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龙宫
第五十三章 新躯铸成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440  |  更新时间:2020-08-03 10:52:01 全文阅读

说罢,迦诏再次一个闪身,消失在两兽的视野中;毕方和混沌同时神经一紧,背对背靠在一起,警惕周围。

“麻雀!你的身边!”阿飞手捂着肚子站起身,指着毕方的左边大喊道。

毕方闻言,连忙转身,迦诏早已经一把抓住了她的脖子;火枪入手,直直扎入了她的胸口之中。

毕方痛苦地尖啸起来,但脖子被抓住,声音变得十分嘶哑;毕方翅膀连扇,单足对着迦诏的身子使劲踹击,身上燃烧起来赤红色大火。

迦诏脸色露出了惊骇的神情,连忙松开了手,身子向后退去。

毕方咬住火枪,一使劲抽出了自己的胸口,双翅振动,飞上了高空之中;双翅张开,毕方深吸了一口气,身上大火燃烧得更加旺盛起来,凶狠的目光落在了迦诏身上尖啸道:“天灾之火!”

迦诏连忙四处躲闪,不让毕方能盯住他;突然,他瞥见了远处的千城众人,脸上露出了一丝阴险的笑容,一个闪身,站到了众人不远处的空中,摊开手道:“用你的天灾之火,打我吧!”

沙安阳看着迦诏,心道:好狠的计策!朝着毕方大喊不要。

但是毕方复仇心切,见到迦诏停在众人前面不动了,尖啸一声,翅膀一振,浑身燃烧着的火焰汇聚,朝着迦诏的方向电射而出。

众人见到电射而来的火焰,惊慌失措起来,惊叫着想要逃离;迦诏见状,暗骂了声“疯婆娘”,几个闪身,逃开了去。

混沌连忙抽身追去,在毕方的天灾之火打到众人前,用身体拦了下来。

天灾之火是毕方的本命能力,其温度堪比天灾一般,威力可想而知;混沌用身子强行接住了天灾之火,高温的灼烧,让混沌痛苦的嘶吼起来。

良久,火焰才缓缓散去,混沌的身子也被火焰灼烧的漆黑一片,四只翅膀上,一大半的羽毛也被烧化;身上冒着浓浓焦烟,倒在了地上。

沙安阳连忙跑到混沌身边:“混沌,你怎么样了!”混沌身上已经被全部烧伤,沙安阳无从下手。

混沌的身子动了动,十分虚弱地道:“暂无大碍,你快带着千城的人,跑进千墨山中,迷林的走向,祭司是知道的。”

沙安阳点了点头,转身将混沌所说,告诉了祭司。

祭司闻言,也认为这是好办法,连忙准备组织众人,往千墨山避难。

但还没等她吩咐,背后又是一阵炙热;一个比天灾之火要小上些许的火球,正朝着众人的方向落下;火球后面,是满脸狰狞之色的迦诏:“你们谁都跑不了!”

人群再次惊慌骚动起来;混沌见到朝这边落下来的火球,挣扎着身子想要站起来;但是他身上的伤太重,已经无法动弹分毫了。

“统统退后!”人群中,安弥生突然大吼了一声。

众人闻声,纷纷给他让出一条道来;安弥生一个助跑,跳到火球跟前,飞起一脚将火球踢了向了阿飞的方向,大吼道:“小兔崽子,给老子拿这东西砸死他!”说完,腿一软坐倒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阿飞听闻安弥生的吼叫,应了一声,从地上跳起,浑身金光涌现,双手抓住了火球,抡了一圈,朝着迦诏的方向砸了过去。

迦诏见到自己的火球朝自己回来了,连忙朝边上躲闪开;迦诏的身后是还半悬在空中的毕方,此时火球正朝着她的方向疾驰而去。

阿飞见状,连忙高喊:“傻麻雀!快躲开!”

