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仙王之境之战篇 > 第一卷 悠然入梦
第二章 四兄弟
作者:南海来使  |  字数:3703  |  更新时间:2020-07-02 15:08:29 全文阅读

第二天,映冲直到晌午才醒来,他又来到了那片桦树林,想要见到壁溪。他一个人来到这里,周围一片安静,他手里拿着花生,一边吃着,一边观察着树林里的一切。

突然,几个人来到了树林,为头的是一个穿红色衣服的男子,他的一只眼睛瞎了,跟来的有三人,其中就有昨日的那个黑衣男子,红衣男子问:“是他吗?”

接着,黑衣男子点了点头,很是肯定,而且十分气恨。

红衣男子立刻五指成爪,飞快的向着没有防备的映冲抓来,映冲急忙扔了花生,逃命不迭,他的样子像是受了惊的小鸟,张开了双手慌不择路,看的其他三人,大笑起来。

红衣男子很快就抓到他了,他的手劲特别的大,仿佛是铁爪一般,映冲吃痛不过,抱住了头,蜷着身子。

“住手,李独照,你竟然敢趁师傅不在,在这里杀人?”

说话的是个稚嫩的少年,映冲转头看去,发觉来了三个高大的少年,三人皆是和自己一般的年纪,生的剑眉星目,十分英气,其中说话的走在最前头,是三人里比较特殊的,因为生的很像女孩子,太漂亮了。

“我们是梵音阁壁溪的弟子,师尘,央辰,古羽,李独照,你今天跑不掉了。”

那个像女孩子的叫古羽,其他二人一个叫师尘,一个叫央辰。

话尚未说完,师尘就首当其冲,向着红衣男子,也就他们口中的李独照飞奔而来,跃上的他的身后,伸手扣住了他的脖子,使劲用力一扳,将李独照整个人提起,狠狠摔在地上,然后用脚踩在他的胸口,低头看着他。

古羽和央辰纷纷围过去,想看一看他的狼狈样,接着,看到李独照满面灰尘的样子,三人忍不住大笑起来。

“少年,他要杀你,你就不想羞辱羞辱他?”师尘回头对映冲说道。

映冲反应过来,从兜子里抓出一把花生,他准备塞李独照一嘴的花生,直到他说不出话。

跟着李独照一起来的那三人,早就吓得魂飞魄散,站在一旁,准备逃走,但是因为怕被发现,反而要吃亏,所以只是互相缩在一起,眼睁睁看着李独照受辱。

映冲塞完一把花生,又拿出一把,直到把李独照的嘴塞的满满的,才罢手。

且看躺着地上的李,看似十分的生气,但是由于不敢发作,也就没有人发现,他看了一眼一旁的三个随从,示意他们赶快动手,却被映冲发现了,他立刻告诉师尘,师尘一拳打在他的胸上,几乎打的他把所有的花生吐了出来,痛彻心扉。

师尘质问道:“还敢不敢还手?狗命不要了?”

古羽和央辰喝道:“快跪下,跟我们求饶,不然,今天,我们就替天行道,在这荒郊野外解决了你们。”

古羽拿出一把匕首走向黑衣男子三人,尖尖的刀刃向着三人来回挥着,像是在恐吓,或者戏弄。黑衣男子的手上还绑着白布,映冲犹记得昨天的情景,他的手是被他咬伤的。

其他三人不敢动弹一下,眼睛随着匕首的刃尖转动着。

古羽的手很是好看,十分纤细,但依然像是男孩子的手,并不会女孩子气,他穿的衣服也是十分上好的料子,三人一般的衣着,他们都不像是普通的人。

黑衣男子三人很是害怕,想要求饶,支支吾吾的说:“少年,大侠,饶命啊,我们什么也没有干。”

古羽盯着匕首的刃尖,仿佛那里有什么神奇之处,需要细细的琢磨,黑衣男子三人以为他在筹划着怎么杀他们,相互拱了拱,又求起饶来。

师尘、古羽、央辰三人看见他们都在跪地求饶,心里十分的开心,踢了李独照一脚,带着映冲离开了。

映冲带着师尘、古羽、央辰三人来到家里,见过映母,映母准备了一些茶点给他们吃,四人开始聊起天来,相互道了姓名,映冲问及他们的来处,师尘告诉他:“我们是南海飘然岛上的一个门派的弟子,叫梵音阁,我们师傅叫壁溪。”

映冲于是把昨天见到壁溪的情景说了,三人很是意外,原来他们早就认识了。

三人问他觉得师傅怎么样时,映冲有些害羞的说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神仙。

三人问:“真的吗?”然后相互望了望,有些不好意思,什么也没有多说。

映冲又问:“你们说的什么梵音阁我可是听也没有听过啊,那里是什么地方?怎么你们都会武功,而且还那么厉害。”

古羽比较外向,话比较多,他先说道:“难道你不会武功吗,那你从小到大在干吗呢?”

映冲看了看屋里,害怕被母亲听到,尴尬的说道:“我,从小就在学课本,没有学过武功,书倒是看了一大堆,武功嘛,呵呵。”

三人会意,一副可惜的神情,良久没有说话。

映冲知道他们的心情,但还是问:“怎么了,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师尘老实的说:“男子汉大丈夫,读那么多书干嘛啊,要不跟我们去修仙学道吧?我去跟师傅说,让他收下你,怎么样?”

