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千墨
第二十七章 肉球
作者:鱼蛮子  |  字数:3551  |  更新时间:2020-07-10 12:04:41 全文阅读

抬腿一脚踢在铁栅栏门上,但是门好像根本没锁,被阿飞重重的一脚踢开了,旋转了一圈撞在墙上,又弹了回来。

阿飞扶住铁栅栏门,迈步进去,只见到自己迈进去的腿,一下子就消失在黑暗之中,任凭自己怎么动,眼睛都无法捕捉道一丝脚的轮廓来,仿佛是真的消失了一般。

把脚退回来,又能看见自己的脚完完整整出现在自己面前;心中大奇:这东西该不会与千墨山一样吧!

想着,迈腿就往里面去;身后急冲冲跑来两人,气喘吁吁地对着阿飞的背影大喊,但是为时已晚,在两人追到前,阿飞整个人就走了进去。

来人是一男一女的中年人,女人无疑就是祭司,而男的则是千城的城主乾渊。

两人接到软卫军的急报,“黑飞闯入了千文塔”,火急火燎地赶过来,但是还是晚了一步。

祭司有些着急,不停往黑暗之中张望叫喊,虽然知道这都是无用功,但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乾渊也是皱起了眉头,一是着急阿飞的安全,二是气恼阿飞胡乱闯进千文塔。

乾渊拍了拍祭司的肩膀,叹了口气:“既然他是金鳞,我们就先等等看吧,这黑暗能吞噬一切,叫喊他也听不见。”

阿飞进入黑暗之中,伸出手看不见五指,摇头笑了笑,伸着手往前摸索;但是这里好像极为的空旷;往前走了上百步,依然没有摸到墙壁,不禁心下生疑:这个房间怎么这么大?

不耐烦地开口骂了一句,随即他惊愕地发现,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浑身一凉:我聋了?还是哑巴了?

使劲大叫了几声,听不到声音;伸手摸自己的喉咙,喉咙会震动,说明自己能说话,那看来就是聋了!想到这里,阿飞就无名火起,进入到这个诡异的黑暗之中,啥也看不见不说,莫名其妙耳朵还聋了,张嘴大骂起来发泄心中郁结,但是依然没有任何声音传入耳朵。

骂了半天,累得他直喘气,才扶着膝盖蹲坐下来,心中五味杂陈。

“小子,骂够了?”一个声音突然在阿飞耳中响起。

阿飞身子如同炸电一般弹了起来,四下打量,一片漆黑,大声呼喊:“谁!你是谁!”

声音等待了一会,又缓缓出现在阿飞耳中:“想必你刚才十分惊讶吧?”

阿飞又连忙问了一遍,声音依然是文不对题的回答;几次问答后,阿飞索性不理他了,坐在地上,等待声音接下来的话。

过了一会,声音又道:“闲话说了这么多,你帮我一个忙吧;帮了我,我就告诉你这里的秘密,而且还带你出去这里,如何?”

阿飞对出不出去没什么想法,反正进来的时候就一直走直线,只需要掉过头回去,就能走回原来的位置;不过他对声音口中,这里的秘密有点兴趣,最主要是,他想知道自己是不是聋了。

过了一会,声音又道:“如何?你倒是说句话啊?”

阿飞皱起了眉头,大骂道:“你姥姥!我和你说了多少句话,你理我了吗!”

骂声刚止,声音突然尴尬地哈哈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忘了你在这没法说话;这样,如果同意,你就点点头,不同意,你就自杀。”

阿飞下意识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声音后面的那句话不对劲,破口大骂起来;骂了两声,想到声音听不见自己的话,只好作罢。

刚点完头,声音就继续说话:“现在听我的,我指引你找到我;你往前走,好停!现在往左边走,不对不对,偏回去一点!……”

声音指引着阿飞,跌跌撞撞地行走在黑暗之中;因为眼睛看不见,阿飞走得十分小心翼翼,生怕绊到什么,或者撞倒什么。

走了不知多少路,声音才兴奋地道:“当当当当!现在我就在你面前,啊对,你看不见我;现在你伸手往你面前摸,摸到锁链之后,想办法把它弄断,就可以啦!”顿了一顿,又道:“你脚边有工具,你可以自行选择。”

阿飞依言摸去,果然在墙上摸到了锁链;触感上,是一种温润的金属,锁链不粗,但是十分沉重;声音很兴奋地大喊“就是这个就是这个”;阿飞嫌烦,咂了一下嘴巴,伸手使劲扯了一下锁链;锁链骤然一紧,被拉直了,但是铁链十分结实,阿飞大力的扯动也没能扯下来。

声音嘲讽道:“你当你是龙神大哥呢?这玩意老……我都扯不动。”

阿飞皱着眉头,骂脏话他比谁都精通,所以他很清楚声音想说“老子”,当即就不悦了,要不是看不见,他一定要狠狠打这个声音的主人一顿!

