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弥生
第六十二章 大战火焰领主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254  |  更新时间:2020-08-13 22:21:28 全文阅读

炽刀螂恢复的尤为迅速,几乎就是断肢一接触便恢复了生机,扭动着脑袋站了起来,朝着四人围了上来,金镰或张开或合抱,寒芒闪烁。

四人见状大惊失色,连忙互相背靠背站到了一起,警惕地看向慢慢围上来的炽刀螂。

“怎么回事啊!这些东西还带复活的吗?”沙安阳盯着围上来的炽刀螂,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阿飞和木瑶也微微偏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满头汗水的安长赞;半晌,安长赞才缓缓开口回应:“我从来没听说过炽刀螂和火焰领主能够自我恢复的;这肯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说着,安长赞的眼睛朝着四周打量去,目光落在了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的火焰领主身上,只见到它身上赤火熊熊,俨然压了周围火焰一头。

安长赞指着火焰领主,对三人大叫道:“是那个!”

“哪个?”沙安阳转过身,朝着安长赞的手指方向看过去;只见到火焰领主的骨架身子已经恢复了大半,碎裂的骨骼一点点拼凑在一起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沙安阳皱了皱眉骂道:“你个老头子还玩小孩子的骗人把戏?都什么时候了!”

安长赞咂了咂嘴,反手在沙安阳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骂道:“小东西!我和你一样恶俗趣味吗!你看它的胸腔之中是什么。”

沙安阳揉了揉脑袋,刚准备朝火焰领主的胸腔看去,阿飞突然动了,一把将他拽到了一边,破口骂道:“找死吗!这个时候东张西望!”

沙安阳被骂的有些不明所以,扭头刚想回骂回去,但一扭头就看见了阿飞手持金斧,与一只炽刀螂较劲着,当即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浑身盗汗连连,慌忙起身,心念一转,炽刀螂魂魄附身。

沙安阳的炽刀螂魂魄在先前打斗中受损已经变得支离破碎了,两把镰刀也只剩下了半截,已经无法继续使用了。

阿飞注意到沙安阳的情况,手中龙威金月斧连挥,将那只炽刀螂逼到了沙安阳身边:“再吃一只有用吗?”

“不知道,试试看!”沙安阳答道,一个扑身,催动老鹰抓小鸡,一把抓住了炽刀螂的其中一只镰刀,向后拉扯着。

炽刀螂的左镰魂魄被抓住,立刻就丧失了力气,向下垂了下去。

炽刀螂感受到了来着魂魄的威胁,连忙放弃了攻击阿飞,身子急转,右镰高高举起,朝着沙安阳的脑袋劈下。

沙安阳连忙往边上跳开,身子向下一蹲,手上的力气再一度增加,将炽刀螂的魂魄再一次抓出来些许。

自从吃掉了一只炽刀螂的魂魄之后,沙安阳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老鹰抓小鸡能力变强;在之前,沙安阳抢先抓炽刀螂这种比较强大的怪兽魂魄时,即使不晕,也至少会有大脑被刺的感觉,但这一次却任何的不良反应都没有。

炽刀螂一击挥空,右镰连忙急转方向,朝着沙安阳的面门横挥过来。

沙安阳见状,连忙向后一倒,平躺在了地上,手上接着倒下之势猛然发力,将炽刀螂的魂魄直接拉了出来。

被抓出来的炽刀螂魂魄十分活跃,在沙安阳的手中拼命的挣扎着,双镰飞舞,不断砍击着沙安阳;只不过魂魄终究碰不到肉体,它的攻击打在沙安阳身上,连一丝风都没有带起来。

沙安阳将炽刀螂的魂魄举了起来,哼哼冷笑着,突然一张嘴,一口咬在了炽刀螂的双镰之上,嘴里不停絮叨起来:“砍我!叫你砍我!吃了你!……”

片刻功夫,沙安阳已经将整个炽刀螂魂魄吃了下去,熟悉的感觉传遍了全身;沙安阳心念一转,灰色的气息再一次飘出,一层层围裹在他身上,不过一会,沙安阳再一次身处在半透明炽刀螂之内。

沙安阳左右打量了自己一遍,哈哈大笑起来,道了声“你们都不要动!我来也!”,原地跳起,蹦入了炽刀螂群中,金镰挥舞,将所有炽刀螂的注意力全部吸引道了自己身上。

阿飞听到沙安阳的话,索性原地坐了下来,静静看着沙安阳的表现。

没有了炽刀螂的骚扰,安长赞连忙回撤出一段距离,双手飞快的结出手印:“白春藤!”

