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比邻
第七十二章 进入沙海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88  |  更新时间:2020-08-23 23:55:18 全文阅读

木瑶看着沙安阳变红的脸,以及他窃窃私语的样子,忍俊不禁;转头对阿飞作声道:“阿飞,我也累了。”随后身子便缓缓向阿飞的身子靠去,眼神促狭地看向沙安阳。

沙安阳见状一阵不悦,但随后又幸灾乐祸起来;阿飞听到木瑶的作声,看着她向自己的身上靠了过来,微微凝了凝眉,道:“都多大了,还要我抱着你睡?”

沙安阳哈哈大笑起来,对着木瑶做了一个十分欠揍的表情;木瑶也一阵尴尬,抡起小拳头,使劲在阿飞的身上一顿砸:“你!讨厌讨厌讨厌!”

车子在喧闹之中,很快来到了荒月城边缘;木科达对此地有过耳闻,知道这是需要到晚上才能够进入的,便将车缓缓听了下来,自己也松了口气躺在一边,抱怨起来:“明明晚上才能进去,干嘛现在就出来。”

“等我想想,好像有办法现在就进去的。”阿飞道。

思索了片刻,一个想法从他的心中升起;阿飞站起身下车,右手在胸前一按,紧接着夺目的金色光芒从他的胸口处喷薄而出;不一会,光彩耀人的龙珠便从他的胸口出现在他的手中。

阿飞手托龙珠,举到了荒月城的边缘;缓缓地,一层淡淡的,似是薄膜的屏障朝着周围缓缓散去;随后,阿飞将龙珠收了起来,迈开步子走进了荒月城中。

荒月城中荒凉的景象映入眼帘;阿飞欣慰地点了点头,对身上的众人挥了挥手:“进来吧!”

木科达见状,非但没有很高兴,反而有些崩溃起来:“哎哟!我就是说说而已,你怎么还当真了呢!”

说归说,木科达还是一脸不情愿地坐了起来,将手搭在了控制魔动车的半球之上,行驶进了荒月城中。

城中的景象依旧,只不过有阳光照射在上面,看着没有那么冷清;城中没有再见到那数量庞大的百足龙了,这让沙安阳和木瑶感到了十分安心。

魔动车一路疾驰,约摸半日的功夫,便行驶到了荒月城的边缘;远远望去,远处是一片黄色的世界,一望无际的平坦沙地,荒月城的黑石地面与沙漠相连,对比鲜明。

木科达见到沙漠,心中有些激动,手上的魔力催动更甚,将车速骤然加快了不少。

阿飞也站了起来,立于车头前望向沙漠,突然他发现了在荒月城与沙漠交界的位置上,仿佛有一层近乎透明的薄膜屏障,从上面散发着一股似有似无的神力。

阿飞连忙一摆手,对木科达叫道:“停下!前面有……”

不过他的话说晚了,还未等他把话全部说完,魔动车就已经在木科达的操作下,狠狠撞击在了那层薄膜屏障之上。

轰然一声,车上的众人,已经水和食物就全部从车上翻了出去,散落了一地;魔动车也发出了“吱呀呀”的声音,险些散架。

众人皆是摔得不轻,纷纷龇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狠狠瞪向了木科达;唯独毕方被沙安阳抱着,没有被摔得太狠,但也被剧烈地颠簸影响,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有些茫然地揉着眼睛,打量起四周。

阿飞站起身,第一件事情就是将木科达拎了起来,粗暴地拽到了荒月城与沙漠的交界处,将他的脸往薄膜屏障上按。

神奇的事情也就在这时发生了;木科达的脸在接触到薄膜屏障的一瞬间,竟然直接畅然无阻地穿了过去。

阿飞不由地惊讶了一下,嘴中酝酿了半天的骂人话语也顷刻之间烟消云散,拽着木科达的手也直接送开了,伸手去触摸那层薄膜屏障。

木科达刚一被放开,身子并没有失去平衡地摔在地上,而是就以刚才的姿势悬停了在半空中;若不是看木科达的双腿不停挣扎,众人都要以为木科达的时间暂停了。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有个什么东西把我困住了!”木科达一边挣扎,一边大喊大叫起来。

毕方这个时候也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走到木科达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一下,嘻嘻笑了起来:“你这个样子好傻啊!”说着,伸手在木科达的背上使劲一推,将他直接推到了沙漠之中。

穿过了薄膜屏障,将木科达困在的那股力量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身子也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摔到了地上。

木科达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上下左右仔细打量着自己的身子,嘿嘿笑了起来,在原地手舞足蹈起来:“好了!我好了!嘿嘿嘿——”

阿飞看了一眼木科达,又伸手触碰了一下屏障;手也在屏障之中畅通无阻,丝毫没有任何阻滞的感觉,不禁十分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毕方眨了眨眼睛,一脸古怪地看向阿飞:“你不知道吗?”

