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弥生
第五十五章 归往木族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51  |  更新时间:2020-08-05 10:52:01 全文阅读

混沌转回身子,面朝千王海面,又是一声长长叹息:“唉——自从我们龙族势微,一向与我们交好的西南北三大帝国,全部与我们断绝了往来;

当初龙神大哥陨落,迦楼罗残党虎视眈眈,十二兽之一的饕餮曾经去南帝国求援,之后便杳无音信了,就如世间蒸发了一般;

我们猜测,应该是被陵光娘娘击杀了,因为曾经发生过某件事情,两大帝国关系僵化,而且细算起来,迦楼罗也是鸟族,南帝国到底是存着什么心思我们也不知晓;

总之南帝国去不得。”

木瑶听罢,扭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毕方,沉吟了片刻问道:“那既然南帝国有可能包藏祸心,那毕方……”

混沌转过身子,面对木瑶,突然噗嗤笑了起来;阿飞也是跟着哈哈笑了起来。

木瑶听闻两人的笑声,疑惑道:“你们笑什么?”

阿飞摇了摇头,指着地上的毕方问木瑶:“阿瑶,你还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吗?”

木瑶疑惑,又仔细打量了一遍毕方,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转回头疑惑不解地摇了摇头。

阿飞笑道:“毕方是南帝国第三火鸟,实力相对混沌只高不低,并且在鸟性上高于迦楼罗,有压制效果;但是她却面对一头湿生迦楼罗,却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几近死亡,你还没明白?”

听阿飞这么一说,木瑶才恍然大悟,是了,先前就听沙安阳讲诉过毕方的身份:南帝国第三火鸟,拥有堪比天灾般的火焰,实力极其强大;但是眼前的毕方,却几乎要死亡了,实难和南帝国第三火鸟联系起来。

“那她……”木瑶看了一眼毕方,欲言又止。

混沌道:“她有些不一样;她也是毕方鸟,南帝国的那位天灾之火,是她的母亲;她从小就贪玩,和孟章大哥关系不赖,想来这次,也是偷跑出来的。”

木瑶听罢,微笑点头,随即又问:“那南帝国去不了,南极天火我们要怎么拿到?”

“这就是我要说的了,不过呢;”混沌话语一转,将身子转向了人群,哼哼笑了两声:“这得问一问,安氏一族的,大巫祝了。”

话出,人群开始了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安氏一族?谁啊谁啊?”

“对啊,咱千城从来也没听说过有安氏一族啊?”

木瑶眉头紧锁,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与沙安阳关系亲密的女孩安琳儿;但转念一想,安琳儿为人直爽,心思单纯,不像是藏了身份的人。

正在众人疑惑不已时,安弥生缓步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所有人见之皆是一愣,连阿飞都为之一愣。

“老安头?是了!我们千城中,好像只有老安头和他家妮儿姓安!”

“那安氏一族到底有什么特别吗?”

“鬼知道;反正我是不知道。”

……

人群众说纷纭;安弥生没有理会议论声,对混沌挑了挑眉:“怎么看出来的?”

混沌笑了两声:“呵呵呵,身上被龙鳞附着却没有爆体,被拔取了龙鳞却依然健在,湿生迦楼罗的火球能一脚踢开却毫发无损;能做这些,你怎么也不能是普通人吧?”

安弥生听罢,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抬手示意混沌继续说下去。

混沌继续道:“能做到这些的,除了龙族,就只有安氏一族,你身上没有龙味,那也就只能是安氏一族的大巫祝了。”

安弥生耸了耸肩,笑着道:“我是安氏一族,但我怎么会是大巫祝呢?大巫祝的地位崇高,哪会是我这般风烛残年?”

混沌听完他的话,笑着道:“真是不撞南墙心不死啊;要怪,就怪你身上附着的那枚鳞片是倒生的;倒生鳞片向来不是寻常鳞片,被倒生鳞片附着,即使是安氏一族的人,也活不过三天,更何况那还是孟章大哥的鳞片,附之则死。”

听罢,安弥生微笑与混沌对视,没有任何否认之词;一人一兽对视良久,皆一言不发。

“安氏一族到底是什么?南极之火与安氏一族又有什么关系?”这时沙安阳的声音打破了僵持的气氛。

众人转头,只见浑身湿漉漉的沙安阳一步一步迈了过来,脚步迈得十分缓慢。

待到沙安阳走到安弥生和混沌之间,一人一兽才有了动作,纷纷绕开了沙安阳,但依然一言不发。

阿飞看着有些着恼,粗着嗓子叫嚷起来:“说话呀!想急死飞爷呀!”

