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比邻
第七十九章 众兽斗饕餮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217  |  更新时间:2020-08-30 23:56:14 全文阅读

饕餮闻言哈哈一笑,挥爪指向了梼杌:“不错!不错!你很有眼光,这就是孟章的逆鳞!”

随着胸口处金光的荡开,阿飞身上的鳞片也跟着散发出阵阵光芒;阿飞感觉一股股力量不断地从身体中涌出,将他的身子充斥得发胀。

梼杌忙从地上撑地而起,对身边众神兽叫道:“快阻止他!”身子向前一冲,黑红巨爪直勾勾抓向饕餮的胸口。

饕餮身形一转,避开了梼杌的巨爪,与此同时尾巴甩出,将他抽击得在空中失去了平衡,翻转了几圈,重重摔落在地。

众兽也紧随其后,纷纷催动着神力,对饕餮发动攻击;被逆鳞的力量所加持,饕餮的速度较之先前,有了突飞猛进的提升;面对如此密集之攻击,显得不慌不忙,身子只是轻微的动了动,就避开了所有的攻击,随便在每一兽的身上快速冲击了一爪,将他们一齐打落在地。

将众兽全部打倒之后,饕餮身形一转,飞扑至阿飞的面前,巨爪一探,卡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

饕餮的速度太快,众人都不及反应,饕餮就已经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待到众人反应过来之时,阿飞便已经被拎至了半悬空,痛苦地挣扎了起来。

饕餮猛然将身子升高,将阿飞高高举起,卡住他脖子的爪子猛然加了些力气;他只感觉被掐的无法呼吸,窒息的痛苦也随之而来。

饕餮卡住阿飞的脖子片刻功夫,便松了开来,随手一挥,五颗龙丹赫然间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阿飞脖子被放开,连忙大口吸入空气,饕餮的的手也在这个时候动了,迅速地将五颗龙丹一起塞入了阿飞的嘴中;阿飞猛然一吸气,便将五枚龙丹一起吸入了体内;强烈的异物感,令他痛苦的咳嗽起来。

饕餮却是不管这许多,一爪抬起,运转着逆鳞中散发出来的金色神力,在阿飞的腹部缓慢的揉动起来;缓缓的五色光芒从他的腹部闪耀而起,交织流转。

随着五色光芒的交织流转,阿飞便感觉一股奇异的感觉在腹中流转,时而冰寒,时而灼热,又时而温暖;一种说不出是难受还是舒服的感觉。

地上众兽连忙准备起身再度发起攻击,梼杌却突然拦住了他们,望着半空中的饕餮冷笑起来:“不必再继续动手了,他已经在自寻死路了,居然敢为金鳞融合龙丹,哈哈哈——”

众兽闻言,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老大?融合了龙丹,孟章大哥就复活了?”

梼杌摇头道:“非也,非也,但也差不几了;金鳞之所以斗不过饕餮,其原因就是金鳞没有孟章大哥的实力,而饕餮又得到了逆鳞的加持,比我们都要强大太多了;但是金鳞一旦融合了龙丹,那可就有了孟章大哥的五行之力了,捏死饕餮,岂不跟玩一样?”

说着,梼杌有自顾自哈哈大笑起来;众兽听闻,也豁然明了了,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身后三人本就为阿飞的情况着急,闻听得梼杌的话,皆是扭头看去,听完他的解释,心中同时生出了一丝希望来。

沙安阳舒气一下,问道:“这位……神兽?五行之力是什么意思?”

