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比邻
第六十九章 学习摄魂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01  |  更新时间:2020-08-24 10:25:47 全文阅读

半晌,沙安阳还是没有忍住问了一句:“飞哥你刚才……”但是心中忌惮阿飞,没敢伸手直接去触碰他。

阿飞挠了挠鼻子,扭头看了沙安阳,笑着问道:“刚才怎么了?”

沙安阳仔细打量了阿飞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提高了一些声音问道:“飞哥,你刚才是怎么了,感觉……感觉都不像你……”

听到沙安阳的话,阿飞抬起了脑袋,看向头顶的天空,金色的瞳眸在阳光之下闪烁着一层荧彩。

缓缓,他有低下了脑袋,看向沙安阳和木瑶,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的,感觉你们都很渺小,像蚂蚁;而红绥的行为就是在找死,砍断他一条胳膊只是很普通的警告;不过你们放心,我不会对你们做什么不利的事情的。”

说着,阿飞伸手在沙安阳的背上狠狠拍了一下,搂了搂木瑶的肩膀,脸上洋溢起来了招牌式的笑容;两人皆是感觉到了,阿飞与先前判若两人,和从前并无什么差别。

木瑶看了看阿飞,又抿了抿小嘴,有些幽怨地在阿飞的腰上捶了一拳:“你为什么要答应去比邻沙海!我们好不容易说动了那群老古板,你又制住了红绥,可你为什么答应啊!”

阿飞笑着揉了揉木瑶的脑袋:“还是那句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那个时候我的层次,比你们高了太多,而复活龙神,也是必须的事情;为了复活龙神,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死去。不过现在我没有那些感觉了;很奇怪。”

说着,阿飞摊了摊手,表示无奈;随后又对面色沉重的两人笑着摆了摆手,继续道:“这些都不叫什么事情,本来我也没有对这个有什么抵制心理;而且,迦楼罗那么强大,连我都不是对手,如果不复活龙神,东大荒不就生灵涂炭了?呵呵呵——”

两人看着故作轻松的阿飞,皆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木瑶在阿飞的小腿上使劲踢了一脚,嗔道:“我不管你有没有答应,反正我不会同意你复活龙神的!你是属于我的!”说完,红着小脸跑开了。

沙安阳嘿嘿了起来,用胳膊肘捅了捅阿飞;阿飞有些不知所措的挠了挠头,扭头看向沙安阳:“什么意思啊?”

沙安阳翻了翻白眼,语重心长的拍了拍阿飞的肩膀:“榆木疙瘩!这个,你还是自己去体会吧!”

说完,沙安阳也准备自己去部落中逛逛,沙满在这个时候从远处追了过来,伸着手叫住了沙安阳:“安阳小子,你跟我过来一下!”

沙安阳“诶”了一声,伸手拍了拍阿飞的肩膀,朝着沙满的方向跑去;沙满见沙安阳过来了,也不等待,转身朝部落中走去。

沙安阳跟着沙满,一路来到了部落的最西面。

部落的最西面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先前的部落最西面是一处住所群,沙安阳的家也在这一片之中;但现在部落扩建了,原本的最西面也成了偏中心的位置。

现在的最西面,已经变成了一片很大的场地,被许多粗矮的圆木桩围着;场地中,立着许多木头做的木桩人,以及许多从来没有见过的物品。

许多木族人,在这里或是交流,或是对各种物品施展不同属性的魔法;在人群中,沙安阳一眼就看见了一个熟人:木瑶。

此时木瑶正捧着一本书,细细转眼,空出来的一只手,不断地做着尝试,四种颜色在她的手中不断的交替变化。

在木瑶的身边站着木逢春;穆逢春手上操作的风系的魔法,一边给木有解释着什么。

沙安阳和沙满打了个招呼,笑着跑到了木瑶的身边。

“高级属性的魔法,讲究于对两种以上基础属性魔法的理解;你看我手中的风系魔法,便是光与水的结合产物;具备了肃杀以及多变性。”木逢春催动着魔力,将风系魔法催动道极致,让人肉眼就可以分辨出来,一边仔细地给木瑶讲解。

木瑶翻看着手上的书,结合着木逢春的讲解,手上的魔法光芒流转的更加快速起来,缓缓地竟然有些融合的意思;但这也只是一瞬之间的事情,在魔法光芒几乎要融合在一起之时,突然就轻微的爆炸,分散开来,看上去十分的不和谐。

木瑶捏了捏被炸得有些疼痛的手,嘟了嘟小嘴:“唉,还是失败了,高级属性的魔法真的好难啊!”

