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比邻
第七十八章 逆鳞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127  |  更新时间:2020-08-29 23:42:18 全文阅读

二飞听闻,直晃脑袋:“我才不,你自己去;”说着话,它四条腿在地上使劲蹬了两下,艰难站起身来。

毕方听他的话,有些不悦,但还未开口,站起身的二飞身子一歪,压在了毕方的身上;二飞虽说还未完全成熟,但是体型却是十分壮实;这一压,差点没将毕方的肠子给压出来。

二飞的大屁股扭动了两下,身上的蓝色长毛中,飘出莹莹蓝光;被这蓝色的光芒照到,毕方只感觉身上的疼痛似是缓解了许多,连逐渐有些模糊的意识也变得清醒了不少。

“毕芳姐,我们麒麟一脉乃是瑞兽你应该也清楚;我有一个法子:献祭出我的血脉和魂元,滋养你的身子,便可将你的伤势恢复,你也就不用死了。”二飞说话时,显得有些气喘,呼哧呼哧着道。

毕方听之一愣,立刻就不答应道:“你想干什么?我不答应!你……”毕方一边急声叫喊,一边使劲用自己的两条胳膊捶打着二飞。

二飞呼哧呼哧着气,打断了毕方的话,道:“毕芳姐,你也不要争了;现在应该很明显能看出,我的伤势比你严重,如果不用我的血脉和魂元将救治回来,我们都会死的!如果你活了下来,你的神力也比我强大,你最有能力帮助阿飞,阻止饕餮!”

毕方抬起头,用脑袋在二飞的脑袋上狠狠撞了一下,怒声道:“那也不行!我这么能用你的命换我的命呢!”

二飞苦笑着摇了摇头,想开口继续游说毕方,这时从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强大的拉扯力,将他的身子从毕方的身上拉了起来,身上散发着的蓝光也霎时间停滞了。

“小小年纪,就对着姐姐耍流氓,不愧是林飞的种!有胆,有魄!”一个粗狂豪迈的声音从二飞的身后响起。

二飞对这个声音十分熟悉,连忙扭过头去,只见到身后站着一名浓眉大眼的光膀汉子,正一只手揪着自己的后颈皮,哈哈大笑着。

“穷奇叔叔!”二飞惊喜地叫了一声。

还未等穷奇答应,从他的身后又走出一人来;这人比穷奇矮了一截,身子看着也十分的单薄,皮肤白净,手上捏着一面雪白色的扇子,在鼻下轻摇着;整个人透露着一股阴柔之气。

男人走到了穷奇身边,一双修长的白皙手搭在了穷奇宽阔的肩膀上:“你与孩子开什么玩笑?你当人人都跟你个大老粗似的?还不把孩子放下来!”

男人的声音也十分轻细,听着更似女人之音,但其中有夹杂着男人特有的声线。

二飞闻声看去,立马又是惊喜叫道:“勾陈伯伯!”

穷奇轻轻将二飞放在了地上,双手叉腰哈哈大笑起来,伸手在勾陈的背上猛拍了一巴掌:“大家都是男子汉!有什么不可以开玩笑的!哈哈哈——”

毕方看着穷奇那没轻没重的一巴掌落在了勾陈的身上,不禁都有些担心勾陈那瘦弱的身板,在穷奇的一巴掌下直接散了架。

勾陈微微皱眉,用圆扇轻轻地掸了掸被穷奇拍了一巴掌的地方,转身蹲下身子,手在二飞的脑袋上轻轻抚摸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忧郁的神色来:“真是可怜你了孩子,唉——”

二飞嘿嘿一笑,脑袋摇了摇道:“不可怜不可怜;”说着,它又想起饕餮红绥去追赶二飞等人了,连忙又道:“两位叔叔,饕餮是个大坏蛋,他要利用金鳞做龙神!你们快去帮帮金鳞!”

穷奇一挥手,眉毛立了起来:“小侄不必多说,这些老子们统统都知道,眼下得先将你和毕芳那妮子治好!”

毕方闻言,连忙摇晃着双手道:“不要!我不能让二飞弟弟因为救我而死!”

话音刚落,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不用!你们都不用死!”随着声音,一个体型富态的矮胖男人从不远处跑着过来。

矮胖男人浑身穿着亮黄色的衣服,肥胖的大圆脸上,眼睛都睁不开了;远看,就是一个黄色的大肉球朝着这边跑来;随着他的跑动,他身上的大肚子一颠一颠的,看着十分搞笑。

穷奇一扭头,伸手直接将矮胖拎了过来,笑骂道:“你个老吝啬鬼!是舍不得你那点臭钱还是不舍得你那点臭钱,慢慢吞吞到现在!”

矮胖男人嘿嘿一笑,反过手使劲拍打着穷奇的手,也笑骂道:“金钱姥姥的!你个糙汉子对我尊敬点;救小侄,我还能吝啬吗?”

