桌上三枚古币,三枚古币自行来到其身前,极难胜皇伸出双手道:“就以为师数万年修为,行梦逆因果之术,探此次极难胜地之危局。”

“万万不可!”霍灸与安戌同时跪地劝道。

安戌看着那三枚古币道:“我知师尊仁慈,不想以百亿计生灵为代价。但师尊也说过,您尚未参透‘迷仙引’之奥秘,这梦逆因果之术虽可逆推形成所要结果的条件,却极易迷失于其中。以师尊之修为,上次尚困在其中八百多年。恐怕……”

极难胜皇打断道:“我意已决,退下吧。”说罢,一股劲风略过,跪在地上的霍灸和安戌已然出现在了内室之外,而内室的石门也应声关闭。

霍灸与安戌互看一眼,霍灸道:“离大战之期还有二十余日,我要去其他九地一寻帮手。”虽知前途渺茫,三君临地,又有多少人愿意以卵击石,但霍灸还是想试试,哪怕有一丝助力,他都不想放过。

安戌道:“以防不时之需,那七十二处龙脉阵眼,我亲自去布置。”

霍灸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师兄弟二人抱拳分别,各自动身。

内室之中,极难胜皇盘膝而坐,看着那三枚悬于身前的古币道:“来吧。”

三枚古币中印有古朴文字的“迷”“仙”二枚古币分别从极难胜皇的左右手掌贯体而入,而最后一枚“引”字古币则由其眉心处缓缓进入。待“迷仙引”完全入体之后,极难胜皇双眼慢慢闭上,整个人仿佛沉沉睡去了。

极难胜地,大战前日。

霍灸与安戌各自回到极难胜殿,霍灸的左脸多出了两道爪形伤疤,而安戌那一身白衣更是有些破烂了。

安戌问道:“师兄这是?”

霍灸笑道:“途经离垢地遇到了几个不开眼的老家伙,打了一架。师弟你这是?”

安戌回道:“那七十二处龙脉皆是极佳的修炼之地,其中更是有好几个道友占着,让他们迁出来着实费了不少力。”

这师兄弟二人说的轻描淡写,可其中凶险可想而知,但他们如今更在意的还是内室之中的师尊。

“嗯?焰慧皇来了。”内室之中发出一道苍老的声音。

霍灸和安戌听出内室之中的声音并不是他们师尊,诧异向前道:“你是何人!”

他们身后由霍灸请来的焰慧皇则是叹道:“郗汲兄,你这又是何苦。”

听到焰慧皇对里面之人称之为郗汲兄,霍灸和安戌心中疑虑并未减少半分。

石门开启,映入他们眼中的更像是一个迟暮的老者,原本漆黑的长发已是片片银丝,而那张饱满温润的脸也开始褶皱老去,唯有那一身皇者气势让众人确信这就是极难胜皇。

“哈哈,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反倒是极难胜皇自己笑了起来。

霍灸强忍心中悲痛,喊道:“师尊!”

极难胜皇抚慰道:“傻孩子,师尊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一切都是值得的。只是今后,要苦了你和安戌了。极难胜地需要你们来守护一段日子。”

霍灸和安戌不懂其中之意,只听焰慧皇道:“你去了那里?”

极难胜皇点了点头道:“嗯,原本可以不用这副样子的,可为了确认一些事情,又耗费了几千年光阴,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

听到极难胜皇再次强调一切都是值得的,焰慧皇摇了摇头道:“郗汲兄,你……”

极难胜皇感激道:“焰慧皇,此次相助之情极难胜地会永远记得。但钧天君既能请动另外两大天君,此行结局已然注定。不过这些还只是其次,我有一事相求于焰慧皇。”

焰慧皇道:“请说。”

极难胜皇道:“我将不久于人世……”

此言一出,不光是霍灸与安戌,就连焰慧皇脸色也是一变,他脑中闪过了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出言道:“郗汲兄,你莫要执着!”

“执着么?可若不是因为这份执着,我也不会是如今的极难胜皇。”极难胜皇知道焰慧皇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想法,苦笑道,“想来我们那时候还都不是人皇天君,尚还是人们口中九天十地的旷世奇才,可为什么后面会越走越远,远到心镜成了恨我入骨的钧天君,远到刑逡成了与我敌对的离垢皇。哈哈,一定是我做人太失败。”

焰慧皇冷哼一声道:“刑逡为人本就狭隘偏激,当初试炼之地之行若不是你一再相救,他现在恐怕尸骨都化成灰了。至于钧心境……”以焰慧皇如此直爽的性子也只有摇头一叹。

霍灸安戌尚是首次听闻人皇天君间的恩怨,心中震惊不已。

极难胜皇亦叹道:“缘起缘灭,一切皆缘。焰慧皇,望你在我走后能帮我传出一个消息。极难胜境三百年一开,一切从圣境以下之人皆可闯此秘境。凡能通过秘境者,不管是十地之人也好,九天之人也罢,可得吾之胜皇刀,成我郗汲之三弟子。赐吾毕生鸿蒙气运,尊极难胜皇!”

“什么!”焰慧皇大惊道,“十地之人就算了,何以九天之人亦可!”

极难胜皇坚定道:“你我皆知极难胜地本就是异数所在,所以我需要另一个异数来守护它!”

焰慧皇转念一想,点头答应道:“好!”

