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比邻
第八十章 诛杀饕餮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89  |  更新时间:2020-08-31 23:55:52 全文阅读

眼前金光闪烁,饕餮心中大震,慌忙中,神力带动身子向下一沉,龙威金月斧擦着他的脊背而过。

饕餮惊出了一身冷汗,抽身向后连退数米;地面上众神兽欢呼不已。

孟章微微转过头,对地面上的众兽一笑,抬手一挥,将紧压在他们身上的压力撤去;众兽重获自由,从地上站了起来。

“带这几个凡人离开。”孟章道。

众兽领命,连忙将三人抓在爪中,飞离了此地。

孟章看着众人众兽离开,抬起龙威金月斧在阳光之下照耀起来,啧啧道:“时隔百年,终是又见面了。”说着,缓缓注入了一丝神力到其中。

金斧在被注入神力之后,从中突然传出了一声低沉的龙吟声,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影从显现了出来,顺着斧柄盘绕着。

饕餮见到那身影时,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惊道:“金月龙王!”

孟章玩味一笑,斜着眼睛看向饕餮,淡淡道:“原来尔还记得尔的老恩师呢。”说着,伸出手在金月龙王的身影上轻抚了一下,笑道:“老金月啊,若非尔的好徒弟,你也不会成现在这副模样。”

金月龙王的身影动了动,仿佛是在宽慰孟章一般;孟章莞尔一笑,随手一挥,盘绕在斧柄之上的金月龙王身形一扭,从金斧上下来了,朝着饕餮疾飞而去。

眼见着金月龙王的身影越变越大,身子也逐渐变得实质起来,饕餮心中一阵骇然,忙向后边抽身退去。

金月龙王身形急转,追着饕餮的身子盘绕而去,却是一一落空;孟章见状,脸色冷了下来,沉声道:“饕餮,当日你害死金月,如今却连面对他的勇气也没有吗!”

话入饕餮的耳中,有如一声炸雷一般,一时间他只感觉脑袋轰鸣,眼前的一切也变得不真实起来;金月龙王也在这时欺身而上,龙身盘绕在了饕餮的身上,紧接着金光一闪,饕餮眼前瞬间失明,但又很快的恢复了过来。

饕餮觉得脑袋晕沉发蒙,使劲甩了甩脑袋,让自己清醒了些许,抬眼一望,只见到自己身处在神龙宫之上;神龙宫之中,井然有序,龙族龙王、孟章座下十二兽等神兽,在神龙宫上上下下,其中还有他饕餮的身影。

转头四望,千城、煌月城等城池,人声鼎沸,一片国泰民安的景象;弥生城中烈火熊熊,将半边天都烧得通红。

饕餮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自己这是身处在幻境之中了;想到这里,连忙调动浑身神力,以及逆鳞中所蕴含的龙神孟章的神力,冲击这层幻境。

怎奈何,这幻境坚如磐石,无论自己如何冲击,皆是纹丝不动;冲击了几次皆是无果之后,饕餮苦笑着放弃了,抬起头,眼睛漫无目的的盯向了远方:“老师,出来吧。”

他知道这层幻境是老师布置的;老师金月龙王是九柱龙王之中,最擅长使用幻境之术的龙王,自己会的那么几种幻境之术,也都是金月龙王所授。

随着饕餮的声音落地,一团金色的气团出现在他的身边,缓缓变大变长,逐渐显露出一头威严的金红色巨龙来;这便是老师金月龙王。

金月龙王出现之后,目光落在了远处的煌月城之上,微笑着:“别急,先看完。”

饕餮微微一摇头:“不看了,接下来的事情你我都清楚;迦楼罗族群突然出现,将你击杀分食,用骨头做战书,扔在了孟章的大殿门口。”

说着,饕餮顿了顿,转过身跪下,抬起头看向金月龙王;金月龙王比他高了足足三倍有余,说话时,他几乎脖子抬起了九十度:“我知道您有什么想问,你问吧。”

金月龙王低下眼睛看着饕餮,半晌微微一点头,转过身去,问道:“我想知道,那日你指引迦楼罗前往煌月城,你怎么知道我去了煌月城的。”

饕餮听罢,苦笑着摇了摇头:“老师,我并不知道您去了煌月城;我想杀掉的,只有孟章罢了,那日我听说孟章要去煌月城,主持某件事情,所以我就将消息,透露给了迦楼罗族,但我没有想到,去的人,居然会是您!”

说着,饕餮的脸上露出了十分悲痛的表情;金月龙王转回身来,眼神冰冷地看向了饕餮,见他满脸悲痛之色,心中却是感到十分恶心。

眼前这兽,是自己最得意的门生,天资极佳;但怎知他却是个狼子野心的畜生;若不是他已经无法对他动手,否则定要一掌将他打死于此。

“你,为什么要杀死孟章大哥?如若没有孟章大哥,哪有我们龙族的辉煌!”金月龙王问道,他的声音因为气愤而颤抖起来。

饕餮低着头,没有回答;没有得到饕餮的回复,金月龙王更加愤怒起来,怒吼道:“说!”

