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弥生
第五十六章 双头狼群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00  |  更新时间:2020-08-06 10:52:01 全文阅读

木科达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切,膝盖不自觉一软,跪在了地上,目光呆滞地盯着部落中心的广场,曾经最热闹的地方,嘴中不住喃喃。

沙安阳看着这副景象,也是一时说不出话;半晌,蹲下身子,轻轻拍了拍木科达的肩膀安慰道:“逝者已逝,节哀顺变。”

沙安阳的话刚出,阿飞突然对着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脚:“节什么哀!没发现这里太干净了吗?”

“干净?”两人听闻他的话,同时抬起了头,异口同声问。

阿飞道:“这里连一具干尸骨骸都没有,很显然是有人处理过这里;”说着,又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一处地方:“而且那里似乎是死人墓。”

两人纷纷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到那处地方,木、石板密集林立;走到近前,木、石板上刻着一些木族的文字,木科达一眼就看出来了,上面刻着的是木族中某些勇士的名字,已经悼念之词。

沙安阳这时候笑道:“你看,能有这些,说明你们部落都已经逃离了嘛!不必瞎担心什么了!”

木科达点了点头;虽然看见了这些墓碑心里难过,但是想到木族没有全部覆灭,心中还是稍稍感到慰藉。

对着墓碑鞠了三躬,随后朝两人招了招手,在部落中四处找寻了起来。

木族中一共有五个存水的水库,四个子水库分别坐落在四个区域,主水库在族长大楼旁边。

以目前部落的损毁情况来看,四个区域中的子水库应该是保不住了,唯一的希望就放在了那个主水库上;主水库的水量是四个水库加起来也比拟不及的,所以它在建造的时候,设计的十分坚固。

兜兜转转,四人总算来到了族长大楼旁的主水库;主水库铁门紧锁,从外观上判断,主水库应该是没有受到损坏的。

沙安阳见状欣喜不已,连忙催促着木科达把门打开。

木科达闻言照做,伸手按在门上,白光闪烁,嘴中念念不断;沙安阳在一旁搓手等待,脸上抑制不住的笑了起来。

半晌,木科达将手轻轻放下,叹了口气对两人摇了摇头:“虽然水库没有被毁,但是这个门,却是坏掉了。”

沙安阳一听这个消息,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如同烤干了的硬土块一般,又僵又硬。

阿飞听闻,一把将木科达拉开,抬脚重重踹在门上。

铁门坚固无比,被阿飞大力踹了几脚,发出沉闷的响声,周围的石墙上也哗啦啦落下碎石粉末。

沙安阳一见有戏,也加入了踹门的阵列。

铁门很快被两人踹得弯曲了些许;两人见状,都是大喜过望,铆足了劲继续对铁门进行踹击。

但这一脚上去,仿佛是踹在了一块坚实的实心铁壁上一般,返回来的力量,震得两人的小腿都一阵发麻疼痛。

木科达见状叹了口气:“主水库的防破坏程度,岂是你们区区几脚就能解决的?”

阿飞揉了揉疼痛的小腿,将背上的木瑶放了下来;右手伸出,嘴里无声的念叨出那句收放龙威金月斧的口诀,随后闪着金色光芒的龙威金月斧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都站边上些!”阿飞双手握住了龙威金月斧柄,掂了掂道。

两人连忙扶着木瑶,向边上让了让,给阿飞腾出施展空间。

阿飞活动了下身子,双手握斧,对着铁门边上的石壁抡开了就是一斧;火星四射,碎石飞溅,龙威金月斧锋利的斧刃便深深砍入了石墙中。

阿飞用力将金斧扯了下来,摸了一下墙壁上深深的斧痕,满意地点了点头,抡起大斧又是一斧子下去,劈砍在那道痕迹之上。

几斧下去,墙壁逐渐被砍穿了一个长条破洞;沙安阳和木科达相视一眼,脸上都是情不自禁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阿飞接着又是一阵手起斧落,墙壁便被劈砍出来了一个能够过人的窟窿出来。

收起金斧,阿飞微微一猫腰钻进了窟窿;木科达见状连忙要阻止,但却晚了一步。

窟窿内传来一声扑通落水声,紧接着就是一阵水声,阿飞从窟窿里面爬了出来:“这怎么一进去就是水?”

