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诡峒
第三十六章 沙满
作者:鱼蛮子  |  字数:6101  |  更新时间:2020-07-17 01:17:25 全文阅读

木瑶干呕了一会,才嘴中的味道顺着唾沫一起吐了出去,才大喘着粗气坐在了地上;阿飞向她投去了询问的目光,木瑶摆了摆手道:“没事没事,只是那个味道有些恶心而已。”

休息了一会,木瑶站起身,抬起胳膊左右打量了自己几眼;从之前天吴强喂她吃下恶心的不明物时,木瑶就感觉到了身体有些不一样的变化,只是当时光顾着恶心干呕了,没有太在意。

现在闲下来了,那种不一样的变化似有似无,在体内流转着;木瑶尝试着伸手一挥,手上白光凭空出现,伸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块石头,小手一抬,那块石头便被一层淡淡的白光托了起来。

木瑶虽是木族人,但是从小就被驱逐出了部落,并没有掌握多少种魔法;但是她会的魔法中,隔空移物是使用得最得心应手的,主要的是这个魔法对身体的消耗不大。

但是这一次,木瑶隔空举起石头后,脸上露出了无比震惊的表情;虽然隔空移物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相比以往,这一次就如同清风拂水面一般简单。

阿飞见木瑶的嘴张大得几乎能塞下她自己的小拳头了,吹了吹口哨,把木瑶从震惊中唤回了神:“怎么了,要吃人啊?”

木瑶白了他一眼,随即一蹦一跳着坐到了阿飞身边,双手在他眼前比划,一幅由白光成丝构成的画,出现在了阿飞面前。

画中有小鹿、溪流、高山、大树,树下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小人,男小人身子浑圆,女小人身子娇小。

紧接着,木瑶一手一挥,画中的东西动了起来,溪水流动,传出了哗啦啦声音,小鹿围绕着溪流奔跑跳跃,大树摇摆,树下的小人相互拥抱在一起。

沙安阳看得眼睛都直了;木族魔法师他也有所耳闻,但是从来没有见到过;今日一见,果然神奇。

木瑶得意地扬了扬小脸:“阿飞,你看出了什么不一样吗?”

阿飞挥了挥手,将眼前的画挥散了:“这些都不重要,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吃了那只虫子的粪有好转吗?”

木瑶脸上一下子就绿了,挥拳使劲捶打阿飞:“你才吃粪!你才吃粪!”

闹了一会,木瑶又抬起手翻看起来:“我从小身子弱的原因就是体内魔力源缺少,并且没法自主生成魔力;先前也是因为过大使用魔力才导致了体内魔力枯竭,魔力对我们木族人来说,就和维持生命的能量一般;现在吃了……反正就魔力很充盈,已经没事了。”

既然木瑶没事了,阿飞也没打算就此回去了。

飒飒飒——

阿飞刚欲背起大石板,忽听见草叶被踩动的声音缓缓靠近;木瑶和沙安阳听见这个声音皆是神情一怔,连忙躲到了阿飞身后。

沙安阳指着不远处凹陷下去的草叶道:“我想起来了飞哥,先前我们就是遇到了这个东西!”

阿飞打眼看去,转过头一脸古怪地看向沙安阳:“这老头不是你带来的吗?”

沙安阳一愣,随即道:“什么老头!我什么时候带人来了?我都是跟着你来的!”说着,沙安阳意识到了更重要的事情,惊恐地盯着阿飞问道:“等一下飞哥,你看得见?”

阿飞指着不远处慢慢靠近的脚印,疑惑道:“人不是在哪站着吗?你看不见?”沙安阳和木瑶同时摇了摇头。

缓缓靠近的脚印突然停止下来了,静静在不远处,发出了颤颤的声音:“安阳……安阳是我啊……”

声音极其嘶哑细微,听起来好像是在使劲用力发出来的声音;沙安阳听见这个声音是突然就愣住了,不敢置信地问道:“沙、沙满爷爷?”

这个声音他不要太熟悉了,就是这个声音,编织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伴随了他的童年,教会了他各种各样的知识,教导他做一个正直的人。

但是此时听见这个声音时,沙安阳却没有久违的亲切感,反而十分畏惧:“沙满爷爷,你这是……你这是怎么回事?”

沙满急促地咳嗽起来,缓缓走到了阿飞的面前,定了好久开口道:“金鳞对不对?”