但是毕方像是傻了一般,一动不动;眼看着火球朝着毕方越来越近了,阿飞暗骂了一声,怒喝了一声,浑身金光涌现,金色的鳞片迅速铺满了全身。

这是他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突然出现的想法:调动金鳞所赋予的力量;不过这个法子,对目前的他来说,会严重消耗魂魄能量。

但是现在没时间想这么多,阿飞脚下一蹬,身子急闪出现在了毕方面前,双手伸出,抓住火球,怒喝了一声,生生将其撕成了两半。

变成两半的火球缓缓化作火焰消散了;毕方这时也突然身子向下坠落而去。

阿飞连忙抓住了毕方的身子,一瞬身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将毕方缓缓放在了混沌身边,对众人道:“你们快点跑进千墨山中,这里有我抵挡住!”

安弥生站起身,走到了阿飞面前,抬手给了他一巴掌:“老子就在这站着不走!你小兔崽子敢让他打到我,你就完了!”

听闻阿飞的话想要撤离的众人,听到了安弥生的话,瞬间情绪高涨起来,身子朝前挤着,举手高声喊道:“我们也不走!”

“对!不走!”

“我们都不走!”

阿飞环视了一圈众人,无奈摇了摇头,伸手在安弥生的肩膀上拍了拍,身子一闪,出现在了迦诏面前,一拳直击在他的面门上。

迦诏自诩速度极快,能将一人两兽玩弄与股掌;但是没想到阿飞的速度比他更快,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感觉一阵天昏地暗,身子向后倒了下去。

阿飞一拳得手,里面乘胜追击,学着迦诏之前对付自己的招式,抓住他的手腕子,双腿飞快蹬击在他的胸腹上,紧接着一松手,将他蹬飞出去数米远,直接撞塌了一间房屋。

人群中,房屋的主人发出了一阵心疼的叫声;但很快被众人的喝彩声掩盖了过去。

迦诏从房屋的废墟中站了起来,双手齐挥,六个火团先后朝着阿飞电射而来,身子也紧随火球之后,朝阿飞扑去。

阿飞身子急转,躲开了六个火球,身子才刚刚摆正,迦诏就到了他的面前,手中捏着两团金红色火焰,直接按在了阿飞脸上。

一瞬间,火光冲天,阿飞浑身燃起了金红色火焰;阿飞连忙扑打身上的火焰。

扑打了几次,身上的火焰却越扑打越大,阿飞索性不理会身上的火焰,带着一身火焰朝着迦诏打去。

迦诏连忙抽身后退,但阿飞根本不给他机会,双拳出击,夹带着火焰,把迦诏的退路堵得密不透风。

迦诏连忙抬手招架,火焰也随着两人交手蔓延到了他的身上;没几个回合,迦诏逐渐有些招架不住了,阿飞的拳速奇快,并且每一拳的力量也大的惊人,打得迦诏双臂生疼。

迦诏想抽身退出,但是阿飞又先一步出拳带火,将他的退路封死。

阿飞见迦诏心生退意,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出拳的速度再度加快;迦诏招架的越来越吃力,阿飞趁这时,突然飞起一脚,踹在迦诏的小腹上,将他踢了个趔趄,双拳紧随而止,在他的头上,胸腹上轮番招呼。

远处众人见状,齐声喝彩起来。

连出了上百拳,阿飞的身子突然怔了一下,飞快出击的双拳也停滞住了;迦诏抓住了这个空隙,抽身后退,振翅回到空中,双手举起,一道金红色光芒闪过,双枪入手。

阿飞蹲下身子,盯着迦诏大口喘息起来;他明显觉察道了自己的魂魄的虚弱,知道自己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

迦诏立在空中眼神阴毒地看向阿飞,手中双枪掷出;阿飞连忙朝边上跳开,身子才刚刚站起,就又是一阵晕眩,脚步踉跄一滞的功夫,两支枪便从他的身体中穿过。

阿飞闷哼了一声,身子倒在了地上;迦诏见状大喜,双手挥动,控制着双枪来回在阿飞身上穿刺。

阿飞感觉身子越来越虚弱,浑身金鳞也缓缓化成了金色光点退去;迦诏见阿飞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从空中飘了下来,一把抓住了阿飞的头发,将他揪起。

“原来你只是魂魄而已!怪不得力量如此虚浮;可惜,可惜!”说着哈哈大笑起来,一甩手将阿飞扔到了空中,手中、口中喷射火焰,在空中形成了一个悬空火池,将阿飞炙烤在其上。

阿飞身体接触到火焰,只感觉疼痛异常,仿佛凶残的火蛇在骨子里面肆虐一般,撕心裂肺的吼叫起来。

“飞哥!”

