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弥生
第六十一章 火焰领主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137  |  更新时间:2020-08-11 11:54:46 全文阅读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沙安阳脑袋一片恍惚,视觉听觉都变得恍惚不真实起来,嘴里絮絮叨叨地重复着不可能。

恍惚之间,他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诡峒族外的树林中,面前倒着的,不是木科达而是沙族的耗子脸。

“啊——”沙安阳沾满了鲜血的手悬着,突然扬天怒吼起来:“老子!老子要杀了你狗日的!”

沙安阳双目因为愤怒而充血,变得鲜红;双手在地上使劲一撑,手上“老鹰抓小鸡”疯狂的释放而出,双手边的空间变得极其扭曲起来,怒吼着朝炽刀螂冲了过去。

炽刀螂的倒三角脑袋歪了歪,好像不明白沙安阳要做什么一般;身子挺直,双镰高举起来,对着沙安阳交叉斜砍而下。

“小心!”三人齐声惊呼,木瑶直接对着沙安阳使出隔空移物的魔法,将他拽了一个趔趄,身子一矮,躲过了双镰斩击。

炽刀螂的双镰擦着沙安阳的头顶而过,将他的头发砍削出了一个平面;红色的碎发洋洋洒洒落了一地。

这时候两人也赶到了木瑶身边;安长赞双臂一挥,炽刀螂身周突然长出了五颗粗壮大木桩,将它牢牢夹在其中,动弹不得;阿飞右臂将龙威金月斧抡圆,左手拎起沙安阳向安长赞的方向扔去,借着这个力,身子猛然又加快了几分,大吼着,金斧铆足了力气砍向了炽刀螂的细腰。

炽刀螂不慌不忙,左镰向下拦在了腰间,挡住了阿飞的大力一斧;斧、镰相撞,金星迸溅,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嗡鸣声;阿飞的虎口都被震裂了,险些直接将龙威金月斧扔到地上;再看炽刀螂,却是没有丝毫受伤。

