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比邻
第七十一章 复活木科达(下)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19  |  更新时间:2020-08-22 23:36:35 全文阅读

众人见他这副“气急败坏”的模样,笑得更加厉害了。

阿飞眉头紧紧皱了起来,龙威金月斧威胁式的扬了扬;但众人皆是不惧,只好无奈收了起来,伸手将已经破成了布条的兽皮衣扯了下来。

身后,已经被烧毁坍塌的族医二处废墟中,红绥从里面艰难地爬了起来;此时他的样子比阿飞还要狼狈。

身上被划开了数道长短深浅不同的伤口,干涸凝固的血液结在身上;衣服更是已经被烧得只剩下一小块遮羞布了。

几名红族人见状,连忙跑了上来,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围裹在红绥的身上,左右搀扶着他来到一块空地上休息。

木伦、木逢春等魔法师连忙小心翼翼走进废墟之中,检查起泥胎的情况。

毕方这时候又扭转过身,揪住了沙安阳的衣服领子向上提着,紧扬着头瞪向了他。

毕方虽然穿着高跟鞋子,但依然比沙安阳矮了一个脑袋;此时毕方与沙安阳的姿势看着就十分滑稽可爱了。

毕方鼓了鼓腮帮子,一字一顿道:“还是之前那个问题,你、到、底、是、谁!”

沙安阳听她这么问,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微微偏过头去,斜着眼睛偷偷打量了她一眼;毕方长相十分娇俏,带上她天生的呆萌气质,显得更加可爱了不少。

沙安阳存心想逗逗她,便正过脸来,佯装出十分严肃的表情来:“你真的想要知道吗?这件事情我一直隐藏着,从未透露出来过,只因为……”

不等沙安阳强行铺垫气氛,毕方直接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腿上,嗔道:“快、说!”

沙安阳吃痛,皱了皱眉,伸手揉了揉被踢痛了的小腿,重重叹了口气,站起身,仰头看向天空,高深莫测道:“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也就告诉你吧;这件事情关乎重大,怕你一时接受不了。”

说着,他轻轻将毕方的手拨到了一边,转身走到了一边,将头扬起四十五度望着天边,眼神中满是犹豫惆怅之色;毕方看着他的样子,被他营造出来的气氛所影响,不禁也有些紧张起来,小手合握在身前,静静地等待他接下来的话语。

木瑶对沙安阳也算是知根知底了,见到他此时的模样,便知道了他想干什么,忍俊不禁;但也没有拆穿他的话,静静走到阿飞身边,小心地把他擦拭身上的焦黑色。

“我,不是人……”沙安阳叹息一声,微微摇头道。

阿飞抬着胳膊,让木瑶帮他擦拭污垢,突然听到了沙安阳的话,立马转身指着他道:“诶嘿嘿嘿——你这话算是说对了,你还真不是人!哈哈哈——”

木瑶被阿飞的语气,引得哈哈大笑起来;沙安阳皱着眉头:“去!不要瞎捣乱!”

不过毕方却是没理解阿飞言中之意,误解了沙安阳真不是人。

沙安阳扭回头,清了清嗓子,重新酝酿了一下情绪,将先前的气氛再次烘托起来:“你也知道了我的能力,是有关于魂魄;所以你也大概猜到了我的真实身份了吧?”

说着,沙安阳将脸转向了毕方;毕方盯着沙安阳满是犹豫神色的眼睛,半晌,喉咙动了动,问道:“你……真的是天吴之主?”

听到“天吴之主”这个称呼,沙安阳愣了一下;他原本就是想假装一下天吴,逗逗毕方这个小姑娘,但突然就听到了这个称呼,乍一听,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当即将错就错:“没错,我们天吴这个种群……”

“你不要说了!后面我不想听!”毕方打断了沙安阳的话,红着小脸跑了开去。

沙安阳有些不明所以地挠了挠头,看着越跑越远的毕方,走到阿飞和木瑶身边:“火鸡这丫头是怎么回事?”

阿飞自然不知,摇了摇头;木瑶却是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沙安阳一眼,嘿嘿笑了起来:“小安阳,艳福不错哟!”

