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弥生
第五十九章 鬼墙幻境(下)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299  |  更新时间:2020-08-09 10:52:01 全文阅读

听到安林对城主的这一声称呼,不仅是阿飞和沙安阳两人惊讶,就连房中的六名老人和陆岩也同样讶异。

安林居然是城主的侄子!

陆岩不敢相信地将目光盯在了安林的身上;六名老人也接头接耳议论起来。

城主脸上依旧是一副处变不惊的微笑,身子向后靠了靠,下巴微微扬起,眼神斜下着打量安林:“呵呵呵,小林啊,二叔叔这个称呼,在家喊喊就算了,公共场合之下,我是城主,你是城民,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安林哼笑了一声,将头斜向了一边,不屑地摇了摇:“叫你一声二叔叔,你还真摆上架子了;安春生,你最好不要忘记,你是如何坐上这个城主的位置的!”说出最后一句话时,安林的眼睛直接瞪向了城主,眼神中尽是愤怒的火焰,仿佛想要直接将他吞噬其中一半。

城主安春生被他如此一说,不由得脸上神色微变,但很快又被他很好的演示掉了,轻轻咳嗽了一声,抬眼看了一眼安林手中捧着的天火,轻轻一扬下巴:“这,又是什么?”

安林冷笑依然,将装着南极天火的罩子抬高了一些:“这难道不是你、你们一直想掠夺的东西吗?”

安春生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眉头紧锁起来;其中一位男性老人察言观色,发觉了城主的不悦,一拍大腿站了起来,伸手指着安林骂道:“目无尊长的小畜生!还不给城主磕头道歉!”

安林脸色露出了十分不耐烦的表情,紧皱双眉晃了两下脑袋,眯起眼睛看向了说话的老人,语气森然道:“安氏一族宗家说话,何时轮到旁支的老畜生插口了!我乃安氏一族宗家大巫祝,请注意你的言辞!”

“你!”老人气得眼睛瞪得浑圆,身子不住地颤抖了起来,伸手指着安林憋红了脸也没说出半个字。

安林不屑地笑了起来,半晌缓缓扬起头叹了口气:“安春生,以及六位旁支长老,你们在想什么,在做什么,我全部知道;”说着,冰冷的目光在七个人身上扫了一边,最后落在了陆岩的身上:“陆岩队长,这件事情,希望你不要参与,这是为你好。”

说完,露出了难以捉摸的笑容,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房间。

屋中顿时响起了对安林的指责谩骂声,城主安春生面色阴沉,双手支撑着下巴,一言不发。

阿飞和沙安阳对视了一眼;安林最后的话,说得云里雾里,令人捉摸不透;到底在这之间还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两人疑惑之际,安林已经越走越远,两人连忙追了上去。

安林走出城堡之时,回头望了一眼城堡,眼神中露出了决绝的神采。

沿着先前走过的路往回,很快走到了卖青菜的老头面前;老人抬起头看了安林一眼,笑呵呵道:“小林又来买我老头子的青菜啊!”

安林点头笑道:“是啊,还是青老伯您家的菜好吃!”

“那可不,我们家的菜,那可是自己种的,纯天然,没有打过药的,保管好吃!”青老伯听到安林夸奖他的菜好吃,立马喜笑颜开,一边对自己的菜大家吹捧,一边拣了几棵最大的青菜装了起来,递到安林手上:“来!那去吃,老伯送你了!”

安林接过青菜,笑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青老伯一听安林跟自己客套,立马将笑容收了起来,佯装生气的样子:“外道了不是!你天天照顾我的生意,吃两颗菜怎么了?拿去拿去!”

安林嘿嘿笑着,答应了一声,拎着青菜朝后面的房子走去。

沙安阳扭头看了一眼阿飞,突然嘿嘿一笑,伸手指向了青老伯对阿飞道:“飞哥,你老爹!”

阿飞反手在他的脑袋上不轻不重拍了一下,瞪眼道:“你爷爷!别废话了,赶紧跟上!”