炽刀螂拦下了阿飞的大力一斧后,紧接着右镰如电,朝阿飞的脖颈砍来;阿飞连忙一矮身子,拖着龙威金月斧向后跳了两步,回到三人身边。

“他奶奶的!这个畜生的爪子还真硬!”阿飞甩了甩被震裂虎口的右手,骂骂咧咧道。

“我们不会是它的对手,找机会我们赶紧跑!”安长赞一挥手,几个翠绿色的光团朝着炽刀螂电射而去。

炽刀螂脑袋微微一歪,双镰轻挥,几个光团被从中斩断,消散不见。

阿飞刚准备点头,和安长赞商量如同逃跑的计划,红了眼的沙安阳突然蹿了起来,如同疯子一般嘶吼着朝炽刀螂冲了过去。

“喂你……”阿飞连忙伸手去抓他,但是沙安阳的腰像是沙皮蛇一般扭动了一下,躲开了阿飞伸出来的手。

阿飞暗暗骂了一句,龙威金月斧抡起,紧随沙安阳之后;安长赞在不远处,双手飞快结手印,绿色的光芒从手上蔓延至了全身。

炽刀螂见到两人一前一后冲了过来,突然双翅张开震颤着,双臂向上高举,六条腿一齐发力跳到了空中。

炽刀螂跳到空中,还未等它发动攻击,突然一根尖头粗木桩从它的身子下面破土而出,直刺在它的大肚子上面。

红色的液体从炽刀螂的肚子中流出,顺着木桩流淌下去;炽刀螂三角形的脑袋使劲扭动起来,双镰疯狂挥舞,带起的劲风扫过,将木桩一截截砍断。

安长赞紧接着双手合抱,从木桩的周围伸出无数胳膊粗细的藤蔓,牢牢捆住了炽刀螂的双镰和腰腹,将它从空中拽了下来,重重摔落在地。

这时候沙安阳刚好赶到,双手上“老鹰抓小鸡”催动,抓住了炽刀螂的左镰,将它的魂魄抓在了手上。

炽刀螂似是察觉到了沙安阳能力的不一般,身子疯狂地挣扎了起来,但无奈藤蔓过于粗壮,数量又多,一时半会无法挣脱。

沙安阳被它的反抗激得更加愤怒,抓住它左镰的魂魄怒吼着向后拉扯,突然只感觉大脑被钢针刺中了一般,剧痛得几乎要晕厥过去。

不过沙安阳此时被愤怒冲昏了脑袋,凭借着满腔的怒火支撑着身子没有倒下。

与此同时,阿飞也抡着龙威金月斧来到近前,闷哼一声,手起斧落,将炽刀螂的左镰从第二节位置砍了下来。

赤红液体喷溅,沙安阳抓着巨大的左镰向后翻滚了几圈。

炽刀螂吃痛,挣扎扭动的更加剧烈起来,控制着藤蔓的安长赞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传到自己身上,险些被拽倒;阿飞不敢怠慢,连忙借着刚刚挥出的力量,将龙威金月斧再一次抡圆,朝着炽刀螂的右镰砍劈而下。

就在这时,炽刀螂突然挣脱了安长赞的藤蔓束缚,右镰朝着阿飞的面门横劈过来;阿飞感觉眼角寒芒一闪,连忙急收住龙威金月斧,横档在自己的面前。

当啷——

一声刺耳的金属轰鸣声,伴随着无数火星出现;阿飞两个虎口皆被震得裂开,身子倒飞出去数米,险些滑出了避火罩范围。

炽刀螂身子一窜,跳到了阿飞的上空,脑袋疯狂扭动着,单镰高举;安长赞连忙催动魔法,控制着藤蔓木桩去拦击炽刀螂,但是距离太远,根本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阿飞连忙身子向旁边翻滚,炽刀螂的右镰擦着阿飞的肩膀落在地上。

炽刀螂一击落空,右镰突然一顿,紧接着朝阿飞的方向急转过来;阿飞连忙继续往旁边翻滚,很快滚到了避火罩的最边缘,再往外一步,便是天火火海了。

阿飞眼见避无可避,心下一横,心里暗骂了一句,猛然坐起身准备与炽刀螂同归于尽。

正当阿飞坐起身,炽刀螂的右镰近到了他的面前时,一把半透明的炽刀螂金镰突然出现在了炽刀螂脑袋下面;金镰迅速向上一勾,炽刀螂的脑袋应声落地。

紧接着又是几道寒芒闪动,无头炽刀螂纤细的身子也被砍成了几截,倒在地上不动弹了。

在场的三人皆是目瞪口呆;阿飞一直到炽刀螂倒下时,才发现那把救了他的金镰主人,居然是沙安阳!

沙安阳瞥了阿飞一眼,伸手抓住了炽刀螂的残肢,将它的魂魄完整拉了出来;接着张嘴撕咬着魂魄,将它吃的一干二净。

“阿阳你这是……”阿飞看着沙安阳古怪的表现,问道。

沙安阳扭了扭脖子,左镰在空中挥动了两下,变回了左臂:“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发现的,还是蛮厉害的吧。”说着,沙安阳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伸手将阿飞拉了起来。

沙安阳走到木科达的尸体身边,小心地将他成了两段的身体捧了起来:“他是为了救我们而死,不能让他曝尸荒野。”

“我们得赶紧走了,炽刀螂不会单独行动。”安长赞对三人道,转身将避火罩收了起来,将四人笼罩其中;一挥手,领着三人朝城堡的方向继续进发。

“安阳,你刚才那个大镰刀,是怎么回事?”木瑶一边走,一边好奇地问道。

沙安阳嘿嘿笑了笑:“其实也是误打误撞的;我把那家伙的大镰刀魂魄抓了出来以后,我越看越来气,脑子一热,就把它给吃了;

这刚吃下去,我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涌进了身体,似是能为我所用一样;接着我就跟着自己的想法,对刚刚吃下去的大镰刀进行召唤,果然成功了,我的左臂就变成了大镰刀;

不过经过了刚才的尝试,我发现我没法完全发挥出炽刀螂镰刀的全部力量;具体的我准备回去问问沙满爷爷。”

听罢,阿飞伸手拍了一下沙安阳的肩膀:“可以啊!你小子总算有一个拿得出手的能力的!”