阿飞摇了摇头;毕方转身,将沙安阳拉了过来,对他一扬小脸,示意他走过去。

沙安阳有些不明所以,半信半疑地走了过去,一头撞在了屏障之上,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还没等沙安阳开口骂人,毕方又将他的胳膊抱住,拉着他穿过了屏障,走在了沙漠地上,随后转过身,对阿飞道:“这下你明白了吗?”

这时沙安阳也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了,将手从毕方的怀中抽了出来,伸手又在屏障上摸了摸,转过头,与阿飞隔着屏障相望。

阿飞捏起了下巴,眯着眼睛思考起来:“你的意思是,这个屏障是只有具备神力的人才能穿梭来回?”

毕方听罢,翻了翻白眼,一脸无语地晃了晃手:“什么呀!这里可是孟章帝国,当然是需要的卯文叔叔的神力才能穿过这个屏障呀!不具备卯文叔叔神力的人,依靠有神力的人,才能穿过。”

毕方这么一说,阿飞更加疑惑起来:“我先前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你也能穿过,我就否认了这个猜测。”

毕方道:“卯文叔叔的神力不也是你给我的嘛!”说着,毕方扬起了脑袋,将鼻子完全露在了外边。

阿飞定睛看了一眼,看见她的脖子上,有一片金色的圆形鳞片,立马想了起来:当时在千城,为了吊住毕方的生命力,给她吃了一片鳞片;而她所说的卯文叔叔的神力,想必也就来源于此。

想到这里,阿飞也不继续纠结,将木瑶推过了屏障,又将落了满地的水袋和食物捡回了魔动车上,转身拉着魔动车进入了沙漠之中。

沙漠之中十分干燥炎热;从众人进入沙漠之后,一股炙热的温度便席卷上来;众人中,除了毕方以外,全部穿着过冬的衣服,此时更是热得难受;毛茸茸的兽皮将汗水全部积攒,贴在身上,十分不舒适。

三个男人倒是不怕什么,将兽皮衣服一脱,便舒服了不少;但是木瑶是个女孩子,怎么也不可能像三人一般,将衣服脱去。

毕方看了一眼脸上潮红的木瑶,见她满脸的难受表情,不停地扯动兽皮衣领子,便将她叫到了一边,转身对三个男人喊道:“你们都不许看听到没有!”

三人先前也都没有注意到毕方和木瑶,此时被毕方的话一“提醒”,纷纷转过头来,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人看。

毕方见三人如此不识抬举,眼睛一瞪,抬手就是一团火焰丢在了三人脚边,将他们吓得连忙往边上跳开。

毕方道:“如果再看,下一次直接烧了你们!”

三人闻言,连忙转过身,背对着两人。

确认了三人没有继续偷看,毕方对木瑶微微一笑,抬起手,在身边虚抓了一下;一道火焰闪过,一套与她身上一般无二的衣服出现在她的手中。

毕方将手中的衣服递到了木瑶的面前:“来,穿上这套衣服吧;这是我的羽毛编织成的火羽服,能够连天火都能隔绝。”

木瑶点了点头,轻声道了句谢谢,迅速地将身上的衣服脱了去,把毕方的火羽服穿上。

毕方的身形比较高挑,木瑶穿着略微有些偏大,袖子与裤腿都长出来了不少;毕方见状,抬手在木瑶的双肩上一按,火焰在她的身上一闪而逝,偏大的火羽服变得十分合身。

穿上火羽服,木瑶只感觉一阵清凉爽快,沙漠中的炎热也被直接隔绝了,十分舒服。

再次对毕方道了声谢,木瑶蹦蹦跳跳来到阿飞的身边,原地旋转了一圈:“好不好看阿飞?”

三人打眼一瞥,不禁眼前一亮:木瑶体型娇俏,看着想着小女孩一般灵动可爱;此时穿上了毕方的黑红色火羽服,将她的身材完美的体现了出来,为她增添了一些成熟的味道,看着更加讨人欢喜。

阿飞点了点头,没有发表什么评论;反倒是沙安阳和木科达都露出了猪哥笑,就差流出一串哈喇子了。

沙安阳嘿嘿笑着,道:“好看好看!”这个胸真……不是!这个衣服真大!呃……”

沙安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已经言语上的不过脑子,尴尬地愣在了原地;木瑶狠狠白了他一眼,一把将阿飞的胳膊抱住,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毕方从后面飞跑了过来,一拳狠狠打在了沙安阳的脑袋后面,重重地哼了一声,翻身坐上了魔动车,背对着众人不说话。

沙安阳双手捂住了脑袋,疼得蹲在了地上,倒吸着凉气:“嘶——他奶奶的!你个死火鸡打我做什么!”