随着他的喊声,炽刀螂群周围白绿相间的藤蔓破土而出,悄无声息地朝着炽刀螂的大肚子上缠绕上去;炽刀螂注意力全在沙安阳身上,竟一时都没有发现白春藤的缠绕。

待到它们发现时,白春藤早已将它们裹成了一个个粽子。

“落!”安长赞大喊一声,双手向地上使劲一压;所有的白春藤同时紧绷收缩,将被缠绕成粽子的炽刀螂紧紧拉在了地面上。

眼前突然的开朗起来,令沙安阳愣了一下,随后就发现炽刀螂全部被藤蔓捆绑在地上,当即挑了挑眉头,嘿嘿贱笑起来,伸手去挑拨地上的炽刀螂:“你砍我呀!砍我呀!嘿嘿嘿——”

“别玩了!快杀了它们!”安长赞对着沙安阳大吼起来,回过身推了阿飞一把:“快点杀了它们,白春藤困不住它们的!”

阿飞一点头,抡起金斧朝炽刀螂群冲了过去。

沙安阳听见了安长赞的叫喊,愣了一下;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一股灼热的感觉扑面而来。

沙安阳惊忙转头,只见到了所有炽刀螂的金镰皆是冒起了赤红光芒,紧接着十几团火焰汇聚,冲天而起,直直窜到了沙安阳的脸上。

沙安阳被火焰冲得倒飞了出去,身上的炽刀螂魂魄也被烧毁了大半,重重摔落在地,浑身黑烟滚滚。

不一会,炽刀螂身上的白春藤也在大火之中化作了乌有,炽刀螂接连站了起来,燃着火焰的金镰张开,脑袋扭动着。

沙安阳咳嗽了两声,喷吐出一口浓烟,从地上挣扎着站起身:“我说小老头,你弄出的树藤子怎么这么没用啊!”

安长赞一瞪眼骂道:“还不是你贪玩!”

说话之间,火焰领主也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手中火焰大朴刀一挥,炽刀螂群仿佛是有所感受一般,纷纷扭转身子,走到了它的面前,六足曲跪,火焰金镰收抱在胸前,俨然在行跪拜之礼。

火焰领主朴刀在面前轻轻挥舞了两下,仰起头,骷髅脑袋晃动起来,松弛的下颚发出了一阵阵“嘎拉拉”的声音,似是在笑,听着令人毛骨生寒。

随着它的“笑声”,无数奇怪生物从周围的火焰中走出,朝众人的方向围堵过来;其中不乏精火蚰蜒和炽刀螂。

沙安阳见状大惊失色,连忙向后退了回来:“怎么回事?”

安长赞凝眉伫立,目光紧紧盯着火焰领主:“它是这一片的王者,所有的天火妖邪,皆归它掌管。”

说着,他又伸手指向了火焰领主的胸口位置:“先前的话没说完,他的胸腔之中,就是南极天火;也是依靠了这个,它们才能恢复复活。”

沙安阳摆开了防御的架势,原地前后跳脚,目光朝着四周不停打量:“我们该怎么做?”

阿飞哼哼了两声,浑身一震,金鳞成甲,迅速蔓延全身,手中龙威金月斧光彩熠熠:“飞爷这就去把它们给劈了!阿阳,一人一边!”

