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龙宫
第四十六章 神龙宫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111  |  更新时间:2020-07-27 10:52:01 全文阅读

胎生迦楼罗被猛然击中,身形一下子歪了出去,在空中失控地翻转了好几圈才重新稳住身形。

木逢春与木科达的脸色同时一凝,随后便欣喜若狂起来,大喊道:“族长!”

不远处,木伦的声音传来,先是对木逢春与木科达说:“逢春科达,你们两人带着圣珠和外来者赶紧离开这里,随后记得回来帮我。”

两人答应了一声,木伦又对阿飞道:“青飞蛮子,你为救我木族而回来,我万分很感激,这次就先放过你们,但是沙族小子杀我长老之事,还没有完!”

阿飞没有理会木伦,转过头看向木科达和木逢春。

木科达对着狗头黑熊的屁股上又是重重一掌,随后转身坐了回来,面对阿飞正色道:“事不宜迟,有些事情我得和你讲清楚一下。”

“迟你姥姥!现在最大的事情,不应该是干掉那五只麻雀吗!”阿飞眼睛一瞪,伸手指着那头胎生迦楼罗,喝骂道:“快!把飞爷的大石板捡回来,飞爷屈尊和那个老不死合力,搞不好能干死这只大麻雀!”

说着,阿飞就准备叫停住狗头黑熊;木科达眉头皱了皱,连忙伸手去压住阿飞的肩膀,奈何阿飞力气太大,木科达根本压不住他。

“你不要瞎闹了!迦楼罗对你造成的伤害,是很难痊愈的你知不知道!”木科达不耐烦地叫喊起来。

阿飞听闻他的话,去叫停狗头黑熊的动作就停滞了,扭过头看向一脸不耐之色的木科达:“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木科达看了阿飞一会,伸手对着远处一挥一拉,阿飞的大石板就被一团白光托着,飘飘然落回到阿飞的面前。

随后木科达叹了口气道:“我之前说过很多事情你还不知道,所以我现在就准备给你解释一下。”

顿了顿,见阿飞没有什么想说的,便又继续开口:“这东大荒,原本不是荒地……”

话还未尽,阿飞就伸手拦住了他的话头:“这些我知道,你拣重要些的说。”

木科达张了张嘴,半天没想到该从何去说,脸都有些憋红了;木逢春拍了拍他的胳膊,示意他不要着急,慢慢说。

木科达点了点头,重新整理了一遍语言,看向阿飞道:“那我先说一下最重要的。”

阿飞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木科达清了清嗓子,娓娓道来:

东大荒其实也不是无比无际的,木族所在的位置,便是靠近东大荒南边边境的。

但是曾经木族部落的位置,并不是在这里,而是靠着南边边境的一个失落迷城之中;后来为了生存下来,木族的先人便举族搬迁,到达了现在这个地方。

而那座失落迷城,也就是这次他们要去的地方。

失落迷城是什么,其中有什么,木科达也是不知道的,只是曾经有一个古怪的老头子,造访过现在的木族,说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老头子自称是龙神一脉的,为了做某件重要的事情,正在游历整个东大荒;但是有一个地方,他凭自己是无法到达的,需要有一个木族的魔法师带领才能去。

