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诡峒
第三十七章 复苏计划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033  |  更新时间:2020-07-18 01:33:51 全文阅读

青墨拍了拍手,将所有的目光吸引到了他的身上:“我先说两句吧,其实上次阿阳问过我,我们有一个瞒着你们的计划,这个没错,我们确实有一个计划,而且计划了几十年了。”

沙安阳对这个问题一直很好奇,上次大长老都要说出来了,结果遇上了不长眼的迦楼罗来袭,大长老也在那时归天了;之后再问起青墨族长时,青墨族长就一直缄口不言。

青墨道:“这个计划关乎于阿飞;龙神孟章你们都知道了吧?”

三人都是点头表示知道;沙安阳和木瑶先前在荒月城外就听阿飞说过,所以也对龙神孟章有一个基本的了解了。

青墨点了点头,继续道:“龙神孟章与迦楼罗王大战陨落,孟章帝国变成了东大荒;那时候便有了一批人,准备要去实行一个计划,一个前所未有的大计划——复苏龙神孟章。

计划的发起人便是沙满老人,执行计划的有家父、大长老、红绥、以及我;沙尹一族长属于知情人,没有参与到其中。

随着探索,大长老和红绥发现了复苏龙神中,最主要的一环就是阿飞,龙神复苏,阿飞必死。

阿飞是龙神孟章陨落之后的产物,严格意义来说,阿飞他并不是人;但是我与大长老抚养了阿飞多年,早将他视作己出,不愿意让他献出自己的生命,所以我们单方面终止了这个计划;

但是这件事情,除了我和大长老,没人知道;因为那时家父已经身亡,沙满老人糊涂了,唯一能有力量反对我们的红绥,也消失了很长时间。

后来所发生的事情你们也清楚,红绥抓走了木瑶逼迫阿飞去荒月城,用龙心丹和语言刺激让阿飞去千墨山。

起初我们依然是反对红绥继续实行计划的,但是迦楼罗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我和大长老也迫不得已,将这个计划重新推上了台面。”

听完青墨的讲诉,沙安阳和木瑶都是将目光落在了阿飞的身上;阿飞双手支撑着下巴,很是淡然地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

沙满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对阿飞深深鞠了一躬:“很抱歉需要你付出生命,这一鞠躬,算是老头子我代表大荒对你的歉意。”

沙满不清楚阿飞是怎么想的,但是以任何一个正常人的心理来说,没有人是愿意去死的。

阿飞瞥了沙满一眼:“真的抱歉,你就跪下给我磕三个头;虚头巴脑的弄一堆,不还是要飞爷去死?”

沙满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说话;沙族长和青墨也静静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半晌,阿飞直起了身子,长长地呼出了一口长气,站起身离开了;木瑶连忙追了上去,抓住了他的大手,与他一同往外走。

沙安阳看了看阿飞,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去;他不善于安慰人,而且跟过去了,也只能跟着一起难受,起不到什么作用。

沙族长看了沙安阳一眼:“怎么?不去安慰安慰你的朋友?”

沙安阳抬起头,眼睛直视着沙满,又环视了在场的三名老人一眼,神情极为严肃:“沙满爷爷,青族长,老头子;你们都是我的长辈,按规矩我不该以下犯上,但是我现在真的忍不住,你们还是人吗?青族为什么能在东大荒上屹立不倒,我每一次去冒险怎么活着回来的,爷爷你是怎么从荒月城回到部落的,你们都不知道吗?”

三人都看着沙安阳;他面部扭曲着,表情中没有多少愤怒,看上去十分不悦,有一种极其不耐烦的感觉,但三个人都知道,这是怒火大到了极点,已经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表情去表达情绪了。

青墨叹了口气,抓起桌上的土制酒大口灌了几口;沙满伸手抓住了沙安阳的手,轻轻拍打着。

沙安阳十分厌恶将手抽了回来;昔日他最喜欢的沙满爷爷,在今天的事情后,他只觉得这个老头子很令人生厌。

一会,阿飞去而复返,坐回了之前的位置上,感觉到桌面上的气氛不太对劲,扫眼看了一遍众人,随即也猜到了个大概,伸出手拍了拍沙安阳的肩膀,对青墨道:“刚刚去放了个水,我们继续。”

沙安阳看了一眼阿飞,心中极其难受;想要开口说些什,但是阿飞抬手拦住了他的话头,笑道:“没事,我本来不也就是龙神孕育出来的吗?飞爷我也不是贪生之辈。”

三位老人都没有开口说话,阿飞便先开口了;他将他所有知道的情况,讲诉了一遍,随后问道:“除了我知道的这些,你们还知道些什么?我是当事人,我有权知道所有吧?”