混沌刚欲开口,安弥生先叹了口气,缓缓道出了沙安阳所问的两个问题:

安氏一族,原本是孟章帝国中的几个大氏族之一。

在很早以前,安氏一族的老祖宗在龙族与迦楼罗族的争斗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受到了龙神嘉奖,特授安族子孙为龙神特使,代表龙神,出使四大帝国;并且给予了安族使用超越人类的能力——魔法。

受到嘉奖的安族在孟章帝国中一瞬间地位拔高,几乎是家喻户晓;安族的老祖宗为人谦逊,待人和善,并将谦逊和善立为家训,要求族中子孙行事恪守家训;安族的名望一时间也是极高。

但是族中总会出现一些不遵守家训的子孙,长着家族的强大地位,嚣张跋扈;这也引起了众多人的非议;不过安族家大业大,这些非议还影响不了安族。

直到百余年前,安族中出了一名不肖子孙,在一次出使南帝国之时,盗取了南帝国的一样宝物回来。

那件宝物便是南极天火;南极天火对南帝国来说,是不世之宝,千百年方有机会凝成一朵;两大帝国的关系也因为此而僵化。

龙神勃然大怒,但是还未等惩罚安族,带回南极天火的不肖子孙不慎将盛放天火的器皿打翻了,天火落地,一瞬间肆虐开来;安族也在这场天火之中,全族尽灭;而那名不肖子孙却逃过了一劫。

也不知是因祸得福,还是惩罚诅咒,那名不肖子孙拥有了免疫火焰的身体,并且寿命也被延长了;但是每隔三月,他必将承受一次天火炙心的痛苦。

而天火至今还未熄灭,依然安族所在的城中肆虐。

听罢安弥生的讲诉,沙安阳开玩笑地说了句:“安大叔,不会您就是那个不肖子孙吧!”

话刚出口,沙安阳立马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说出这句话的:安族存活下来的仅有一人,不是安弥生还能是谁?

当即,沙安阳尴尬地笑了一笑:“那啥,对、对不住啊,我脑子、没那啥……”

安弥生抬手拦住了沙安阳,没让他继续说下去:“不必道歉,你并没说错,我就是那个不肖子孙,害死一族人的不肖子孙!亏我还是安族大巫祝;为了不忘记我所做的混账事情,我改名为安弥生,时刻警醒自己,是个罪人!”

说着,安弥生抡起手对着自己就是两巴掌,两行老泪滑了下来;沙安阳看得手足无措,连忙抓住安弥生的两只手道:“别这样安大叔,谁年轻时不犯点什么错呢?”说着,转头看向阿飞:“是吧!”

阿飞没有回答沙安阳的话,思索了一会,抬头道:“事情已经过去了,无须自责;你把如何去安族的法子说与我们吧,就当是弥补一下错误。”

安弥生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点了点头:“好,不过你们须得小心,天火威力远超想象;待会我教你们两个小魔法师一个魔法,可保护你们一时不受伤害。”

木科达听闻要教他魔法,兴奋得一蹦三尺高,大叫着好耶。

安弥生在地上沙滩上画出了一个简略的孟章帝国地形图,在上面标记了安族所在的大概位置。

阿飞仔细看了几眼,便已牢记于心,对安弥生点了点头:“知道了。”

安弥生也跟着点了点头,对着木瑶和木科达招了招手:“现在我教你们那个魔法;是我多年琢磨自创出来的,可以抵御一时的天火。”

木瑶和木科达应了一声,走到安弥生的面前;沙安阳这时也挤了过来,笑嘻嘻地盯着安弥生。

安弥生瞥了沙安阳一眼,也没赶他走,将魔法的手印和口咒,示范了一遍,又仔细的讲解起来其中的窍门;三人听得十分仔细认真。

木瑶天资聪慧,仅是看了一边,就了解了个大概,自己又做了几次尝试,便成功了;安弥生见状也不禁大为赞叹。

木科达稍逊几分,在木瑶的与安弥生的共同指导下,也很快的掌握了。

但令安弥生没想到的是,蹲在一旁的沙安阳,竟然紧跟在木科达之后,也成功掌握了这个魔法。

“诶!诶!老子成功啦!”沙安阳兴奋极了,从地上弹了起来大叫道:“这个魔法好!这个魔法也不要魔力!”

安弥生惊诧万分,抓住了沙安阳的手腕,不敢相信地叫着:“不可能、不可能!你分明没有魔力,你是怎么做到的!”

