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比邻
第七十章 复活木科达(上)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87  |  更新时间:2020-08-21 23:35:18 全文阅读

那名木族人再次一躬身,轻轻将门关了上,转身跑了出去。

沙安阳一听这消息,连忙转头看向了沙满,喜形于色:“沙满爷爷,木老鼠他……”

沙满轻轻点了点头;沙安阳情不自禁就笑了起来,忙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挽住了沙满的胳膊,朝外面走:“别耽误了,我们赶紧走吧!”

沙满被他拽着,出了门来,小跑着来到了族医二处。

族医二处的位置便是阿飞曾经消失的那个族医处。

此时外边已经围满了人,纷纷朝着里面伸头探脑,小声交谈着;见到沙安阳和沙满过来,打着招呼,连忙向边上让开,让出一条路来。

沙安阳也没与旁人多说话,拽着沙满进了族医二处中;屋中摆放着一张石床,床上放着那一对离火双尖刺,床边围着木伦、红绥等人,交头接耳交谈着什么。

木瑶一眼就看见了急冲冲进来的沙安阳,冲他微微点了点头;沙安阳也回以点头。

其他人听见了动静,纷纷将头扭了过来;木伦连忙走了过来,满脸堆笑着扶着沙满的肩膀,将他扶到床边:“沙满长老,麻烦您了要。”

沙满点了点头:“无碍,你说有法子了,倒是同我说说,是什么法子?”

木伦刚想开口,突然人群外边传来了一声爆喝:“让开让开!”这个声音众人在熟悉不过了,正是阿飞的声音。

不一会,阿飞一边嘴上骂骂咧咧,一边双手粗鲁地分拨开人群,走了进来,眼睛在屋中扫视了一遍,大声道:“飞爷听说,有救耗子的办法了,飞爷看看!”

木伦瞥了阿飞一眼,皱了皱眉,压低声音问向边上的一名木族人:“谁把这个蛮子给叫过来的?碍手碍脚!”

阿飞的耳朵极其灵敏,将木伦的话一字不漏地听了个真切,怒目一瞪,脸上的横肉也鼓了起来,伸手一指木伦:“老不死的你说什么!”

木伦被他这么一呵斥,也闭上了嘴巴,不敢再说什么了,转而看向沙满,道:“沙满长老,这个法子比较困难,但也是现在唯一的一个法子了;需要您的摄魂力量帮忙。”

沙满微微点头,对着石床边上做了个请的手势,又转头对沙安阳和阿飞道:“你们先出去吧,你们在这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阿飞刚想反驳,红绥却开口了:“不必,不让他们两个直接看,他们也会找到其他法子偷看,一旦破了阵局,那后果不是你我能够承担的;”说着,他又将眼睛移向了阿飞,片刻后说:“而且这里很可能需要金鳞小子的帮忙。”

沙满上下打量了两人一遍,缓缓点了点头;既然红绥都这么说了,他也没有什么意见,迈步走到了石床边上。

沙安阳听闻自己能够留在里面观摩,显得十分兴奋,就连对红绥的看法也有所改变;阿飞则不然,从鼻子中冷哼了一声:“我要想留在这,你们还有人拦得飞爷?”

众人没搭理他,将石床围得更加严实了,目光齐刷刷落在了木伦的身上;从将这些人召集过来之后,木伦也一直没有将他的法子与众人讲诉;凡是被问,皆是笑答“等人来齐”。

阿飞也饶有兴趣地挤了进去,撑着石床往里面看;他的手才刚一接触到石床上,突然一阵乏力感传遍了全身,脚下一虚,身子矮了一下。

身边的木瑶连忙一把扶住了阿飞,红绥见状却是得意地笑了,言语戏谑道:“吃到苦头了吧;这可是一大块上好镇龙石所造,专门能够对付你。”

木瑶回眼瞪了红绥一下,扶着阿飞坐在了一旁。

木伦这个时候环视了一圈众人,清了清嗓子:“人都到齐了,那么我就将我的法子与你们讲诉;”

说着,他转向了身边的一位地中海的矮胖中年人,对众人介绍道:“这位是我木族曾经的二长老木震,他的土属性魔法已经是最为强大的了;

让他施展魔法,制造出一个泥胎来,随后将南极天火引入其中,将泥胎淬,同时也请木逢春长老以及其他几位魔法师,施展水属性的生息之法,为其注入生气;

如果成功,木科达小子的身体就算塑造完成了,那么我们也就是成功了第一步。”

说完,木伦将目光投向了其他人,等待意见;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声交流了片刻,皆是纷纷点头,同意木伦的主意。