说着,矮胖男人蹲在了二飞的身边;蹲下之时,矮胖男人的小短腿直接被肚子上的肥肉给盖住了,看着就更加像一个肉球了。

二飞见到矮胖男人时,脸上表情变得十分疑惑起来;他的印象中,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但他叫自己小侄,说明也是龙族之人。

矮胖男人看着二飞疑惑的神情,肥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容:“怎么?不记得你大富豪叔叔了?”

经这么一提醒,二飞才猛然想起一人来;在孟章座下十二兽中,有一位特别爱财的神兽,叫做貔貅;他十分懂得如何赚钱,并且也十分富有。

不过为了赚钱,他也是不择手段,所以结下了不少梁子;害怕被人劫取了钱财,便每天都换一副面容,让所有人都认不出自己来;唯一不变的,就是他圆鼓鼓的身材,以及看着就财大气粗的衣服。

“貔貅叔叔!”二飞笑着叫了一声,接着扭头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毕方;此时毕方已经因为伤重昏迷了。

二飞连忙用爪子拽了拽貔貅的大金衣服:“貔貅叔叔,你快救救毕芳姐,她身子比我弱!”

貔貅也不多话,艰难地站起身,随手在自己的大肚子上揉搓了两下,拿出一片金光闪闪的圆片来,圆片中心打了一个方形孔洞,孔洞的四边用龙文写着“黄泉卖命”四个字。

貔貅将圆片丢在了毕方的身上,一道金光闪过,圆片消失在了毕方的身上;紧接着,毕方的身上亮起了刺眼的金色光芒,她身上的伤势,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毕方这边恢复着,貔貅又从大肚子上摸出了一枚相同的圆片,丢在了二飞的身上,随后便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蹲在了地上,满脸心疼之色:“哎呀!老夫的钱呐!”

穷奇与勾陈见状,皆是笑了起来;貔貅扭过脸来,怨恨地瞪视了两人一眼,嘴里骂道:“两个挨千刀遭万剐的,看着人家的痛苦,就这么开心的吗?本财神要咒你们永生永世穷困潦倒!”

穷奇却是不以为然,双手扶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穷怕什么?老子就叫穷奇;穷奇穷奇,不穷才他奶奶的奇怪了!”

三人嬉笑的功夫,毕方身上的金光依然消散;她从地上坐了起来,缓缓打量了自己一遍,发现自己身上严重的伤都恢复了,只剩下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伤,当即一惊,连忙看向了二飞。

勾陈见状,轻摇圆扇微笑道:“放心好了,二飞小子没事,一会也就醒过来了;把你救回来的,是我们的老吝啬鬼了。”说着,用扇子掩嘴笑着。

毕方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连忙扭头看向身边三人:“怎、怎么回事?”

勾陈伸手拍了拍貔貅的大肚子,道:“你没怎么见过这个老吝啬鬼,对他不是很了解;他有一种很神奇的钱,叫作买命钱;只要你一息尚存,它都可以用买命钱将你的命买回来;不过这东西倒是珍贵的紧,这次一下就用了两个,老吝啬鬼估计都想上吊了。”

貔貅闻听他言,气得从地上跳了起来,身上的肥肉也跟着一点上下抖动起来:“老阴阳鬼,你放屁!”

毕方见着他那副样子,也是没忍住哈哈笑了起来。

这时,二飞也苏醒了过来,摇头晃脑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刚一起身,二飞没有太过于关注自己的身子状况,连忙对穷奇等人道:“各位叔叔,我们赶紧去帮助金鳞吧,他不可能是饕餮的对手。”

穷奇重重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收敛,换上了一副凶相,开口骂了饕餮几句,接着道:“小侄你放心,你梼杌叔叔他们已经去了,我们这也赶过去;你和毕芳小妮就不必过去了。”

毕方闻言,急忙想要抗议,二飞却拦住了她道:“毕芳姐,我们去了也是添乱,还不如不去呢;再说,叔伯们的实力,联手还斗不过饕餮一人吗?”

毕方撇了撇嘴,十分不甘心,但也没有继续说什么,就地坐了下来;二飞对三位叔伯一点头:“那就拜托你们了。”

穷奇一挥手,爽朗道:“什么话!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说完,一把揪住了貔貅背上的大肥肉,朝着远处奔走而去;勾陈也对二飞和毕方点了点头,飘身追了上去。

三人身形速度极快,不过半刻功夫,便追赶上了阿飞众人。

此时地上零零散散落着魔动车的碎裂木板,以及破损的水袋和肉;杂乱之中,坐着几人,正是阿飞一众人;此时沙安阳也已经醒了过来,于木科达一起,将阿飞和木瑶挡在身后。

在众人之前,是五头身形巨大的怪兽,此时正与饕餮红绥对峙而立;双方皆是没有出手的意思,只是死死盯着对方的动作。

穷奇、勾陈和貔貅赶到,落在了这五头怪兽之前;穷奇随手将貔貅丢在了一边,瞪起眼睛,立起眉毛对红绥骂道:“你姥姥的小细腿!早看你不是好东西了,要不是孟章大哥拦着,老子早就把你给砍了!现在好了,原形毕露了,老子也不用在忍着你了!”

