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弥生
第六十章 火中怪物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08  |  更新时间:2020-08-10 10:52:01 全文阅读

“什么!他是你的堂哥!”三人听罢,异口同声惊讶出声;三人都猜想过很多可能:安长赞是安林的侄子、孙子之类的,甚至是亲生儿子也都能接受;但是他们两的关系却是完全意想不到的堂兄弟!

木瑶万分愕然,问道:“你与安弥生大叔年纪相仿?”

安常赞立马就明白了众人惊愕的点,笑着道:“你们是觉得我看着很年轻,根本不像是百年以前的人对吗?”

众人连连点头,安长赞笑着摇了摇头:“这也是我的那位堂哥导致的,说起来也是一段冤孽的事情;”说着,安长赞抬起头看向三人:“堂哥现在怎么样了?你们、和他是什么关系?”

沙安阳道:“安弥生大叔身子骨还是十分硬朗的,就是爱睡觉,脾气差了点;我与安弥生大叔的女儿是情人关系,我叫沙安阳!嘿嘿嘿……”

沙安阳一听说安长赞是安弥生的堂弟,安琳儿的堂叔,对他所有的怨念一下子烟消云散了,脸上挂起了讨好的笑容;木瑶和木科达见到沙安阳这副讨好的嘴脸,都是一阵鄙视。

安长赞听罢不由地苦笑起来:“堂哥他还是那个臭脾气啊!”说着,他轻缓地摇起了头,十分感慨。

木瑶在屋中走了一圈,问道:“安长赞大叔,为什么你的房子周围没有火,而且还这么凉快?”这个问题她早就想问了,只不过先前阿飞的状态实在令人担心,便到现在才问。

安长赞指了指房子顶端;三人齐抬头,看向屋顶,只见屋中的尖顶之中,镶嵌着一颗瓦蓝色的圆珠,一层层光晕在它的周围盘旋。

“我们安氏一族最得龙神喜爱,所以得到了许多宝贝,这就是其中一件,名为冰魄丹;能够将一片区域的温度降下来;”说着,安长赞拉开门走到了外边,指着火焰的边缘道:“你们再仔细看那里,有没有依稀看见一个屏障?”

三人仔细打量,果真看见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屏障;外面肆虐跳动的火焰,被屏障拦在了外边,无法进入寸步。

木科达第一想法便是魔法,满心好奇的问安长赞:“大叔,这个是什么魔法?我能学吗?”

安长赞笑着摇了摇头:“那可不是什么魔法,那是陵光帝国的一件法宝,名为避火罩,这也是当年那件事之后,堂哥扔在这里的,堂哥可能至今都不知道我还活着呢吧。”说着,又是一阵苦笑。

沙安阳听到他的话,回头看了一眼阿飞,见他依然沉睡,便问道:“我想知道当年的事情,您能给我说一说吗?”

安长赞眉头微皱了一下,疑惑道:“当年的事情?你是指……”

沙安阳道:“之前我和飞哥,也就是床上躺着的那位,被那些鬼弄进了鬼砌墙中,看到了一些幻象,或者说是曾经这里发生的事情。”

说着,沙安阳又将之前的所见所闻简明概要地讲诉了一遍;安长赞是当年事情发生时的当事人,所以也不需要说得太仔细,只要让他了解,自己知道了哪些就行。

讲诉完,沙安阳顿了顿,道:“所以我想知道当时安弥生大叔所说的‘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在做什么’到底指什么事情。”

安长赞盯着沙安阳看了一会,眉头微皱:“你为什么会想知道这件事情?”

沙安阳耸了耸肩:“纯属好奇,安弥生大叔说是他一己私欲带回了南极天火,导致了弥生城的毁灭;但是在鬼砌墙的幻境中,我看到的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安长赞沉默了一会,也扭过头看了阿飞一眼,道:“既然堂哥不想让你们知道,那自然有他的道理;行了不说这个了,你们为什么会来这里?”

沙安阳还想开口问些什么,木瑶一把拉住了他,压低声音道:“别问了,着毕竟不关我们的事情;”说完,又转向安长赞道:“我们有一个朋友,受了很严重的伤,需要用南极天火为她医治。”

“你们要取南极天火?”安长赞闻言惊讶道:“就凭你们几个?”

木科达被他的话说得有些不高兴了,嘶了一口气,满脸不悦道:“什么叫就凭我们?我们怎么了?”