沙安阳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咂了咂嘴道:“老子好歹也是沙族第一勇士!一手老鹰抓小鸡,解决过很多大问题的好吗!”

阿飞斜眼瞥了他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个十分欠揍的表情,哼哼嘲笑道:“是嚯,一抓人家魂魄就昏,厉害厉害!”说着,故意将面部表情皱在一起,伸手鼓起掌来。

众人见状哈哈大笑起来。

谈笑间,众人来到了城堡前;城堡中火势明显比来时路上的要大上几倍,熊熊赤火交织在一块,几乎看不见脚下的路。

阿飞唤出龙威金月斧,用力将门推开,探头往里边瞥了一眼,立马又将头缩了回来,满脸惊骇之色:“跑跑跑!快跑!”

说着,一把将木瑶扛在了肩头上,对着安长赞和沙安阳的屁股上重重踢了一脚。

两人皆是不明所以地向前跑了两步,扭头往城堡的方向看去;只这一眼,两人就明白了阿飞为什么这么着急让他们跑了:城堡大门的火焰之中,缓缓探出了两只巨大的金色镰刀。

沙安阳停了下来,啧啧嘲笑起阿飞:“我说飞哥,就一只炽刀螂,就把你吓成这样了?太难看啦!哈哈哈……”

话才刚说完,又是一对金镰刀伸出了火幕;紧接着第三对、第六对……沙安阳的笑声戛然而止,傻愣愣站在了原地。

阿飞翻眼瞪了他一下,抬脚在他的腿上踢了一脚:“笑啊!笑啊!还不跑,后面还有更恐怖的!”

随着他的话出,十几只炽刀螂已经从火幕当中走了出来,在大门的两侧站定,似乎在等待什么;接着,一个浑身燃烧着大火的骷髅从火幕后面走出来。

骷髅身形近有三米来高,虽然没有一丝皮肉,但看上去依然十分魁梧健硕;手握一柄火焰大朴刀,走在了炽刀螂中间。

沙安阳没忍住爆了句粗口,问道:“这又是什么东西?怎么一个小小的弥生城里面,什么稀奇古怪都有?”

安长赞一早就看见了骷髅,此时连可也没看一眼,回答道:“这便是这片火焰中的霸者,火焰领主。”

还没得沙安阳发表什么看法,火焰领主突然大刀一挥,发出了一阵悚然的骨骼碰撞声,身边的十几只炽刀螂就突然窜了过来;安长赞连忙转身,手中绿光闪动,一面巨大的木质盾牌从地上升起,拦住了两方之间。

紧接着,安长赞飞快的结手印,将避火罩定在了地上,避火罩的范围一下子就扩散开来。

“火焰领主因为南极天火的原因,离不开城堡;我们现在就是要想办法解决掉这几只麻烦的东西!”安长赞对众人发起命令。

说话间,那面巨大的木盾已经被炽刀螂砍碎;沙安阳面对十几只炽刀螂,不再向之前那么慌张,负手而立,脸上露出了从容不迫的笑容:“接下来,看老子的!”

说着话,沙安阳眼睛一闭,浑身淡淡灰色气息丝丝缕缕飘出,迅速的在他身上凝聚成型;不一会,沙安阳整个人被半透明的炽刀螂所包裹。

炽刀螂们见到了沙安阳的样子,脚步同时停住了,三角形的脑袋歪了歪,似是在辨认沙安阳是不是同类。

沙安阳可不管这些,六条长腿在地上猛然一蹬,身子便如闪电一般冲了出去,双镰挥舞,直接让最前面的两只炽刀螂脑袋搬了家。

剩余的炽刀螂见状,立马不再怀疑,一起双镰张开,对着沙安阳斩击过来。

沙安阳连忙脑袋一缩,双镰交叉抱头格挡,准备先挡下这几下攻击,再找机会反击回去;但是他没有想到,炽刀螂的力量大到超乎他的想象,只听“当啷”几声,沙安阳感觉双臂被震得发麻,几乎要断裂一般,连连向后退去。