那时候的木科达自告奋勇说可以带路,当天老头子就带着木科达前往失落迷城。

木科达虽然没见过失落迷城,但是也从老一辈那里听到过关于这里的故事,所以马上就联想到了木族的旧址失落迷城。

老头子告诉他,这个地方可不是一般的地方;这里叫做神龙宫,是龙神孟章的行宫,曾经整个孟章帝国,除了煌月城之外,最为富丽堂皇的地方。

这里存在着两样来着龙神孟章的宝贝,一件已经被木族人取走,另外一件,依然在神龙宫之中;而怪老头的目的,就是那件没被取走的宝物。

随后,怪老头又给木科达讲诉了许多有关孟章的故事,木科达也从那个时候,了解到了这个东大荒的前身,以及高于自己所在位面的存在,神。

跟着怪老头来到了失落迷城的不远处,便见到了已经破败的巨大宫殿;虽然已经有些许破败,但是也能看得出来,神龙宫曾经是怎样的辉宏景象。

神龙宫极其巨大,神龙宫下的无数宫殿紧密相连,一圈又一圈围了好几层;这些小宫殿众星捧月般地将巨大的神龙宫围绕其中;无数道路在其中蔓延,全部通向最顶上的神龙宫。

神龙宫的样式极为华丽金碧辉煌,青砖红瓦,雕梁画栋;即使现在已经破败,但气派依然。

来到神龙宫外围的红墙前,怪老头示意木科达使用魔法,将两个人包裹在其中;木科达依言照做了。

一层薄薄的光属性魔力喷涌而出,将他自己与怪老头罩在了其中;怪老头一手将木科达拎了起来,纵身飞跃过红墙,进入到红墙里边。

怪老头带着木科达在神龙宫的路道上左绕右转,速度快到木科达看不清周围的东西,只能看见一道道残影在眼前飞快的划过。

没过多久,两人便来到了最大的宫殿——神龙宫门面前;怪老头将木科达放下了,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瓶子,瓶子材质是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透明物质;里面装了一些暗红色的黏稠液体。

怪老头嘱咐了木科达,拿着瓶子在原地不要动,一直等到他回来为止,如果遇到了什么荒兽,就用瓶子里的血泼它。

木科达点头答应了,怪老头便推开神龙宫的大门,闪身而入。

木科达也是个闲不住的性子,虽然答应了怪老头在这里不动,但心中好奇宫殿里面发生了什么,便悄悄地趴在了宫殿门口往里面看。

只见到里面横七竖八,躺着许多只长相怪异的荒兽,其中还夹杂着一两头金色怪鸟;而怪老头此时正趴在地上,贪婪地吸食着一头荒兽的血液。

突然,怪老头好像发现了木科达,猛然抬起了头,看向了大门的方向;木科达只见到了一张沾满了鲜血的面孔上,赫然出现了一对又圆又亮的血红色眼睛。

木科达被吓坏了,下意识大叫了起来,身子向后跌倒过去。

求胜心切,木科达连忙反过身子,连滚带爬的往外逃离。

前脚才刚迈上众宫殿路道的阶梯上,忽闻得剧烈风声,一头不知是什么的荒兽从远处张牙舞爪而来。

木科达当时被吓懵了,定在原地不敢动弹,脑子里一片空白,丝毫没有想起来手上那瓶血液。

电光火石之间,身后宫殿的大门骤然被打开了,怪老头从里面冲了出来,左手抓住了木科达的衣后领,右手向上斜劈而去,那头快如闪电的荒兽一瞬间裂成了两半,鲜血淋漓,摔落在石阶上。

木科达心惊胆战,双腿都不住的颤抖起来;怪老头这个时候转过头来,在他的脑袋上推了一下,怪他不听劝告,不应该偷看宫殿之中的事情。

随后怪老头便带着木科达离开了神龙宫,并将他安全的送回到了木族,嘱咐了他一句后便离开了。

“后来木瑶出生的时候,那个怪老头又来了一趟,说:‘东大荒上有一个叫青飞的青族人,是孟章龙神的一身金鳞,如果有遇到,尽量想办法带他来一趟神龙宫,切记切记!’”木科达最后道。

听完木科达的讲诉,木逢春满脸的不可思议:“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木科达微微点了点头,随后用下巴指了下被包裹起来的圣珠:“这就是神龙宫中,被我们木族带走的宝物,龙珠;而我们木族人可以使用魔法,也都是拜其所赐。”

阿飞沉默了一会,又看向木科达:“那你解释一下木瑶的事情;当初驱逐她的时候,其中可是有你添油加醋过的结果。”

阿飞对神龙宫以及龙珠的事情并没有多在意,但是木科达之前说,有关木瑶的事情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隐情,十分在意。

木科达一笑,身子动了动,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道:“木瑶的事情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就是族长的一个决定,以及那个怪老头的吩咐。

龙珠的魔力并不是源源不断的,或者说在我们的手上无法源源不断。

每隔一段时间对它进行滋养,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也迟早会有枯竭的那一天;等到龙珠枯竭,我们木族将不会再出现魔法师……”

阿飞这时候突然插嘴道:“那这与阿瑶有什么关系!”