沙安阳没明白木瑶的话,连忙追问起什么意思;但木瑶却只是笑着摇头,缄口不言。

很快,阿飞身上的焦黑色已经完全清理干净了;族医二处中,木伦惊喜地大叫起来:“成了!成了!新的躯体制造成功了!”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皆是围了上来,纷纷朝新的躯体张望;红绥这时候也站起身,扶着他的几名红族人连忙将人群分拨开来,让红绥走了进去。

红绥步入屋中,伸手在新躯上捏了捏;一股人体肌肉和温热感觉从指间传来;红绥点了点头:“嗯,不错,这个躯体相对于正常人来说,还要强大上不少。”

说着,红绥对不远处站着的沙满道:“接下来需要你我的配合了;”说着,将看向了阿飞:“金鳞小子你也过来,一会可能会需要的你的帮忙。”

阿飞没有犹豫,走到了石床边上;先前触碰石床吃了大亏,此时也不敢靠得太紧。

红绥将从废墟中捡出来,存着木科达魂魄的;离火双尖刺递到了沙满的手中:“用你的摄魂手,将里面的魂魄摄取出来,让我先观瞧观瞧。”

沙满点了点头,伸手催动着摄魂手,一把抓在了离火双尖刺之上,将里面木科达的魂魄直接摄取了出来。

在场的人,都不懂魂魄能力,也看不出沙满手中魂魄是情况,只能见到一团灰色的雾气;但沙安阳是学习了摄魂手的,自然能看得出来其中究竟,凑在阿飞和木瑶耳边低声道:“木老鼠的魂魄十分完整诶!几乎和没有损失一样!”

听到这个消息,两个人也是十分开心;红绥捏着下巴,仔细观瞧着木科达的魂魄,半晌点了点头:“很不错,他的魂魄也十分完整;好了,我们可以继续了!”

说着,将木科达的新躯扶了起来,将他的双腿盘了起来,让他坐在了石床上,扭头对周围的魔法师吩咐道:“接下来是关键的时刻,沙满会将魂魄摄入这个新躯之中,我会使用龙神金光将这个新躯封住,让魂魄无法逃离出来;而你们,则需要不留余力地释放你们的生息之法,让他充满活力。”

说罢,红绥的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游走了一遍;众人皆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话不多说,沙满直接将手上的魂魄按入了新躯之中,红绥也紧随其后,将龙神金光直接笼罩在了新躯之上。

木科达的新躯被龙神金光包裹得严严实实,发出夺目的金色光彩。

见到红绥和沙满两人已经动手,木伦对身边的魔法师一声令下,几乎是同时施展起来生息之法,源源不断地注入木科达的新躯之中。

在源源不断的生息之法的注入之下,木科达的身子缓缓地动了两下;但很快又停止了下来,恢复了泥胎的状态。

红绥这时候对阿飞喊道:“快,用你的血喂他!赶紧,马上就来不及了!”

阿飞瞥了红绥一眼,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但是也没有犹豫,直接用手指甲掐破了食指,另外一只手将木科达的嘴扳开,将流出来的血喂了进去。

自从融合了龙角之后,阿飞的恢复能力更上了一层楼;才刚刚喂下去几滴血液,伤口便愈合起来了。

阿飞扭头看了一眼红绥;红绥道:“不够,再多喂一些下去!”

阿飞一点头,索性在手腕上划了一刀;金红交织的血液瞬间涌了出来。

阿飞将手腕压在了木科达的口中,把血全部喂进了他的口中;几口血液下去,阿飞的伤口再一次愈合了。

正当阿飞准备将伤口再次割开,满身金光的木科达突然动了动,嘴中传出十分虚弱的咳嗽声。

听到他的动静,所有人都是形于色,纷纷看向了旁边的人,用眼神交流的心中的喜悦。

红绥对阿飞摆了摆手,示意他让到一边去,而对身边的中魔法师说:“加强魔法不要停止。”

魔法师们得到指挥,要卖力的催动着魔法,将生息之法催动到极致,源源不断注入到木克达的身体中。

过了片刻,穆科达的身体又动了动,一阵急促而虚弱的喘息声从木科达的嘴中传来。

红绥对众人一扬手,示意他们停止催动魔法,随即再一挥手将木科达身上的金光撤去;扶着木科达躺在了石床之上:“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大家也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众人点了点头,鱼贯离去;木逢春却是手握着木科达的手,坐在石床边没有离去。

沙满这时候也拍了拍沙安阳的肩膀:“回去休息吧,明天还到之前的地方,我指导你练习摄魂手和魂魄力量。”

沙安阳点了点头,应了一声,转头有看了看木科达,也转身离去了;木瑶看了一眼木逢春,转身拉着阿飞往外走。

阿飞不乐意,扭了扭胳膊,将手从木瑶的手中抽了出来;木瑶微微一蹙眉,在阿飞的身上使劲拍了一下,压低声音道:“人家两父子共处,你在这算怎么回事?赶紧走吧!”