安长赞和阿飞见沙安阳被压制,连忙出手帮助;安长赞浑身绿光萦绕,嘴中念诀,双手点指炽刀螂群的位置大喊了一声:“起!”几十条藤蔓冲天而起,将炽刀螂牢牢捆绑住。

阿飞这时候也冲到了阿飞身边,手中龙威金月斧抡圆了,朝着炽刀螂们的脖颈横砍过来,将离得最近的两只砍翻到地;先前看沙安阳杀死炽刀螂的方法全部都是斩首,想来脖子就是它们嘴脆弱的位置。

其他炽刀螂疯狂挣扎,不一会便挣断了藤蔓,挥舞着金镰向阿飞和沙安阳袭来;沙安阳连忙跳到阿飞面前,双镰飞舞,将斩击一一挡下;奈何金镰数量太多,沙安阳很快也开始吃不消了,边打边退,身上也被砍伤了好几处,左臂上的镰刀也被砍断了一截。

阿飞不断从沙安阳背后跳出,对炽刀螂群进行突袭;但炽刀螂仿佛每次都会预料到他偷袭的方位一般,还没等他金斧抡起,便一镰斩在了阿飞的位置。

眼见着两人越战越吃力,不断向后退过来,安长赞连忙双手张开,嘴里念念有词;紧接着地面开始了颤动,炽刀螂的周围升起了一圈坚实的土墙,将它们围困其中;紧接着他的手大力一合,土墙的上端直接合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半圆土罩。

沙安阳和阿飞见状,大松了一口气。

安长赞手上又迅速结了几个手印,一层层藤蔓交织缠绕而上,层层包围在土墙之上,接着对三人道:“这个困不住它们太久,我们赶紧去拿火种!”说着,便准备收回避火罩。

还没等安长赞动手,只听见轰然一声巨响,困住炽刀螂群的藤蔓和土墙变成碎片,满地也燃起了赤红火焰;火焰领主从炽刀螂群中站直了身子。

只见它的右手前举着,火焰大朴刀上的红光才刚刚隐退;很显然,击碎藤蔓土罩的便是它。

安长赞见状大吃一惊:“它怎么能出来了!它不应该被南极天火限制,出不了城堡吗!”