饕餮被这一声怒吼吓得,身子猛然抖了一下,缓缓抬起头,腋下两只眼睛十分坚定地看向了金月龙王:“因为我要做龙神,并且我能做的比他更好,饕餮帝国,会比他的孟章帝国更加繁荣昌盛!”

“你!孽畜!”金月龙王听他言,气得险些背过气去,龙爪抡圆了,照着饕餮的脸上直呼过去;饕餮心知金月龙王已是一缕残魂,上不到自己,便也不躲不闪,哼哼冷笑道:“老师,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你还是将我放出幻境吧。”

金月龙王气得双目暴突,死死瞪着饕餮,半晌才缓缓点头道:“好、好好好!既然如此,也别怪为师心狠手辣了!”

说着,金月龙王的身子骤然变亮,缓缓消失在饕餮的眼前,不一会,在他的面前,裂开了一条裂缝,从裂缝中,孟章手提着龙威金月斧,缓缓漂浮了进来。

孟章进入环境之后,没有片刻的犹豫,直接单手抡起了龙威金月斧,朝着饕餮的腋下猛砍而下;饕餮连忙抽身回退,但身子却是越退,离孟章越近。

他心下大惊,但此时龙威金月斧已经落在了他的左眼之上;眼前一片血红,透彻骨髓的疼痛从左眼处传来。

饕餮低哼了一声,忙身形急转,尾巴如鞭抽向了还未将斧头收回的孟章身上;孟章却是如同没有见着一般,一动不动,缓缓将龙威金月斧收了回来,将上面黑红的色的血液甩了下去。

饕餮心中暗笑,力道不减,尾巴直直抽击在了孟章的身上;随即,他便笑不出来了:他的尾巴在扫到孟章身上时,竟直接穿了过去,从尾尖上也没传来任何的阻滞感,仿佛是抽打在了一个虚影之上一般。

一想到虚影,饕餮立马反应到了,这里依旧是老师金月龙王的幻境之中,也就是说,面前的孟章并非孟章,而是一个幻影而已。

转念又一想,自己老师的能力便是幻境欺骗,利用对手的心理,制造出如同真实的幻境,从而玩垮对手的心理。

想到这里,饕餮便也冷静了下来,对着四周冷笑起来:“老师,我已经看穿了你的把戏,只不过是幻境而已,并非真实,您还是把我放出去吧,浪费时间是无用的。”

这时,孟章却是笑了起来:“无用?尔看看尔的胸口,逆鳞十分还在?”

饕餮闻言,低头看了一眼,果然没有再见到逆鳞,抬头再一看孟章,只见那一身金鳞上,原先的那个缺口已经多出了一片倒长而上的银白色逆鳞。

饕餮不敢置信的摇着头叫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是幻境,对!是幻境!”他嘴中如此说着,但他心中也知道不可能。

孟章身为龙神,金月龙王的幻境对他是无法产生效果的;即使自己被幻境所困,身上来自孟章的逆鳞,是不会受到影响的。

孟章提高了声音道:“毋要继续自欺欺人了!金月龙王将尔带入幻境,尔以为只是问问题如此简单?实际上,这是为本尊夺取逆鳞争取时间罢了!而现在这个幻境,乃是金月龙王的燃魂之作,当初专门为你而创;幻境之内,皆由他掌控。”

说着,孟章眼中的金光闪烁了两下,恢复成了阿飞的眼神来;漂浮着的身子也踉跄了两下。

阿飞眨了眨眼睛,有些没弄明白眼前的状况,没头没脑自问了一句:“复活了?”

孟章的声音从他的体内传出:“本尊十分疲乏,需沉眠,接下来之时,尔自行处理。”他的声音听着十分虚弱。

阿飞木讷地点了点头,抬手打量了一下自己一番,却是没注意到手中握着龙威金月斧,直接一斧子拍在了自己脸上,疼得他眼泪都快下来了。

揉了揉被拍得疼痛的脸,阿飞从指缝中见到了饕餮,真一脸震惊地盯着自己看。

阿飞抬头仔细看了一眼,见他左边腋下的眼睛已然瞎了,不由得幸灾乐祸起来,一直饕餮的鼻子道:“老不死的,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饕餮冷哼了一声:“没有孟章帮你,你算个什么东西!废话少说!”说着,带着凛冽的杀机,扑将而来。