木逢春笑着,伸手抚了抚木瑶的小脑袋,安慰道:“不必沮丧,想当初我可是部落中数一数二的天才魔法师,对魔法的理解远高于其他人,甚至是族长,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可是这么强大的我,掌握风属性魔法的力量,也花费了近十年,才完全掌握,更不要说像现在这般,得心应手。”

木瑶听着木逢春的话,心里也是好受了不少;但随即她又坚定地摇了摇头:“嗯~不行的;阿飞已经答应了你们,要去沙海一趟;虽然不愿意,但我也不能让他失信于人吧;特别阿飞是个直脑筋的人,特别在乎别人如何看他,说白了,就是个蛮子!不对,蛮子之王!”

说着,木瑶就有些气愤,鼓起小脸,伸手对着空气狠狠挥了一拳,仿佛那片空气就是阿飞一般。

木逢春看着木瑶的样子,哭笑不得;站在一旁看了许久的沙安阳这时也哈哈笑着走了过来:“木瑶你原来这么讨厌阿飞呀!”

木瑶抬头看了沙安阳一眼,两人都无比的熟悉了,也没有过多的礼数和拘谨了,扬起小脸哼了一声:“哼!阿飞就是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说着,又低下了脑袋,眼神有些失落起来,轻轻叹了口气。

沙安阳和木逢春皆是明了木瑶的心思,不禁无奈笑了起来;这时,走在不远处的沙满对着沙安阳扯开了嗓子喊道:“你还有多少话要说!还不赶紧滚过来!”

沙安阳听到叫喊,连忙和两人道了个别,快步跑到了沙满身边,笑嘻嘻地与他撒娇说话;沙满也没有多说话,领着沙安阳走进了一间房屋之中。

房屋通体透明;沙安阳见过不少世面了,一眼就认出了组成房屋的全部都是玻璃。

跟在沙满身后,步入了最里面的一个隔间;沙满将门关了上,绕着沙安阳走了一圈,鼓泡眼睛抬起,看向沙安阳的脸:“安阳小子,你是不是吃过了一些魂魄?”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沙安阳听到沙满的问话,不假思索点头称是:“沙满爷爷,我和你说;这个吃掉魂魄以后可厉害了!我当时……”

沙满抬起手,阻止了沙安阳下面的话,伸手在沙安阳的头上使劲敲了一下,语气有些恼怒道:“瞎搞!你知不知道,你的魂魄很弱,吃下去了那些野性十足的魂魄,如果驾驭不住,会是什么后果!”

沙安阳被打得有些发蒙,看着一脸严肃的沙满,木讷地摇了摇头;沙满再次伸手,在沙安阳的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不知道你还敢瞎搞!要不是有外力介入,你现在已经被夺舍了!”

沙安阳听得十分茫然,完全不知道沙满在说什么;夺舍这个词汇,沙安阳今天才是第一次听闻,根本不可能知道其中的意思;但他隐约感觉,这个与魂魄能力有关系。

沙满看了一眼茫然的沙安阳,缓缓叹了口气。

扭过身子坐在了一边的木台上,又伸手对沙安阳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坐下吧;之前你们几个小娃娃不是出事情,就是到处乱跑,很多事情我都没有时间告诉你;现在你们也要去沙海了,也就趁这个机会,我把这些教给你。”

沙安阳一听沙满要教他东西,立马就来了精神,从木台上窜了起来,手扶着沙满的膝盖蹲坐下来,兴奋道:“沙满爷爷,你要教我的,是不是老鹰抓小鸡?”

听到沙安阳讲出老鹰抓小鸡这个词汇,沙满不禁笑了起来:“没错;不过我需要纠正一下,这个能力叫作摄魂手;老鹰抓小鸡那个名字,是我还是魂魄时候,无聊取的。”

沙安阳“哦”了一声,点了点头,随后眨着眼睛看向沙满,等待他接下来的话。

沙满顿了顿,继续道:“摄魂手,这个能力是我源自于天吴的能力,自主研究出来的;我研究这个能力已经十多年了,也将天吴摄魂的能力,加以了一定的改动,变得更加适合人类使用,并且还有其他不同的力量。”

