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弥生
第五十四章 毕方火灭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91  |  更新时间:2020-08-04 10:52:01 全文阅读

龙威金月斧脱离了山体,阿飞的身体也没了支撑,连人带斧一起朝山底坠落下去,只是片刻功夫就落到了半山位置。

阿飞惊忙双手挥起龙威金月斧,朝着身边的山体重重劈砍下去,用大斧来减缓下落的势头;碎石飞溅,龙威金月斧被阿飞拖拽着,一路划破山体向下了百丈有余,才终于停住。

悬挂在半空的阿飞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低头向下望了一眼,见地面离自己已经不过两三丈的距离,心中暗道侥幸;伸手抓住边上一块凸起的山岩,拔出龙威金月,一路缓缓向下。

平安着陆后,阿飞抬头看了一眼高耸险峻千墨峰顶,想到刚才的惊险,不禁打了个寒颤。

拎起手中的龙威金月斧,对着月光,仔细打量起这个用了自己九牛二虎之力获得的宝贝。

此时龙威金月斧上的金光已然完全消散,借着月光观瞧,整柄大斧有阿飞身高一般的长短,通体呈现暗金色彩,勾勒着一圈圈花纹;斧柄粗细正好阿飞一握,最让阿飞满意的是,这柄大斧重量刚刚好,不轻不重,舞起来十分顺手。

提着龙威金月斧,阿飞一路哼着不成调的小曲走过羊肠山路,朝四方空间而去。

此时三人早早等在了四方空间外,见到阿飞兴高采烈地拎着柄大斧头回来,纷纷围了上去。

“乖乖!飞哥你这是从哪找来的?太帅了!”沙安阳抚摸着龙威金月斧,满脸艳羡之色;木瑶与木科达也是对龙威金月斧称赞不已。

阿飞笑着,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里!”说着,阿飞就将龙威金月斧交到了沙安阳手中。

沙安阳连忙双手接住;阿飞的手才刚刚松开,沙安阳便感觉到手中大斧向下一沉,连一刻都没稳住,便哎哟一声,连人带斧子一起摔在地上。

沙安阳趴在地上愣愣发呆;木科达见状不禁嘲笑道:“啧啧啧,这么大个头,居然连拿铁斧子的力量都没有,真丢脸。”

说着,走到了沙安阳的对面,细细打量了一遍斧子,心里预估了一下它的重量,弯腰沉身,双手握住了龙威金月斧柄的中间,深呼吸了两口,重重嗯了一声,身子猛然发力,向上拉着。

但是龙威金月依然纹丝不动,任凭木科达如何用力,直至脸涨成青紫色,都没能让龙威金月斧动弹一分。

沙安阳这个时候反嘲道:“怎么了耗子大魔法师,您怎么也拿不动?”

木科达尴尬地嘿嘿笑了两声,忙打哈哈道:“来来,一起一起。”

说着,又做好了准备的姿势;沙安阳嘲笑了两声,弓下身子,抓住了另外一边,和木科达齐声喊着“一、二、三”,猛然向上发力。

只听见自己的胳膊因为用力过大发出的咔啦声,脸上也因为充血肿胀痒麻起来,但龙威金月斧还是依然纹丝未动。

两人果断放弃了,坐在地上大口喘气;阿飞笑着,伸出单手提起龙威金月斧,对众人挥了挥手:“走了,下山回去了。”

说完转身朝着下山的方向而去,嘴角上扬起了一丝微笑,心中暗道:要是让你们给拿起来了,飞爷身为金鳞的面子不要了?

走下千墨山,穿过迷林,走进千城之中;千城中此时闹哄哄的,有人见到阿飞四人,赶忙迎了上来,七嘴八舌讲诉着什么

阿飞听不清楚,压了压手让众人静了下来;这时候城中乾渊急匆匆地被人领着来了。

乾渊见到阿飞时,仿佛是见到了大救星一般,伸出手握住了阿飞的手,焦急忙慌道:“哎哟你可算回来了,出大事了,你快过来看看吧!”

四人闻言,互相对视了一眼,连忙让城主头前带路。

“是不是迦楼罗又回来了?”阿飞问道;问出这话时,阿飞的心中十分忐忑,以他目前的能力,根本斗不过胎生以上的迦楼罗。

乾渊摇了摇头,喘着气断断续续道:“不、不是,是、毕方神鸟她、她出了问题、”

阿飞闻言,连忙询问了毕方发生了什么事情;乾渊断断续续地将阿飞和沙安阳离开千城之后,毕方所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说给了阿飞。

原来,阿飞和沙安阳才刚离开时,千城的居民就已经开始了对混沌和毕方的转移。

当众人将毕方合力抬起时,毕方胸前的伤口突然流淌出了几滴血液;血液落下,在空中便化成了几朵火花,瞬间引燃了毕方的全身,有两名居民受到波及,半边身子燃起了赤红色的火焰。