“小兔崽子!”

沙安阳和安弥生同时大喊出声,一齐朝着迦诏冲了过去;但是两人都还没有进到迦诏身侧,就被迦诏一挥手,打了回来。

两人摔在地上,同时吐了一口鲜血;安弥生撑着地面站起身,嘴里骂骂咧咧,朝着迦诏再次冲了过去。

沙安阳抹了一把嘴上的血迹,不经意地瞥了一眼,随后转头看见了不省人事的毕方,突然计上心来;脱下自己的兽皮衣,沾着毕方胸口流出的血液,跟在安弥生后面冲了上去。

迦诏嘴角微微扬起:“不自量力!”再次一挥手,将两人打了回去;沙安阳在被打回去的瞬间,连忙将手上的兽皮衣扔了出去,正砸在迦诏的肩膀上。

沾在迦诏肩膀上的血液,一瞬间燃烧起来;沙安阳见状,吐掉了嘴中的血,转身去借身后众人的衣服,准备依法炮制。

众人纷纷脱下了身上的衣服,但是没有交给沙安阳,而是逐一跑到毕方身前,将她流淌出来的血沾满衣服;流淌出来的血液很快被沾取干净了;没有取到血的,直接抓起了其他能做武器的东西。

“大伙一起上!干掉那个鸟人!救下土匪头子!”

众人纷纷高声附和,抓着沾满血的衣服和武器冲向了迦诏;迦诏刚刚将肩头的火焰扑灭,忽然见到无数人抓着带血的衣服和武器,朝自己这边冲了过来,一时间也慌了神,身子急退了两步。

沙安阳见状,会心一笑,催动着“老鹰抓小鸡”,也朝着迦诏冲了出去;这个时候混沌突然开口了:“万众一心!万众一心!快!就是现在!”

沙安阳闻言一愣,随即明白了混沌的意思,连忙问道:“我要怎么做?”

混沌身子动了动,从嘴中吐出了金光灿灿的龙珠,以及一颗黑色的珠子,道:“集结所有人的意志!”

沙安阳点头,抱起两样东西,冲到了人群当中,高声大喊:“救下飞哥!”

众人听见了沙安阳的呼喝声,受到情绪感染,也是齐声大喝起来:“救出土匪头子!救出土匪头子!”

随着一声声呼喝,沙安阳看见从众人的头上缓缓亮起来十分明亮的白光,一束又一束缓缓朝空中飘去,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片白亮的光团。

光团之中,随着白色光芒的继续进入,缓缓长出了一颗三片叶子的亮白色小草,随风轻轻摇摆。

沙安阳一见便知道,那就是万灵草!

沙安阳连忙纵身,去抓空中的万灵草;但是人群杂乱,沙安阳才刚刚跳起,就被身边的人挤到了一边。

沙安阳焦急万分,这时候,混沌突然振翅飞起,从人群中将沙安阳抓了起来,另外一手将万灵草采了下来,又是几下振翅飞到了悬空火架之上;只见到阿飞躺在其中,拼命挣扎,撕心裂肺的吼叫着。

“把龙珠和混沌珠全部扔进去!”混沌叫喊了一声,便将万灵草率先丢了进去;沙安阳也连忙将两颗珠子丢了进去;混沌带着沙安阳落回了地面。

三样物品被丢入火中,不过片刻功夫,阿飞的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一阵耀眼的金光从火中缓缓射出,亮的众人都睁不开眼睛,纷纷停止了骚动。

金光过后,所有人都朝着阿飞的方向抬头看去;只见到半空中的火团已经消失不见,身着灿金色甲胄的阿飞立在了空中,眼神凶厉地盯着迦诏。

迦诏抬头与他对视,只一眼,迦诏就感觉到了不对劲;阿飞身上的气息变得强大起来,强大到令他感到恐惧。

阿飞伸手点指迦诏,爆喝道:“牲口迦楼罗!居然敢烧你飞爷!快快滚过来受死!”