沙安阳得意地笑了起来,将木瑶所教他的意念魔法,也给安弥生讲了一遍,随后又得意地显摆了一下自己学会的魔法。

听罢,安弥生已经惊讶得嘴都合不拢了,瞪大着眼睛,自言自语道:“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木族居然研究出了如此之法,实乃了不起!”

木科达听闻安弥生的夸赞,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都是小意思,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众人闹着,混沌将阿飞拉到了一边,用没有了羽毛的翅尖,点指了一下地上的龙威金月斧:“会用吗?”

阿飞摇了摇头:“记忆太凌乱,我只当是劈砍用。”

“呵呵呵;”混沌听闻笑了起来:“其中奥秘你自己琢磨,我先教你如何将它收起来,你且听着诀。”

混沌低声念了一段口诀,对阿飞晃了晃翅膀,示意他尝试一下。

阿飞点了点头,抓起龙威金月斧,低声念叨了一遍混沌说的口诀,紧接着阿飞手上一轻,大斧化成了点点金光,飘入了阿飞的右手掌心中,消失不见。

阿飞呆住了,看了混沌一眼,又尝试了一遍口诀,龙威金月斧便再次出现在他的手中;阿飞大呼神奇,又尝试了几遍后,将大斧收了起来,轻轻拍了拍混沌的背:“那么我们先走了,毕方你多上点心。”

混沌轻点了两下翅膀:“放心吧。”

阿飞转身,对三人招了招手:“事不宜迟,走了。”说完,便朝着千墨山的方向走去。

三人听阿飞的招呼,连忙挥别了安弥生,快步跟上了阿飞的速度;不多时便来到了四方空间中。

阿飞捏起下巴,盯着空间中的圆石台看了半晌,伸手在胸前一拂,金灿灿的龙珠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三人在他身上见到了太多的不可思议,此时也已见怪不怪了,静静站在一旁,等待他下一步的动作。

阿飞捧着龙珠,放在了石台上,口中轻吐出一口气。

龙珠受到阿飞吐出的气,龙珠中的金色开始了流转,宛如激流一般。

随着金色流转的速度越来越快,空间中被几人重新点燃的几只火把,也刹时间熄灭,石壁中传出轻微隆隆声响。

三人忙向四周打探,只见四周墙壁微微震动,出入的洞口处,黑色的土砾滚落下来。

震动没有持续太久,便停止了,龙珠中的光芒突然亮了一个度,投射在四人正前方的石壁上,依稀显示出了一个石门的影像;影像逐渐变得真实起来,不过一会,一个真真正正的石门,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阿飞对着石门上重重一脚,将门踹开,转身对三人招了招手。

三人对视了一眼,连忙跟在阿飞身后。

门后是一个黑暗狭长的甬道,两壁粗糙,似是人为雕凿过,向前曲折延伸。

四人一进入甬道,身后的石门便发出一阵轰隆隆声响,缓慢合上了,甬道中变得更加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木瑶和木科达同时凝聚了一个光团在手上,一前一后,将四人的路道照亮。

前行半个钟头左右,前方的路道逐渐变亮;甬道的尽头也出现在了不远处。

甬道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洞口,里边光线昏暗,但依稀能看清;洞口处,蒙着一层若隐若现的透明屏障。

三人仔细端详着洞口的屏障;沙安阳大感好奇,伸手去按了一下屏障;这一按,他的手竟然直接陷了进去,一股冰凉湿润的触感,从手上传来。

沙安阳一惊,连忙将手手抽了回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这是啥啊!”说着,他朝自己的手上看去,只见手上并无异状。

“龙池池底,上边就是神龙宫了。”阿飞答道,说着话,伸手搂住了木瑶的腰,率先进入了龙池池底;惊魂未定的沙安阳和木科达对视了一眼,也连忙跟了进去。

身子穿过屏障,一股冰凉的感觉传遍全身;沙安阳这个时候才细细感受了一下,的确是水的感觉,兴奋地对木科达嗯嗯比划着手势,吐出了一连串气泡。

阿飞带着木瑶一路向上,迟迟不见沙安阳和木科达跟上来,低头看了一眼,见到两人互相比比划划,开口喊了一句:“别瞎比划了,赶紧上来!”