两人说话之时,安林已经打开房门进去了,反手准备将门关上;两人连忙快步跑过去,在门被关上之前窜了进去。

屋中的空间十分狭小,仅有两张桌子和一把椅子;其中一张桌子还是供桌,上面摆放了一只大碗和一只已经发黑的香炉,碗中放着几棵已经蔫掉了的青菜;在香炉的后边,放着一张黑白色的画像,画中是一个男子,长相与安林有三分相像。

安林将装着南极天火的罩子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单手挥动了两下,一条不粗不细地水流从他的食指中指之中流出;安林将青老伯送他的青菜细细地清洗干净。

将大碗中蔫掉的青菜拣了出来,把刚刚洗好,还带着水珠的青菜一齐码放在了供桌上的大碗中,随后变戏法般的变出了三株长香,一挥指将其点燃,插在了香炉之中。

“父亲,我回来了;您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这次从陵光帝国,我强行带回来了一朵南极天火火种,不知道我能不能完成您的遗愿。”安林右手握拳压在左胸上,眼睛紧紧盯着画像中的男子道;此时他的脸上已经没有冰冷和傲慢,看起来十分温柔和伤痛。

这时房门突然被人敲响,安林警惕地看了一眼门的方向,拉开供桌的隔层,将天火藏在了其中,随后深呼吸了两下,脸上恢复了冰冷的神情:“谁啊?”

门外的人没有说话,而是回以了两声敲门;安林小心翼翼地走到房门边上,轻轻地将门锁打开,退到了后边,冷冷道:“门没有锁,你可以进来。”

话音刚落,门就被重重得推开了,站在门外的,正是城主安春生。

安春生看了一眼安林,笑呵呵地迈步走到了屋中,四下打量了起来,不住地咂嘴咋舌:“你怎么就住在这里?堂堂的安族大巫祝,怎么也得有个光鲜亮丽的住所吧。”

安林面色冷漠,拉开了屋中唯一的椅子坐下,十字交叉放在桌子上:“城中大人,突然造访寒舍,是有什么事情吗?”

安春生笑着摆了摆手:“能有什么事情,叔叔看看侄儿,有什么不行的吗?”说着,安春生走到供桌前,对着安林父亲的画像鞠了一躬。

安林冷眼看着安春生的表演,一言不发;他十分清楚,自己这位二叔叔突然造访,一定是为了他手上的南极天火。

果不其然,安春生在供桌前站了一会,便转身笑呵呵对安林道:“侄儿今天从陵光帝国带回来的南极天火,可否让二叔叔看一看?”

安林心中冷笑,心道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吧!但脸上却是没有任何的表现:“城主大人,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什么南极天火?什么陵光帝国?我今日一天可都没有出过这个门呢。”

安春生听闻他的话,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起来,盯着他看了半晌,缓缓走到门边,探头向外面打量了一遍,确认没人以后,将房门轻轻关上。

安林见到安春生关门,立即就猜到了他骗取不成,准备强抢了,伸手抓向腰间,抽出一把样式奇特的短刀,在安春生转身回来之时,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安春生显然没有想到安林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连忙举起双手:“侄儿,你这是要干什么?”

安林对着房门歪了一下脑袋:“出去。”

安春生盯着安林看了半晌,张嘴又要说什么,被安林直接打断了:“出去!”说着话,手上的短刀又往安春生的脖子上压了压;刀尖入肉,一丝鲜血缓缓顺着伤口流了下来。

“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安春生连忙妥协,反手将门打开,倒退着出了安林的屋子。

安林抵着安春生的脖子,一步步将他逼出了房屋,突然猛地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将他踹翻在地,随后迅速将房门关上。

关上门,安林连忙将桌子推到了门边,将门死死抵住,又将唯一的那把椅子架在了桌子上增加重量。

做完了这些,安林拉开供桌的隔层,将天火小心的取了出来;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十分嘈杂的声音,紧接着房门被猛烈的撞击了起来,安林瞳孔收骤然一收缩,连忙使劲地去推供桌。

供桌看上去十分沉重,安林推得十分吃力;缓缓供桌被推到了边上,露出了后面的一个窟窿;窟窿中是一个垂直向下的通道,黑洞洞地看不见底。

安林抱起天火,直接跳进了窟窿之中;与此同时,被堵死的大门也被暴力破开,由安春生为首的一众人冲了进来,一眼便看见了供桌后面的那个窟窿,和刚刚跳下去的安林,一挥手领着人走到窟窿前。

安春生走到窟窿前向下打探了一下,只见窟窿下的通道漆黑一片,根本看不出深浅。

安春生对身边的一名身着锁链铁甲的青年人晃了一下脑袋;那人领命,想也不想地跳入了窟窿之中。

过了片刻,窟窿中突然传来刚刚下去那人的惨叫声,紧接着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格拉格斯声响起,听上去仿佛是骨骼和肌肉被生生撕裂的声音。

安春生见状,连忙大喊撤退;阿飞和沙安阳想跟进到通道中去,可是这个通道仿佛刻意地排斥他们一般,无论怎样也进不去通道半分。

突然,通道中又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吼声,声音的来源正是安林;紧接着通道中突然亮了起来,一条火柱直冲上来,地面也因为这条火柱而震动起来。

还未逃出房屋的安春生扭头看了一眼,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破口大骂道:“这个小畜生居然敢!大家快跑!”