其他人见状大惊失色,连忙取水来往两人与毕方身上泼去;但是这火如有魔力一般,无论浇多少水上去,都扑不灭,俨然还有了愈演愈烈的趋势;两个被波及的人直接被大火吞噬,变成了一堆白色尘埃。

来不及为两人的死悲伤,毕方身上的火烧得越来越旺了。

众人焦急万分,一边取水灭火,一边互相商量该怎么办时,忽然有一人提议,千王海中水源充足,直接将毕方神鸟置入水中,想来不用多时,便能将火焰灭去。

众人皆觉得是个好主意,纷纷赞同起来,连忙找了结实物品,推着毕方往千王海的方向去。

但没成想毕方身上燃起的大火威力惊人,不论是打湿的木竹棍子还是铁棍,触到毕方身上没过多久便化成了灰烬铁水。

众人重复接力着,烧掉了不下千根竹木铁棍,终于是将毕方推入了千王海中。

毕方一入海,她身边的海水,便一瞬间被蒸发成了浓白色的水蒸气,蒸腾而上,一股湿热的感觉笼罩了千城。

众人又将毕方的身子往海中推了一段路,好让海水覆盖掉所有火焰。

过了许久,海平面似乎都有些许下降了,毕方身上的火焰才逐渐变小;众人见状皆是长舒了一口气,纷纷庆贺起来。

正当众人欢庆鼓舞之时,毕方的眼睛突然睁开了,身子在水中猛烈扑腾了几下,对着岸边的众人怒吼道:“我救你们!你们却加害于我!”

说着,仰头一声悲痛的长啸,身上的火焰刹那间消逝殆尽,毕方的身子也软了下来,漂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

众人听了毕方的,无不大惊失色,眼见毕方似是死了一般漂浮在水面上,连忙争相扑入滚烫的海水中,将毕方拉回了岸上。

好在毕方的身子离岸边不算太远,下海的众人没有出现死亡个例。

回到岸上,众人连忙检查毕方的情况;所幸的是,毕方的呼吸还有,不过十分微弱了,但是她的心脏却是不跳动了。

听到这里,沙安阳忍不住就是爆了粗口,骂道:“你们真的是猪!火鸟毕方,会怕火吗!她那是在自我疗伤了!”

乾渊十分惭愧地点了点头,叹道:“没错,我们确实都是猪;但是我们都实属不知呀,还是后来混沌大人告诉我们,这是毕方神鸟的疗伤方式,我们这么做是强行打破了她的恢复;我们……真的很抱歉……”

沙安阳听着,不悦之情溢于言表,开口又准备骂上两句;木瑶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算了安阳,事已至此,发火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沙安阳皱着眉头看了木瑶一会,大叫了一声,挥拳对着空气重重砸了一拳,脚步加快,拉住了阿飞的胳膊:“这么慢慢吞吞的,毕方还能活成吗!飞哥,我知道千王海怎么走,我们赶紧过去吧。”

阿飞重重点了一下头,扭头对众人道:“嗯,那我们就先去,你们随后赶来。”说完,和沙安阳脚步飞快,朝着千王海而去。

千王海边人声鼎沸,无数人围在沙滩边上,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从它们的神情语气中,能够感受到他们也十分焦急。

人群中,或坐着或躺着的,有数十名伤员,他们身上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烫伤;轻者皮肤红肿,起了几个水泡,重者皮肤已经溃烂,黏稠的液体从伤口处流到地上;伤员身边围着许多身着白色长衣的人,为他们处理着伤口。

沙安阳见到这些人的惨相,心中冷哼:活该!伸手粗鲁地分拨开人群,往沙滩上走去。

众人见到阿飞和沙安阳,连忙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交代着毕方的情况,同时为两人分开人群,领着他们往里面走去。

沙安阳见状,冷着脸道:“假惺惺!”

众人闻听此言,皆是愧疚地低下了头,连声说着对不起之类的认错话语。

沙安阳听着这些人的话,心中觉得讽刺极了,怒声骂道:“你们这群猪!一整个部落的猪!……”

众人被他骂着,也都不敢回嘴,连声道歉,安抚他;阿飞叹了口气,在沙安阳的背上拍了一把:“行了,不知者不怪罪;再者言,他们也是一番好意,想救毕方一命,没成想弄巧成拙了。”

沙安阳转过头,气极反笑道“一番好意?!这番好意,当真是受不起啊!”