安长赞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对味儿,不好意思的晃了晃手,笑道:“你误会啦,我不是这个意思;南极天火的火种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它是一种威力极高的灾难火源,就仅凭你们身上这层魔法隔层,还没靠近它,就被它毁灭了。”

说着,他顿了一顿,又继续道:“假设你们真的道了火种旁边,没有火焰法宝或者避火罩,你们又怎么把火种取走?我在这待了百余年,也未能将火种移除。”

木瑶疑惑:“你不是有避火罩吗?为什么不能使用避火罩将火种取走?”

“你想得太简单了;”安长赞摇了摇头道:“用避火罩护住全身,当然是可以靠近火种的;但是要用避火罩将火种装起来,就得将避火罩从身上拿下来,只是那一瞬间,火种就能叫人直接消失。”

“那用这个,不知道可不可以。”这时候,阿飞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三人齐转头看向屋中,见到阿飞手上捏着两根双尖枪,走到了安长赞身边。

安长赞转头,一眼就看见了那对双尖枪,面露惊讶道:“离火双尖刺!这不是陵光帝国的法宝吗?怎么会在你这里!”

阿飞淡淡道:“抢的。”

安长赞使劲吞咽了一口口水,嘴唇微颤,目光在四人身上走了一遍,道:“我可以帮助你们一起取得火种;在那之后,能不能也请你们帮助我,帮助弥生城众鬼一个忙?”

阿飞将离火双尖刺别回了腰间,摆了摆手道:“没兴趣没兴趣。”说完对三人挥了挥手,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

安长赞连忙追出几步,大喊道:“我可以用避火罩帮你们接近火种!”

三人回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阿飞,见阿飞只大步流星而去,似是没有听见一般,只得尴尬的笑了笑。

沙安阳凑到了安长赞的身边,嘿嘿笑了起来:“要不我帮你?作为交换,你告诉我当年的事情?”

谁知安长赞连看都不看沙安阳一眼,只淡淡说了句“你不行,只有他能帮忙”后,又追出了两步大喊道:“你是不是想去安林家的密道中找火种?我告诉你,火种早就不在那里了!”

闻听这一句,阿飞的脚步停了下来,扭过头看向安长赞,问道:“什么意思?”

安长赞见阿飞停了下来,松了口气,心道还有希望;小跑到阿飞面前,正色道:“你在鬼墙幻境中看见的那个火柱,其实就是火种;火种出逃一段时间,才被龙神压制住了,所以早就不在安林家中了。”

话说到这里,安长赞没有继续说下去,双目紧紧盯着阿飞,脸上露出了期许的表情,等待阿飞请他帮忙,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这个作为交换条件,让阿飞帮助他了。

如意算盘打得好,但是他根本不清楚阿飞的脾气;只见阿飞点了点头:“好的,我晓得了。”说完,转身就走,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

安长赞没想到阿飞竟然会是这种反应,连忙又叫了几声,但是阿飞置若罔闻。

沙安阳这个时候又贱兮兮地凑了过来,轻轻吹了个哨子,将手搭在了安长赞的肩膀上道:“吃瘪了吧?要不我劝飞哥帮你,你告诉我当年的事情,如何?”

安长赞扭头看了沙安阳一眼,随即点头:“好!”

沙安阳嘿嘿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快步跑到了阿飞的身边,手舞足蹈地说着什么,看着十分滑稽。

片刻后,沙安阳与阿飞勾肩搭背地回来了;沙安阳对安长赞比了个“耶”的手势:“好了,飞哥答应帮助你了,你也该兑现你的承诺,告诉我当年的事情了。”

安长赞看了看两人,目光落在了阿飞的身上,面露难色的支吾起来,清了清嗓子对沙安阳道:“沙安阳……是吧?能不能先去将火种取了,事情做了,然后我再将当年的事情细细说给你听;侄女婿?”

沙安阳听到前话,刚想拒绝;但突然听见了后面“侄女婿”的称呼,立马脸上乐开了花,嘿嘿笑了起来:“好说好说!堂叔!哈哈哈——”

木瑶翻了个白眼,暗骂:“没有主见。”

安长赞点了点头,对沙安阳一笑,转身跑进屋中,将冰魄丹从房顶上取了下来;随后对四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站到自己近一些的位置。

待到四人全部走近,安长赞双手飞快翻动着,做了几个动作,嘴里低沉地念叨了几句什么;紧接着,那层若隐若现的屏障就快速的收缩过来,将五人包围在其中。

安长赞对四人点了点头:“好了,我们可以走了;你们可要跟紧了,除了避火罩可就是万劫不复了!”说完,走在了最前面。

安长赞介绍:南极天火的跑出来之后,在弥生城中肆虐起来,直到龙神孟章发现了弥生城这边的异常,才远远从煌月城赶来,将南极天火压制在了城堡之中;不过那个时候弥生城已经成了死城。