红绥微微低眉,看了一眼火气冲冲的穷奇,不屑一笑:“我道是谁呢,这不是穷奇嘛!怎么,您还想和我比划比划?”

穷奇天生就是一个火爆脾气,本来就对饕餮红绥厌恶至极,此时听到他阴阳怪调的语气,更是怒火突起。

“少他奶奶的废话!”穷奇怒吼了一声,身子猛然一抖擞,现出了原形来;见到穷奇现出了原形,身后的勾陈和貔貅也跟着现出了原形。

这下把身后的众人给惊呆了:之前红绥变成了巨大的怪兽,就令他们十分震惊了;后来在逃跑的时候,又来了五头长相奇异的怪兽,与红绥打斗了一番;现在,来了三个人,结果也变成了怪兽。

勾陈似是感受到了身后四人的情绪,扭回身对他们一笑:“不必惊慌,我们乃是孟章座下十二兽,不会伤害你们的。”

四人都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阿飞看着这些怪兽,有的似龙非龙,有的似虎非虎,更有的身上有好几种动物的样子,看着甚是怪异;他的记忆一直十分混乱,即使融合了孟章的龙魂,也依然记忆不清。

穷奇探爪一指饕餮,吼道:“受死!”身形疾窜,双爪握紧朝饕餮猛打过去;饕餮却是不急不慌,身子缓缓往边上让了一让,轻而易举地躲开了穷奇的攻击,紧接着双爪抬起,朝着穷奇的腰间猛砸而下。

穷奇受到重力打击,腰上吃痛,一下子就四足一弯,跪在了地上;饕餮动作未停,紧接着又是一记扫尾,重重抽击在穷奇的头上,将他抽回了众兽面前。

勾陈见状大惊,扭头看向身边一兽,问道:“老大,饕餮这小子什么时候变这么强了?”

此兽身形比其他的神兽高上不少;他身形似虎,但一身长毛却如同狗头黑熊一般;长毛纠结,形成了一张酷似人脸的图案;四条粗壮的腿像是虎腿一般,脸上没有眼睛,只生着一张巨大的嘴,嘴中是一层层的獠牙。

此神兽名为梼杌,乃是孟章座下十二兽的老大。

梼杌缓缓晃了晃脑袋,大嘴不动,回答道:“这我也不晓得,饕餮这个混小子消失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穷奇从地上挣扎着站起了身,缓了缓气,抬眼瞪向了饕餮,巨爪一挥,怒声道:“一起上!就是他再强大,也不会是我们八兽的对手!”

说着,穷奇率先冲了上去;其他众兽想要阻拦,却是晚了一步;为了防止穷奇再此吃亏,众兽只得紧随其后冲了上去。

然而梼杌却是没有动,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饕餮;而饕餮似是没有将其他七兽放在眼中一般,目光穿过七兽落在了梼杌的身上,脸上挂着耐人寻味的微笑。

七兽将饕餮团团围住,穷奇急性子,率先对他发起了攻击;饕餮再次不慌不忙地躲了开来,其他众兽也在此时动了,抓着饕餮方便的破绽对其发动攻势。

哪知这些破绽,竟是饕餮故意留下的;看似如先前一般躲开穷奇的攻击,随便对他发动攻击;实则是佯装着躲开穷奇,令众兽蜂拥而上,自己则身形急转,双爪连挥,打在了众兽身上头上。

穷奇扑了个空,本以为饕餮会像先前一般打自己,却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套路而已;所幸他反应极快,身子猛然一转,双爪指甲死死扣住了饕餮的腰间,张开大嘴,撕咬起他的腰。

饕餮吃痛不已,闷哼了一声,巨尾飞甩,重重抽击在六兽的脸上,将他们打退开些许,自己则扭转回身,双爪如同狂风骤雨一般捶打在穷奇头上。

一番捶打之下,穷奇也松开了嘴,饕餮急转身来,将他抓了起来,朝着地面连着摔击了十几下,重重砸向了梼杌。

梼杌伸出单爪,将穷奇扶住了,低声询问了一声:“没事吧?”