阿飞心中一凛,他才刚刚醒转过来,脑子还不完全清醒,此时饕餮突然扑过来,令他有些措手不及;还未等阿飞做出什么反应,饕餮已经近到跟前,巨爪高举拍下;与此同时,一股力量扯住了阿飞,将他的身子向后一拉,躲开了饕餮的一击。

阿飞木然地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傻愣愣地上下打量了自己全身一遍,不由大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躲开了饕餮一击,那就是好事。

想到这里,阿飞使劲揉了揉脸,打起精神来,目光骤然冷了下来,手中金斧抡起,朝前踏出一步;但这一步踏出,却大大超乎了他的想象。

原先他与饕餮的距离,虽然不算远,但也有十步之余;但刚才只踏出了一脚,却直接到达了饕餮的跟前,不由得愣了一下;不只是阿飞愣住了,就连饕餮也为之一愣,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巨爪朝阿飞的腰间拍去。

阿飞连忙调转金斧,拦在了腰间,心中也做好了被拍飞的准备;等到饕餮一掌拍上来之时,阿飞赫然发现,饕餮的力量也是那么巨大了,仅凭自己的双手,便能招架下来了。

兴奋了片刻,阿飞双手一震,将饕餮的巨爪震开,随即双手紧抓金斧,在半空抡起一个圆弧,朝饕餮当头劈下。

龙威金月斧本身就极其的沉重,又在半空抡了一圈,其上所带着的力量已然十分巨大,带着一阵电闪雷鸣之声,落在了饕餮的脑袋上。

饕餮的脑袋应声炸开,黑红色的血液喷溅了阿飞一脸一身,一股恶臭直窜鼻腔,恶心得他只想吐。

饕餮双爪捂住了被劈成两半的脑袋,痛苦的吼叫起来:“我杀了你、我杀了你!”怒吼着,饕餮猛地将两半脑袋撕扯了下来,后爪在地上猛蹬,朝着阿飞直扑而去。

阿飞见他将自己脑袋撕扯下来,忍不住一阵皱眉,忙挥起龙威金月斧,准备抵挡他几乎发疯的攻击。

但饕餮被没有跳起多高,便突然重重摔落了下来,激起了滚滚烟尘;阿飞一愣,没看懂饕餮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也没跟他客气,单手抓住龙威金月斧,身子急转了好几圈,将龙威金月斧狠狠掷向了地上的饕餮。

金斧如电,直直击穿了饕餮的身子,将他死死钉在了地上;饕餮痛苦的挣扎起来,黑红色的血液从他的身下向四周晕开。

挣扎了片刻,饕餮的身子变得有些僵硬起来,最终一动不动地躺在了地上;阿飞缓缓飘身而下,一把将龙威金月斧拔了出来,随手一挥,收了起来。

幻境也在这个时候缓缓消散了,先前沙海又映入了眼帘;这时候,远处有几人急速地朝这边靠近,阿飞打眼一看,正是先前八头神兽,此时化成了人形,与二飞、毕方一起,带着木瑶、沙安阳和木科达朝这里飞驰而来。

阿飞笑着朝他们招了招手,缓步朝他们走了过去。

木瑶一落地,便直扑到了阿飞的身上,捧起他的脸,上下打量起来,紧张道:“你、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不舒服的?”

阿飞笑着,将她的小手握在了手心之中,伸出另外一只手捏了捏她的小脸,笑着道:“放心吧,我没有事。”

这时候,沙安阳和木科达两人,以及二飞和毕方也围了上来,嘘寒问暖起来;阿飞笑着与众人交谈着。

穷奇哈哈大笑着走了过来,伸手在阿飞的肩膀上大力的拍了两下,竖起大拇指道:“好样的!有老子们的风采!饕餮这个老畜生,终于还是死了啊!哈哈哈——”

阿飞笑而不语,伸手揉了揉肩膀;化成人形的梼杌等众人嬉闹了片刻后,轻咳了两声,淡淡道:“金鳞,既然现在孟章大哥的东西全部集齐了。龙骨也就在你脚下,开始复活孟章大哥吧。”

此言一出,原先嬉闹的众人,登时全部静了下来,缓缓扭过头去,看向了梼杌;场面一时间变得极为尴尬起来。

片刻时间后,阿飞动了动身子,还未等开口,木瑶却突然拦到了他的身前,面露凶恶之色对梼杌吼道:“不行!阿飞是我的!我不允许你们这样!”

众神兽愣了一下,纷纷将目光落在了木瑶的身上;梼杌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凡人,莫要不识好歹。”

二飞这时候连忙过来拉木瑶,压低着声音劝解着她;可木瑶却是什么也听不进去,眼中噙满了泪水,双腿如同浇筑在了地上一般。

“我不!我不能允许你们复活龙神而牺牲阿飞!”木瑶声嘶力竭地吼道。

梼杌眉头一皱,身子一动,右手如电直抓向木瑶的面门;二飞和毕方见势一惊,齐声大喊道:“梼杌叔叔不要!”