沙安阳扭头看了安长赞一眼,嘴里暗暗骂了两句,双镰举起。

火焰领主朴刀缓缓放了下来,满是火焰的眼洞盯向了四人,片刻,左手一挥,身后的炽刀螂得了命令,一起朝众人冲了上来。

安长赞眯起了眼睛,对两人道了句:“帮我争取些时间。”便就地盘膝而坐,双目紧闭,嘴里不断的念着什么。

阿飞和沙安阳互相对视了一眼,皆明白对方心中所想,一点头,朝着炽刀螂冲了过去。

阿飞双目微闭,几次深呼吸,身上金光涌现而出,一层层金色鳞片缓缓成甲覆盖全身;龙威金月斧受到了身上散发出来的金光影响,瞬间从暗金色转变成了耀眼的灿金色。

这是阿飞第一次自主使用出金鳞的力量战斗;只感觉浑身力量不断涌现出来,眼前行动敏捷的炽刀螂和沙安阳,速度变得缓慢了下来。

阿飞一脚踏出,飞快的出现在了沙安阳的身边;龙威金月斧向上一挑,将正要劈向沙安阳的金镰挡了下来;紧接着斧柄一抖,将那只炽刀螂震到了一边。

沙安阳见状喜不自禁,一下子斗志全部激发出来了,大叫着,高举着双镰朝着炽刀螂的方向冲去;阿飞笑着摇了摇头,龙威金月斧挥舞,紧跟在沙安阳身后。

接着两人配合起来,沙安阳钳制住炽刀螂,阿飞抡斧让其脑袋搬家;如此操作,很快十几只炽刀螂被砍得只剩下寥寥三只。

火焰领主见状,火焰大朴刀一挥,金红色的火焰瞬间蔓延至整柄刀上,迈开腿朝两人直冲过来。

火焰领主虽然只是一具骨架子,但是他的行动速度也是极快,几步便到了两人跟前,朴刀横劈而来。

沙安阳的眼睛没跟上火焰领主的速度,只感觉高温灼热突然袭来,心脏猛然突突直跳;阿飞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伸手将沙安阳推到了一边,龙威金月斧横举起来,迎着火焰大朴刀劈了过去。

刀刃与斧刃相撞,火星四射;一人一怪皆是被返回来的大力震退了两步,就连倒在一旁的沙安阳也被震荡开来的气浪震荡翻滚了两圈。

阿飞对沙安阳一挥手:“你退后点,飞爷来给这把老骨头一点厉害瞧瞧!”

沙安阳闻言点头,连忙退后道木瑶的身边。

火焰领主伸手指向阿飞,嘴巴张合了几下,发出了“嘎啦嘎啦”的声音;手中火焰大朴刀一挥,身子疾冲到阿飞面前,大刀高举,当头劈下。

阿飞身子往边上一让,避过了当头一刀;龙威金月斧前刺,前面的尖矛刺进了火焰领主的骨骼缝中,将它的身子推远了几分。

火焰领主连忙跳身从尖矛上脱身,双手握刀,以一个十分刁钻的方式,对着阿飞的腿上看劈过来。

阿飞连忙架斧格挡下来,紧接着一斧上劈回去。

一人一怪刀来斧往,打得不可开交,金属剧烈的碰撞声不绝于耳;金红交织,不远处两人看得眼花缭乱,皆是咋舌不已。

正当阿飞和火焰领主打得难舍难分之时,安长赞突然睁眼站了起来,对阿飞大喊道:“快让开!”说着话,安长赞的浑身都被绿光所笼罩,在阿飞和火焰领主的脚下,也突然生出了一个巨大的墨绿色图案。

木瑶一眼便认出了,地上的是魔法阵术的法文,将手作喇叭状对阿飞大喊:“阿飞快回来!”

阿飞也发现了地上突然生出的法文,以为这是火焰领主的新手段,心中也是好奇警惕起来。

听见两人的叫喊声,回头看了一眼,便立刻明白了,地上这个图案是安长赞的能力;连忙龙威金月斧大力一挥,将火焰领主逼退了一步,随后连忙抽身跳了出来。

火焰领主见阿飞逃跑,连忙不依不饶地横刀追过来,嘴巴中发出“嘎啦嘎啦”声,似是在嘲笑阿飞一般。

安长赞嘴角微微扬起,双手猛地向上一抬:“万木诛!”

随着他的动作和声音,火焰领主脚下的法文突然变得明亮起来,一根根尖锐无比的尖桩从地上升起,不断地刺击在火焰领主身上。

但是火焰领主本身只是具骷髅架子,尖桩对它根本照不成什么伤害;不过随着刺进火焰领主身体里的尖桩多了,火焰领主也无法动弹了,被固定在原地拼命挣扎。

过了一会,地上的墨绿色法文消失了,地上也停止生出尖桩;火焰领主浑身插满了无数尖桩,动弹不得。

安长赞对阿飞一样下巴:“把它解决了吧,我们好继续去寻找南极天火。”

阿飞点了点头,龙威金月斧抡起,几斧子下去,将火焰领主砸成了碎骨。

砸完,阿飞咋舌叹惋:“真是可怜,遇上了你飞爷也就意味着你活到头……”

他的话没说完,令他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地上已经被砸碎的火焰领主,突然浑身燃起了熊熊大火,散乱的骨头又聚集到了一起,很快恢复成了原本模样。

跟着一起恢复的,还有那十几只炽刀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