见众人都没有异议,木伦点了点头:“那么我们就开始吧!”说着,对着木震一扬下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木震点了点头,没有多余的话,抬起双手,催动着魔力;片刻,深褐色的土属性魔力在他的手上汇聚,随着他的继续催动,魔力散发的光芒也越来越亮了,房中的灯火都有些黯然失色。

其他人中自然也有些睁不开眼睛,纷纷伸手遮挡在双目之前;在这其中,有两人的实力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这两人便是阿飞和红绥。

只见两人双目之中皆是亮起了灿金色的目光,随着越来越亮的土属性魔力光芒而不断变得更甚。

半晌功夫过去了,木震的脑袋上已经流淌出了细细密密地汗水,互相交融,顺着脸颊滴落下来;紧接着,木震沉声一吼,双手重重拍在了镇龙石床上。

石床也在他大力的一拍之下,颤抖起来;缓缓的,在石床的中心,离火双尖刺之下,一个人形出现,慢慢地向上显现在众人面前。

沙安阳看得稀奇,连忙走上前了两步;泥胎成型的速度十分缓慢,沙安阳看着都感到一阵着急,连声催促起来。

被沙安阳催促声吵得有些心烦的木震,斜起眼睛,瞪了沙安阳一眼,喉结剧烈地动了动,紧闭着的嘴巴也微微动了动,似是有什么话想说,但又说不出口的样子。

沙安阳很有眼力价,一眼就看出了木震刚刚是想骂人,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紧紧地站在一边看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约摸着两个钟头过去了,石床上的泥胎才完全成型;沙安阳扶着沙满的肩膀,探头往里面看:泥胎的样子十分生动,无论是四肢还是五官,亦或者是其他器官,皆与木科达长相一模一样。

沙安阳看得不禁啧啧称奇;木震这个时候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喘息了一会,指着沙安阳怒骂道:“臭小子!你行你来!”

沙安阳讪讪笑了起来,连忙对木震躬了躬身以表歉意。

木伦细细打量了一遍泥胎木科达,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伸手在木震的肩头上拍了拍:“辛苦你了,你去休息一下吧。”

木震也没有客气,转身走到边上的椅子上坐下,双目紧闭,休息起来。

木伦捏起其中封着南极天火火种的离火双尖刺,神色肃然地看了众人一眼:“现在我就要将天火引出来了,你们小心一些;这个火焰的力量,很容易伤及无辜,一旦被伤到,就是灰飞烟灭的结果。”

众人点了点头,纷纷向后退了一步;木逢春则走到了木伦的身后,预备着出了什么状况,好直接护住木伦。

木瑶在身上左翻右找,翻出了安长赞送给她的避火罩,举到木伦的面前,忙道:“别急,用这个可以抵御住天火,防止天火四散!”

木伦瞥了一眼,便立马喜形于色:“好!好!”他身为木族魔法师部落的族长,自然也是有一定见识的;木瑶手上的东西,他虽然没有亲眼见到过,但也曾经听说过。

安长赞给木瑶的书中,有对避火罩使用的记载和说明;木瑶手拿避火罩,捏着下巴仔细回忆起来。

虽然关于使用避火罩的那一篇看了不下十遍,但也从来没有实际操作过;此时突然赶鸭子上架,心中不免有些发虚。

“我也是第一次使用,你们也不要对我抱有太大希望。”木瑶对木伦和木逢春道。

两人皆是摇头表示无妨,鼓励她尝试。

木瑶咽了咽口水,紧张地心跳加速;一甩手,将避火罩抛到了木科达泥胎上上方,紧接着右手食指中指竖起,其他三指守护,手上魔力流转。

木瑶右手一挥,双指指向了半空还未掉落下来的避火罩,一道四色的魔力射了出去,直直打在避火罩上。缓缓没入其中。

吸收了魔力的避火罩下坠的势头突然停止了下来,蔚蓝如海水一半的颜色缓缓落了下来;光芒十分亮,相比于先前木震制造泥胎时有过则无不见;但众人皆是没有感到刺眼难受,反而觉得双目异常的舒适。

木瑶双手一挥,小茶盏般的避火罩突然变大,变成了一个大盆悬浮在泥胎的上空,将蔚蓝色的光芒罩在其上。

木瑶摸了摸额头上因为紧张而沁出的汗,对木伦和木逢春点了点头:“可以了。”