安长赞的屋子选在了弥生城的最边缘的位置,距离城堡的距离十分远;五人有心跑着去,但避火罩在移动中使用的时候,空间十分有限;五人光是这么行走,都会时不时踩到前面人的脚后跟,更不要说跑了。

估摸着走了两个钟头,身边的火势越来越大了,不过有冰魄丹降温,五人都没有感觉到高温炙烤的感觉。

木科达走得有些累了,拍了拍走在自己前面的沙安阳,大声道:“停下来歇一会吧!我好累啊!”

阿飞回头瞥了沙安阳一眼,骂道:“就你的屁事多!不许停,继续走!”

木科达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但害怕阿飞的火爆脾气,只能叹了口气继续跟在后边,嘴里嘟嘟囔囔地抱怨。

沙安阳微微偏过头,看了一眼沮丧的木科达,暗暗发笑,伸手拍了拍阿飞的肩膀道:“飞哥,我也有些累了,咱们休息会吧。”

阿飞一下子就不耐烦了,嘶了口气,挥手在沙安阳的背上重重拍了一下,骂道:“你个沙皮虫子!怎么也和耗子一个德行了?”

沙安阳反手摸了摸被拍痛的背,嘿嘿笑着;阿飞盯着他看了会,冲身后摆了摆手,让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安长赞这时候四处打量了一遍,脸上露出了不安的神色来:“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在这里停下,这里是……”

话还没说完,众人身边的一座房子突然爆炸开来,赤红色的火焰随着碎裂的石块,向四周飞溅。

众人被避火罩保护,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倒是将众人吓了一跳。

木科达双腿疲累,冷不丁被吓了一跳,脚下一歪,差一点就摔出了避火罩的范围;多亏了安长赞眼疾手快,将他拉了回来。

将木科达拉回来后,安长赞连忙双手飞速结手印,嘴里默念着,将避火罩固定在了原地,范围一瞬间扩散开来。

做完这些,安长赞对着爆炸房屋的方向,警惕地摆开了防备架势,手中翠绿色的魔力汇聚。

“怎么回事?”阿飞见到安长赞紧张的样子,连忙唤出了龙威金月斧,横在胸前站在了他的身边,目光盯在了爆炸房屋的位置。

安长赞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这时候沙安阳突然手捂着胸口蹲了下来,脸色一片铁青,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木科达见状,连忙扶着了他,关切地问道:“沙蛮子你怎么了?”木瑶听见声音,也连忙扶住沙安阳。

沙安阳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碍事,扭转着头,朝四周打量起来。

突然沙安阳感觉到了左边有很强的危险出现,令他心脏猛然一震:“这里!”

沙安阳才刚刚喊出,左边的一座房屋也瞬间爆炸开来;飞溅出来的巨大石块带着火焰,砸向了木瑶、沙安阳和木科达的位置上。

三人心下大惊,连忙想要躲避,但是沙安阳站不起身,木瑶和木科达扶着他,三人皆是来不及躲避,眼睁睁看着火石飞来。

阿飞连忙要奔过去,但安长赞比他快了一步。

只见他回身一个踏步,便闪到了三人面前,左手下压,右手虚握;绿光快速地跳动了两下,飞来的火石便碎成了齑粉,连带着火焰一起消失了。

三人看得目瞪口呆,皆是没忍住爆了句粗口:“我、靠!”

“退后!”安长赞对身后三人叫了一声,随后浑身紧张地对着面前展开了格斗架势;阿飞这时候也跑了过来,双手握斧,警惕地盯着前方。

三人没明白怎么回事,侧了侧身字看向两人警惕的方向,之间炸开的房屋之中,有着一只大型的怪兽。

看那扁长身子,身侧的无数条节肢长腿,脑袋上和尾部的两个长须,这分明就是一头百足龙!