阿飞没有回话,低着头看着沙满;沙满突然伸出手,抓住了阿飞的胳膊,轻轻摩挲了两下,猛然一口咬了上去。

阿飞条件反射地要一巴掌打上去,但是想到这老头子是沙安阳最尊敬的人,便压下了抬起的手,皱着眉头。

接着,在木瑶和沙安阳惊恐莫名的目光下,一个老人的样子缓缓地出现,双手抓着阿飞的胳膊,使劲地吸吮阿飞的血液;在阿飞的眼中,沙满的身体周围围绕上了一点点金色光点。

阿飞感觉手臂被大力吸吮的又麻又痒,有些难受;看这老头的架势有些没完没了,不耐烦地咂了下嘴,使劲一甩,把将沙满甩到了一边,又连忙扭头和沙安阳解释:“你看见了,不是我先动的手。”

沙安阳表情僵硬地笑了笑,目光紧紧盯着沙满;见到沙满凭空出现,又吸食人血,心中更加畏惧无比。

沙满挣扎着起身,但是人年纪大了,手脚不是很协调了,挣扎了半天也没能从地上站起来,扭过皱巴巴地老脸对沙安阳喊道:“安阳臭小子,还不来扶我一把!”

沙满这个时候说话的嗓门也大了,声音也清楚了很多;沙安阳踌躇不决,想要上前扶,但是心中又害怕。

阿飞一眼看出了沙安阳的忧虑,代替沙安阳将沙满一把拽了起来,冷着脸问道:“老疯子,你究竟想做什么?”

沙满抬眼看了看阿飞,伸手将阿飞的手打到了一边;阿飞感觉手上传来一股生疼,丝毫不像一个摔到都需要人扶的老头的力量。

沙满自顾自走到了沙安阳面前,深深看了他一眼,又转开身子走到了天吴的尸体边上。

沙安阳被沙满看得,浑身发寒;沙满眼中的神情,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只让人觉得三九天坠身入冰窖一般。

沙满走到天吴身边,翻身爬上了天吴的背上;动作流畅,没有一丝阻滞,与先前坐在地上需要人扶的状态截然相反。

三人互视了一眼,阿飞开口发问:“老疯子,你什么时候跟进来的?”

沙满扭过头瞥了三人一眼,没有回答;三人等了一会,阿飞觉得无趣,对三人挥了挥手,率先往外走:“走了走了。”

木瑶紧跟在阿飞身边,沙安阳有些犹豫,盯着忙忙碌碌的沙满,再三斟酌后,也抬脚跟上了阿飞。

沙满这时候突然开口了:“等一下,把我也带出去。”

阿飞也学着沙满之前的样子,径直往前不理会;沙安阳拉了阿飞一把,转身回去,搀着沙满下了天吴的尸体。

阿飞打量了沙满几眼,也不搭理他,抬脚继续往前走;沙满突然就拽住了阿飞的胳膊,张开嘴就准备咬下去。

阿飞甩手一巴掌,抽在沙满的脸上:“老疯子你得寸进尺了是不是?”

沙满被抽倒在地,剧烈的咳嗽起来,身子缓缓地又变得有些透明了;沙安阳一惊,连忙去扶沙满,但是手在触碰到他的瞬间,直接穿了过去。

沙安阳脑子“嗡”的一声爆炸,惊恐地跌坐在地上,双手双脚使劲撑地,与沙满拉开了距离,结巴着道:“你、你、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沙满抬起手,看着自己的身子一点一点透明下去,露出了凄惨地笑容;阿飞看了沙安阳一眼,叹了口气,走到沙满身边,伸出胳膊到沙满面前。

沙安阳连忙大叫道:“飞哥不要!”

阿飞连忙抽回胳膊,一脸疑惑地看向沙安阳:“怎么了阿阳?这老疯子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沙安阳用力地咽了口唾沫,嘴里发干,眼神死死盯着慢慢透明的沙满,道:“沙满爷爷曾经跟我说过,有一种东西,形如虚影,可见不可触,叫住……”

话还没说完,沙满就突然把话头接了过去,用沙哑的声音继续道:“魑魅魍魉;没错,我现在的状态也可以算是魑魅魍魉,但是安阳,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人有魂魄?”

沙安阳闻言一愣,这时沙满已经彻底透明消失了,但是沙安阳依然紧紧盯着沙满之前坐着的地方,眯了眯眼睛:“什么意思?”

“呵呵呵……”沙满消失的地方,发出了突兀的笑声,随后又是一阵咳嗽,沙满的声音继续传来:“人有魂魄,分为三魂与七魄,一个正常的活人,少不了这三魂七魄;部落里的我,是不是痴痴呆呆,已经没有办法自主生活了?”

沙安阳愣愣地点了点头,等待着沙满接下来的话;但是沙满迟迟没有继续开口,沙安阳忍不住催促了几声;但开口的却是阿飞:“他……好像死了;要不要让他再咬我一口?”