说时迟那时快,一兽一鸟的声音刚刚落地,阿飞的手也突然动了,一把将木瑶揽到了怀中,用肩膀拦住了梼杌的一爪,顺势一震,将梼杌震退了几步。

梼杌愣了一下,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为了一个凡人……金鳞,注意你的身份!”

阿飞此时也面色不善,眼睛缓缓一闭,在睁开时,两道金光从中射出,已然变成了孟章附身一般的双眼;呼吸间,金鳞迅速的布满了阿飞全身。

阿飞目光灼灼,落在了梼杌的身上,声音也变得空明起来:“梼杌,注意你的身份。”声音中没有任何的情绪和语气,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听得令人忍不住就想跪下来磕两个头。

沙安阳和木科达膝盖软,直接就给跪下来。

被阿飞如此一威慑,梼杌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但身子却是微微弯了下去;众神兽也缓缓弯下了腰,脸上略带着恭敬之意。

威慑住了众兽,阿飞冷哼了一声,轻轻将木瑶的小脸捧了出来,脸上露出了温柔的表情,脑袋轻轻低下,在木瑶的朱唇上微微一碰:“阿瑶乖,这毕竟是我存在的意义,我若不复活龙神,东大荒上,你的父母,你的亲朋,便只能一直生活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

木瑶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使劲地摇头道:“不行不行!你不能离开我;没了你,就算这个破帝国恢复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阿飞听闻,无奈地笑了起来,伸手在她的小脸上使劲捏了捏:“小瑶瑶哟!事情总要有人做,就算我不在了,阿阳和耗子不是也在?青族的人,都是你的家人。”

木瑶小脑袋摇成了拨浪鼓,把脸埋在了阿飞的身上,大哭道:“不要不要不要!让他们都去死吧!我就要你!”

跪在地上低着脑袋的沙安阳听到了木瑶的话,瞬间就不乐意了,站起身指着木瑶道:“诶!你个小娘们是怎么回事?什么叫做让我们都去死吧你只要飞哥?合着我们都不该活着,就要你和你的飞哥哥活着?”

阿飞听着他阴阳怪气的话,不禁觉得好笑,回眼瞪了他一眼,转头轻抚木瑶的脑袋,轻轻哼唱起那首最为熟悉的巡山调;歌声之难听,连众神兽都皱起了眉头。

“他奶奶的!孟章大哥唱歌这么难听?”

“放迦楼罗屁!那是金鳞唱歌难听,和孟章大哥有什么关系!”

一首巡山调哼唱完,阿飞轻轻捧起木瑶的小脸,再次在她的小嘴上轻轻吻了一下,微微一笑,将她推到了毕方的怀中:“原谅我阿瑶,有些事情,是不做不行的!”

木瑶一愣,连忙又要去抱住阿飞,毕方连忙双臂一环,将木瑶紧紧抱住了。

“你放开我!”木瑶哭喊着,伸手使劲捶打着毕方的胳膊;毕方脸色也十分不忍,但依然没有松开手,低声地安慰着她。

梼杌看着木瑶,脸上不耐烦的神情越来越甚,直起身子,指着木瑶怒喝道:“区区凡人!胆敢继续死缠烂打,本神叫你灰飞烟灭!”

“放肆!”阿飞听到了梼杌的话,心中怒火窜起,挥起一拳,重重抽击在梼杌的脸上,将他打得摔了一个趔趄:“梼杌,尔莫不是活着不耐,想让本尊将尔赐死!”

阿飞的声音语气,忽然间变得与龙神孟章完全一致,浑身透露出的强大威压罩在了梼杌的头上,将他压得跪趴在地,不得动弹。

梼杌骇然,连忙认罪求饶,阿飞冷冷看了他一眼,右手一挥,将龙威金月斧唤出,架在了梼杌的脖子上,手腕微动,锋利的斧刃在梼杌的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丝丝缕缕的金色光气渗入其中。

“阿瑶,乃是本尊挚爱;阿阳木科达乃是本尊手足;大荒沙族之中,乃是本尊亲人,尔再若有丝毫不敬之意,诛。”阿飞的嘴唇未动,不怒自威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回响而来。

听闻声音,众兽直接跪拜在了地上;梼杌更是惊慌失措,连忙捣蒜似的磕头求饶。

半晌,阿飞右手再次一挥,龙威金月斧上金光涌动;随后,阿飞将龙威金月斧扔到了沙安阳的脚边:“送你了,有此斧头,如本尊亲临。”

说完,阿飞缓缓走向了龙骨。

“不要啊!阿……”木瑶哭喊着伸出手,一时间急火攻心,直接晕了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