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孤匣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神州陆沉、天下九州
作者:青钱万选  |  字数:2177  |  更新时间:2020-07-28 22:35:43 全文阅读

在屋顶上喝的伶仃大醉的众人,就这样躺在了屋顶上,酣睡了一整夜。

  往日酒量惊人的马胖子,今日喝的最少,醉的最快,吐的也最多。

  酒分三六九等,也分喜乐哀愁。

  ......

  第二日上午,李绪漾还是打听了店小二,才知道三人在屋顶睡了一夜。

  爬着梯子上到屋顶的李绪漾,看着还在酣睡的三人,想了想,便轻声下楼,没有打扰。

  能多睡一会就多睡一会儿,能多呆一会就多呆一会儿。

  正午时分,三人才迷迷糊糊的下了楼。

  各自洗漱过后,三人找到了正在二楼喝茶的李绪漾。

  李绪漾看着走过来的三人,放下手中茶杯打招呼问道:“还没吃饭呢吧?”

  “还没呢,刚醒不久。”

  马胖子拉开椅子,坐在上面说道。

  坐在李绪漾旁边的子游开口问道:“马胖子,还剩多钱了?”

  自从子游受伤之后,钱袋子就一直在马胖子身上保管着。

  马胖子从腰上解下了钱袋子,一股脑的倒在桌上开始数了起来。

  “还剩两万多文钱。”

  粗略的估计一下的马胖子继续说道:“感觉花的好快啊。”

  马邑城旁边的陈念嘀咕道:“有你在,能不快嘛。”

  马胖子十分傲娇的哼了一声,没有理会。

  “陈念,你想好了没?”

  子游给自己倒了杯茶后,看着桌子上的两万多文钱说道。

  “嗯……想好了,我还是待在叔父这里吧......。”

  子游安静的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温茶,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对着马邑城说道:“胖子你一个人要去玉门关,给你八千文钱够不够?”

  “够了,你随便给就行。”

  胖子毫不在意的说道。

  用茶杯暖着手的子游呼出一口热气,继续说道:“望我们各自安好。”

  “各自安好。”

  陈念和马胖子齐声跟着说道。

  这时,一大早便醒来的陈庚文看到四人在这,便连忙过来歉意的说道:“昨日陈某招待不周,还请别放在心上。”

  四人连忙摆手示意着无妨。

  几人这才发现,昨日初次见到的那神采奕奕的陈庚文,今日却是两眼无神,毫无生气。

  陈庚文喊来店小二,将几人在酒楼里的开销悉数退回,然后接着说道:“回自己家吃饭睡觉哪有花钱的道理,我看你们桌上也就二十一两铜钱吧,再说了,都要各奔东西了,这些钱定是不够。”

  然后将退回的那两千四百多文钱也是一股脑的倒在了桌上,和马邑城倒在桌上的钱混在一起。

  然后从身上掏出两枚十两的金子,轻轻放在了桌上。

  陈庚文歉意说道:“离乡这十余年来,也没有回去几次,整日都在为了这酒楼奔波劳累,却不曾想,上次的分别竟是永别。”

  说着说着眼泪便止不住的流出来。

  抹了抹眼泪的陈庚文按下准备起身的子游,继续说道:“这点心意,你们一定要收下,陈念在这就不需要了,你们三人这一路的花销可是大着呢。”

  子游还想起身婉拒,却又被陈庚文按回椅子。

  陈庚文继续说道:“子游啊,我们见过的次数不多,你和小胖是陈念是从小玩到大的,陈念把你们当成兄弟,那我这个作为叔父的怎能不备点见面礼,这点心意还请收下吧。”

  一旁的李绪漾也是对着子游开口说道:“你就收下吧,别浪费了陈念叔父的好意。”

  子游回头瞪了一眼李绪漾,然后起身只好说道:“那多谢陈叔叔了。”

  看着子游收下后的陈庚文,终于有了些笑意。

  “以后要是回到了长安,一定要来叔父这儿啊。”

  李绪漾满脸慈祥的笑着说道。

  子游连连点头答应。

  这时,几名店小二端着菜走了过来,陈庚文看着饭菜已经准备好了,便笑着对着几人说道:“赶紧收拾一下,准备吃饭吧。”

  几人连忙将散落了一桌子的银两收拾干净,塞的钱袋子鼓鼓的。

  陈庚文拉来了一张椅子坐下,和众人一起吃起了午饭。

  ......

  午饭过后,众人回到各自房中歇息。

  马邑城则拿着钱袋子来到了子游房中,硬是将那两枚十两的金子塞给了子游,自己则拿了那剩下的两万四千两铜钱离去。

  子游看着手中这两枚能兑换成二十万文铜钱的金子,却开心不起来。

  一下午无事,几人便拉着李绪漾来到二楼考窗户的一张桌子,要了一壶茶后,众人落座,听着李绪漾讲起了江湖。

  讲起了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之间的故事,还有那兵家内的矛盾,还有那神秘的墨家,还有那......。

  时间飞逝,转眼日落。

  李绪漾突然停下了那滔滔不绝的讲述,夹着裤裆跑进了茅房。

  不一会儿,浑身舒坦的李绪漾潇潇洒洒的走了回来,对着众人说道:“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几人起身,出了万年客栈,来到了不远处的巷子,还是那个茶铺,还是那个人。

  今天的老人换了一身干净的棉袍,还是那壶白须酒,还是那个位置。

  子游几人上前问候,取下小板凳坐了下来。

  “对了,昨天还没问前辈姓氏呢。”

  子游十分乖巧的问向老人。

  “神州陆沉中的陆。”

  老人笑呵呵的对着子游回道。

  “陆爷爷我们还是同姓啊,那陆爷爷你认不认识我爹啊?”

  子游欣喜问道。

  听到子游叫自己陆爷爷的老人,神情一愣,心中重重的叹了口气。

  面不改色的老人开口笑道:“还是别叫我陆爷爷了,我也算得上是个教书先生,你就叫我陆先生便好。”

  子游点头答应。

  老人接着回答子游的问题,慢悠悠的说道:“我认识你爷爷,也认识你爹,但他们都不认识我,你可能想明白?”

  子游思考了一番后,直接了当的说道:“想不明白。”

  老人闻声一笑。

  接着便从兜里掏出一枚黑色的牌子,看着手中这非同寻常的牌子说道:“这块牌子,是我问一个人要来的,说起来也巧,他也准备把这个送给你,正好,让我给拿来了。”

  “这是什么啊?”

  子游看着老人手中的牌子问道。

  “这名字可是很重啊,就单单两个字。”

  老人卖了个关子说道。

  “你猜猜看呐?”

  老人笑眯眯的打趣道。

  “猜不出来。”

  子游翻了个白眼,然后对着老人说道。

  “这牌子名为“九州”。”

  “九州?”

  “天下九州中的九州两字。”

  老人一边儿观察着子游的表情,一边说道。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