木科达尴尬的笑了笑,解释道:“这个铁门内是一条连他了地下的河,当时建造的时候就直接围着河宽搭建的,一开门便是河的水面;你太心急,我还没来得及说……”

阿飞瞥了他一眼,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你们赶紧取水吧,我刚刚掉下去喝饱了。”

沙安阳听闻不禁哈哈笑了起来,伸手将阿飞拉了上来,小心翼翼地给失水严重的木瑶喂了些水,自己也拍在河边牛饮了一通。

解决了干渴后,三人稍加休息,便准备要去寻找食物,以及工具。

木族的大部分房屋已被摧毁成了废墟,只有零星几座房屋还算完好;三人一间间房屋搜索着;屋中凌乱不堪,吃食基本没剩下什么,想来是木族人离开的时候带走了。

一番功夫后,三人只搜集到了几只大号兽皮水袋和不多的食物。

虽然没有找到足够的食物,但是木科达还是十分开心:至少这可以证明,木族的人都还活着。

阿飞将食物均匀地分成了三份,分给沙安阳和木科达两份,剩下一份用兽皮包裹着,留给木瑶。

沙安阳见阿飞没有为自己留下一点食物,连忙拉住了他,将手上的食物递到了他的面前道:“飞哥,我吃不完,你拿点去吧。”

阿飞笑了笑,从地上捡起兽皮水袋:“吃不完,就留着;我可是龙神的金鳞,比你们扛饿多了。”

说完,拎着水袋去主水库中灌水。

两人吃完了自己那份食物,也过来帮着阿飞一起灌水。

将四个水袋全部灌装满了,沙安阳又犯难了:“这么多,我们怎么带?而且那什么弥生城也远在天边,总不能走着过去吧?”

木科达嘿嘿笑了,转身跑进了木族光区的废楼中,半晌带着一辆大型板车回来。

这个板车比以往见到的要大上些许,四个轮子又大又厚;板车之中,立着一个圆木柱子,柱子上顶着一颗透明的半球物体。

沙安阳见到这个板车,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道:“有板车我们就能走了?没有天牛和狗头黑熊,你来拉吗?”

木科达闻言不恼,反而仰起头哼哼笑了起来,一手抓着车辕翻身上车,双手悬于透明半球之上;白光闪动,四轮大板车突然轰隆隆响了起来。

木科达的手轻轻动了动,大板车竟然朝着前方缓缓行驶了起来。

沙安阳和阿飞见状,皆是目瞪口呆,下巴都合不拢。

木科达扭头看了两人一眼,嘴角微微扬起,十分得意地道:“怎么样?不错吧?”

沙安阳抓住了车辕,翻身跳到了木科达身边,又仔细打量了一遍那个圆木柱子和透明半球,问道:“我说木老鼠,这是什么神奇东西?”

木科达听到沙安阳讶异的语气,又见他惊得合不拢下巴的表情,当即骄傲得将头仰向了天空:“这叫魔动车,只有我们木族才有的代步工具,而且也只有我们木族人才能驾驭!是……”

木科达还想长篇大论地吹捧一下这台魔动车的厉害之处,但沙安阳压根不想听他废话,站在车尾对阿飞道:“飞哥,快把水袋和木瑶拿上来!”

阿飞点头,小心翼翼地将木瑶抱到了沙安阳手中,待到他将木瑶小心安置在车上后,将水袋一个一个递给沙安阳。

木科达见两人都不听自己说话,也跑到车尾继续絮叨:“是一种特别……”

话未尽,沙安阳直接将手上的一个兽皮水袋放在了他的手中。

兽皮水袋中灌装了二十斤水,算不上太重;但木科达全部心思都在炫耀,没有做好准备,猝不及防就被水袋的重量带着,摔在了车板上,两条胳膊被撞击得几欲断裂,连忙将手抽了出来,抱臂哇哇叫。

阿飞和沙安阳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将剩下的一个水袋也装上车,阿飞也翻身上车,随手推了木科达一下:“快来拉车。”

木科达不悦地瞪着面带笑容的两人,骂咧了两句,甩了甩胳膊,双手手悬在半球之上,催动魔法控制魔动车行驶。

出了木族部落,一路西南行,疾驰向弥生城进发。

不得不说,木族的魔动车却是比青、沙两族的生物拉车要快上许多;身边的景物飞速地后退,很快身后的木族部落再次变成了隐隐约约的轮廓。

沙安阳见木科达操作的有趣,凑到身边询问起以自己的精神念力,能不能操作的了这台魔动车。

木科达想都没想,就给出了答案:不能。这使沙安阳有些泄气,往后一躺,不一会便鼾声大起。

“阿阳!阿阳!”

“沙安阳!沙蛮子!”