阿飞一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便跟着木瑶离去了。

两人离开之后,木瑶也告别了阿飞,前往训练场继续专研魔法去了;而阿飞却是无所事事,便找到了先前一起猎杀荒兽的人,集结起来,一起去大荒中猎荒。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间一个月匆匆流逝而去,天气也越来越寒冷下来,部落中的居民也纷纷领到了加厚的兽皮衣裤,和两双加了沙兔绒的兽皮靴。

这期间,木瑶根据着安长赞的魔法心得中方法学习高强的魔法,也有了不小的进步;她本身天资聪慧,对于魔法的领悟也远超常人,短短的一个月时间,木瑶也已经初步地掌握了木属性的魔法,能够从地上生出矮圆桩了。

沙安阳这边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经过这一个月的时间,他的魂魄力量已经提升了好几个档次;行炼魂之法的时间,也从先前半个钟头,达到了现在的两个钟头;沙满对他十分满意,也将其他的魂魄能力,一齐教给了他。

而毕方自从上次无故跑开之后,便再不见人影;不过沙安阳也并不纠结,全当他回了陵光帝国。

阿飞却终日无所事事,隔三差五就将猎荒的队伍集结起来,朝着大荒中进发而去;着对大荒中的荒兽来说,是一次灭顶般的灾难;每次阿飞必然自己先要亲手毙了两只荒兽,在与其他队员合力,猎杀更多荒兽。

不过如此频繁地狩猎,这让猎荒队伍的成员,也不禁叫苦连天;然而部落中的食物储藏库中,荒兽的尸体也已经堆积如山,除了荒兽的人也来不及如此多的工作量,不少荒兽也开始变质腐烂,发出一股浓郁地恶臭味。

木科达的身体恢复得还算不错,就在前几天突然苏醒了过来,令木逢春兴奋不已,满部落地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其他人。

木科达的生命体征十分稳定,已经能够进食下一些流状食物了;阿飞。沙安阳以及木瑶也会隔三差五地来看看他;每次来,阿飞都会带着许多的荒兽肉来。

这天,三人一齐前去看望木科达;四人嬉笑着聊东聊西;不一会,屋门被再次推开,红绥从外面缓缓走了进来。

四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了他的身上;红绥也不见外,伸手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目光在四人身上游走了一圈,缓缓开口:“木科达小子也已经醒了,估计再过不久就能完全恢复了;前往比邻沙海的事情,也该推上进程了。”

木瑶闻言,当即就要反驳;阿飞却伸手拽住了她,对她轻轻摇了摇头,转而对红绥道:“我知道了,等耗子完全恢复了,我们便动身前去比邻沙海;”说着,有转过头,问木科达:“你要不要一起跟着去?”

木科达没有犹豫,笑着道:“可以啊,出去多见见世面也是好的!”

阿飞“嗯”了一声,转头再次看向了红绥;红绥没有过多的话,起身便离去了。

又过了五天的时间,木科达已经恢复得能够下地了;红绥也在这个时候再次来催促阿飞,前往比邻沙海。

木瑶对阿飞要前往比邻沙海的事情十分不悦,对红绥也是言语刻薄地回应着;但阿飞却是十分听话一般,让红绥不要着急,随后也开始收拾起东西,为前往比邻沙海做准备。

其他三人见到阿飞都已经应允下来了,便也只得回去收拾东西,一起做着准备。

为四人准备魔动车以及食物和水的几人,全部都是猎荒队伍中的队员,此时他们提着一块块处理好的荒兽肉,堆放在魔动车上,对躺在车上的阿飞道:“这些、都是你的、劳动成果,你得多吃,多吃!”

为了能够多装一些,众人特地准备了一辆最大的魔动车,足够容纳三十人在上平躺而眠,也不显拥挤。

阿飞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不禁笑了起来。

很快,一辆魔动车便被装地满满当当,余下的空间正好让四人能够有睡觉的空间。

这是,沙安阳。木瑶和木科达三人也收拾好了一切,从部落中走出来;一眼看见了被荒兽肉和水挤得满满当当地魔动车,不禁吓了一跳。

魔动车在木科达的操作下,缓缓朝着部落外行驶而去;有木科达在,自然不会让木瑶辛苦驾车。

加大号的魔动车,载着满满当当的食物和水,变得更加沉重了;木科达操作着魔动车,额头上缓缓渗出了汗珠:“靠!这么重,简直是类似老子!”