木科达压了压手,示意阿飞稍安勿躁,又继续道:“当时正逢龙珠魔力消耗过半,族长为此是心急如焚;巧合的是,与此同时木瑶出生了;

她出生时,龙珠毫无征兆的大放异彩,整个木族部落都被惊动了;那时的阵仗可比礼魔节还要激烈;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如此大的阵仗,却没有耗去龙珠半分魔力。

族长也奇怪,连忙吩咐人下去调查,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不出半日,便有人来报,当日唯一比较大的事情便是木寻泉家的女儿木瑶出生;

族长闻言,急忙跑到了木寻泉家中,祝贺他弄瓦之喜;见到木瑶的一瞬间,族长整个人都怔住了,因为木瑶体内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魔力源,强大到无法估量,并且尚在襁褓的她,魔力也庞大的惊人。

倘若木瑶成长起来,那便是弹指一挥间就灭了一整个部落的实力。

族长当然也为此感到高兴,再次祝贺了木寻泉后,便离开了。”

“你慢慢吞吞的,要说到时候去!”阿飞听着木科达不厌其烦的娓娓道来,有些急不可耐,站起身指着他的鼻子道:“你赶紧拣重要的解释,不然我就地打死你!”

木科达咂了一下嘴巴,倒吸了一口气:“我说蛮子,你怎么就这么没耐心?你继续听着,接下来就是重点了。”

说着,又压着阿飞的肩膀,让他坐了回去,继续娓娓道来:“后来,那个怪老头子又来了,那时候我才知道他叫红绥,是红族部落的族长。

他来以后,就直接去见了族长,告诉了他一个惊天秘密;木瑶身上的魔力源并不是木族人拥有的,而是曾经最强大的某位存在的魔力源,而且也是那天你突然就出现在了东大荒的青族之中。

红绥老头教族长一个法子,能把木瑶的魔力源夺取出来,封入龙族,这样就可以使龙珠能力取之不尽。

当然,族长为此也是犹豫了许久的,不知道最强魔法师与源远流长的魔法师部族中,该如何取舍;一番心理挣扎过后,族长最终还是选择了部落的未来。

便在木瑶满月摆宴之时,族长假借着贺喜之名,来到了木寻泉家中,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下,使用了红绥老头所教授的法子,把木瑶的魔力源剥夺了。

再之后木瑶六岁时候,族长驱逐她,主要是因为良心受煎熬,觉得不敢面对她,就出此下策;而我添油加醋,是因为那是红绥老头子要我这么做的,没有解释为什么,只说如果木瑶不走,将会有一场极端的浩劫。”

听罢,阿飞直接“呸”了一口痰,正吐在木科达的脸上:“又是红绥这个老杂毛!还有什么狗屁族长,良心是逆着长的吗!没杀了他,还真就是错误的做法!”

木科达抹了一把脸上的痰,恶心的面容都扭曲了;木逢春叹了口气,当时驱逐木瑶的事情,他也是知情人之一;对于族长的做法,他也只能言语,无法去决断。

木逢春轻轻拍了拍阿飞的肩膀道:“事情已经过去,现在追究已经无济于事了;再说,木瑶现在不也好好的,不是吗?”

阿飞挥手将木逢春的手打到了一边去,脸上冷若冰霜。

沉默之中,熊车很快就到达了神龙宫周围;抬眼便可看见朱红大墙。

但是眼见之时,发现这座神龙宫与木科达所描述的也不尽不同。

这座神龙宫,并不是立在地面上,而是离地三尺半悬于空中,一整个神龙宫,看上去如同一座山一般,由无数房屋堆建而出,最里面的巨大宫殿,在阳光之下,闪耀着七彩霞光,看上去就不似人间之物。

阿飞感觉靠近了神龙宫,身上就莫名的有一股蠢蠢欲动的冲动,仿佛有什么在撩拨着他。

木科达指着板悬着的神龙宫,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到了到了!”

催促着狗头黑熊,加快速度来到神龙宫墙边;阿飞上下打量了一遍,直接跳起来,一把抓住了墙头,翻身坐了上去。

里面的景象一览无余,只不过空空如也,见不到有任何的活物。

木科达对阿飞挥了挥手:“蛮子,接下来的你就自己进去吧,我们还得赶回木族支援。”

但阿飞还未说话,木逢春就先一步拍了拍木科达的肩膀道:“科达,你就和青飞一起进去吧,相互也有个照应;木族的事情,有我就够了。”

“可是……”木科达连忙要辩驳什么,木逢春直接抬手拦住了他的话,扭头对阿飞道:“青飞,你的狗熊车借我一用可否?”