沙满显得有些不情愿,阿飞的脸色顿时阴了下来,语气不善道:“怎么?不愿意?”

沙满叹了口气:“好吧,那我说说我知道的所有;这要从荒月城开始说起……”

按照原计划中是青墨的父亲、红绥以及沙满三人去游历东大荒,找寻线索;沙族部落所在的位置离着荒月城很近,所以沙满就前往荒月城去调查。

当时,沙满也已经八十三岁的高龄了,沙族长担心老人家一个人在外面没法照顾好自己,便派了十五名沙族健壮男人陪同前往;为了隐瞒计划,对内宣称是为了寻找生水龙丹,解沙族缺水问题。

进入到荒月城中,发现荒月城与在外面所见的完全是两幅景象:里面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城中的生活看起来极为的富饶。

但是美中不足,便是城中的人,都只有上半身,所有的行为举止,却与一般人无二;对于这种诡异的情况,沙满等人心生疑惑,但是也不敢贸然询问,生怕引起变故。

一行人在人群中穿梭,城中的人也对他们也是极为的热情,都当他们是外来的游客,又是介绍风景,又是介绍人文的,带着众人吃吃喝喝,好不快乐。

但是沙满很细心地发现,他们进入到荒月城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一天,但是荒月城中,根本没有日出日落,只有夜晚。

沙满想找城中的人询问,但是还是压制住了内心的疑惑,没有问出来;跟着城中的好心人四处闲逛,心中也留了个心眼。

一日,一行人中有一位与城中的人喝酒取乐,稍不注意就喝的有些多了;酒精上脑,说话也没有了遮拦,随口就问出了“城中人为什么都没有下半身”的话。

此言一出,与他喝酒取乐的人笑了起来,问道:“你真想知道?”

那人点了点头,便见到酒馆之内的城中人全部静止不动了,与他喝酒的那人,脸上留下了一些液体。

那人以为说到了城中人的伤心事,连忙道歉,但是一低头,却见到地上的液体与皮肤的颜色一般,在液体之中,还有两颗圆圆的眼珠子。

见到这情景,那人慌忙抬起头,只见到面前坐着的人,身体都已经融化了,还咕噜咕噜冒着气泡,就仿佛一锅黏稠的汤汁一般。

那人一惊,当时就吓得酒醒了一大半,转身夺路就逃。

但是去路已经被全部堵上了;融化的城中人嘴里桀桀笑着,缓缓地将那人围在了其中,伸着手抓向他的面孔。

随着惨叫声,那人就化成一滩水,从这种城中永远的消失了。

这一切,全部被远处观瞧的沙满看见了,沙满连忙想带着人逃离这个诡异的城;但是这种融化般的异变,仿佛是全城一起发生的。

众人四处逃窜,皆被城中人围堵了回来;不过好在这些人行动极为的迟缓,给了众人修整的时间。

沙满这时候发布了一条命令:年长的人作为诱饵,去引开这些城中人,年轻的小辈们就抓住空档,逃离这里。

这一命令出来,引起了年长之人的意见:大家都是人,都想活下去,没有人同意沙满的提议。

年轻者与年长者就发生了分歧,争执不下;年轻者毕竟都气盛,一言不合直接动了手,年长者也不示弱,两队人就打成了一团。

沙满极力阻止,但是完全制止不住;吵闹之声,很快就把城中人引了过来,所有人措手不及,都中了招。

沙满想救出一两人,但发现根本不从下手,只好转身就逃;城中人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那十四个人的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沙满。

沙满心中暗道侥幸,往荒月城外飞快的跑去;眼看着东大荒与荒月城的接壤处近在咫尺,突然天降一道幽蓝色光芒,直射在沙满身上。

眩晕、恶心、头疼……无数种不良反应席卷而来;沙满的身子直直地倒下了,摔出了荒月城的地盘;但是沙满却看见了自己的身体。

他立即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魂魄离体了,连忙想扑身回到自己身体中,但面前仿佛有一堵无形的墙,拦在了沙满的面前,无论如何,都无法离开荒月城的范围。

“咯嘞嘞嘞——人类啊,就是自私啊——”沙满突然听见了后方传来一个很难听的声音,扭头去看,只见到了一个形似百足龙,八手八面的大扁虫子。

沙满见多识广,一眼就认出来,这是龙神孟章座下十二兽之一——天吴。

天吴眼中释放着幽蓝色的光芒,手中抓着还没有完全融化的沙族人,一口吞进了肚子里面,十分满意地舔了舔嘴唇,幽蓝色的目光又摄到了沙满的身上,怪笑起来:“咯嘞嘞嘞——来我荒月城,就不要离开了!”