沙安阳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感觉睡得十分舒服;突然就隐约听见阿飞和木科达叫喊自己的身声音,声音十分焦急。

此时他睡得昏沉,潜意识以为这是梦中的内容,便翻了个身子,脑袋枕着身边一个软软的东西继续睡去。

“姥姥的!喊你你还枕着阿瑶的胳膊睡了!”阿飞破口大骂了一声,一巴掌拍在他沙安阳的侧脸之上。

一声清脆之响,沙安阳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弹坐起来,手扶着疼痛发麻的脸庞惊恐四望:“怎么了怎么了!”

当他环顾四周一圈后,发现自己身处在什么样的危险境地之中,一下子就完全清醒过来了。

此时天色已黑,一弯寒月悬于头顶;魔动车已经停了下来,车上只有木瑶和自己;阿飞和木科达在魔动车的两侧,挥舞着大斧和魔法,与一群荒兽对峙。

荒兽数量极其的多,一眼望去黑压压一片,无数双幽绿色的眼睛从四面八方虎视眈眈;沙安阳身上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呆坐在车上。

阿飞稍稍扭头,用余光打量了一下沙安阳,只见他呆坐着不动,又是一声骂:“沙皮姥姥的!你还坐着干什么!还不帮忙!”

沙安阳被这声吼惊得回了神,连忙跳下车与沙安阳站在了一边,一手“老鹰抓小鸡”,一手意念魔法,与群兽对峙。

到此时,沙安阳才仔细看清了荒兽的真实面目:这是一种头上长角的双头狼兽,身上背着三道如同抓痕一般的肉红色毛发;双头之中,只有左边的那个头颅上的眼睛睁着。

沙安阳凝眉思索了一下,猛然间想起了这是什么荒兽:“沙子的祖宗耶!你们怎么惹上这群东西的!”

木科达扭头看了一眼沙安阳,问道:“它们很危险吗?”

“危险?岂止是危险?遇到它们就是死路一条!”沙安阳扯着嗓子叫道:“这种荒兽叫住三花双头狼,据说不是阳间的东西,是来自冥界的冥兽;这种东西喜欢群居,并且一个族群数量庞大;只不过除了头狼,都是傻子。”

木科达呼了口气,道:“呼!还好还好,都是傻子。”

沙安阳晃脚在木科达的腿上踢了一脚,骂道:“好个祖宗!它们是傻子,头狼又不是!头狼的智力,怕比你都高;他们是共脑型生物,一切行为动作,皆由头狼决策;所以恐吓,对它们没有作用,它们不怕死!”

阿飞皱了皱眉:“那怎么才能胜了这帮畜生?”

沙安阳眉头紧锁,半晌开口道:“挟制头狼;但是找头狼哪有那么容易?这茫茫三花双头狼……”

沙安阳的话还没说完,木科达就伸手指着正前方不远处的位置问道:“沙安阳,你说会不会是那一只?”

“怎么可……”沙安阳翻了个白眼,当即就否认;但话没说完就卡在了喉咙里,因为他瞥见了木科达所指的方向,有一头站立位置比这群三花双头狼高一截的狼。

它体型较小,背上也没有三道肉红色斑纹,但头上的角却比其他狼长了一半。

沙安阳看愣了,喃喃道:“嘶——这群狼的头儿,是个白痴?”

喃喃了一句,沙安阳连忙又压低了声音对两人道:“还真是!你们也小声点,切莫打草惊蛇了。”

“哪有蛇?”阿飞扭过头问道。

沙安阳翻了翻白眼,没有理会阿飞的白痴问题,收起了手上的神通,翻身坐回了车上:“你们两个也过来休息吧;我记得这种畜生,就喜欢兵不血刃的战斗;把敌人猎物活活熬死,所以我们就跟它们耗!”

阿飞没有犹豫,一个侧翻身上了板车,将龙威金月斧重重的倚放在车辕上;木科达扭头看了两人一眼,犹豫了片刻,十分警惕地上了车。

“你们怎么会遇到这群东西?”沙安阳找了舒服的地方,倚躺下问两人;突然他看见车尾处,堆了不少已经剥了皮的中小型荒兽,立马猜到了是什么原因:“这些肉引来的?”

“是这么回……”阿飞开口讲起了事情原委;还没说出几个字,沙安阳便是一抬手拦住了他的话头:“你不要说,木老鼠你说。”

阿飞登时就不悦了,抡起拳头砸向了沙安阳:“你小子还敢嫌你飞爷!”

沙安阳连忙摆手躲避,一边解释求饶。

木科达看着两人,情不自禁想笑,但害怕阿飞这个蛮不讲理的蛮子连自己也打,强忍着没有笑出声。

清了清嗓子,木科达绘声绘色得讲诉起事情的始末;阿飞切了一声,骂了句“话痨”。

在沙安阳睡着的那段时间,木科达驾着车行驶至黄昏时分。

一直立于车尾展望大荒的阿飞突然叫停了木科达,手指着不远处的一片阴影兴奋地大喊:“停车停车!肉!肉!”

