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千墨
第二十五章 迦楼罗
作者:鱼蛮子  |  字数:3269  |  更新时间:2020-07-09 10:48:17 全文阅读

阿飞见到这个情况,仿佛是很正常的事情一般,不明所以地看向满脸惊讶的两人;青墨接着开口说:“正如你们所见,阿飞有异于常人的能力。”

木瑶还是有些不相信,伸手去摸了摸之前被划开的地方;但是那里只有半凝固的血液,没有伤口的感觉,甚至连一个痂都没有:“族长,这是……”

“阿飞,他不是人,或者说,原本是人,后来不是了。”大长老开口:“所有人都知道,阿飞是我们从大荒上捡回来的一个弃婴,在青族被我和青墨抚养长大;但是所有人忽略了一点,阿飞他不是青族人,却有与青族人一样的青色眼睛。”

说着,他顿了顿,又继续道:“很多人以为,这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导致的,阿飞长期生活在青族,也就被同化了青色眼睛;但是你们看看阿瑶,她依然是棕褐色的眼睛。”

大长老所说的,都是些众所周知的事情,沙安阳也没有刻意去看,催促道:“所以呢?到底怎么回事?”

大长老听到催促声,笑了起来;但是身体虚弱,发出来的都是气声:“阿飞他是……”

话才刚说,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啸声,声音似鹰非鹰,似虎非虎;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阵剧烈怪风,风中夹带着一股腥臭之气,将避雨棚连根拔起,带向了空中;棚中的人,几乎都站不稳,更有甚者身子也跟着飘起几分,被身边的人拉拽回来。

头顶之上,盘旋着一只金色巨鸟,形似怪鹰,但长着一个天王大肚,肚子上没毛,肚脐外翻,脚爪尖利闪烁着寒芒;双翅张开遮天蔽空,将众人头上遮出了一片阴影;不用想,这必然是迦楼罗。

迦楼罗盘旋一圈,眼睛直勾勾盯在了阿飞这边,啸叫一声,尖利的爪子伸出,向阿飞的方向扑来。

阿飞反应迅速,一把将身边的四人全部扑倒向一边,压在自己身下;迦楼罗的巨爪擦着阿飞的背扑抓在地上,留下了两个磨盘大的梅花爪印。

脚爪的指甲,将阿飞的兽皮衣直接扯了下去,在背上留下了一道细长的伤痕;伤痕穿过背上鳞片,鳞片之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白痕子。

阿飞感觉到背上传来一阵剧痛,血液顺着肩膀和腰背上流淌而下;这一次,阿飞的伤口却没有迅速愈合,反而流淌出这种伤口不应该有的血量。

青墨奋力推开阿飞,将大长老等人先后拉了起来,挡在身后,神色紧张地对阿飞道:“你快跑!它是盯着你来的!别担心我们!”说着,又对躲藏起来的二飞打了一个唿哨;二飞扭动着肥身子窜了过来,一口咬住阿飞的肩膀,往背上一甩,扭动肥胖的身字向外飞逃。

阿飞自然是不愿意逃跑的,这里是他生活的部落,这里有他在意的人,他怎么可能弃他们不顾。

阿飞翻身要跳下去,这时候二飞嘴里呜呜囔囔吐了两个字:“别动!”

二飞吐出来的人言极其不标准,而且带着些许兽吼声;但是阿飞还是听懂了,不由地愣住了,要跳下去的势头也骤然停止了。

迦楼罗一次没有成功,有些恼怒了;巨翅一扑,卷着巨大气浪飞回空中,尖啸了一声,又俯冲过来。

眼见到巨大气浪,将在场的人全部冲飞了出去,有些甚至直接撞在墙上,当场气绝;阿飞只感觉血液疯狂地往脑袋了涌,怒火烧得他双拳攥出血来,眼睛在青色与金色之间不断变换。

迦楼罗的尖喙急速啄向阿飞,远处的人不断惊叫起来,能听出,里面木瑶的尖叫声最为尖锐;阿飞气血翻腾,伸手往背上摸,但是没有摸到大石板,便手撑着熊背站立,右手紧紧成拳,左手怒指迦楼罗:“畜生!来啊!”

