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魏将 > 第一卷 铁马冰河临初梦
三十五章 魏军袭城
作者:孟渊  |  字数:3273  |  更新时间:2020-08-06 14:52:00 全文阅读

中原能算的上国家的有十四,除了巴,蜀二国偏安一隅之外,尚有名存实亡的周朝。宋于五年前为南魏连齐所灭。

除此之外,能在中原这个名利场中角逐的就是秦,楚,燕,赵,魏,韩,齐,鲁,越。另外还有一国名为中山,被夹在燕赵齐之间,虽然苟存,但实则为地利的缘故,作为赵齐二国的缓冲,一直留存到现在。

说完中原各国,紧接着就是北方夷人,从东到西,依次为大月氏,林胡,楼烦和东胡,在四族的北方,匈奴人横行,据说是出了一位了不得的大汗,已经在整合匈奴各部,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四族,恰好对应这四国,也是从东到西,秦魏赵燕抵挡着蛮夷的南下,其中以秦赵最为甚。

秦国与大月氏接壤,秦弩士杀退一波又一波来犯之敌。赵国则要对抗强大的楼烦,不过赵国与前者秦国不同,其以骑兵闻名天下,号称十万骑士的赵国论到骑射技艺丝毫不比马背上的各族要差,即便是楼烦骑在其手里也讨不了好。

燕国则要稍好一点,首先就是燕赵同气连枝,有着赵国帮衬的燕国底气还行,再一者就是北方蛮夷之间不是没有交战,而恰好其面对的东胡就和匈奴人连连交战,这一来二去的也就没多大力气再对付燕国了。

最后说到魏国,也就是北魏,韩赵魏三家分晋时候出来的国家,后来的老魏家不知怎么地开始分裂,一部分王族带着国人南下,建立现如今的南魏,也就是刚刚提过,连齐伐宋的那个南魏。

林胡,北魏在北方最大的敌人,“胡”在北语中就是“人”的意思,战国时代,北方游牧族统称就是胡,其中主要就是林胡与楼烦。

早在商周之时,这胡人便与鬼方等族出现于北方,《伊尹朝献商书》载:楼烦居商“正北”。《逸周书》也称:楼烦向周贡”星拖(玉饰旌旗)。

其与楼烦,东胡合成为“三胡”。从事游牧狩猎,善养马,骑射。

过了广衍,乌累都便带着赵简向西行,约莫走了几天,到了九原附近。

“将军,前面再走半日应该就能看到瓦剌吉部落的大城了,此外,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今年他们部落的草场应该就在这九原附近。”乌累都勒住马,指着前方道,那里本该茂盛的草地有些突兀的稀疏,此外还有一些干了的粪便,兴许是牛羊的。

“嗯,传令下去,全军戒备。”赵简点头,继而扭头对着袁超吩咐道,事实上自打前日起他们就能偶尔看到一些如此的痕迹了,要说不是畜牧的胡人留下的那赵简绝对不信。

不过他们还算是幸运,知道现在还没发现活着的胡人,因此这支孤军还算是隐秘,不过被发现是迟早的,还得是速度要紧。

而且这也不是说我来,我见,我征服的事情。事实上,光杀人不够,就是胡人们赖以生存的牛羊都要带走,不过这件事倒也好办,白羊部落的战士都已经赶了过来,有精通放牧的他们相助,几万的牛羊还是简单的。

“将军,西北方向有哨骑发现了新鲜的牛羊粪便,虽然有些发干,但绝对不超过一个时辰,怎么办。”忽地,赵云驾着马从后方赶来,抱拳道。

这赵云不知何时混入了这支骑兵队伍里,与他同在的还有陈孟三人,本来赵简是不打算让四人与她一同远征的,不过想想也就算了。

人各有志,就像她赵简不顾赵由林劝阻执意要计划这次远征一样,陈孟四人想来即便是会听自己的也不大高兴。

“嗯,我知道了,你先回去。”赵简沉吟了一番,打发赵云回去,后者在那日的战场上,跟着拐子马骑兵们东挡西杀,倒是拿了几个首级,现如今也是破格编入了哨骑,成了一伍之长。

说来也怪,这赵云说到底也就是一十四岁的小孩,没想到在骑术马战方面颇有天赋,换在马背上,再拿上一杆短枪,就是稍老练一点的老兵在他手上也讨不了好。

“陈孟何在。”赵简朗声道,后方骑兵中立时冲出来一骑来,那人自然是陈孟。

“请将军吩咐。”陈孟恭敬道。

“嗯,刚才赵云所说的你也听到了,现命你率一屯骑兵前去打探,若发现胡人牧民当即射杀,不得耽误!”