梼杌扭回头来,瞥了沙安阳一眼,哈哈解释道:“凡人本没有资格过问这许多,但本神大度,便与你说说;五行之力,生育天地毁灭天地的力量;五行相生,则生息一片天地,无形相克,则灭一方天地;而孟章大哥则可以使用这能力,掌控生死;所以孟章大哥也就成了最强守护神。”

众兽听他给一名凡人解释这些,不禁都有些惊讶;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继续看着半空中饕餮找死。

解释完,梼杌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话多了;他身为神兽,对凡人自是万分的不屑;但此时不知是何原因,他心里无比发畅快,鬼使神差地回答了沙安阳的问题。

木瑶捏着下巴思索了片刻,突然想到什么,抬头欲说,梼杌巨爪一拦,语气突然变冷了下来:“你们不必多问了,能与你们解释这许多,已是破天荒,莫要得寸进尺。”

木瑶皱了皱眉,绕开他伸出的巨爪,绕到了他的面前,开口欲说;梼杌却先她一步,语气冷冽道:“凡人!你莫要不知好歹!”

木瑶却是不理会他语气的冷冽,伸手指着半空中的阿飞道:“闭嘴!听我说!我不管什么五行之力有多强大,但是阿飞魂魄离体之后一直没有恢复,到现在他的身子还是无法动弹的!”

梼杌一听这话,刚刚抬起的巨爪停住了,缓缓扭过身看向身边的众兽:“如此的话……”

梼杌连忙又扭转过身,看向半空中的饕餮以及阿飞,见阿飞表情十分痛苦,但除了脑袋以外,身子没有任何的动作,心里立刻就是咯噔一下:坏了!饕餮这头畜生,铁定是知道这一点的!

“无知凡人!为何不早说!”梼杌怒骂了一声,连忙扭转过身子,朝半空中饕餮直扑而去;众兽也连忙跟着他的身后,一起扑上了半空;唯独是貔貅一兽,没有跟着飞上去。

“我……你……”木瑶被梼杌骂的一时语塞,举着拳头想骂些什么,但人家早已飞上了半悬空;沙安阳扭头看了一眼貔貅,疑惑地指了指天上:“大金胖子,你咋不跟着一起去?红绥那老不死的可厉害了,阳爷都不是他对手!”

貔貅呵呵笑道:“不了不了,那太高了,老夫飞不上去的。”说着,用爪子揉了揉自己的大肚子,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略减,转身对沙安阳道:“凡人,不得对本财神无理,不然老夫罚你一生穷困潦倒!”

沙安阳见貔貅看着面色,脾气也不似之前梼杌那头大怪兽一般糟糕,便对他也有了些许的好感,伸手在他的大肚子上拍了一下,打趣道:“你是太胖了,飞不上去吧?”

“诶——不得拍老夫的金钱肚;”貔貅往边上让了让,脸上做了一个怪异的表情来:“老夫飞不上去,并非老夫胖,是老夫没有翅膀。”

听罢,沙安阳歪过脸,看向了貔貅背上的一对翅膀;那对翅膀通体灿金色,长的十分小巧,与貔貅那肥硕的大身子完全不成比例,看着十分可爱;小金翅膀内敛着,一动不动。

“那不是翅膀吗?”沙安阳对那对翅膀努了努嘴,问道。

貔貅轻甩肥圆的大屁股在沙安阳的身上撞了一下,将沙安阳直接撞了一个大跟头:“凡夫俗子晓得什么!此乃老夫的招财翅,不可亵渎玷污。”

沙安阳吐了吐嘴里的沙子,站起身在貔貅的大屁股上狠狠拍了个响:“大胖子你撞我作甚!我认识一神兽,与你一般圆润,它叫混沌,你认识不?”

貔貅一听混沌这个名字,也来了精神,扭过身子文沙安阳道:“你说混沌老兄?你也认识他?”

沙安阳见貔貅这副样子,也兴奋起来,伸手去揽貔貅的肩膀,但貔貅实在太胖了,比肉球混沌还要胖上许多,他的手根本揽不住貔貅的肩膀,只能搭在他的大肥肉上面:“你看!这是熟人遇熟人了!我和混沌老兄关系可好了!”