沙安阳一听沙满的话,立刻又想起了毕方当时把他叫到千王海边说的话;原来,她当时就是觉察到了自己这摄魂手源自于孟章座下十二兽之一的天吴。

沙满瞥了沙安阳一眼,将他突然走神,有很快恢复过来,便举起右手,催动起摄魂手。

沙满摄魂手与沙安阳的有些不同;在沙满的手边,空间扭曲的样子更加剧烈,范围也更加大,在扭曲之中,能够很明显看出丝丝缕缕的灰色烟雾气。

沙安阳也练了摄魂手,所以对摄魂手有了先天性的感知;他只看了一眼,就震惊住了,虽然看不出里面的门道,但是他能很清楚的感受到,沙满手上的力量涌动十分剧烈,强大到让他不自觉就会有一阵眩晕感觉。

沙安阳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会,有看向沙满,问道:“沙满爷爷,我有个疑惑;我之前对付迦楼罗之类比较强大的怪兽时候,会突然昏厥过去,没有昏厥的,也会感觉大脑被针刺了一般,很疼;这是不是魂魄的力量?”

沙满赞许地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沙安阳的肩膀,以示鼓励:“没错,安阳小子,你很聪明;妖邪怪兽,他们的魂魄都比人类要强上许多;

每一次摄魂,都是两个灵魂的激烈碰撞,终究强的一方,会战胜弱小的一方;

而迦楼罗,本身就是天神一族的存在,以你的魂魄力量,当然很难对付得了迦楼罗。”

听罢,沙安阳了然的点了点头:“哦~原来如此,那么是不是有办法可以锻炼魂魄强度?”

沙满再次向他投去了赞赏的目光:“没错,这也就是我今天把你叫过来的原因了;

沙海是一个未知数,我们从来没有人去过,只有具备龙魂的金鳞小子能够还无阻碍的过去;

而且据我十多年的研究,那里有一层屏障,我将它称之为结节;结节有筛选的能力,年纪越大,越难通过,但年纪太小,也是通不过的;

你和木族姑娘都正好不大不小,相比金鳞小子是能够能够带着你们过去的;

红绥常年在大荒上行走,以他的经验,沙海的危险程度只会高,不会低,所以我要将摄魂手的所有能力教给你,这样你就有了自保的能力。”

说完,沙满听了下来,盯着沙安阳看。

半晌,两人都没有说话,沙安阳率先开口了:“嗯,然后呢?我听着呢,您只管说就好了。”

沙满点了点头:“那么,我就将摄魂手的一切给你讲诉一遍。”说着,沙满对着不远处的一只小型荒兽招了招手。

沙安阳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这才注意到,这个房间中,原来一只趴着第三者;这是一只十分像狗的荒兽,但与众不同的是,它长着三条长毛大尾巴,额头上还有一块圆形的斑白。

这种荒兽名为素牙犬,生性十分温顺,杂食性;是许多小孩子希望抓回来养着玩的小荒兽;沙安阳小时候,也曾经从外面捡回来一只养着玩,只不过后来长大了,不太喜欢饲养小荒兽,就送给了一个小孩子。

这只小荒兽脖子上挂着三个古铜色铃铛,随着它的跑动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沙安阳不明白沙满为什么会放一只小荒兽在里面,便静静看着沙满的动作。

小荒兽跑到了沙满的面前,三条大尾巴使劲摇摆。

“摄魂手最根本的力量,便是摄魂;”说着,沙满催动摄魂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在了小荒兽的脑袋上,向上一提,就将小荒兽的魂魄取了出来。

沙安阳见状一惊,连忙要去拦沙满的手:“别!”

沙安阳将抓着魂魄的手抬高,避过沙安阳的手:“你放心,我不会对它造成什么伤害的,只是演示一下。”

说着,沙满将魂魄举到了沙安阳的面前,道:“脑袋上有个叫门心的位置,我叫它天门;天门之中就是锁住魂魄的地方,所以摄魂手从脑袋下手,是最为简洁迅速的;但是抓不到脑袋,其他位置也可以摄出魂魄,只不过要费力一些。”

紧接着,沙满又将魂魄往小荒兽的身子上一送,魂魄便飞快的进入了小荒兽的身体之中;片刻,小荒兽有活蹦乱跳起来。

沙满看了沙安阳一眼,解释道:“这是还魂手,将魂魄迅速归入肉体,让它迅速的活过来;这些你应该有已经有过了解和体验了,我就不再仔细地说了。”

沙安阳点了点头,催动摄魂手,在小荒兽的身上一抓,手向上一提,突然感到了一阵天旋地转,身子一歪,倒着了边上。

沙满连忙扶住了沙安阳;沙安阳揉了揉太阳穴,使劲晃了晃脑袋,让自己快速的清醒过来,扭头看向了沙满。

沙满微微一笑:“正常来说,你应该已经昏厥过去了,但是你很不错,只是眩晕了一下,已经很不错了。”