翌日初晨,天晴微风。

晌午,风停云聚,三股肃杀之气自天际弥漫至整个极难胜地。

极难胜皇自打坐中睁开双眼道:“来了。”其立身而起,负手望天,如一道长虹般飞驰而出。霍灸安戌当即跟上,身后一众极难胜地高手更是一应而出。

天空之上,三大天君望着来人内心疑惑,位于中央的钧天君凝眉冷对道:“郗汲?”

极难胜皇淡淡道:“好久不见。”

见对方回应,钧天君内心疑惑不减反增,但今日杀局结果早已注定。钧天君力排心中疑惑道:“不管你为何弄成这副样子,今日你必死无疑。”

极难胜皇笑道:“我今日确实必死无疑,但在临死之前,我要送三位一份礼物。”说罢,在三大天君莫名之时,“迷仙引”自极难胜皇手中一挥而出。三大天君万万没有想到极难胜皇会先发制人,待各自运功相抗时,三枚古币在他们面前径自停住,像是选择好了自己的主人一般。

朱天君看清来物,惊颤道:“是当年试炼之地顶层至宝‘迷仙引’!”

苍天君亦是眉头紧锁,他凝视着停留在身前的“迷”字古币,似在深思。

唯有钧天君不假思索地一把抓过身前的“仙”字古币,握在手中,仿佛洞悉一切。见钧天君动手,朱天君立刻将身前的“引”字古币收下。苍

天君看了二人一眼,又望向苍老的极难胜皇,他始终有一种被人请君入瓮的感觉。但现在别无他法,他只有收下这“迷”字古币,日后再论了。

见三大天君收下“迷仙引”,极难胜皇笑了,畅快大笑:“哈哈哈哈哈……”

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与人相谈,只听极难胜皇道:“答应你的两件事我做完了第一件。现在是第二件,你一定要有足够的耐心!一定要等到那个答案!这是你答应我的!”

极难胜皇神情肃然,他看着身后众人,轻吐二字:“多谢!”

说完,极难胜皇周身光芒暴涨,全身修为更是不断提升攀至巅峰。极难胜地七十二处龙脉受感而动,灵气喷薄激出,化作一道道灵泉气流直向极难胜皇飞来。

极难胜皇这一系列举动让朱天君猛提法力戒备,暗骂道:“极难胜皇真是疯了,居然要自爆!”

唯有钧天君与苍天君凝神而立,虽想阻止,却已是来不及了。他们知道这并非自爆,而是兵解之象。

战场外的焰慧皇双目垂泪道:“郗汲兄!”

霍灸安戌亦明白他们师尊为何会说自己必死了。极难胜皇以道成境修为兵解,元神化作无穷灵力抵去那百亿计生灵之献祭,甘愿以身死道消的代价力保极难胜地。

极难胜皇的肉身难以承受地崩溃飞散,而庞大无匹的元神灵力成了此间另一个太阳。

“阵——开!”极难胜皇元神之音响彻天地。七十二处龙脉灵力自极难胜皇元神穿透而过,带着其道成境修为分化而出,如一颗颗璀璨流星般分回极难胜地阵眼之处。一个以极难胜皇元神为中心扩散而出的金芒大阵轰然而出,原本还在天空之上的三大天君及身后势力被硬生生地向后隔开万里有余。

“这金芒是鸿蒙之气!此阵也并非血灵锁境阵,而是传说中的道灵护境阵!”苍天君脸上首次显现惊讶之色。

钧天君冷冷道:“道化鸿蒙,道化鸿蒙!居然看到了道成境之后的方向,就是不知郗汲是兵解之后才有的领悟,还是兵解之前。若是之后倒还好,可若是之前,那到底是什么让他甘愿以自身兵解守护这极难胜地。”

朱天君擦了擦额头汗水,道:“这极难胜皇就是个疯子!还好先前我们拿到了‘迷仙引’,他也死了,此行结果倒是不错。”

钧天君不置可否地看了看朱天君,转而向苍天君问道:“苍天君乃是阵法大家,不知此阵可维持多久?”

苍天君闻言右手提掌,以自身七成法力挥掌而出。一掌重击在道灵护境阵上,大阵微微一颤,掌劲却似泥牛入海,片刻就化为无形。苍天君内心再叹:“好一个极难胜皇,好一个道灵护境阵。”

苍天君回道:“如果以我三人之力日夜不停攻击,怕是需要数百年不止。若是待阵法自行消散,则需要万年有余。”

钧天君皱眉道:“万年?”

“确实如此。”苍天君顿了顿道,“不过还是另有他法的,现在的极难胜地堪称九天十地最佳的修炼之地。只要有人在极难胜地破境升修,此阵法的效用就会随之减弱。升的修为越高,效用减弱的速度就会越快。郗汲此举的目的,是想有一个新的极难胜皇出现。”

钧天君心有不甘地看向极难胜地,正好与霍灸安戌目光相对。钧天君冷笑道:“你们几个就给我好好地缩在极难胜地,待我等再来之日,定是你极难胜地覆灭之时!”说完,三大天君及其身后势力身影各自消散。

霍灸和安戌互望一眼,想到师尊的嘱托,亦看出对方眼中的坚决。

待一切落幕,极难胜皇陨落,极难胜境再开的消息也跟着传出,一个新的时代正在逐渐拉开序幕。

而在这新时代序幕开启的一旁,一个黑影望着极难胜皇兵解道消的地方轻声道:“我期待你给我的答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