木伦一点头,指尖突然窜出了一团小火花,在离火双尖刺的刺尖上一点,紧接着一股炙热的温度便从离火双尖刺中窜了出来。

木伦心惊,连忙将离火双尖刺丢在了泥胎的身上,另一手又连忙将另外一根刺抓了出来。

赤红色的天火从离火双尖刺中涌了出来,身形不断扩大,转眼便将木科达泥胎完全包裹在了其中。

众人见到如此霸道的火焰,皆是心惊肉跳,下意识向后退开;但天火并没有冲到众人面前,便被避火罩投下来的光芒直接阻断在其中;众人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快!水属性生息之法!”木伦一挥手,对众魔法师喊道;自己也双手挥动,一团澄澈泛着淡淡蓝色的魔法在他的指尖汇聚,射入了天火之中,木科达的泥胎之中。

木瑶、木逢春以及其他的魔法师也连忙跟在木伦之后,催动起来水属性魔法,施展生息之法,注入泥胎之中。

数道生息之法被缓缓注入了泥胎之中,天火却变得越来越平静下来;缓缓的,变得就如文火一般,轻轻地跳动一两下。

众人见此情形,皆是喜形于色;天火平静下来,他们的生息之法就能更加容易地注入泥胎之中,这样众人也能轻松不少。

但是红绥见到这个情形,脸色却是越发的凝重起来,身子不断地往天火边上靠近。

阿飞也在这个时候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木瑶身边,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将她正在施展的生息之法打断了,转而对正在施法的魔法师大喊道:“停下!都停下!不要再继续了!”

众人听了他的话,皆是有些不悦地看向他;木伦开口道:“青飞,你不要、胡闹,不然、木科达就、醒不过来了。”

阿飞皱了皱眉,不由分说一把将身边几个魔法师推倒,强行打断了他们正在施展的生息之法:“飞爷像是在瞎闹吗!你们赶紧停下,不然要出大事了!”

红绥这个时候也开口,同意阿飞的说法:“听他的,这里可能真的出事了。”

众位还在施展生息之法的魔法师互相看了看,没有直接停止魔法的施展,而是扭头看向了木伦。

木伦也显得十分犹豫,看向红绥:“红族长,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红绥又凝视了一眼天火:“暴风雨之前的平静,你听没……”

红绥的话还未说完,避火罩中的天火突然变得躁动起来,无比炙热,令人窒息的温度向四周席卷而来;巨大强烈的火势直接将避火罩冲开了些许,一股火焰从中逃了出来。

阿飞一把将木瑶护在了自己的怀中;红绥身形一窜,将众人推到了一边,双拳挥起,打击在天火之上,将其生生打散;相对的,红绥与天火接触的手也瞬间变得焦黑一片。

逃出来的天火消散了,但是避火罩中的天火火种却依然在疯狂撞击避火罩释放的光芒,隐隐地,避火罩上出现了一丝肉眼难察的裂痕。

“快走!”红绥对众人吼道;众人从惊诧中回过神,连忙起身往外跑,同时对外边围着的人呼喊起来。

阿飞将木瑶从怀中拉出,推到沙安阳的身边:“你们也快跑!飞爷得留下来阻止天火,决不能让这里成为第二个弥生城!”

木瑶连忙去抓阿飞的胳膊,沙安阳一把将她拽住,跑出了屋子:“我们不要添乱了,赶紧出去,不然飞哥还得保护我们。”

众人全部离去,阿飞一挥手将龙威金月斧唤了出来,紧紧盯着天火的一举一动;红绥瞥了阿飞一眼,断臂挥动了两下,一道金光闪烁,在断面上缓缓形成了一条胳膊;金光散去,一条白嫩如婴儿一般的胳膊出现在红绥的身上。

“你准备怎么做?金鳞蛮子。”红绥攥了攥自己新胳膊的手,对阿飞戏笑问道。

阿飞没有理会他,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全然当他不存在一般;红绥也不恼,对着天火一扬下巴:“我建议还是把它放出来,不然避火罩被毁了,能够网罗住它的东西也就不复存在了。”

阿飞听罢他的话,皱了皱眉:“放出来,部落不就毁了?”