但这头百足龙与荒月城所见的不一样;它的体型比荒月城见到的那些要大上整整一圈,但是没有巨大的镰刀口器;通体皆是赤红色,外壳看上去不是那么的坚硬;长足也不如荒月城的粗壮,细细长长,足尖上,一团赤红的须毛似火一般飘动,像是踩在火团上一般。

三人知道自己绝对不是那个怪兽的对手,呆在这里只能是累赘,便连忙向后退去,退到了避火罩范围的中心。

两人一人手握金斧,一人催动魔法,与面前的赤红色百足龙对峙而立;双方皆是没有率先动手,仿佛是在比试谁的耐心更好一般。

“这是什么东西?百足龙吗?”阿飞微微偏过头问,目光却不敢从这头怪物身上离开。

安长赞轻轻摇了摇头:“并不是,长得很像百足龙,但这是一种天火中衍生出来的妖异邪物,精火蚰蜒;行动速度异常的敏捷,要小心应付。”

阿飞点了点头,手上金斧又用力攥了攥,似是有些耐不住对峙的煎熬了;安长赞斜眼瞥了他一眼,低声道:“耐住性子!这种东西疑心重,只要能熬过它的耐性,我们基本就成功了一半!”

阿飞闻言,只得舔了舔舌头,强压住了心中的不耐烦,与精火蚰蜒继续对峙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那头精火蚰蜒却丝毫没有任何着急的样子,静静趴在破房之中。

阿飞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耐不住性子了,伸手指着精火蚰蜒喝道:“这个畜生是不是已经死了!”说着,手中的金斧抡了起来。

安长赞见到阿飞的动作,连忙伸手去阻拦,但是还是迟了一步,龙威金月斧已经飞旋着出去了。

面对飞射而来的龙威金月斧,精火蚰蜒也丝毫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直到金斧直直劈中它的脑袋,将它的脑袋生生削下来了半个,也依然一动不动。

众人皆是一愣,再仔细看去,精火蚰蜒的脑袋中,没有流出任何的血液,不禁心中也是猜测:这头大怪兽估计已经死了很久吧!

阿飞迈步走到精火蚰蜒身边,伸手从地上捡起自己的龙威金月斧,又围着精火蚰蜒绕了一圈,随后破口骂道:“他姥姥的!这个畜生从一开始就是个死的!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杀死的,背上全是裂痕!”

安长赞一听,也连忙跑到了精火蚰蜒的尸体边上,上下打量起来;当他见到精火蚰蜒背上的伤痕时愣住了。

精火蚰蜒背上的,是一种形状十分奇怪的伤口,伤口似是被噬咬而成,一个又一个的半圆小缺口,形成了一个个锯齿形状。

安长赞只是疑惑了片刻,就想突然起来,这个噬咬的痕迹来自于什么了,当即脸色大变,一拉阿飞往三人的方向跑去,对还在避火罩中心位置的三人大喊:“快跑!这里有炽刀螂!”

话音未落,突然一道赤红中泛着金色的极影出现在三人的身后;安长赞目睹,惊忙大吼出声:“小心身后!”

三人听到安长赞的提示,纷纷扭头回去看;但还未等三人看清身后的极影是什么,极影身上突然寒光一闪,似是什么十分锋利的东西扬了起来。

木科达反应速度比两人快,几乎是感受到寒芒带来的危险那一瞬间,突然浑身力量爆发,一手抓住一个人,大叫一声把他们远远地推出去几米,但他自己却已经来不及躲闪。

寒芒扫过,木科达的身子直接僵在了原地,双手还依然保持着将两人推出去的姿势;双目圆睁,嘴巴也不自觉的张大了;缓缓的,鲜血如一个小瀑布一般从他的嘴巴里流淌出来。

接着,他的腰部位置慢慢地溢出了鲜红色的液体,腰部以上的身子缓缓斜滑了下来,摔在了地上;腰部以下的腿依然僵立在原地,没过一会,他的下半身也向后倒去;木科达被拦腰折断了。

四人全部呆住了,连飞奔向这边的两人也都同时定在了原地,眼睛死死地盯着极影和木科达;直到木科达断口处的鲜血流淌到了沙安阳的脚下,四人才缓缓地回过神来。

极影是一只身形有人一般高的怪物,胸小肚大,昂首挺胸,六条带着倒刺的腿支撑着身体站立;怪物长着一颗倒三角的头颅,头颅两侧长着一双乌黑的大眼;胸前长有两条三折的胳膊,胳膊的第一截便是一对闪着寒芒的金色镰刀,收在胸前位置;大肚之上,披着一对金斑赤翼;这便是炽刀螂。

沙安阳瞪大了眼睛,缓缓低下头,看向躺在血泊之中,死不瞑目的木科达,不敢置信地摇着头,手足并用,想爬到木科达身边。

当手刚刚按到地上,便摸到了一手滚热黏稠的液体,那是木科达断掉的身子里流出来的血;沙安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鲜红刺眼,只感觉一阵眼晕,一阵恍惚的不真实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