沙安阳闻言,连忙摆手拒绝:“飞哥不行啊,我……”说着话,他再次将炽刀螂魂魄召唤出来;魂魄已经面目全非,只能看见零零散散的几个部件还存在:“飞哥你看我这……”

阿飞翻了翻眼睛,骂了句“废物”,只身提着龙威金月斧冲向了火焰领主。

火焰领主猛然看见一身金色的阿飞冲了过来,将脑袋摆正,笑声也停止了下来;手中火焰大朴刀对着阿飞虚砍,一道赤红色的半月形刀气疾飞而来;众火焰妖邪也紧随其动,如潮涌来。

阿飞连忙侧身,将龙威金月斧护在胸前,将那一记刀气挡偏;紧接着扭正身子,迎面看到了一只炽刀螂的丑陋大脸,心里猛地一跳,条件反射一拳抡了上去,将它的左边的大黑眼睛生生打得炸裂开来,倒在地上痛苦挣扎。

阿飞一脚将这只炽刀螂踢到了沙安阳面前,回身便望见了如潮的火焰妖邪群,朝自己这边滚滚而来,纵是他胆大包天,此时见了也不禁心中发寒。

猛拍了两下胸口为自己壮胆,手中金斧舞起来,迈步朝着火焰妖邪群冲了进去;金红交织,阿飞的怒吼声与砍砸断裂声此起彼伏。

沙安阳瞥见滑到自己脚边的炽刀螂连忙抓住地上的炽刀螂,大吼着用力将它的魂魄扯了出来,囫囵吞下。

吃下炽刀螂魂魄,沙安阳连忙准备召唤魂魄出来作战;但突然一阵恶寒袭来,身子猛然颤抖了起来;紧接着就是一阵恶心的感觉涌了上来,张开嘴,哇的一声吐出来一大滩黑色腥臭的粘液。

木瑶大惊,连忙扶住了他的胳膊,帮他拍打着后背;沙安阳挥了挥手,将木瑶推到了一边,双手撑地站了起来。

站起身,沙安阳感觉身子有些不受控制,忍不住的颤动了几下;这几下颤动看在木瑶眼中,差点惊掉了她的下巴。

沙安阳的脑袋向前倾着,脑袋十分诡异地左右扭动起来,双手也捏成了镰刀状,向上抬举着;这看上去,就像一只人形的炽刀螂一般。

沙安阳颤动了两下,觉得身体舒服了不少,心念一转,召唤炽刀螂魂魄附体,六足一蹬,跳入了火焰妖邪之中,双镰挥舞,几下就将缠住阿飞的几只妖邪砍碎击毙。

阿飞扭头看了一眼半透明魂魄中的沙安阳,突然感觉沙安阳的样子不对,双目呆直,其中流露出来的,不再是人的眼神,看上去更像是炽刀螂的痴呆眼神;身子的摆出来的姿势也无限近似炽刀螂。

沙安阳见阿飞望着自己发愣,用镰背轻轻敲了他一下:“发什么愣呢?再发愣咱们可都要死了!”

阿飞这才回过神,点了点头,与沙安阳配合着,在火焰妖邪中砍杀出一条路来。

沙安阳挥舞着金镰,心中畅快不已;三次操控炽刀螂魂魄中,唯独这一次,令他感觉全身心的融入了其中,仿佛炽刀螂就是自己,自己就是炽刀螂,每一次砍杀、跃起,都十分得心应手。

两人配合着,很快冲出了火焰妖邪的包围圈中;阿飞抡起龙威金月斧,冲出来一声爆喝:“烂骨头!尝尝你飞爷的金斧!”

“啊!你干嘛阿飞!”木瑶惊叫出声,脚下没站稳摔在了地上。

阿飞听到惊叫声,定睛一看,面前站着的竟然不是火焰领主,而是木瑶,当即疑惑地挠了挠头,扭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和沙安阳把方向弄反了。

阿飞尴尬地嘿嘿一笑:“不好意思,我们好像方向反了。”说着,对着沙安阳再一挥手,提着龙威金月斧朝着妖邪群再次冲去。

才冲出两步,阿飞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扭头看了一眼沙安阳,只见他站在原地,眼睛彻底呆滞了,面部表情僵硬,脑袋不停扭动起来。

“阿……”阿飞伸出手,想叫一下沙安阳;但话还没出口,沙安阳突然背翅一振,弹跳到到半空,双镰对着阿飞伸出的手挥砍而下。

阿飞连忙收回胳膊,抽身后退;沙安阳砍了个空,六足落地,脑袋扭动着转向了三人,两个嘴角突然抽动了几下,再一次挥舞着双镰朝阿飞挥砍而来。

阿飞抬起龙威金月斧护在身上,一边后退,一边叫喊:“阿阳!你干什么阿阳!我是你飞爷!”