阿飞脸上一沉,冷声道:“好了!事已至此,骂也没用了;还是赶紧看看毕方的情况怎么样吧。”

沙安阳被阿飞的语气弄得一滞,愣了片刻,点了点头。

两人随着领路的众人,来到了毕方的身边;在她的身边,残留着许多灼烧过的焦色;许多木炭和未烧尽的木头凌乱的散落在周围。

毕方此时浑身羽毛透湿,双目紧闭,气息十分微弱,只能见到她的胸口微微起伏,频率十分缓慢;身子上时常会隐约散发出来的灼热之意,在此刻亦是荡然无存。

沙安阳见到毕方这副样子,心中不由的一痛,跪坐在她的头边,伸手托起了她的脑袋,低声叫喊着:“毕方,毕方?火鸡!火鸡!”

往常听到火鸡这个称呼,毕方必然会勃然大怒,就算不动手,也会生气地原地跺脚,会骂上两句;但此时,不论沙安阳如何叫喊这个称呼,毕方都没有一丝反应。

沙安阳不禁觉得鼻子发酸,两颗眼泪不知觉落了下来。

阿飞叹了口气,挥了挥手,让沙安阳站到一边去,伸手按在了毕方的胸口上;她胸前的伤口还未愈合,但里面却摸不出一滴血来,徒沾了一手海水。

这时身边有人凑了过来,因为紧张,使劲眨几下眼睛,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低声道:“两、两位,先前混沌大人说,想要救治毕方神鸟,便需要让她的火焰重新燃起;我们尝试了许久,但就是无法将她点燃,你们看……”

阿飞听罢,抬起头看了说话人一眼,从地上捡起了一节没烧完的木头:“你们就用的这些?”

那人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后又将头低了下去,不敢看向阿飞。

阿飞见状,不由地苦笑起来,随手把木头丢到了一边:“毕方是神鸟,凡火如何救得了她?”

说着,阿飞站起了身子,呼吸间,浑身金气涌动,金色的鳞片缓缓布满了全身;阿飞在身上找寻了片刻,目光锁定在了左腹上的一片鳞片上。

阿飞伸手捏起了那片金鳞,皱眉咬牙,使劲往外拽着;拽了半天,阿飞额头上都疼得出了一层细汗,鳞片也没拔出分毫。

阿飞松开了手,喘了两口气,身子向后躺在了沙滩上,对沙安阳以及周围的众人道:“阿阳,以及各位,你们帮我把这片金鳞拔下来,我自己实难将其拔下。”

说着,阿飞用手指将那片金鳞挑了起来,对沙安阳使了个眼色;沙安阳蹲在阿飞的身边,皱起眉头问道:“飞哥,这是何故?”

阿飞笑着摇了摇头:“毕方情况很危险,我们得想办法救她;别废话了,让飞爷!来个痛快的!”说着,抓起沙安阳的手,放在了那片金鳞上面。

沙安阳抿了抿嘴,内心挣扎了片刻,抬起头,目光坚决地对阿飞点了一下头,招了招手,让周围力气大的人,都过来帮忙。

众人中走出了二三十人,围了上来在了沙安阳的身边。

沙安阳仔细看了看阿飞的那片金鳞,思索了片刻,与众人说:“我,再来两个手指力量强的,我们三人捏住金鳞,剩下的人抓住我们三个;然后我数到三二一,我们一起发力!”

说着话,沙安阳对众人使劲挤了挤眼睛;众人见状先是一愣,随后不约而同了解了沙安阳的意思,纷纷答应了一声,按照沙安阳的部署,做好了准备。

沙安阳扭回头,脸上故意做了一个凶狠的表情,嘿嘿道:“飞哥,您可忍住了!兄弟我给你个痛快!”

阿飞皱了皱眉头,苦笑着在沙安阳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废话什么,动手吧!”

沙安阳点了点头,扭头对众人使了个眼色,众人会意,纷纷肌肉绷紧蓄势待发。

“我要开始数了啊!三!一!”

沙安阳故意跳过了二,就是为了出其不意,减轻一些阿飞的痛苦。

随着沙安阳的一字出口,所有人齐是一声大吼,铆足全身的力气,身子向后仰倒下去;只听见嘶啦一声,众人全部身形不稳,仰面摔倒在了地上,而那片金鳞,也被拔了下来。

阿飞一声惊天动地地痛吼声,身子猛然弓了起来,双目圆瞪,疼得脸色铁青,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沙安阳大惊失色,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伸手托在阿飞的背上,紧张道:“飞哥你……”