阿飞挥了挥手,示意他随便;木逢春点头致谢,让木科达搭把手,将还在昏迷的木瑶和沙安阳扶到下面。

当木科达手刚接触到沙安阳时,沙安阳猛然间惊坐了起来,慌张地向四周张望;木科达也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

“耗子脸?你不是死了吗?”沙安阳回过神之时,便看见了身边扶着自己的木科达,见他长了一副耗子脸,误以为是沙族的那个耗子脸复活了。

木科达使劲推了沙安阳一把,不悦道:“你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

沙安阳脑袋重重地磕到了板车上,吃痛地“哎呦”了一声,缓缓坐起身子,又仔细打量了一眼面前的木科达,这才发现,他只是与耗子脸长得有些相似罢了,至少个头就不如耗子脸高。

沙安阳歉意地对木科达笑了一下,随后便见到了巍峨雄伟的神龙宫,情不自禁地爆了句粗口,以表心中震惊。

阿飞对沙安阳招了招手:“把阿瑶递给我。”

沙安阳连忙从木逢春手中接过木瑶,抓住她的腋下,小心递到阿飞手上,笑着道:“我怎么感觉,木瑶我们手上,就和一个小玩具一样?”

阿飞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木瑶被阿飞接去,沙安阳也一个助跑,翻上了墙头;木科达在下面看得有些着急,跳了两下,发现墙头对于自己来说,真的是遥不可及。

“你们两,谁拉我一下啊!”木科达朝着坐在墙头上,对于神龙宫之内评头论足的两人喊道。

阿飞干脆当没听见,理都不理他一下;沙安阳拽着墙头,伸下去一只手,将木科达也拽了上来。

坐上墙头,木科达对着板车上的龙珠和阿飞的大石板虚握了一下,两样物品便飘飘然分别落在了阿飞身边和沙安阳手中。

接着,木科达便结了几个手印,为自己蒙上了一层“白光衣”,随后手搭在沙安阳和阿飞的身上,为他们也蒙上一层;木瑶被阿飞抱着,也就间接被包裹在了一层。

沙安阳抬起自己的手,仔细看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惊羡的表情来:“这这这……这是魔法!”

木科达点了点头,伸手指戳了一下沙安阳身上的白光衣道:“这个叫白光衣,一种光属性的保护魔法;到神龙宫之中,必须有这个。”

“为什么啊?”沙安阳刨根问底道。

木科达摇了摇头:“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要;好了,闲话少说,我们进去吧。”

说着,木科达就准备率先下去,但是才看了一眼墙下,就感觉到了一阵眼晕,嘴唇嗫嚅了两下,对两人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阿飞瞥了木科达一眼:“怂货。”随后抱着木瑶先一步跳了下去,沙安阳紧随其后。

下了墙头,两人一齐看向墙头上进退两难的木科达:“下来啊!飞爷都已经给你探过路了!”

木科达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你们……谁来扶我一下,我有些怕高……”

闻言,沙安阳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走过去扶着木科达下来:“诶真是,一个大老爷们居然害怕这么一点点高度!”

木科达也感觉到脸上发烧,一抻脖子道:“当我和你们两个蛮子一样,长那么高的块头?”

沙安阳一脸古怪,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说我?蛮子?我可是智者,蛮子是……”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但是把眼神落在了阿飞的身上,所表达的意思不言而喻。

阿飞挥手一巴掌,重重拍在沙安阳的背上,道:“我也是智者。”

木科达忍不住笑了起来;沙安阳踉跄了几步,反手揉着生疼的后背,也跟着笑了起来。

一番笑过,木科达正了正神色,指着面前的一条道路:“我们就从这里上去吧。”

两人都是点了点头,顺着路道往上;沙安阳左右观瞧,脸上堆满了惊讶之色;许久,沙安阳突然叫道:“你们发现没有?这里的房屋建筑有一个特点?”

“什么特点?”木科达问道。

沙安阳伸手指着最高处的那个最壮观的宫殿:“你看,这里到那里,一共有九层不同的华丽房子,将它众星捧月在其中;然后在它之下的第二层,一共是九座房子,再下面八十一……”

木科达点了点头,但依然没有理解沙安阳想想要表达的意思。

沙安阳嘿嘿笑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在以前,九这个数字可是代表着无上的地位,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使用九作为房屋建造的;因为九,是最大的数字……”

沙安阳的话还没说话,阿飞就插了一嘴:“放屁,十都比九大!”

沙安阳翻了翻眼睛,扭过头对木科达道:“别理这个蛮子,他没文化;九是数字之最,所以能使用九的,只有帝王家!所以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地方!”

听完沙安阳的讲诉,木科达笑了笑:“没错啊,这里就是神龙宫,龙神孟章的行宫。”

此言一出,沙安阳整个人都震惊了,转头看向了一边的阿飞;阿飞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与我无关。”

“怎么回事?我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沙安阳依然没有从震惊中缓过来,问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