毕方再次重重哼了一声,没有搭理沙安阳;木瑶从阿飞后面轻轻踢了他一脚,用眼神示意他过去安慰安慰毕方。

沙安阳一手揉着脑袋,皱着眉头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为什么?我又没惹她。”

木瑶不禁有些无语,摇了摇头,低声道:“谁让你的眼睛不自觉乱看的?还不快去安慰一下,不然以后她都不理你了哦。”说着,又伸手推了他一把。

沙安阳的脾气也上来了,眼睛一横道:“嘶——我怎么就这么不爱听你这话?我看不看谁,与她何干?管的宽!”

说着,也赌气地翻身上车,坐在了魔动车的另外一边,与毕方背对背而坐。

木瑶见状,叹了口气:“算了,我们也上车吧。”

三人也上了车去;木科达将手悬在了半球体上,驾驶着魔动车朝沙漠的中心而去。

这里的黄沙十分松散,加上魔动车上的重量极大,在其中行驶也变得比之前要困难上许多;木科达驾驶着魔动车,十分艰难地行驶着,没多久便累得有些气息急促。

木瑶见状,起身坐到了木科达的对面,将手悬在木科达的手上边,源源不断地将自己的魔力输入进去。

得到了木瑶的魔力之后,木科达感觉驾驶魔动车变得轻松了不少,便又加了一把力,把车的速度加快。

“这么神奇!以前我怎么不知道魔动车还有两人操作的方……”木科达十分兴奋地对木瑶道,但话说了一半,眼神无意间又瞥到了木瑶的胸前,便定住了,没说完的话也变成了一串气音。

木瑶没有注意到木科达的目光,有些得意地解释起来:“这是我自己专研出来的;将魔力不经过任何属性的转换,原模原样地输入到其他魔法师体内,达到一加一的效果;厉害吧!”

说完,木瑶十分得意地扬起了小脸,脸上挂着十分骄傲的小表情,等待着木科达对她的膜拜之词;但等了许久,也没有听到木科达的动静,低头一看,便看见了木科达呆呆地盯着自己的胸前,一滴口水缓缓滑落了出来。

“呀!”木瑶惊叫了一声,将手收了回来,胳膊环抱在胸前,大喊道:“谁帮我打死木科达这个流氓!”

“我来!”

“我来!”

听到木瑶的喊声,气鼓鼓的沙安阳和毕方两人同时大喊起身,直扑向木科达;他们本来就生着气,闷着十分不舒服,此时听见有出气筒,自然不会放过。

木科达被她的惊叫声吓得回过了神,连忙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连忙准备道歉;但沙安阳和毕方都没有给他机会,一拳一脚直接从前后招呼了过来。

“流氓!啊?叫你流氓!”

两人一边骂,一边对木科达拳打脚踢,打得木科达缩成了一团,惨叫哀嚎起来。

打了一会,木科达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了,两人才意犹未尽地停下了手脚,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呼!舒服多了!”

阿飞坐在一边,冷眼看着,也没有多话;木瑶却是有些于心不忍了,微微探出头,打量了一下木科达的情况,问两人:“他……没事吧?”

毕方一摆手:“放心,我们都留着手呢,不会把他打死的!”

沙安阳这时也附和道:“就是就是,再说就算给他打得魂魄出窍了,老子一记老鹰抓小鸡,直接再给他送回去;安啦安啦!”

蜷缩着车板上的木科达缓缓发出了一声低吟,几乎是哭腔道:“我辛辛苦苦给你们驾驶魔动车,你居然还这么对我;啊……疼疼疼……”

木瑶表情变了变,仿佛深有感受一般,张了张嘴,但也没说出什么来。

毕方没有理会木科达,一转头对沙安阳道:“看不出,你的拳头还蛮有力量的嘛!”

沙安阳摆了摆手,脸上有些得意起来:“那是那是,你也不赖;你那一记飞脚,真是又快又狠,不错不错!”