迦诏心中一凛,连忙将带着火焰的双枪朝阿飞奋力掷出,随后转身就跑。

阿飞一侧身,将双枪抓在了手上,再回身时,迦诏早已化作一团金红火焰,遁形于远远的海平面上了。

下方的众人见状是欢呼不已,对着阿飞举拳呐喊。

阿飞笑着从空中落地,身上的灿金甲胄缓缓化作金光散去,随手将迦诏的火焰双枪熄灭,别在了腰间。

阿飞走到混沌的身边,伸手在他的伤口上面轻轻按了几下,笑着问:“怎么样混沌?还能活吗?”

混沌虚弱地笑了两声:“活是能活,但是好一阵子不能正常动作了。”

阿飞笑了笑,在混沌的身上拍了拍,转身找到人群中的祭司和城主:“这次混沌可是救了你们整个千城的人,你们不会还想杀他了吧?”

城主搓着手,嘿嘿笑着:“怎么会怎么会?”

阿飞嗯了一声,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那就好,那么混沌和麻雀,就请你们代为照顾一下了。”

城主忙点头,招呼着众人,合力将混沌和毕方抬到城主府中疗伤。

阿飞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一把抓住了沙安阳的后颈皮,另一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笑骂道:“你小子!尽出些馊主意!这下弄巧成拙了吧!行了,不说这些了,跟我去千墨山。”说着,朝千墨山上方向而去。

“诶!”沙安阳伸手揉了揉脑袋,嘿嘿笑了起来,连忙跟在了阿飞身后:“飞哥,你说那个迦诏都那么畏惧你了,你怎么没杀了他?”

阿飞看了他一眼,突然笑了起来,伸手又给了他一掌:“我打不过他;他畏惧的只不过是我身体铸成一瞬间释放出来的龙神气息罢了;废话不多说了,我还有一个大事情要做。”

沙安阳兴趣大起:“啥事啊?”

阿飞的嘴角扬了扬:“大事。”

说话间,两人便来到了迷林前;阿飞将通过迷林的方式口述给了沙安阳。

沙安阳心里默念了一遍,随即对阿飞点了点头,闭上眼睛,抓着阿飞的胳膊与他一起走过迷林,来到千墨山脚下。

一出迷林,艳阳高照的天空瞬间变成了皓月星空;沙安阳以为自己在做梦,使劲揉了揉眼睛,惊诧地望向阿飞。

阿飞笑了笑,对他招了招手,率先往千墨山上走去。

途经四方空间时,阿飞指了指入口通道:“阿瑶和耗子在里面呢,你去找他们,我很快就回来。”说完,也不给沙安阳多问一句的机会,朝着千墨山的深处而去。

来到岔路口,阿飞停下了脚步,双手在脸上抹了一把,随后用手点指路口,从左往右依次数了一遍。

一共九条岔路,第四条是通往混沌栖息处的。

阿飞数完,手捏起下巴不停咂嘴思考;片刻,似是回忆起了什么,又重新数了一遍岔路,只不过这次是从右往左。

当他数到第四条通道时,手便停住没有继续往下数了,目光落在路口处,似是再判断着什么。

片刻,阿飞突然笑了起来,重重指了一下第四条路口,道了声“就是你!”,快步朝第四条路口而去。

第四条路口通往的是千墨山群中,最为高的一座山峰,名唤千墨峰;山路仅有一人宽,两边是不见底的深渊;深渊中漆黑一片,山风吹过,传出渗人的呼啸声,仿佛是通往地狱的九幽之路一般。