木科达将车停下,抬眼顺着阿飞的手指方向看去,远处寥寥有几只荒兽,形似狼,生了两个脑袋,浑身灰黑;看体型不是什么大型荒兽,便也动了心思,架着车缓缓靠近过去。

离着不远处时,阿飞突然放出龙威金月斧,朝着荒兽抡了过去;金辉成环,直接将其中两只荒兽拦腰断胸,砍死在血泊之中;其他几只荒兽见状,仿佛是被吓傻了,呆在原地盯着同伴的尸体。

阿飞跳下车,抓起地上金斧,横劈斜挥了几下,将几只荒兽统统放倒。

这时候木科达也跳下车,欢喜地和阿飞一起就地将荒兽的脑袋脚爪去了,并将皮剥了后,用水把上面的血迹冲洗了一遍,堆放在车上。

几头狼看着健壮,但是将皮剥了,身上的肉却是少得可怜;不过聊胜于无。

做完这些,两人翻身上车,准备继续朝弥生城去;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几声嚎叫,声音似狼似婴,尖锐凄厉,听得令人不禁毛骨生寒。

木科达打了个哆嗦,连忙操控着魔动车,朝远处疾驰。

魔动车还没跑出半里路,突然从左右以及后方,冲出了一群两头狼;这些两头狼与先前所杀的那几只不同,背上有着三道肉色红纹,体型也大了一半有余。

群狼张着血盆大口冲到了身边,用身子使劲地撞击着魔动车。

木科达当场被吓得肝胆俱裂,如若不是知道车停下自己一行人必然会死,否则当场可能就要晕了过去。

木科达魔力全力催动着,魔动车的速度也到达了极限,在大荒中飞驰;渐渐地,身边的群狼越来越远;木科达不禁松了一口气,但也不敢怠慢,依然全速地操控魔动车前行。

但木科达还没放松一会,突然正前方又冲出了一群双头狼,与其他三方的群狼合围夹击,就成了一行人目前的状态。

……

阿飞抓着龙威金月斧,用斧头上的尖矛捅了捅车尾的荒兽:“估计是这群畜生嗅到了血腥味,过来抢食的。”

沙安阳仔细思考了一下木科达所描述,又打眼看了一眼立在高处的头狼,随即明白了自己一行人被围攻的原因。

“并不是什么血腥味引来的,而是你们把三花双头狼的首领的子嗣杀了;”说着,指了指头狼:“你们看,它是不是和你们所杀的那几只双头狼很像?”

两人顺着他的手看去;如果将头狼的大角忽略,果真是一模一样!

见到两人惊讶的表情,沙安阳苦笑着摇头:“怪不得这群三花双头狼对我们穷追不舍;换做我是头狼,我们这四个人都早已成大荒上的四朵肥料了。”

木科达见沙安阳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不由地焦急起来,伸手推了他一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逗闷子,我们应该怎么逃脱啊!”

沙安阳竖了竖手指,道:“等;我虽然知道这种东西,但是我没有实际对付过它们,对付它们的法子,在我这还只是理论;不过这下好了,我可以用你们的命一起实验!”说着,沙安阳哈哈大笑起来。

阿飞闻言也不禁哈哈笑了起来,拍了拍沙安阳的肩膀:“那你可别把咱们给实验成了大荒的四朵肥料了!”

木科达无语地看着两人,也不知道该说他们豁达还是心大。

天色逐渐转明,天边挂起了一抹红霞,冰冷湿漉的露水落在了四人身上。

阿飞将自己身上的兽皮衣服脱了下来,轻轻盖在木瑶的身上;木瑶此时突然动了动,费力地抬起头,虚弱地念叨了一句“水”。

沙安阳闻言,连忙取下腰间水袋,托住木瑶的脑袋,小心翼翼地给木瑶喂了一些下去。

喝完水,木瑶的脑袋便是一松,又继续沉沉地睡着了。

“天亮了,我们怎么办?”木科达朝四周打量了一眼问道。

四周的三花双头狼依然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丝毫没有上前攻击,或者退去的意思,但是能够听见,它们有些烦躁的低吼声。

沙安阳抬头看了看天色,很快太阳就要升上天空了,压低了声音问道:“你的魔法强不强?”

木科达疑惑地点了点头:“还行,你要……”

沙安阳扬起嘴角一笑:“挟天子以令诸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