话音刚落,冲出的那一道火柱似是听见了安春生的声音,猛然拐了一个弯,从安春生等人身上略过;只一瞬间,所有人连惨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便化作了乌有,消失得一干二净。

火柱从安林的房屋中冲出,在弥生城的街道上分散成无数条火柱,四处乱窜,所过之处,皆是燃起了熊熊赤火;一时间城中大乱,城民惊叫着,四处逃窜。

所有的火柱仿佛是听见了惊叫声一般,突然扭转方向,朝着发出惊叫的人群冲去;一瞬间,一片惊叫声彻底消失。

大火蔓延的速度极快,不过片刻的功夫,整个弥生城都燃起了熊熊赤火,惊呼尖叫声音也越来越少,直至消失;正与阿飞一行人进到弥生城所见到的场景一般无二。

吞噬了整座弥生城的大火仿佛还不满足,火舌跳动着,朝弥生城外面蔓延而去;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金光从远远地天边来到了弥生城上空,速度快得如同流星一般,拖出了长长地金芒。

金光在弥生城上空停住,两人这才看清,这不是什么金光,而是一个人;这个人看着十分诡异,浑身皆被金光包裹,看不见五官衣着,只能看得出是一个健壮的人形;从身形上来看,与阿飞的身形十分相似。

金人在上空停了片刻,突然目光投向了两人所站着的位置;两人只感觉有一道摄人心魄的目光定在了身上,浑身难受不已。

金人喝道:“何人在此?出去!”接着手臂一挥,两人便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打在了身上,脑袋眩晕无比,直接向后翻飞了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

“哎哟……他姥姥的还真疼啊!”沙安阳手扶着腰腹部,骂骂咧咧地撑着地起身;一睁眼,发现木瑶和木科达坐在自己的身边:“诶?你们也给搞进来了?”

但是随即他就发现了身边还围满了无数着了火的鬼,立刻明白了,自己这是出了鬼砌墙的幻境了。

木瑶见到沙安阳醒了,惊喜不已:“你终于醒啦安阳!”随即,她又看向阿飞,只见阿飞依然躺在地上,没有动弹。

沙安阳也发现了不对,伸手轻摇了两下阿飞;阿飞这才缓缓翻了个身,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头疼!不要碰我!”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相视一笑。

“你们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东西?”木科达这个时候发问了。

沙安阳点了点头:“是的没错,我一会说给你们听,木老鼠你坐我近一点。”

木科达有些疑惑,以为沙安阳是要小声与众人说,便往沙安阳身边坐了坐:“这里又没有外人,还要小声说吗?”

沙安阳一瞪眼,骂道:“姥姥的!老子害怕!”

闻言,两人皆是啼笑皆非,双双嘲笑沙安阳胆子小;沙安阳瞪视了两人一眼,威胁他们说“你们再嘲笑老子,老子就不告诉你们了。”

两人连忙闭嘴,讪笑着求沙安阳给他们讲讲所见所闻;沙安阳傲气地扬起了头,十分享受两人的目前的态度,便缓缓将他与阿飞一起在鬼砌墙中的所见所闻,从头至尾完完整整讲诉了一遍,其中还夹杂着自己的一些见解与看法。

听罢,两人皆是目瞪口呆:“这么说,这些鬼想让你们看的,就是弥生城灾难发生的时刻?但是这与他们的求救有什么关系呢?”

沙安阳一摆手:“嗨!我想的倒不是这些;我现在想的是,安林,也就是安弥生大叔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他父亲担心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这时候阿飞坐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道:“亏你还说自己是智者,最重要的信息都没发现。”

三人皆是不解,扭头看向阿飞;阿飞瞥了三人一眼,得意地哼哼笑了起来:“老安头家的那个大窟窿,就是火种所在的位置!”