沙安阳犹豫了一会,还是摇了摇头:“别了,虽然他有可能是沙满爷爷的魂或者魄,但是安全起见,还是不要给予他行动能力。”

说着,又转过头对木瑶道:“木瑶,沙满爷爷曾经说过,木族的魔法是可以对魂魄起作用的,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带上沙满爷爷回部落。”

木瑶自然不会拒绝,手上白光亮起,准备对着沙满消失的位置,使用隔空移物魔法。

阿飞连忙拦住了木瑶,一把从地上将沙满拎了起来,往肩膀上一扛,瞪着眼道:“身体那么差,用什么魔法!我来!”说着,径直往前而去。

木瑶嘴张了张,话就卡在喉咙里,没吐出来,便笑了笑,跟在阿飞身后往外走。

出了荒月城,天色已经接近黄昏;在荒月城中紧张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没想到居然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

快步地回到沙族,部落中的人见到三人都是大喜,但是三人都没有显得十分高兴,他们心里都记挂着一件事情:沙满。

三人找到了正在喝酒互相吹牛皮的青墨和沙族长,两人推杯换盏,高谈阔论,言行之中,仿佛这个世界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一般。

见到三人过来,忙招呼着三人坐下:“来,一起坐下;天水寒找到了吧?”

沙安阳摇了摇头,坐在自己父亲的一边,正色道:“木瑶没有事情了;老头子,沙满爷爷还在部落里吗?”

沙族长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微微点了下头;沙安阳嘴唇抿了抿,抬眼看着沙族长的眼睛道:“老头子,沙满爷爷是怎么变成老糊涂的?”

沙族长愣了一下,与青墨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哈哈笑道:“怎么变成老糊涂的?就是人老了以后糊涂了呗!傻小子在想什么呢?去了一趟荒月城吓傻了?”

沙安阳喉结动了动,把脸向沙族长凑近了一些,故意把声音压低,变成一种说恐怖故事的音调说:“老头子,说出来你可能不行,我遇到了沙满爷爷的魂魄……”

沙族长和青墨的动作一下就僵住了,纷纷扭过头看向三人;青墨道:“你说的……是真的?”

木瑶点了点头,随即将在荒月城中怎么遇到的沙满、沙满的诡异、以及与沙满之间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诉了一遍。

听完,两名老人都是低下头思考着什么,期间不停地交换眼神。

半晌,沙族长扭头看向阿飞道:“青飞,你再给沙满老人,喂一些你的血。”

阿飞有些不情愿,但旁边的青墨也用眼神示意他照做,无奈将肩膀上的沙满扔到了一边,割开手掌,撬开沙满的嘴,将血挤了进去。

不一会,沙满的咳嗽声又传了出来,身子也出现在众人眼前;沙族长和青墨看着都呆住了。

沙满咳嗽着坐起身子,仔细打量了四周,惊喜地大叫起来:“沙族部落!是沙族部落!”随后又把目光投向了沙族长和青墨:“尹一小墨,许久未见了。”

沙族长从呆滞中回过神来,连忙跑到了沙满的面前,跪坐在他的身前,抓起了他枯皱的手:“沙满老人,真的是您吗?那次去荒月城,到底发生了什么?”

沙满摆了摆手:“不着急不着急,快把我的身体给带过来!”

沙族长立即就明白了沙满的意思,忙吩咐沙安阳去将部落中的老糊涂沙满请过来;沙安阳依言照做,扶着颤颤巍巍的沙满回来。

两个沙满互相见到,情绪都显得十分激动,小跑着扑抱在一起,像是两个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接着,荒月城来的沙满将老糊涂的沙满放平在地上,自己坐在他的身上,扭头对沙安阳道:“安阳小子,一会你就大声叫我,听到没有?”

沙安阳扭头看了一眼沙族长,随即点了点头。

沙满移动了一下自己所坐的位置,与老糊涂的沙满保持一致,叫了一声“喊”,便闭上了眼睛,身子缓缓往后倒去。

沙安阳接到命令,连忙大喊起沙满的名字;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只感觉到一股极其尴尬的感觉,脸上有些发烧。

在一声声叫喊中,两人个沙满身体缓缓融合,变成一个沙满,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沙安阳喊得脸红脖子粗,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只好一直大声地喊着。

“好了好了,别喊了。”沙满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沙安阳压了压手。

沙安阳停止了叫喊,因为先前叫喊的太卖力气了,停下来就感觉嗓子发痒,咳嗽起来;沙安阳看着合二为一,躺在地上的沙满老人,问道:“沙满爷爷,你这是……”

沙满把眼珠子转到了沙安阳的脸上,笑道:“在荒月城里面没有和你说清楚;我以前和你说过的,人又魂魄还记得吗?”