沙安阳在水中听见阿飞的声音,疑惑地抬头看了一眼,心想龙池水可能与其他水不同,便也张开嘴说话;但他将最张开,还未等话说出口,大量的水便涌进了他的口腔。

被水一呛,沙安阳的气也全部吐了出来,惊慌失措地甩手蹬腿,重回到甬道之中,张嘴吐了一大口池水,剧烈咳嗽起来。

木科达见状,也赶忙跟了出去,替他拍打着背部,将呛进气管的水震出来,自己也顺便换一口气。

休息了片刻,沙安阳对木科达点头示意自己没问题了,两人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又回到龙池水中,手脚并用朝上边游去。

头顶传来一声沉闷的落水身,阿飞带着一阵涟漪向下游来;到两人身旁,一手抓住一人,双腿蹬动,很快便带着两人浮出了水面。

一出水面,沙安阳和木科达就长长出了一口气,剧烈呼吸起来;再看阿飞,呼吸平稳,与无事人一般。

阿飞翻身上出了水池,伸手将扶着石壁休息的两人一起拽了上来。

休息了片刻,四人便动身离开神龙宫,去往南极天火所在的城。

根据安弥生所叙述,安族所在的城名为弥生城;以神龙宫为坐标,向西南方向直行,不假时日就能看见。

而木族,也正好在神龙宫的西南方向上,木科达便提议,先前往木族补充些行程所需物资。

三人点头同意,由木科达领路,朝木族方向去。

三人没有代步工具,便只得徒步前往;神龙宫与木族之间相距近千里路程,即使以阿飞与沙安阳的脚力,日夜兼程也至少需要三四天,何况木瑶和木科达。

想到这里,木科达就是一阵“绝望”;他们离开得匆忙,并未带取食物与水,只有阿飞和沙安阳的腰间,别了个水袋子;但这些水也不够坚持多久。

沙安阳不愿听木科达抱怨,拍了他一巴掌道:“走一步看一步了,你现在少说些话,也不容易口渴。”

行至黄昏,木瑶和木科达便早累坏了,纷纷原地蹲坐下来,对脚步匆匆的两人挥手叫喊。

两人皆转头回来,见他们面露疲惫之色,只得先暂时休息下来;等待天亮再继续前行。

就如此行了三日,也不知到底走出了多少里路,眼前身后,依然是荒茫一片;四人三天没有进食一口东西,阿飞和沙安阳两人水袋子中的水也被喝完了。

因为饥饿干渴,木瑶干脆已经走不动路了,被阿飞背着往前;体力较弱的木科达也被沙安阳搀扶着,跌跌撞撞往前。

“完了、完了、咱们、要死在、这、这大荒里头了、”木科达有气无力地边走边道。

沙安阳饥渴至极,心情颇为的烦躁,此时又听他的丧气话,更加恼意十足:“你不要说话!说得越多,死的越快!”

此时的四人,只盼着天降一场大雨,解了干渴之急;但是天公不作美,越是期盼下雨,太阳就越是灼人。

又行两日,木瑶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木科达的嘴里也妮妮喃喃,说着胡乱的话语。

沙安阳皱着眉头,咧着嘴,朝着天上的太阳望了一眼,骂道:“沙皮姥姥的!真想把它给打下来!”

阿飞没有回话,朝着远方极目远眺,只见到远处沙尘之中,隐隐约约显露出来一个似是部落的轮廓,当即指给沙安阳和木科达看。

两人听到阿飞的话,都是精神一震;特别是木科达,先前还跟快死了一般说着胡话,听见有部落时,脑袋跟绷紧的兽筋被松开一般,噌一下就弹了起来。

盯着似是部落的轮廓看了半晌,沙安阳嘿嘿笑了起来:“沙皮大爷爷的!终于要到了!”

但木科达看了半天,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任何转变:“等一下,那不是我木族部落。”

沙安阳听闻,不高兴地皱起了眉头,咋舌道:“怎不是?怎不是!”他当然知道,木科达话出必有因由,但此时他宁愿自我欺骗,也不愿意去相信木科达的话。

木科达想要给沙安阳解释,如何判断前面不是木族部落时,阿飞开口道:“先别管是不是木族,先过去再说!”木科达只得把话憋了回去。

脚步加快,远处的部落也越来越清晰了;从外观上看去,那正是木族部落。

沙安阳这时候更加兴奋起来,对着木科达的背后就是一巴掌:“你看!我说什么!”

木科达见到了木族部落,非但没有高兴,反而眉头紧锁起来:“不好!木族出事了!”

说着,木科达就挣脱了沙安阳的搀扶,跌跌撞撞朝部落跑去;沙安阳和阿飞对视了一眼,皆是不明所以,但见木科达神色紧张,也连忙跟了上去。

木族部落中,已是一片狼藉;四色旗帜尽断,徒留着半截未烧完的旗杆矗立;房屋大部分也已经坍塌,四周凌乱地分布着战斗过的痕迹;整个部落,再不见任何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