穷奇照着边上的地面上吐了一口带着血丝的口水,使劲一摇头道:“没事!”说着,又要朝着饕餮冲去;梼杌将他拽了下来,对他轻轻摇了摇头。

穷奇回头看了一眼梼杌,十分听话的没有继续动作;其他六兽也退了回来,围在了梼杌的身边。

梼杌大嘴长着,注视了饕餮半晌:先前他没有参与合围,是不清楚现在饕餮的底细,不知道他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能力,便先观察了一会。

但见刚才的打斗,饕餮除了身体素质,以及肉体力量变强了许多以外,也并未发现什么特殊的能力。

注视了半晌,梼杌转过头来,对众兽一样脑袋,示意他们一起合围饕餮,自己也踏前一步,朝饕餮攻击而来。

有了梼杌的加入,饕餮脸上的神色变了变,也不似之前那番从容自得,后爪下意识地往后撤了一步;穷奇将此看在眼里,心中得意不已:老大就是老大,今天这个腌臜东西必死在这里!

七兽将饕餮合围在其中,纷纷摆出了蓄势待发的样子,但也都没有任何一兽率先发起攻击;就连脾气嘴急躁的穷奇此时也是没有任何动作。

见众兽都没有反应,饕餮表现出了一丝紧张来,不断地扭头回望,生怕有人趁其不备偷袭一般;梼杌看着他的表现,心中更是生疑。

这与刚才的他,判若两人;虽然自己是强大些许,但也不至于因为自己的加入,而态度转变有如此之大吧。

心中虽然疑惑不已,但是也不清楚饕餮心中到底打了什么如意算盘,只得先按照心中的计划,将他制服再说。

对峙良久,梼杌突然大叫一声,穷奇应声而动,挥舞着双爪拍向饕餮;饕餮连忙回身格挡,但穷奇只是虚晃一招,身形突然就停滞了下来,与此同时,貔貅和另外一兽一起动了,一金一黑两道光芒射向了饕餮的腹部;梼杌也紧随两兽之后,嘴中猛吐出一口黑紫色的起柱,攻向饕餮的胸口。

三道攻击一起,纵是饕餮能力再大,也无法完全躲避掉;不过他心知梼杌的能力要大于貔貅与另外一兽,便压低了身子,硬接下来两兽的攻击。

饕餮受到攻击,身子歪了歪,众兽也就在这时一齐扑了上来,梼杌和貔貅则站在外围,运转着神力不断攻击饕餮,阻挠饕餮的攻势。

九头怪兽战作一团,身后地四人看着漫天的飞沙走石,连忙向远处移动,以防被波及到;沙海之中,没有一处可以避身之处;木瑶和木科达便联手催动光属性的魔法,铸成了一面光墙,抵挡飞沙走石。

众兽越战越凶,越打越激烈,缓缓地被众兽围剿的饕餮明显露出了势弱的样子;众兽见状振奋不已,攻势再度加强,以求立刻将他制服;远处的木瑶、木科达以及沙安阳见状也是喜形于色,连声喊着加油。

但梼杌和阿飞却是没有任何松懈感觉,反而愈加的紧张起来;虽然饕餮看着是势微,但是他身上的气势却丝毫未减,并且从一开始,就隐隐感觉,他身上还有更加强大的力量,一直隐藏着没有释放出来。

两人心中这般想着,下一刻他们的想法就被印证了;只见越来越弱势的饕餮突然怪异一笑,身子突然拔高,身上弱势的气息一扫而空,强势的气息骤然升起。

与其缠斗着的众兽,也为之一愣;也就是这一愣的功夫,饕餮身子猛然一转,巨尾甩圆了,将围在身边的众兽抽得倒飞了出去。

梼杌和貔貅被倒飞而来的神兽撞倒,也向后翻倒了过去。

还未等众兽起身,饕餮活动了一下身子,桀桀笑道:“好久没有活动身子了,真舒服!”

随着他的身子舒展,一层层金光从他的胸口荡了开来;受到金光的波及,木瑶和木科达的光墙一瞬间破碎,两人都是感到嗓子眼发甜,胸口发闷。

金光荡到了阿飞的身上,缓缓消失;紧接着,阿飞感觉身体中的神力被调动了,浑身一阵发麻发痒,缓缓的,金色的龙鳞浮现在了他的身上。

梼杌震惊地扭头看向阿飞,看见他身上的金鳞缓缓一层层覆盖满了全身,唯独在脖子下面的位置上,少了一片龙鳞。

见到这情形,梼杌的身子猛然一震,厉声问道:“你脖子下的鳞片呢!”

阿飞被他这一问,也是有些不解,抬起头看向了他,没有作答;梼杌又一次厉声问了一遍,阿飞这才回过神,连忙答道:“不知道,一直就没有。”

听到阿飞这样的回答,梼杌彻底不淡定了,回头看向了饕餮胸口,荡起金光的位置;只见那个位置上,有一片银白色的,倒插在肉中的鳞片,失声道:“坏了!他拿到了逆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