说完,天吴的身子急转,很快就消失在了视野中。

成为了魂魄的沙满,身子轻如鸿羽,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魂魄也会变得越来越虚弱。

眼见着自己的身子正在一点一点虚化透明,沙满连忙飞起身子,在荒月城中找寻着线索,等待着有其他的人见自己一行人长时间没有回去,来荒月城中寻找,便可以将他知道的,全部带出去了。

寻找时,他突然发现了在荒月城的尽头,有一个从来没有在遗留古籍中查到的地方,但是隔着荒月城的无形墙,也看不清那边是什么,只能隐约地感受到,那边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以及如同大海一般的宽阔,便命名为“比邻沙海”。

之后,沙满一直没有等到人进来,他的魂魄也虚弱到了极点,就沉睡过去了;直到感受到无比庞大的能量,才醒过来;这便遇上了阿飞三人。

听完沙满的叙述,阿飞也回想起了之前,自己在荒月城中所遇到的景象,与沙满等人遭遇的如出一辙,但是自己在被抓到,将死之时,忽然就醒了过来,并没有受到什么什么危险。

阿飞清了清嗓子,问道:“你们去到的那个地方,是不是有个巨大的城堡,上面刻写着煌月城三个字?”

沙满一愣,随即惊讶道:“你也去过了?”

阿飞随即点了点头,又将自己被百足龙追出了荒月城之后的事情讲诉了出来;木瑶等着阿飞说完,又把整理好的简要说了一遍。

听完两个版本的讲诉,沙族长一脸吃屎的表情:“我说青飞小子,你这个讲事情的水平是从风沙暴里面捡出来的吧?”

阿飞瞪了他一眼,又看向沙满:“老疯子,为什么我和你们的遭遇有些不同呢?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说完,眼睛直勾勾盯着沙满看。

沙满摇了摇头,解释起来:“其实,煌月城那些都只是一些幻象,真正杀死那十五人,把我魂魄摄离身体的,都是那头天吴;而你和我们遭遇的不同,就在于当时的天吴不同。”

阿飞皱了皱眉,换了一个姿势,对沙满扬了扬下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沙满解释道:“天吴这个名字,其实并不是一头生物的名字;而是一个种族的名称;

这个种族只会有一头天吴,天吴没有性别;从它们成为天吴之时,便会生产下一窝幼兽;天吴的寿命只有九年,九年之后,天吴的幼兽中会经历一场厮杀,唯一活下来的一头,便会成为天吴,生产下自己的一窝幼兽;

当年杀死我们十五个人的那头天吴,与你们所遇到的天吴是两头不同;你们遇到的性情比较温和,再加上它认出了你是金鳞,所以没有对你们下手。”

阿飞点了点头,闭上眼睛整理起脑子中所有零碎的线索;沙安阳这时候开口问道:“沙满爷爷,阿飞到底是什么?金鳞又是什么?”

这个疑问他早就想问了,但是苦于没有人愿意说,现在抓住了这个机会,怎么能放过不问?

沙满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了;我知道的,就是这小子拥有龙神孟章的一身金鳞,生命也是从龙神遗体中孕育。”

青墨这时道:“其实这个红绥有说过,龙神孟章的一身金鳞没有散出去,而是形成了阿飞的身体,在他的体内,提供了他生命的,是一部分龙神的残魂;这也是阿飞自幼力大过人原因。”

阿飞半天没有说话,此时突然抬起了头,眼睛盯着对面的三位老人;他现在脑子中一片混乱,理不清楚一条完整的线索。

龙神与迦楼罗王大战陨落,孕育了自己;而在东大荒上有一群人集结起来,实行起来一个用自己复苏龙神的计划;但是总感觉其中有些事情想不通,好像其中有自己遗漏掉的一丝线索。

阿飞拍打着自己的脑袋起身,转头望向远处;站了半天,阿飞突然想到了自己遗漏的线索,回过头道:“有不对劲!”

三名老人互看了一眼,都是一脸疑惑:“有什么问题?”