沙安阳点了点头:“人有魂魄,分三魂七魄;三魂朝天,七魄着地,但是这与您……有什么联系呢?”

沙满突兀地笑了起来:“人分三魂七魄,三魂七魄掌管着一个人的身体状况;部落中的我是一个老糊涂,原因就是我在荒月城中,丢了一部分的魂魄。”

听完,沙安阳也立即明白了;曾经沙满也说过,人的生命、意识、感触等等,全部都来源于魂魄,魂魄才是这个人的一切,身体只是一具让魂魄容身的皮囊,使魂魄不散,做魂魄所不能做的事情。

沙安阳又想到刚才沙满让自己一直喊他,有些不理解其中的缘由,便问道:“那沙满爷爷,你刚才让我大声喊你……”

沙满看着沙安阳,笑了起来,淡淡说了句:“只是好玩而已,谁让你小子在荒月城中,不信任我的。”话出,沙安阳瞬间感觉脸上一阵火热。

沙满说完话,站起了身子,活动了一下筋骨,对沙安阳等人摆了摆手道:“行了,小朋友们都先走吧,我们大人有事情要谈。”

但三人都没有动,沙安阳对着沙满撒娇道:“沙满爷爷,我也想知道那次你们去了荒月城的事情。”

沙满笑呵呵地拍了拍沙安阳的脑袋:“乖,我们有正事要谈,你想知道的事情,晚上来找爷爷,爷爷全部告诉你。”

沙安阳考虑了一会,便同意了;他本来也没打算让沙满这个时候就将他想知道的告诉他,从小到大,沙满爷爷和父亲的谈话,都会刻意地避开自己,不让自己听到。

沙安阳起身就准备走,见阿飞和木瑶依然无动于衷,就开口叫了他们两声;阿飞一挥手道:“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瞒着飞爷?你的命是飞爷救的,有什么是飞爷不能听的!”

沙满皱了皱眉,有些不悦了;青墨这时候道:“木瑶你和阿阳先走吧,阿飞你就留在这里。”

沙满扭头看向青墨,语气很是不悦道:“小墨,你什么意思?”

青墨耸了耸肩:“没什么意思,这件事情关乎阿飞,为什么要瞒着阿飞?”

沙满大声吼道:“因为他就是工具!”

但是青墨的声音比他还要大:“他不是工具!”

两人互相瞪视着,场面一瞬间就安静了,只能听到两个针锋相对的老人,沉重的呼吸声。

阿飞见到这个场面,十分粗鲁地将拽了沙满一把,将他拽得跌坐了下来,手指着他的鼻子,语气中带着威胁道:“老疯子,最好弄清楚你的处境;我能救你,就能杀你,不信你就试试。”

沙满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扭头看了一眼沙族长,只见沙族长地这个脑袋,不敢有什么作为。

瞪了青墨一眼,妥协道:“行,那让你留下来又如何;但是之后说的话,你接受不了,那就怪不得谁了!”说着,眼神狠毒地剜了阿飞一眼。

阿飞不理会他,转身对站着的沙安阳招了招手:“来坐下,就跟到自己家一样。”

沙安阳有些哭笑不得:这分明就是自己的家啊。

沙安阳重新坐回了凳子上,眼睛时不时就在阿飞和沙满两人的脸上打量;阿飞一副气定神闲,闭着眼睛安然自若。

沙满两头受气,此时的面色难看得很;清了清嗓子,看了沙族长和青墨一眼:“我先说说,当年去荒月城发生的事情。”

沙满刚欲开口继续讲下去,阿飞又开口打断了:“等一下,青石锋在哪?让他也过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问他。”

闻听此言,沙安阳和木瑶的脸上变得极为古怪,青墨低下头轻咳了两声,对着阿飞压了压手:“阿飞不要打岔。”

阿飞疑惑地看了身边两人和青墨一眼,问道:“什么打岔不打岔?就叫那个青石锋过来,有什么问题?很难吗?”

木瑶连忙凑在阿飞耳边,低声道:“阿飞,青石锋就是大长老啊,你忘了吗?”

听完阿飞就愣住了:原来大长老就叫青石锋啊!以前就一直老头子老头子的叫,从来也没注意过大长老真正叫什么,现在大长老不在了,才知道大长老的名字。

想到这里,阿飞不由一阵苦笑,对沙满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沙满看了阿飞一眼,觉得他的表情有些怪:“青石锋怎么了?”

阿飞抬起头一瞪眼道:“关你屁事?继续说你的!”

沙满被阿飞莫名其妙地骂了一嘴,噎得说不出话了,老脸憋得通红,当时就想发作;可是阿飞的霸道,又让他有些畏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