红绥摇了摇头,挥手释放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向四周延伸而去:“龙神金光你应该也会吧?我们一起施展龙神金光,将这个屋子完全封闭,我想一时半会天火也到不了部落,我们就想办法对付它。”

阿飞犹豫了一下,一想没有其他法子了,便点了点头同意下来。

龙神金光阿飞也是知晓的,在一片片记忆碎片当中,他整理出来一部分,其中就有说龙神金光的。

龙神金光实际上应该叫龙神之力,是龙神孟章的神力;神力是催动一切能力的根源;而神力本身,具备十分强大的防御力量;以神力护住全身,能够很大幅度的降低受到的伤害。

而神力的运用方式也十分广泛,红绥所提到的封闭空间,便是一个十分常见的运用。

两人分工合作,将龙神金光一层有一层地释放在房屋的四面八方,将这里封闭成一个密不透风的金色空间。

做完了一切,红绥看了阿飞一眼,投去了询问的目光;阿飞点了点头,红绥便走到天火旁边,伸手直接将避火罩抓了下来。

避火罩一消失,里面狂躁的天火就没有了约束,朝着四面八方翻涌而来;阿飞和红绥连忙用龙神金光在自己的身上罩在了一层,抵御住了天火的灼烧。

虽然抵挡住了天火造成的伤害,但天火的温度也是不容小觑的;两人只感觉金光之下的皮肤生疼无比,险些就维持不住龙神金光的稳定了。

有龙神金光阻挡,天火在屋中四处冲撞了半晌,也没有一丝火焰出到屋子外边。

“直接打火种!”红绥在赤红之中,扯开了嗓子对阿飞喊道。

阿飞没有应声,直接挥起了龙威金月斧,在火焰中上下挥舞起来;金斧所到之处,火焰应声分开,但有很快的汇合到一起;这令阿飞不禁有些气恼。

“在哪里找火种!全部都是红色的火焰!”阿飞气急败坏地大吼问道。

半晌,另外一边的红绥回话了,他的声音有些急促,听起来仿佛十分吃力一般:“找圆形的火团!颜色更加深的圆形火团!”

听罢,阿飞心中默念“圆形火团、圆形火团”,一边手上的金斧挥舞开了,将周围火焰劈散,一步步朝里面走去。

不一会,阿飞便在头顶一尺左右的位置上,发现了一颗静止不动的圆形火团;它的颜色较之周围火焰,要深上不少。

阿飞认定,那就是火种了;活动了一下肩膀,握住斧柄的手再次攥了攥,猛然一声大吼,金斧抡圆,劈在了火种之上。

火种被阿飞大力劈中,没有像之前的火焰一般散去,反而像一个兽皮球一般,向四周弹了起来;不远处,红绥的闷哼声此起彼伏,很显然,他被弹跳的火种打到了。

火种的弹跳变得越来越剧烈起来,隐隐地,阿飞只感觉自己释放出来,封闭成这片空间的龙神金光有些维持不住了。

阿飞连忙四下里找寻起来火种的位置;但还未等他找到,封闭成这片空间的龙神金光就溃散了,所有的天火骤然向周围扩散开来。

在不远处观望着族医二处的部落居民见到此情形,皆是慌忙逃窜。

阿飞眼见着这一切,心道“完了!”;但接下来,他猛然发现,天火并没有扩散到多远,便突然全部朝着天空中飞去。

阿飞疑惑抬头,只见天空中悬停着一只黑红色的单足大鸟,此时正张着嘴,将天火吞噬到肚中。

不消片刻,所有的天火全部被单足大鸟吞噬干净;整个部落除了族医二处被烧毁,其他也没有什么被烧毁的地方。

单足大鸟身上燃起一阵大火,化为了人形从半空中缓缓落在了沙安阳的面前,笑嘻嘻地看着他;沙安阳一眼就认出了眼前人,正是毕方。

沙安阳面色古怪,微微偏过头看着毕方:“嘶——火鸡?”

毕方一听沙安阳对他如此称呼,当即眼睛就瞪了起来,右手抬起,一团火焰凭空出现在她的手上:“你叫我什么?”

沙安阳连忙压了压手,讪笑道:“冷静、冷静,不要冲动;你怎么会来这里?”

毕方小手一握,将火焰熄灭了,眯起眼睛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我不是给你留了字条吗?我说还会来找你的。”

经毕方如此一说,沙安阳才想起来,千城时候,却是收到了一张来着毕方的字条;但是上面的鸟爪印,他却是没看懂:“嗨!原来那几个爪印是说这个意思啊!我根本没看懂。”

毕方没有纠结这件事情,回过身,看向十分狼狈的阿飞;此时阿飞身上的兽皮衣裤都被烧得破破烂烂,身上脸上焦黑一片,散发着丝丝烟气。

毕方看着没忍住,噗嗤笑了起来;众人先前的注意力全放在毕方身上了,此时才注意到不远处的阿飞,也不禁哈哈笑了起来。

阿飞伸手抹了一把脸,见到一手的焦黑色;又看了看众人对着自己笑,随即就明白了众人在笑什么;眼睛一横,怒喝道:“笑个屁!信不信飞爷一斧子抡了你们!”说着,还威胁地扬了扬斧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