说着,沙安阳开始吹嘘自己与混沌如何如何好,一起如何如何玩啥的;貔貅也在一旁,吹嘘着自己与混沌之间的关系如何如何好,一起做过什么什么事;一人一兽越说越起劲,俨然开始了攀比谁和混沌的关系最好起来。

半空中,众兽与饕餮交手火热;饕餮一手抓着阿飞,另一手还要给阿飞融合龙丹,便无法发起反击,只能一边给阿飞融合龙丹,一边四处躲闪着;不过逆鳞的力量确实不俗,纵是如此多兽一起围攻,也未能伤饕餮半分。

穷奇性子急躁,见如此之久都没有将饕餮拿下,已经没有了耐心;此时又听见地面上,貔貅和沙安阳激烈的谈论声音,鼻子都快气歪了:好么!老子们在这里和饕餮老畜生斗得死去活来,你都清闲,还与凡人聊起家常来了!

想到这里,穷奇再压不住其中火气了,对着貔貅怒骂道:“老吝啬鬼!这个时候了,你还在那里放洋屁!你的金钱非要等我们全死了,才肯拿出来用吗!”

貔貅被他这声音吓了一跳,连忙止住了与沙安阳的激烈讨论,对他嘿嘿一笑:“我们就先说到这里,剩下的有时间再说!”

说完,忙抬起头对穷奇道:“急什么大老粗,老夫的金钱不也要拿出来嘛!”说着话,他后爪将身子立起来,前爪在浑圆的大肚子上飞快的揉搓着,很快揉出了许多金银色的钱,上面的字也各不相同。

貔貅将手中的金银色钱朝空中抛去,无数钱币在空中翻转,朝着众兽之间落去。

金色的落在了饕餮的身上,饕餮的身形骤然便慢了下来,身子也朝下面落了几分;银色的落在了众兽身上,银辉流转,众兽的眼中骤然闪烁了一阵银光,又很快的隐去了,与此同时,众兽的速度骤然加快了不少,每一次攻击的力量也变强了许多。

饕餮感受到身子被金色钱币贴中之后,骤然变重了许多,速度也被这些重量拖累,变得缓慢了下来,又见众兽速度变快,力量变强,心中骇然。

这种钱币他自然是了解的,曾经孟章能够打败身为天敌首领的迦楼罗王,也是有貔貅的这两种钱币帮助。

金色的钱币叫作千坠之金,能够使被其附身者,犹如被千斤之物压着,速度力量全部会受其影响;银色的叫作恒定之银,能够迅速的补充被附身者的体力精力,并且还能够带来与千坠之金相反的作用。

这两种钱币的稀有度,不亚于买命钱;此时貔貅居然舍得用出如此之多,这着实令饕餮惊讶。

两种钱币所带来的效果,会随着数量而增加;饕餮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居然被贴上了七枚之多,这对他的影响不可谓不大。

饕餮一面硬接下众兽的攻击,一面调转着逆鳞当中的力量,冲击身上的千坠之金;只不过这千坠之金犹如跗骨之疽一般,无论如何都摆脱不开。

受到貔貅的恒定之银加持,穷奇感觉自己的速度变得特别快,而且力量也比以前大了近一倍之多;接连打中了饕餮数拳,令他心里的烦躁一扫而空,兴奋不已。

扭转过头,对貔貅大加赞赏道:“好样的!老吝啬鬼总算做了一次老财神了!哈哈哈——”

貔貅听了他的话,不仅没有高兴,反而曲跪在了地上,两只前爪紧紧捂住了胸口,脸上露出了心疼欲死的表情,大声哭嚎道:“老夫的钱呐!丧尽天良啊!”

听着貔貅的悲鸣,沙安阳也不禁受其感染,面部表情也扭曲了起来,缓缓走到他的身边,小心翼翼地问:“你这个能力使用了……这么难受的吗?”

貔貅扭过脸来,小眼睛瞪圆了,吼道:“钱!那是老夫的钱!”