走过狭长的山路,出现在面前的,便是那座最为高耸的山峦;山峦高耸,而通往上面的,只有一面怪石嶙峋的断壁;断壁险峻无比,每一块突起的石块间距都十分大,想要攀岩上去,也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阿飞上下仔细打量了一遍,苦笑着喃喃起来:“这是怎么想到藏这里的。”

一边喃喃,阿飞双腿一蹬,伸手抓住了离着自己最近的岩块,紧接着胳膊猛然发力下拉,将身体送到了更加上面的位置,另外一手飞快抓住了上边的岩块。

就这么向上攀爬了一个钟头左右,阿飞才攀上半山的位置,此时他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右手抓住岩块,悬挂在半山之上;因岩块间距都十分大,只能靠一只手抓住岩块悬挂休息,另外的一只手和双脚都无处着力,这使阿飞不得不小心地调换着手休息。

休息了片刻,阿飞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向上攀爬起来;随着往上,断壁开始变得狭窄起来,上突起的岩块也越来越少,攀爬的难度变得更大。

阿飞吃力地摇了摇头,心念电转,金色光晕缓缓围住了全身,化作一身灿金甲胄。

阿飞呵呵笑了两声,扬起手重重扎进了断壁之中;断壁的岩石极其坚硬,阿飞只感觉指头上生疼无比,也才插进去半个指节;不过这也足够阿飞着力上攀了。

终于,阿飞看见了山顶的平面出现在了头顶上,不由地欣喜起来,心说到了上面,一定要躺下好好休息一下!

终于,阿飞抓住了山顶的平面,将身子探了上去,打眼一看,没忍住骂了两句脏的道:“这是丧心病狂了,还是失心疯了!奶奶的,真不想说是他的部件!”

山顶的平台,拢共面积不过一个巴掌大小,莫说躺,就是站上去都是难事。

阿飞翻着白眼又骂骂咧咧了几句,才叹了口气道:“算了算了,找到东西,飞爷就走!”

在阿飞突然多出来的一些记忆中,千墨山并不只是给混沌栖身的东西,在这里最高的千墨峰上面,有一件宝物,具有强大的力量,正是自己目前需要的。

不过这些记忆都是一些零星碎片,零零散散没法汇聚成一条完整的线索,只能靠自己来探索了。

阿飞悬挂在山顶之上,上下左右打量了一遍山顶的平面,之间这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不禁疑惑起来:是不是弄错了?

仔细搜索了一遍记忆,确认了就在这里,便准备看看是不是在山的另外一边。

一手扶着山顶平面,将另外一只手从断壁中拔了出来,突然一阵耀眼的金光从破损处泄出,将周围的墨色山岩照亮,显露出了棕褐色。

阿飞愣了一下,连忙又转回身子,望向金光泄露出来的位置;只见破损处里边,是一根金灿灿的棍状物。

阿飞大喜:就是这个!心中想着,抡起拳头重重砸在了破碎处的周围;石屑飞溅,没一会,山顶平面便被砸了下来,显露出里面棍状物的尾端。

阿飞抓住了金色棍状物,手脚并用,对着断壁拳打脚踢,将包围在金棍周围的山体一点点击碎。

逐渐的,金色棍状物的全貌逐渐出现在阿飞的眼前:那是是柄巨大的长柄双头斧,通体散发着灿金色光芒;斧头还有一部分卡在山岩之中,两个斧头上分别刻着龙文大字“龙威”、“金月”,想必就是长柄金斧的名字。

斧头卡在岩壁中的那一部分十分紧固,周围的岩壁也极其厚实,阿飞无论怎么拳打脚踢也撼动不得半分;阿飞有些烦躁起来,抓住了龙威金月斧的柄端,大吼了一声,身子猛然向下一沉,借着身子的重量和惯性,将龙威金月斧使劲向下一扳。

突然天空中在这时划过一道雷电,伴着一声轰隆声,一道湛蓝色的粗壮雷电披在龙威金月上边的岩石上。

山岩崩裂,被雷电击碎的碎石四处飞溅,龙威金月斧被硬生生扳了下来。

阿飞这才发现,原来龙威金月之所以卡得十分紧,是因为斧头之间还延伸出了一个尖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