说着,沙满松开了沙安阳,身子骤然挺拔起来,眼神一凝,看向了沙安阳。

沙安阳只感觉四周一瞬间黑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在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双发着寒光的大眼睛,死死盯着自己,不禁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四周,一股恶寒飞速地袭向了全身,令他不禁身子有些发抖,甚至有些快大小便失禁的感觉;沙安阳想要开口求饶,按一张嘴,却发现声音怎么也发不出来,甚至连自己都喉咙也没有任何震动。

“这个,是魂魄威慑;强大的魂魄对弱小魂魄的天然性压制;但是这些对于一些没有脑子,或者本身实力十分强劲的对手,是没有效果的。”

沙满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过来,空明回响;听在沙安阳耳中,十分犹如九幽之下的恶鬼怒号一般。

沙满说完话,便收起了自己的魂魄之力;沙安阳也从先前的景象之中脱身出来,手撑着地面,呼呼直喘气。

沙满看了看沙安阳,微微一笑:“这是一个兵不血刃的能力;想要掌握这个能力,必定需要十分强大的魂魄力量;刚刚你体验到的,只不过是我魂魄之力的十分之一不到。”

沙安阳喘着气,感觉自己的心跳几乎要跳出胸膛,一阵窒息恶心席卷上来;沙满也没有催促,坐在边上等待着沙安阳自行调节身体。

待到沙安阳彻底恢复了过来,沙满捏了捏沙安阳的肩膀:“还行吗?不行的话就回去休息吧。”

沙安阳脸上苍白,使劲摇了摇头,有气无力道:“没事,继续吧沙满爷爷。”

沙满也没有强求,点了点头,身子靠在了后边:“还有最后一个能力,你也已经自己发觉到了,就是噬魂遣灵;这个能力十分特殊,要将魂魄吃下去,融入自己的魂魄之中,强化自己的魂魄,使用魂魄的力量。”

说着,沙满再次一顿,瞥了沙安阳一眼,继续道:“你虽然使用过噬魂遣灵的能力,但是你未能将魂魄融入到自己的魂魄之中;等于就是让被你吃下去的魂魄与你的魂魄共用同一个身子;一两次你还能以身子主人的身份驱逐它们,但是次数一多,你的身子里面充满了外来魂魄,自然就会被夺取身子;这也就是夺舍。”

听罢,沙安阳这才意识到自己先前的做法有多么危险,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沙满爷爷,那我需要怎么才能锻炼魂魄强度?”

沙满道:“方法有两种;其中一中很简单,吞噬其他魂魄,炼化成自己的力量,只不过我不会让你用这种方式,太危险了,一个不慎,就是魂魄受污的后果;第二种,便是锤炼魂魄;这需要强大的精神力;换句话说,魂魄与精神,就是同体,精神来自魂魄。”

沙安阳一听,兴奋起来,连忙向沙满展示了一下自己和木瑶学习时,练就的强大精神力:“沙满爷爷,你看我有练过精神力!”

沙满笑着摇了摇头:“傻孩子,这是木族魔法的精神力锻炼法,与魂魄有所不同。”

说着,沙满有给沙安阳讲诉了一套新的精神力锻炼法;这套精神力锻炼法与木瑶所授的有许许多多的相似之处,但是前者要比后者更加深奥晦涩。

沙安阳尝试着锻炼了一次;这套锻炼法十分难,但沙安阳有过先前锻炼精神力的经验,此时虽然锻炼的有些困难,但是也能快地调节好。

不消片刻,沙安阳只感觉精神极度的紧张起来,四面八方仿佛有无数小锤,敲击着他的精神以及魂魄,将其敲打得更加夯实。

短短一刻钟,沙安阳便已经满头大汗,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又过了片刻,沙安阳停止了对精神力的锤炼,瘫倒在地,大口喘着粗气,眼前出现了两块黑影,遮挡住了他的视线。

沙满这个时候道:“锤炼魂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勤加练习,什么时候能够一次性锤炼一天一夜,就算小有所成了;今天就到这吧,回去好好休息。”

沙安阳闭着眼睛,缓缓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沙满起身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玻璃隔间的门被推了开,一名木族的人急冲冲跑了进来,对沙满微微鞠躬:“沙满长老,木伦族长请您过去一趟族医二处,说是已经研究出来,如何为木科达塑造身子复活,需要您的帮助。”

沙满点了点头,对那名木族人挥了挥手:“我知道了,一会我就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