阿飞重新坐下:“龙神孟章死了一百年,你们才制定出来的计划;但是那个时候应该没有人知道龙神和孟章帝国,你们又是怎么知道的?老疯子到今天也才九十多岁,也就是你们不可能有任何人知道,龙神和孟章帝国;那你们是怎么想到复苏龙神的?”

三名老人闻言,皆是一愣,互相交换着眼神;青墨扭头看向阿飞,问道:“一百年你是从哪里听说的?”

阿飞刚想开口,但是嘴巴张开了,却说不出来在哪里听说的;愣了半晌,阿飞只感觉脑袋疼痛不已,皱了皱眉,拍打着脑袋:“我也不知道,但我脑子中就有这段记忆。”

说着,阿飞努力回想了这段记忆,将里面的内容复述出来:“龙陨,国消;龙魂复燃,蛮夷回春;龙陨百年,金鳞现世,荒月千墨,天吴混沌……”

说着说着,沙安阳一下就愣住了;这段话听着何其熟悉!

努力回想着,突然想起来了这段话是在哪听到的了:“这段话,不就是那张纸上写的龙文吗?”说完,一脸震惊地看向阿飞;但阿飞依然一脸茫然。

沙安阳又细细复读了一遍内容,脸上的表情直接震惊地凝固了:这段话简直就是预言,荒月对天吴,千墨对混沌,这些事情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事实了。

想到这里,沙安阳连忙催促阿飞说下面的内容;但是阿飞却摇了摇头:“下面我不记得写了什么了。”

沙安阳张了张嘴,最终叹了口气;阿飞晃了晃有些疼痛的脑袋,起身站起:“你们继续,我有些头疼,先走了。”

说着,也没管众人是什么反应,转身就走了;木瑶见阿飞走了,自己呆在这里没有什么意义,也跟着阿飞一起走了。

三名老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纷纷起身离开了;沙满临走前,用手点指了一下还坐在那里没动的沙安阳道:“安阳,你跟我过来。”

沙安阳点头,跟着沙满回到了沙满家中。

一推开门,沙满脸上就露出了十分怀念的神情来:多久没有回来过了,这里的感觉,依然是那么令人舒心。

沙满指了指床的方向,让沙安阳坐下,自己在家里四处寻找着什么;不一会,手中拎着一坛酒,坐在沙安阳的身边。

打开坛封,沙满大灌了两口,对沙安阳笑眯眯道:“安阳,如果给你一个机会,成为龙神,凌驾于众生之上,不死不灭,你愿意吗?”

沙安阳看向沙满,一脸的不理解;沙满呵呵笑着,又喝了一口酒,脸上的笑意收敛,压低了声音在沙安阳耳边道:“其实,我隐瞒了一件事情。”

沙安阳闻言一愣,看着满脸褶皱的沙满,眉头皱了皱:“什么事情?”

沙满好像没看见沙安阳的表情一般,把酒坛子放到了一边:“其实在荒月城中隐藏着的,还有另外一个东西,只是我没有找到而已。”

“难道您之前在天吴身上……”沙安阳欲言又止,试探性地发问。

沙满点头:“没错,在天吴身上有一件宝物,那个宝物便是可以令人拥有龙族的血统;只要有龙族的血统,便有办法成为龙神。”

沙安阳捏着下巴思考了一下,想到红绥之前从天吴身上拿走的东西,问道:“你要找的,是不是水丹?”

沙满摇了摇头:“水丹是复苏龙神的东西,而我要找的,是另外一件东西;具体的我就不和你细说了,只要你想成为龙神,爷爷就有办法。”

沙安阳的目光突然冷了下来,看着一脸醉意的沙满,冷冷道:“沙满爷爷,阿飞是我的朋友,您这种做法,合适吗?”

沙满有突兀地哼哼笑了起来,伸手在沙安阳的胳膊上使劲拍打了几下:“什么合适不合适,那小子本来就是要死的,复苏龙神也是死,让你成为龙神也是死,没区别没区别,哼哼哼——”

沙安阳直感觉到一股恶心,十分厌恶地将沙满的手重重推到了一边,站起身来:“沙满爷爷,这种事情请你以后也不要提起了,今天的话,我全当没有听见,再见爷爷。”说完,沙安阳头也不回的走了。

沙安阳前脚刚走,沙满的笑声慢慢停了,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你不想,迟早让你想!”说完,抓起酒坛子大饮了几口,又突兀的笑了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