“是!”陈孟领命,紧接着调转马头,前去招呼麾下士兵,此时的他也是甲胄在身,神情悍勇,虽仍无大将风范,但举手投足间那武卒的气度已成,假以时日即便做不了一军之帅,成为一员能将也是必然。

哦,忘了说了,陈孟现在也是屯长,韩五和魏球都在他的麾下。

“将军,我们离着瓦剌吉的聚集地越来越近,恐怕行踪迟早会被发现。”一旁,乌累都担忧道。

“无妨,只要在胡人主力没有回援,这里无人可挡我大魏骑士。”骑在马上,赵简意气风发道,虽然经过在上郡的一战有些损耗,但是能跟随她到这里的上有两千骑士,若是以当初一千对六千的战绩相比,此时来上一万胡人也断然不怕。

“好了,全军出发,探马扩大搜索范围,若遇到胡人一个不留。”赵简作出决定,前不久她派出一支骑兵回上郡给赵由林送信,请其率主力接应,若是算日子没错的话,留给她的时间不算很多,毕竟还要提防着耶律呼的主力部队回援。

事实上,耶律呼此时根本没有功夫回援了,除了接二连三的大败之外,他现在还要为着各部落头人的愤怒焦头烂额。好在因为接近一万胡人的死亡得而空出大量粮草和马匹,食物现在倒是不缺,算是个好消息。

此刻,他坐在马背上,手里的马奶酒一口口送入喉中,但仍旧觉得索然无味,不过瘾之下直接将皮袋里酒液全然倾倒,那酒液从他的口中溢出,流到胡须,又浸湿衣襟。

“头人,那些部落的头人又来了,怎么办。”一位手下亲信急匆匆过来,对着他小声说。

“什么,他们来了,呵,估计又是找我打算逃回去了。一群胆小的野兔。”耶律呼随手将皮袋向着手下一扔,翻身下马。

“对了,你过来一下。”想了想,耶律呼又唤回自家亲信,对其耳边低语了几句,后者点点头,骑过一边的马儿来,化作一道烟尘飞奔而去。

“哼,我倒要看看他们这次能有什么由头。”他冰冷道。

开什么玩笑,他瓦剌吉部落的战士可是损失甚微,要说原来单凭自己一家对抗所有人尚勉强的话,现在的瓦剌吉可以说是一家独大了。

远处,一群大小部落的头人早就在等着耶律呼,他们个个神情不满,愤慨二字几乎写在了脸上。

他们都算是前些日子被赵由林合围的受害者,受着耶律呼管辖,那一日见到魏军营地空虚,于是后者率领大军踏营,打算同几日前的魏军一样,烧毁对方粮草,结果近两万骑兵被赵由林合围。

原来赵由林早就领着步卒躲藏于挖好的壕沟中,上以树丛草木掩盖,加之耶律呼那厮刚受大败,急切需要胜利以缓军心,于是乎在只见魏营有少量士兵守卫之后便带着胡人踏营,却没料想赵由林竟然狠心以整个魏营作耳,好容易建起来的魏营直接化作了灰烬,加上拒马,搊蹄和铁蒺藜相助,端的是两万胡骑,竟然折损了一半。

“各位,来找我耶律呼干什么,是想我瓦剌吉部落的马奶酒了吗?”耶律呼笑着走过来,看着对面一众兴师问罪的部落头人,心中暗自冷笑。

“耶律呼,你少来这套,我们部落的战士折损了一半,现在要离开,你为什么不同意!”有脾气暴躁的头人立时喝道。

上次他耶律呼势大,众人唯唯诺诺。这次是其惹了众怒,自然有人重拳出击。

“哦,谁不让你走的?”耶律呼故作惊异道。

“哼,不就是你瓦剌吉部落的人,告诉你,因为你我们现在都损失惨重,今天你必须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说法?”耶律呼眯着眼道,其脸上看不出喜怒,他说:“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大家回我帐中,我们一起喝上一些马奶酒再议如何,我请客。”

“我们不喝你的马奶酒,要是你今日不让我们走的话,休怪我们不客气。”

“不让你们走?腿长在你们身上,我又管不住你们,大可以离开,为什么来找我呢。”耶律呼哈哈大笑,猖狂的笑声使得人心颤。

末了,他又道,语气阴冷。

“莫不是因为我瓦剌吉战士的弓弩对准你们的吧。”

此话一出,众头人顿时慌张了,他们之所以敢来与耶律呼对峙,无非就是觉得集众人之力足可以和瓦剌吉对抗,而后者也会因此投鼠忌器,怕自己有损伤便放他们离开。

可谁想,这耶律呼竟然敢直接翻脸,这着实令他们意外。

“耶律呼,你别太嚣张,集合我们众部落的战士,要是想走你根本拦不住!”

“那就走呗,只不过你们当中有多少能活着回到自家草场我就说不准了。”耶律呼狞笑一声,故意作出一个请的动作。

“虽然我瓦剌吉战士也折了一千,不过想想四千的弩箭齐发,啧啧。”

他这话刚说完,挥手打算离开,远处却是有个胡骑像是发疯了一般冲了过了,他急慌冲到耶律呼面前,因着惯性的缘故,整个人摔落下马,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正巧落在耶律呼脚前。

“头...头人。”他挣扎着起身,却是没有力量支撑,只得勉力抬起头。

“耶律头人,我们的大城...”大城它...被魏军给烧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