阿飞咳嗽了两声,扭过头将嘴里残留的血吐干净了些,虚弱地笑道:“没事,毕竟是断龙鳞的事情,吐点血也正常;你快把这个给毕方吃了。”说着,阿飞轻轻推了一下沙安阳。

沙安阳注视了阿飞片刻,将他轻轻放在地上,叫上了几个精壮汉子,合力将毕方的嘴扳开,把阿飞身上取下来的鳞片塞进了她的喉咙口;随后抹抚着她的脖子,将鳞片顺了下去。

鳞片下肚,毕方的身上冒起了一层淡淡的金光,胸前的伤口迅速的愈合起来;沙安阳见状欣喜不已。

但是金光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毕方胸前伤口完全愈合以后,便消散不见了。

沙安阳皱了皱眉,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毕方的情况,见她呼吸不像之前那么微弱了,但依然没有苏醒的迹象,疑惑地将目光投向阿飞。

阿飞知道他在疑惑什么,开口解释道:“她是火鸟,鸟神陵光一脉的,而我的力量来着龙神孟章,只能吊住她一口气,无法直接医治。”

沙安阳急道:“那怎么办?”

阿飞抬了抬手,示意沙安阳平复一下心情;这时候城主乾渊以及木瑶、木科达也赶到了千王海边。

木瑶眼尖,一眼便看见了嘴角挂着血迹,虚弱地躺在地上的阿飞,惊呼着跑到他的身边,一把将他搂起:“阿飞你这是怎么了?”

阿飞笑着摆了摆手:“不碍事,休息一下就好了;”说着话,将目光转向了城主乾渊道:“接下来还得请你们照顾一下毕方;有什么问题就问混沌,应该不会再出什么大事。”

乾渊连忙应允,立下保证,一定不会再出现任何错误了,沙安阳眼睛翻了翻,阴阳怪调着小声嘀咕道:“保证有个屁用!”

千城众人闻言,皆是尴尬不已。

沙安阳这个时候又追问阿飞:“飞哥,到底要怎么做啊!”

阿飞深吸了一口气,在木瑶的帮助下,吃力地站起身,不耐烦地对沙安阳甩了甩手:“不要吵我,我脑子多出来的这些记忆都是凌乱的碎片,得容我想想!”

木瑶这时候也对沙安阳摆了摆手:“安阳你不要着急嘛。”

沙安阳急躁不已,在原地站立不安;烦躁到了极点,沙安阳感觉自己都快无法控制自己了,转身大喊大叫着,一头扑入了千王海中。

海水的温度还未完全散去,温暖极了;沙安阳整个人沉在温热之中,烦躁的心情也渐渐被抚平,困倦慢慢席卷了上来。

许久,沙安阳仰面浮出了海面,平躺着似是睡着了;众人皆是有些担心,想过去看看,被木瑶摇头拦下了:“让他睡一会吧。”

阿飞被木瑶扶着,时而捏下巴站立思索,时而嘶着气来回走动,嘴里喃喃自语着一些旁人听不懂的话。

众人静静看着,在他走到近前时悄悄让开路道,不敢轻易打扰他。

正当阿飞抓头发捏下巴,思考地焦头烂额之时,混沌的声音从人群外边传来:“南极天火。”

听闻声音,众人纷纷回头看去,只见到混沌身形变得小了一半有余,躺在一辆巨大的板车上,被人推着过来。

众人纷纷将路让开;混沌被人推到了阿飞的近前,继续道:“凡火点不燃神鸟之火,只有南极天火才行。”

阿飞听闻了混沌的话,像是突然明悟了什么一般,一拍巴掌,笑道:“没错!没错!就是要这个南极天火!只不过……只不过……嘶——”兴奋过后,阿飞又陷入了烧脑的回忆之中。

混沌轻笑了两声,开口:“南极天火存在于南帝国的极地之中,显然你我都不可能去得了南帝国,陵光娘娘是不会允许我们进入帝国境内的。”

木瑶沉默了一会,抬头问道:“阿飞是孟章的金鳞,也不行吗?”

混沌闻言,哈哈大笑起来,身子扭了扭道:“莫说只是龙神大哥一身金鳞的飞蛮子,就是我,孟章神座下十二兽之一的身份,也进不了南帝国寸步。”

“为什么?”木瑶十分不解;听混沌话中的意思,他的地位应该是很高的,但是依然不能进入南帝国寸步,难道说是南帝国有什么鲜为人知的危险?

混沌叹了口气,翅膀微微扇动了两下,挣扎着身子下了板车;推着他来的几人,连忙上前扶住他滚圆的大身子。

“唉!”混沌站在海边,重重叹了口气,缓缓道:“我们龙族与其他族不一样,我们血脉相连,相辅相成,一环荣,则全族俱荣,一环损,则全族俱损;而孟章大哥,是龙族至高的存在,他陨落了,我们龙族的实力受到了严重的动荡,目前也是十不足一了,否则就区区一头湿生迦楼罗,能将我伤成这样?”

说着混沌话语一顿,身子猛然转向了木瑶;木瑶认同的点了点头,看着他,等待下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