两人哈哈笑了起来,坐在了一起议论着刚才出手出脚的招式,一边互相吹捧着对方刚才表现的强大,仿佛先前没有吵过架一般。

木瑶摇了摇头,将自己脱下来的衣服拉了过来,轻轻围在了胸前;随后有些不忍地看了木科达一眼:“你就休息一下吧,接下来的路我来驾驶一段。”

说着,木瑶驾驶着魔动车,在沙漠中行驶起来。

约摸又是几个钟头过去了,众人四周已经是一望无际的黄沙世界了,但是悬在头顶的太阳,却是从来没有改变过位置。

众人经历了不少事情,此时都是见怪不怪了。

沙安阳擦了擦头上的汗,回身瞥了一眼木瑶,见她身上围着厚实保暖的兽皮衣,但是头上没有一滴汗珠,不禁啧啧称奇起来。

转回头,推了推毕方问道:“木瑶身上那件衣服,是不是能够让人变得很凉快?”

毕方摇了摇头,竖起手指解释起来:“不是的哦;那套衣服是用我脱落的货火羽编织而成的,本身就是很强大的火焰力量,所以一般的火焰温度,都能轻易的被隔绝,所以也就不会感觉到炎热。”

沙安阳听罢,眼前一亮,搓着手嘿嘿笑了起来:“那什么,能不能也给我一套穿穿?这鬼天气太热了!”

一直趴在车板上不敢起身的木科达这个时候也抬起了手喊道:“我也要!”

毕方听罢笑了起来,伸手推了一下沙安阳:“我可是女孩子诶!我的衣服自然全部都是女孩子穿的,你也愿意穿?”

沙安阳皱了皱眉,不解问道:“什么女孩子穿男孩子穿,衣服还有分别的吗?”

毕方听罢,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也不多话,伸手虚握,又变出了一套了一模一样的火羽服来,递到沙安阳的手上:“那你不在意的话,就穿吧!”

沙安阳拿着火羽服,嘿嘿笑了起来,对毕方摆了摆手:“你转过去一下,我换上!”

毕方笑而不语,将身子转到了一边;沙安阳连忙将兽皮裤脱去,将火羽服往身上套;沙安阳的身材又十分健壮,毕方的衣服在他身上显得十分小。

沙安阳一咬牙,将衣服和裙子强行穿了上来;衣服和裙子被绷到了最大,贴在了沙安阳的身上。

“好了吗?”毕方感觉到身后的沙安阳动作停了下来,问了一句。

沙安阳费力地扯了扯身上的火羽服,点头道:“好了,就是有些小了。”

毕方转过头,只看了一眼,就没忍住哈哈笑了起来;沙安阳健壮的身子,将火羽服强行撑大,绷在了沙安阳的身上;肚子也因为火羽服太短而漏了出来;裙摆也十分短,将沙安阳的大部分大腿也露在了外边。

木瑶听到笑声,也扭过头看了一眼,也是没忍住笑了起来;阿飞自然如此。

笑了一会,毕方将手搭在了沙安阳的肩膀,火焰一闪而逝,将他身上的火羽服变成了合身的尺寸。

沙安阳感受到身上紧绷的感觉消失了,有些高兴了上下打量了一遍;一股前所未有的两块感觉传遍全身,十分舒服。

“诶!真的凉快了!”沙安阳惊喜地叫着,张开双臂站起身,仔细感受了一下周围的温度,十分惬意道:“真的不热了,好舒服!就是这个裙摆有些短了;这衣服是不是比兽皮衣穿着好看?”

毕方看着沙安阳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好看!真好看!”说着,伸手拍了拍木瑶,让她也看看沙安阳滑稽的样子。

木瑶回头看了一眼,见火羽服在沙安阳的身上也没有紧绷的样子了,有些疑惑起来:“你在笑什么呀?”

沙安阳也是不解地推了毕方一下:“是啊火鸡,你从刚才就笑,笑到现在,有什么好笑的?”

毕方笑得肚子有些疼,手捂着肚子半晌,才缓过那口气,依然面带着笑容疑惑问道:“男孩子穿裙子诶!你们不觉得好笑吗?”

木瑶听了更加疑惑起来,沙安阳伸手在她的脑袋上用力点了一下:“你在说什么?男的怎么不能穿裙子?不穿裙裤,我们男的就光腚?”

听了沙安阳的话,毕方的笑容收敛了起来,古怪地看向了沙安阳;见他表情如常,不像是开玩笑或者是为自己开脱辩解,不禁奇怪起来。

转头再看木瑶,见她也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更加奇怪了:“你们这里男孩子女孩子都穿裙子的吗!”

沙安阳摆了摆手,对木瑶指了指毕方,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随后努起嘴晃了晃手,转身坐到了车辕上。

“你们别光说话,也给我来一套!”趴在车板上的木科达这个时候大喊道。

毕方的目光在众人身上轮转了一圈,发现木科达和阿飞身上穿着的,也正是兽皮裙裤,不禁更加好奇起来;伸手虚握,变成一套火羽服,丢到了木科达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