空中的穷奇心情大好,一边对着饕餮拳打脚踢,一边也与沙安阳解释了一句:“那老吝啬鬼只是舍不得钱罢了,根本没有什么难不难受。”

貔貅听了,仰起头对穷奇就是一顿臭骂。

梼杌一边攻击这饕餮,一边指挥着众兽从各种刁钻的角度,对饕餮的软弱位置发动致命攻击。

饕餮双爪难敌众兽,再加之被千坠之金拖累,根本无处躲闪;防住了一面,另一面就有更多的攻击打来,许多自己防守的死角被众兽抓住,身上的几处要害位置,也就如此被击中了数次。

饕餮心中十分窝火,若不是手中阿飞还未完全与龙丹融合,他早就想将眼前以及地面上的所有人,统统杀的一干二净。

梼杌见饕餮他手中,阿飞身上的五色光芒也开始缓缓融合成了淡淡的金色光芒,心知这是阿飞即将完全与五龙丹融合完成的意思,心中大急。

一旦五龙丹与阿飞完全融合,阿飞的身子便可借助龙骨,完成龙神孟章的复活;而饕餮也就可以趁这个时候,夺取了龙神神龛,替代神龛中孟章的位置,成为龙神;一旦饕餮成为龙神,那即使是整个龙族出动,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梼杌不敢有任何的怠慢了,连忙下令,让众兽不计后果地攻击饕餮,必须在阿飞与五龙丹完全融合之前将饕餮击杀,或者打断五龙丹的融合。

众兽得令,立马不留余力地从各个角度攻击饕餮;其中穷奇最为兴奋,只恨身上的恒定之银不够多,若是再给上百八十枚,一拳便叫饕餮重新投胎。

饕餮运转着自身的神力,全力抵抗着众兽的全力攻击,一边分心到阿飞身上,加快他与五龙丹的融合速度。

融合的速度骤然加快,阿飞也开始出现了不适应;身体中仿佛有一股力量忽然躁动了起来,在四肢百骸之中疯狂乱窜着,浑身疼痛欲裂,七窍之中也开始流淌出鲜血。

梼杌见状大惊,怒道:“饕餮!你疯了吗!你这样做,有可能会破坏掉金鳞的!”

饕餮却是哼哼冷笑起来:“这是被你们所逼,迫不得已而为之!若是担心我一不小心破坏了金鳞,那你们便收手。”

穷奇怒骂道:“呸!老畜生还在口舌招摇!”说着,扭头对梼杌道:“老大,莫要跟他废话,老子们直接动手把他给杀了!”

梼杌沉着脸,缓缓抬头道:“全力将他击杀!就算孟章大哥不能复活,也不能让他成为龙神!”说着,手上黑红色光芒爆闪,七把黑红色的长剑骤然出现在了饕餮的身周。

饕餮见到这七把黑红长剑时,痛苦骤然收缩了一下,惊道:“七煞!你竟然要对我使用这等恶毒之法!”

梼杌冷笑:“恶毒?哪及你万分之一?”说着,四爪一挥,七把黑红长剑一齐射向了饕餮;众兽也紧随其后,发动着最强能力,对饕餮攻击而去。

就这时,饕餮手中的阿飞忽然荡起了一层金光;金光无比凝重厚实,将众兽的攻击全部被击散了;众兽也被这股力量击退出去。

饕餮手握阿飞哈大笑起来:“呵哈哈哈——天助我也!五龙丹融合了,连老天也要让我成为龙神!”