三人笑而不语,纷纷将头扭到了一边,不看木科达;这使得木科达心中怨气更加重了几分。

车行驶到部落门口,消失了一个多月的毕方突然从天而降,落在了魔动车前;她的头发凌乱不堪,身上的黑红色衣服也破损了几个小口子,满脸尽是憔悴和疲惫之色。

木科达见到毕方突然出现在车前,吓了一跳,连忙双手握拳,将魔动车强行停止了下来,指着毕方骂道:“火鸟!你这是不要命啦!”

毕方斜过眼睛瞪了他一眼,吓得他连忙闭住了嘴巴。

“你去哪?”毕方的视线落在了沙安阳的身上,缓缓问道。

沙安阳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问道:“你不是回陵光帝国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还有你怎么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毕方摇了摇头,背在身后的手举到了沙安阳的面前,撇了撇嘴道:“我去给你找这个了。”

沙安阳定睛看了一眼,只见毕方的手上抓着两个泥土色的小娃娃;娃娃不过婴儿大小,四肢扭动着,头顶上长着几片大叶子,被毕方紧紧攥在了手中。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沙安阳很明显感受到了这两个小娃娃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魂魄力量。

“你……”沙安阳看着毕方,心中莫名地有些酸楚和心疼;很显然,毕方就是为自己寻找这个不知名的小娃娃去,才现在的样子。

毕方嘻嘻笑了起来:“这个我可是找了很久的呢!你们这个破大荒上啥都没有,我还是跑到了监兵叔叔那边才找到的!对你可有用处了。”

说着,将两只小娃娃在地上使劲敲了几下,将还在动的小娃娃敲得不能动弹了,递到沙安阳的手中。

沙安阳托着两个怪异的小娃娃,嘴角抽搐了两下:“你该不会把它敲死了吧?”

毕方连忙摇晃小手:“才没有呢!蔓萝花只要没有被吞噬掉,都不会死的;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要去哪呢。”

沙安阳将手中的蔓萝花丢在了一边,将先前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解释了一遍,道:“我们要去比邻沙海,你赶紧去部落里面好好休息一下吧,别为我做这样的事情了。”

毕方摇了摇头,对着沙安阳伸出了手,另外一手抓住了车辕,费力地抬起脚:“拉我一把,我也要去!”

沙安阳有些无奈,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听话,以往的经验来说,这次也不会安全,你就不要跟着受苦了。”

阿飞看了半天,有些不耐烦地将沙安阳拨到了一边,一伸手,将毕方拽了上来:“一个大老爷们跟个娘们似的,她要来,就让她跟着好了,她还能比你更弱?”

被阿飞这么一说,沙安阳不禁有些尴尬起来,也只好同意了毕方的跟随。

车子缓缓启动了,朝着荒月城前去;毕方则是直接趴在了沙安阳的腿上:“我好累,休息一下。”说着话,眼睛就闭上了,没过一会,便传来了轻微的呼噜声。

沙安阳看着自己腿上趴着的毕方,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双手抬着,左右为难起来;尤其是双腿上感受到的柔软,令他心跳不住的加速。

睡着的毕方似是有所感应一般,嘟嘟囔囔说了一句:“沙安阳你的心脏怎么跑步了。”说完,又扭动了一下身子,整个身子蜷缩在了沙安阳的身上。

木瑶见状,不由得微微一笑:“啧啧啧,艳福不浅呐。”

“去去去!瞎、瞎说!”沙安阳有些气短,语言也变得结巴起来。

木瑶笑着摇了摇头,抓起沙安阳的手,环在了毕方上身上:“你也是个木头,人家女孩子为你累成这样,也不说抱着人家,让她睡得舒服些。”

沙安阳的手虚扶在毕方的背上,有些犹豫:“这……”但随即也释然了:自己是凡人,毕方是神鸟,而且毕方也是个小孩子心性,自己等于就是哄孩子睡觉而已。

双手将毕方搂抱了起来,让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毕方的身子十分娇小纤瘦,但是也不乏柔软弹性,抱着还是有些舒服的。

毕方被抱起,仿佛是感觉到了舒适,整个身子也舒展开来,脸上的表情也便是十分惬意,双手不知觉地环抱住了沙安阳的腰。

沙安阳更加心猿意马了,闭着眼睛心中暗道:小姑娘小姑娘,只是个小姑娘;沙安阳你个老禽兽,可不许乱想什么有的没的,不然你就是红绥二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