映冲很是意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古羽不高兴的问:“怎么了,你不愿意吗?是不是看不起我们?要是这样,我们走了。”

映冲忙拉住他们:“别走,我只是一时间没有听清,有这样的好事,我怎么会不答应呢,就怕,你们的师傅不会答应,我看他挺严肃的,我很怕他呢。”

古羽大笑道:“你怕就对了,他就是那样一个人,外冷内热,你接触久了,就知道了,就连我们平常也是不敢和他说话的,除非有重要的事,不然……”

师尘和央辰认可的点头,样子很是认真。

三人夸奖映母煮的花生很好吃,不知不觉就吃完了,有些不好意思,哪知道,映母又从屋里端来一大钵刚煮的花生来,说:“这是花生的收季,要多少有多少,尽管吃。”说完,她就进屋去了。

映冲笑了笑,抱歉道:“我妈就是这样啰嗦,别在意。”

古羽奇怪道:“不会啊,我觉得伯母很大方得体,只是,你的父亲呢?”

映冲被问及不开心的地方,有些失落,低下了头,三人一时搞不清状况,急忙不敢再做声。

映冲不得已把实话说了,三人才明白过来。

“那你要不要跟我们去梵音阁?师傅说不定在找我们,我们必须尽快和他会和。”

央辰试着问道,想看看映冲的意思,但他的话说的很紧迫,像是想要提醒他,不尽快做决定,就怕没有机会了。

映冲思考了良久,很是为难,惹的师尘三人相互看了许久,气氛有些尴尬,就在三人要放弃他的时候,映冲果决的说:“去,我去,什么时候走。”

三人一起问道:“那你母亲……”

映冲最后下定决心,和他们约定好,今晚入夜的时候在村口会合,他收拾好行李衣服就去找他们。

于是,三人离开了,映冲一个人坐在那里发了一会呆,他想自己会不会有些草率了,自己走了,母亲怎么办?要是他有个小病小灾的,岂不是没有人照顾?而且,自己这一去,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但是他还是不后悔,到了晚上,毅然收拾了衣服行李,留下了一封书信,就来到了村口,果然,师尘三人早就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看见他来,也没有很高兴的样子,简单交代了要走的路线,也让映冲有个心里准备。

三人告诉他,壁溪已经先行上路了,说不定已经到了梵音阁。

映冲从他们口中得知,因为他不会飞行,所以他们必须走路,坐船,行程会很长,也就是说,映冲成了三人的累赘。映冲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三人为难的神情,他只能安静。

一个月后,经过一路长途的跋涉,他们终于来到了海边,可以直接坐船出海,不用三天,就可以到达飘然岛了。映冲看着海边的风景,他第一次见到海,感觉很不一般,央辰叫船夫过来,给了他一锭银子,因为船夫认识他们,所以他们没有说什么,就已经知道要去哪儿了。

映冲在船上很是无聊,他低头若有所思,好像在想谁,无疑是母亲了,离开已经一个月了,不知道她急成了什么样,会不会到处找?映冲很是苦恼,不知该怎么办,恨不得现在飞回去,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他也完全想象不到到了梵音阁会发生什么,书上说,好男儿志在四方,自己不出来闯一闯,将来只会是个没有用的人,而且,离开也是早晚的事。

晚上,他看见天上的月亮又圆又亮,数了数日子,快到中秋了,因此心里更加的愁闷起来。

说起映母,她那天看见映冲留下的信,她并没有意外,早在屋里,她就听见他们说话,更没有出来阻止,在心里,她是支持映冲的,她还在映冲的衣服藏了一封信,告诉他安心的去,不要担心她,只是要照顾好自己。

因为那封信藏得比较隐秘,所以映冲一直没有发现。

这里,映冲发着呆,古羽问他有没有带笔,于是他去包袱里拿,这时才不小心搜到了,他打开信看了一遍,许久默然。

古羽接过信,也没有说话。

他们一一把信看了一遍,把映冲安慰了一遍。这一晚,映冲都没有睡着,一来,因为那封信;二来,明天就会到梵音阁,不知会发生什么;三,担心家里只有母亲一个人。

他脑海里都是母亲的身影,还有那个篱笆院,那口井,平时映母就是在那里忙里忙外,而且从早到晚没有停歇。

过了一晚,映冲从梦里醒来,感觉没有睡多久,远处的海面上满是朝霞,美极了,他从未见过,所以多看了两眼,梵音阁就在眼前,他跟着上了岸。沿着一道石级上去,大约有一百个石级的样子,尽头是一道门,因为很早,门是关着的。

四人站在门外,师尘敲了敲门,一个瘦消的男子开了门,他反应了一下,说:“是师弟回来了,这位是?”

央辰不耐烦说:“少啰嗦,我们去睡一觉,然后去见师傅,给这位新师弟安排一个禅房,颠簸了一个月,都累死了。”

瘦消男弟子应了一声,做了个请的动作,也是十分斯文有礼,像是受过专业训练。

映冲看见他“出手不凡”,觉得梵音阁十分的不简单。

光是这个岛,就有一种仙境的感觉,再看这里的人,更是飘然若仙,大有出尘之感,个个仙风道骨的样子。

自己是不是也要成为神仙了?映冲这样想到。

带着这个想法,他一路懵逼的就来到了一幢楼前,那是一个二层的木房子,建的十分漂亮,很长,大概有一百个房间,门口一个牌匾写着“清音阁”,映冲看的有些痴了,旁边瘦消的男弟子提醒了他一下,叫他上楼,他一脸客气的笑容,完全没有做师兄的架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