说着,他腋下的两只眼睛中,骤然闪烁起了杀机;浑身一抖,将身上的千坠之金全部击碎;貔貅见状,差点没急得晕死过去。

众兽面色难看,朝着饕餮又是急扑而去;饕餮不慌不忙,单爪一挥,他们身上的恒定之银也应声碎裂;貔貅这些彻底急火攻心,小眼睛一瞪,晕死了过去。沙安阳心中暗自吐槽:真是活吝啬鬼,为了这点不知道什么价值的铁片,能晕死过去。

紧接着,饕餮又是一爪挥出,一道金色的半月形光弧电射而出;声势巨大,速度奇快,众兽只是听闻一声爆响,身上便被重重抽击了一下,身子直直飞了出去。

饕餮看着地上挣扎半天难以起身的众兽,哈哈大笑起来,转手一挥,地面上黄沙飞扬;众人连忙捂住口鼻,蹲下身子。

片刻之后,众人感觉风沙过去了,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堆骨头之中;骨头巨大,十分密集,看着像是一片由骨头形成了林子;巨骨向两边延伸出去,一眼望不到尽头。

沙安阳里面就反应了过来,惊叫道:“龙骨!我靠,居然有这么多!龙神到底有多大啊!”

木瑶翻了翻白眼,扭头对空中的饕餮怒喊:“老不死的!你想干什么!快放了阿飞!”

说着,双手一挥,从地上生出十几条藤蔓,朝天空中激射而去;饕餮眼睛一凝,藤蔓便瞬间化为了齑粉,消散不见。

“不要急,等我成为了龙神,就把你们全部杀了。”

饕餮桀桀冷笑着,抓着阿飞的手一挥,地面便发出了轰隆隆响声;巨大的龙骨林也仿佛活了过来,缓慢的移动了起来。

梼杌大叫不好,连忙费力地挣扎起身;饕餮另外一爪虚按,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压在了梼杌的身上,将他再次压倒在了地上:“别急,一会会给你机会死的。”

龙骨缓缓飘起,悬在了众兽的头上;饕餮巨爪一动,死死卡住了阿飞的脖子,嘴中低沉地念叨着什么,阿飞身上的金光成气状,缓缓顺着饕餮的爪子向他身上流去。

随着金色气流飘向饕餮,阿飞的脑袋一歪,晕厥了过去;眼见着饕餮身上的金色光芒越来越甚,众人众兽都是干着急,无法做出任何的抵抗来。

“饕餮,本尊的力量,尔就如此喜欢吗?”

这个时候,一个空明回响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十分威严,听得人皆是忍不住想要跪拜臣服的感觉;三人直接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

声音一响,饕餮惊呆脸色惧变;地面上的众兽皆是喜形于色,也停止了挣扎,齐声大喊:“龙神万安!”

饕餮寻声四下寻找,却是没有看见龙神孟章的身影;而被他掐住脖子的阿飞,突然脑袋正了过来,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一道夺目的金光从他的眼中电射而出,嘴巴不动,声音从腹部传出:“不必找了,本尊在此。”

饕餮闻言一看,吓得连忙撒开了爪子,身形向后猛退了一段。

孟章摸了摸脖子,淡淡道:“本尊在金鳞之中沉睡,尔何故将本尊吵醒?”说着,嘴角划过了一丝玩味的笑意阿力。

饕餮见到阿飞体内传出龙神孟章的声音,显得十分慌乱,但很快又恢复了镇静,嘿嘿起来:“孟章大哥,好久不见啊。”

孟章哼笑一声:“是好久不见,可尔却是想永远见不着本尊吧。”说着,目光落在了饕餮的胸口位置上,戏谑地笑了起来:“逆鳞,想不到尔还能找到本尊的逆鳞,可喜可贺,只不过,龙神终究是本尊,尔只是一介叛徒。”

听闻孟章的话,饕餮也不打算继续装下去了,索性直接撕破脸皮道:“孟章,如今你的力量已经被我吸收大半,你也好去死了!”说完话,身子疾冲,巨爪直抓向孟章的脑袋。

孟章却是不躲不闪,悬浮于半空仔细感受了一下阿飞的身子,啧啧道:“太弱了,不过足够了。”

说着身子微微一侧,饕餮的巨爪擦着他的胸口而过;随后不紧不慢地一挥右手,金光爆闪,龙威金月斧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孟章单手握斧,振臂一挥,朝着饕餮的腋下劈砍而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