但沙安阳却如没听见一般,双镰之上力道不减,反而越挥越快;两把金镰挥砍在龙威金月斧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嗡鸣,带起了一串串火星。

安长赞见势不妙,连忙手上飞速结手印,朝着沙安阳一挥:“白春藤!”

白春藤应声而起,将沙安阳捆裹的结结实实,拉倒在地上;安长赞这时大喊道:“孟章之鳞,快打晕他!”

阿飞回头看了安长赞一眼,又低头瞥了沙安阳一眼,有些犹豫;但突然看见沙安阳的双镰之上,闪起了赤红光芒,连忙调转金斧,用斧柄重重敲在了他的后脑上。

这一敲,直接让沙安阳晕了过去,身上的炽刀螂魂魄也消散而去。

阿飞一把将沙安阳揪了起来,跑回木瑶和安长赞身边:“他这是怎么回事?”

木瑶自然是不知道,便没有开口;安长赞也是摇了摇头:“我只是魔法师,对于这种祭司的事情不了解;我猜测可能是他的魂魄被炽刀螂的魂魄反客为主了。”

阿飞将沙安阳交到了木瑶手中,金斧一挥,拦在了中妖邪和两人之间,用手点指远处的火焰领主大喝道:“叫一群软脚虾兵围攻算什么本事,有种的,你来与飞爷斗上几回合!”

火焰领主一听阿飞的话,仰起头嘎啦嘎啦“大笑”起来,似是在嘲讽阿飞的幼稚行为一般;手上火焰大朴刀大力一挥,围上来的妖邪们速度猛然加快。

安长赞连忙快速结手印,在自己一行人脚下生起了数十根藤蔓,将他们高高托起;紧接着控制一根藤蔓,绑在阿飞的腰间,将他朝火焰领主的位置送去:“去把天火拿下来!我们就能得救了!”

藤蔓下,无数妖邪正对着藤蔓茎秆疯狂地噬咬砍击着,不一会,无数藤蔓组成的平台开始摇晃起来;安长赞连忙再次结手印,嘴里念念有词,一条条粗木横空出现,一层叠一层形成了厚实坚硬的方盒子,将三人装在其中。

藤蔓也在这时顺势倒了下去,方木盒子顺着藤蔓平台滑落下去,重重摔在了地上,将里面清醒着的两人撞得七荤八素,险些吐出来。

安长赞强忍着难受,双手挥舞,将控制着藤蔓生长出来,一部分去阻挠妖邪们,一部分将木盒子包裹得更加严实,以抵御妖邪们的攻击。

阿飞被送往了火焰领主面前,还未落地,便二话不说,直接抡起龙威金月斧对它当头抡下;火焰领主不慌不忙,单臂抬刀格挡,金星四射,兵器嗡鸣,阿飞的虎口被震得一阵发麻。

火焰领主下颚动了动,提刀的手突然向前一送,火焰大朴刀擦着龙威金月斧柄,刺扎向阿飞的胸膛。

阿飞的身子还悬在半空,面对当胸而来的朴刀是避无可避,当即沉住一口气,挺胸用金鳞甲去硬接火焰领主这一刀。

刀尖直直扎在了金鳞甲上,只是稍微刺入了半分,便再进不去了;阿飞心中得意不已:这与他先前所想一样,他一身的金鳞来自于龙神孟章,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东西能打穿它衍化成甲胄。