又继续用力扯拽着,声音就不停地叫他用工具;他置若罔闻,时间久了,声音也不叫唤了,在那边不断地哀怨叹气:“唉,你说说,我咋就这么命苦,好不容易等来一个人,还是个棒子脑袋,唉……”

说着说着,独自唱起了歌来:“铁门啊铁窗啊铁锁链——”

阿飞烦不胜烦,伸手顺着铁链摸索起来,在铁链的末端,触碰到一个肉乎乎的东西,不用想,这一定就是声音的主人。

阿飞二话不说,抬腿就踢;声音的主人身体十分柔软,并且具有很大的弹性;一脚踢上去,就立刻有一股强大的弹力返回来。

声音的主人被踢得鬼哭狼嚎,黑暗中被铁链束缚住的身子不停扭动着;阿飞却越踢越带劲,甚至把自己聋了的怒火也发泄在声音身上,边踢边骂;正踢着兴头上,阿飞脚下一个不稳,一脚踢偏了,踢在了声音后面的墙上;墙在阿飞的大力一脚倒塌了,同时阿飞的脚也疼得不行。

墙体一倒,声音的叫声戛然而止,约摸有三分钟之久,声音才惊喜地大叫:“出来了!我出来了!行啊小子,真有你的!”

阿飞坐在地上捂着脚,也不搭理声音,反正说话他也听不见;声音话毕,就见到眼前的黑暗好像在飞快的流动;不过多时,黑色便全部消失,房间中又充满了明亮。

阿飞顺着黑色流动的方向看去,就见到了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怪物。

怪物是一个长着四条腿和四只翅膀的大肉球;浑身不毛,呈现粉红色,生着四条带有小肉爪的粗腿,背上两对金黑巨翅;绕身看去,这个肉球没有五官相貌,前后都有一个小小的洞,看起来像是嘴巴。

阿飞看着啧啧称奇,伸手在肉球身上拍了拍,嘴里喃喃;这时,他惊喜地发现,自己能听到自己说话了,兴奋地在肉球身上使劲拍了一下。

肉球不满地扭动了一下,用小短腿向旁边跳了两下,与阿飞拉开距离;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一声惊呼和铁栅栏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

阿飞听见动静,转头看去;肉球也扭动着身子向门口;声音正是祭司和城主乾渊发出的。

祭司和乾渊在门外焦急等待着,心中惴惴不安;连黑暗被肉球吸收都没有发现;直到听见阿飞拍打肉球发出的声音,才扭头看去,一眼便见到了坐在地上的阿飞,与跳到一边的肉球,下意识地惊呼出声;乾渊反应比较迅速,连忙把铁栅栏门关上,并从身上找出一把锁,将铁栅栏门锁上。

阿飞一见到祭司,火气一下子就窜上来了,立马跳了起来,三步两步来到铁栅栏门边,使劲晃了晃门:“你个糟老婆子!躲我也就算了,现在还要把我锁在里面吗!”

乾渊怒瞪了阿飞一眼,没有说话;祭司摇了摇头,指着那个肉球道:“金鳞,你闯大祸了。”

说完,又往肉球的方向看了看,在她的眼中,分明有忌惮与畏惧的色彩;摇着头重重叹了口气,转身往楼下走去;乾渊一脸凝重地跟在她身后。

见祭司和乾渊下楼,阿飞连忙使劲晃荡着铁栅栏门大喊大叫,但两人没有理会他。

待到两人彻底消失在视野里,阿飞又呆呆地望了一会,回头去看肉球;此时肉球正在到处乱跑乱撞,肥肥的身体撞在墙上又弹了回来,看着甚是好玩。

阿飞一脚踩停了跑动的肉球,问道:“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糟老婆子和那个老头子这么忌惮你?”

肉球被踩住,扭动了两下便不再挣扎:“我也不知道呀,我就莫名其妙被抓了过来,关在这里好久好久了。”肉球说“好久好久”的时候,背上的金黑色大翅膀比划了一个很大的样子。

阿飞松开肉球,挨着它身边坐下,伸手揉捏着肉球的身体,低头思考着什么;肉球的身体软软乎乎的,摸起来很是舒服。

“我答应过你,我会告诉你这里的秘密的;你现在准备好了吗?”肉球没有反抗阿飞,反而很享受抚摸一般,把翅膀垂下,露出更多的位置出来。

阿飞微微点了一下头,但是思绪已经飘到了东大荒上;也不知道部落里的人和沙安阳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

肉球清了清嗓子:“嗯嗯!其实呢,你刚刚说不了话,看不见东西,听不见声音,都是我干的,厉害吧!”

阿飞思绪游离着,猛然听见肉球的话,瞬间回过神来,瞪着眼睛转头向肉球:“你干的?!”

肉球扇了扇翅膀,表示点头;阿飞腾地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抬腿把肉球当成足球踢得到处滚;肉球“哎呦哎呦”叫着,连忙到处多,但是它的腿是在太短,根本跑不过阿飞;还没两步,就被阿飞赶上来又是一脚踢得到处滚。

房间内闹得正凶,门外突然传来“踏踏踏”的上楼声音;听动静,至少有十几人一起跑动;阿飞停下了脚上的“暴行”,走到门边往外看,只见到祭司和城主领着一队人匆匆上来。

祭司上行匆匆,思绪还有些游离,猛然抬头看见身前高大的阿飞不禁吓了一跳,怒斥道:“你站在这里干嘛!”

阿飞刚想开口问问情况,结果莫名其妙被祭司斥责,登时牛脾气就上来了,狠狠踢了一脚铁栅栏门,把门踢地直晃荡;祭司被吓得后退了两步,差点从身后的木扶手上跌落下去,还好城主手快,一把将她扶住,转头怒斥阿飞:“你不要太放肆!”

阿飞火上心头,眉头扭到了一块,摆开了架势要开口要骂人,祭司先一步抬手制止了:“好了好了,无意义的话不要说了;”说着,手中摆弄着几张金红交织的纸片,对阿飞道:“你站到一边去,躲好,不然失控我们也护不到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