三人闻言,也都突然反应过来;他们来这里不是解开弥生城的谜题的,而是寻找南极天火救毕方的。

三人当即站起身,准备去到安弥生曾经的家中,去寻找南极天火火种;阿飞也欲站起身,但是才刚刚站了起来,又突然脑袋剧烈疼痛起来,脚下虚浮,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三人见状大惊失色,连忙将阿飞搀扶起来,连声呼唤;周围的众鬼也瞪大着眼睛,呜呜囔囔地围了上来。

沙安阳心中焦急,没有留意众鬼围了上来;此时突然见到无数火光围了上来,当时一愣,抬头时,便见到了众鬼已经到了面前,僵直的手抓向了他面前,吓得当时一口气没上得来,打了一个嗝,眼睛一翻差点也晕了过去。

咻——

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哨声,随着哨声的结束,缓缓围上来的众鬼动作皆是一滞,一动不动,若不是它们身上的火焰还在跳动,众人都要以为时间静止了呢。

沙安阳见到近在咫尺的鬼脸,脑子中嗡地一下炸开了,这种感觉比鬼向自己走过来还要刺激神经;就连不怕鬼的木科达也是一阵头皮发麻。

远处,哨声有一次响起,这次的哨声十分短促;听闻哨声的众鬼开始缓缓向四周退开,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沙安阳跪坐在原地,愣愣出神,半晌才长出了一口气,木讷地扭头向四周打量起来,激动的两行泪水从脸颊滑落下来,叹道:“沙石祖宗的亲姥姥诶!简直是两世为人呐!”

不远处一个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手扶着膝盖气喘不止:“没、没吓到你们吧……”

这人十分年轻,看着与众人年级相仿;一头与身边赤火一般的红色头发,身着一身清凉爽快的衣服。

沙安阳愣了一下,当即就雷霆大发,从地上跳了起来,但是被之前的事情吓得双腿发软,才刚刚站起来,便有跪坐了下来:“没吓到才怪!你是不知道那玩意有多恐怖!这些鬼是不是都是你豢养的?这么听你的哨声!”

那人将气喘匀实了,缓缓点了点头:“这么说也没错,但是他们也都是些可怜人,被这里的灾火无情地夺去了生命,而且这里有某件东西制约着他们,让他们的魂灵久久无法离开这里。”

木瑶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问道:“你是……”

那人这才反应过来,还没有自我介绍:“哦,不好意思,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安长赞。”说着,伸出手想与众人握手。

听闻这个名字,木瑶心中就起了一个疑惑:他姓安,难道也是安氏一族的人吗?

木瑶和木科达纷纷与他轻轻握了握手,唯独沙安阳见到他的手伸过来,冷哼了一声偏过头去。

安长赞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指了指地上趴着的阿飞道:“你们的朋友现在情况不是很好,赶快带到我家中来吧。”说着,安长赞伸手去扶阿飞。

木遥点了点头:“好极,有劳了!”与安长赞一起将阿飞扶了起来。

木科达抓起沙安阳的胳膊,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腰部猛然挺直,将他扶了起来。

三人跟着安长赞来到了他的家中;令众人感觉惊叹的是,安长赞所居住的地方,方圆十几米内都没有一朵火花,并且踏入这个范围内,那些灼热的感觉也一瞬间消失了,凉爽无比。

安长赞将阿飞扶到了床上,打来清水为他擦拭了一下面部和身上,随后坐在他的身边,闭上眼睛嘴里念念不断,双手悬起,一团绿莹莹的光芒亮起,不断在阿飞的身上游走。

木瑶和木科达是魔法师,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一种十分强大的木属性治疗型魔法;木属性是一种十分难得的属性,具有强大的杀伤能力和超越水属性的治疗能力。

能够掌握驾驭这种魔法已经是很强大了,更何况还是使用这种几乎接近于再生的魔法,那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大魔师才有的境界;但看安长赞操作的如此熟练,可以见得他的魔法天赋能力强大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安长赞对阿飞的治疗只是持续了短短的几分钟,便已经出了满头的大汗;过了片刻,他才收回手,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接下来让他休息一段时间即可,至于需要多久,我也不清楚,毕竟伤到了精神层。”

木遥点头致谢,随后问道:“你是安氏一族的人吧?”

安长赞点了点头,惊喜地笑道:“是啊是啊!你们居然还知道安氏一族呐!看来我们族并没有完全没落嘛!”

木瑶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问道:“那安弥生……不、安林和你是什么关系?”

安长赞听到了安林这个名字,脸上的笑容突然就僵住了,警惕地环视了三人一圈,皱起眉头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认识他?”

木瑶轻轻摇了摇头,正色道:“我们与安林很熟悉,也是他指引我们来到这里的。”

安长赞还是有些不相信,仔细看了看三人,见木瑶和木科达脸上神情十分严肃,不似作假,便也有些许的相信了。

沙安阳一瞪眼睛道:“老子们需要骗你吗?你一穷二白三不净的!”

安长赞瞥了沙安阳一眼,缓缓点了点头:“安林,他是我的堂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