但是还未等他得意片刻,火焰领主的下颚再次颤动起来,握刀的手上突然一扭,从手臂骨缝中,两条火线窜出,瞬间没入火焰大朴刀。

吞噬了火焰的火焰大朴刀骤然间赤光大现,瞬间破开了阿飞身上金鳞甲散发出来的金光;紧接着火焰领主前踏一步,握刀的手往前猛然一推一扭,将阿飞的金鳞甲直接被暴力破开。

金鳞甲崩裂开来,瞬间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劲浪,将阿飞和火焰领主推得一齐倒退出去数米。

阿飞倒退着踉跄了几步,稳住了身形;感觉胸前一阵发凉,伸手一摸,竟摸得了一手的金红鲜血;当即不敢再轻敌大意,抓起龙威金月斧,严阵以待。

火焰领主被震退数米,用刀拄在地上,将身形稳住,紧接着一脚踏出,大刀纵横挥出,一道赤红色的十字刀气便朝着阿飞疾飞而去。

刀气速度极快,阿飞慌忙侧偏身子,也才堪堪避开了要害位置,刀气在他的胳膊和大腿上留下了两道深刻的伤痕,丝丝冒着烟气。

一击没要得了阿飞的命,火焰领主显得有些恼羞成怒,浑身的骨架子一起抖动了起来,骨缝中再一次窜出两条火线,没入刀中。

阿飞不敢再让它使出刀气,连忙挺斧前冲,单手将龙威金月斧抡圆了,由下而上劈在火焰领主的手臂上。

火焰领主的胳膊应声断裂,连同火焰大朴刀一起飞旋着落到了不远处;阿飞借势,双手握住龙威金月斧,猛转力道方向,对着火焰领主的肩胛斜劈而下。

火焰领主突然身子一扭,以一个十分诡异的姿势避开了阿飞的大力一砍,另外一手从地上抽出火焰大朴刀,照葫芦画瓢对阿飞当胸直刺。

吃过一次亏的阿飞也长了一个心眼,见到它赤刀入手,下意识便将金斧挡在了胸前,正好拦住了这当胸一刺。

这一刺虽然没有伤到阿飞,但火焰领主的强大力量推得阿飞后退了两步;它也趁这个时候扭正了身子,大刀横挥而起,朝阿飞攻去。

一人一怪,一刀一斧,打作了一团;阿飞力量之大与速度之快都是没得说,但在火焰领主面前,却是小巫见大巫。

火焰领主的每一下攻击都力道惊人,几次差点将阿飞手中的金斧打得脱手飞出;并且它的速度也是极快,经常先阿飞一步,将他攻过来的招式化解。

一来一回不到十几个回合,阿飞逐渐有些吃紧,被火焰领主一步步逼退。

又斗不到五个回合,火焰领主突然卖了一个破绽出来;阿飞斗得红了眼,丝毫没有考虑到这是故意而为之,抡斧便劈。

火焰领主见阿飞上当了,下颚嘎拉拉动了起来,身子往边上一侧,紧接着大刀直刺,将阿飞的金斧直接挑飞了出去;随后汇聚火焰与腿脚之上,一脚踹出,正中在阿飞的胸口,将他踹翻出去几米。

阿飞胸口上的火焰跳动了两下,便熄灭了,冒起了丝丝黑烟;阿飞艰难地挣扎坐了起来,火焰领主的大刀也在这时抵在了他的喉咙上。

火焰领主得意极了,仰起头“嘎拉拉”大笑起来;大刀高举,对着阿飞的脖颈准备一刀落下。

阿飞心中惊慌,但手脚也在这时乏力,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刀离自己越来越近。

正当火焰领主的火焰大朴刀要落在阿飞的脖颈之上,让阿飞身首分离之时,一个人凭空出现在了火焰领主身后。

这个人身形不高,长着一张耗子脸,整个身子呈现半透明的灰白色,飘飘如烟云一般。

那人脸上露出了贱贱的笑容,伸手探进了火焰领主的胸腔,一番搅动,将里面的南极天火火种抓了出来:“你们听说过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典故吗?”

没了火种的火焰领主挥砍下去的刀在离着阿飞脖子不到一寸的地方突然停住,浑身的火焰也突然缓缓消失,骨架子没有了火焰的连系,哗啦啦散落了一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