迦楼罗也似回应一般,低啸一声,翅膀收拢,下刺的速度骤然加快;尖喙快要刺中阿飞之时,阿飞怒吼着,沙包大拳猛然挥起,砸在迦楼罗尖喙的侧边。

一声“咔啦”声,阿飞的手腕不正常的扭曲到了一边,迦楼罗的头也偏向了一边,身子跟着一起摔了过去,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又振翅欲飞;突然几道米黄色的光辉变成几条粗壮的绳子,把迦楼罗束缚在地。

阿飞左手紧紧捏住右手腕,疼得头上的汗都流了下来;抬头时,看见远处的木瑶,双目之中亮着米黄色光芒,无风头发却胡乱翻飞,双手高举,两团光彩在手上流转;无疑,迦楼罗就是被木瑶控制住的。

二飞也趁这个时候,飞身跑进了千城;雨势渐小,千城与东大荒的连接,也缓缓消失了;二飞四肢一伏,趴在地上剧烈喘息着,背上的阿飞,脸色十分难看,脑袋往二飞的背上一靠,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阿飞才幽幽从昏迷中转醒;感觉右手被什么东西缠住了,湿热无比又动弹不得;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副陌生的景象,是一个陌生的房间中;在不远处的桌子上趴着一人,从背影上,阿飞认出那是安琳儿。

阿飞想要开口叫她,但是一张嘴,只感觉喉咙干燥,如同有磨砂一般难受;用力吞咽了两下口水,感觉就像吞刀子一般难受;不过嗓子稍稍润了些许,才发出嘶哑的声音。

安琳儿听见叫喊声,从梦中惊醒,揉着惺忪睡眼环顾房内,见到阿飞伸着手,叫唤自己,连忙跑了过去:“你醒了?别动,你身体很虚弱。”

“水……水……”阿飞道。

安琳儿连忙端来一杯水,将阿飞的头轻轻抬起,给他喂水下去;喝了一点水把嗓子湿润了,感觉气力上恢复了一些,便伸出左手抓住了杯子;安琳儿被吓了一跳,连忙松开手,跳站到了一边。

喝完一杯水,阿飞举着杯子,将嘴里的水吞咽下去,道:“再来一杯!”

安琳儿见阿飞喝了水,一下子就恢复了精力,也替他有些高兴,“诶”了一声,连忙接过杯子跑了出去;回来时,她端了一只大碗,里面装了满满一碗的水。

阿飞接过水,迫不及待地牛饮而下;安琳儿在一边连声道“慢些喝,不急”。

喝完水,阿飞毫无形象地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道了句“舒服”;安琳儿笑着拿过阿飞的碗放在了一边,搬来椅子坐在身边,单手托腮看着阿飞:“诶,土匪大哥,你不是回东大荒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沙安阳哥哥呢?”

一提及东大荒,阿飞的目光黯淡了;他心中记挂着自己的那些族胞,担心木瑶、大长老、青墨还有沙安阳,迦楼罗如此凶悍强大,就连自己都不是对手,那他们还能有好吗?

想到这里,阿飞就心急难耐,翻身想要下床,却感觉到身子一动就剧痛无比,忍不住面目扭曲起来;安琳儿忙按住他:“祭司说了,你的伤是迦楼罗所伤,你一时半会不能动。”

“迦楼罗?”阿飞听见这个名字,有些惊愕,盯着安琳儿的脸愣住了。

安琳儿点了点头,她以为阿飞不知道伤他的是迦楼罗,便十分骄傲地扬起了小脑袋,做出一副教书育人老先生模样:“没错,就是迦楼罗;之前祭司为你治疗的时候我偶然听到的,你的特殊性,被迦楼罗所伤,会很严重很严重的哦!所幸啊,伤的不重,静养些日子就好啦!!”

阿飞听得出神,愣愣看着安琳儿,心中不断重复着“你的特殊性”,这个特殊性到底是什么?

想到这里,阿飞就躺不住了,挣扎着要起来;安琳儿连忙死死按住他,瞪着眼睛道:“不许动!你伤严重着呢!快躺好!”

这要是换平时,安琳儿怎么可能按得住阿飞;但今时不同往日,阿飞右手断了,身上莫名疼痛难忍,浑身乏力,竟是被安琳儿一个小女孩按得不能动。

“你放开我!我要去找祭司!”阿飞吼道。

安琳儿被阿飞的表情吓到了,手便松开了,抬着手,放也不是,按也不是,“嗯嗯”了半天,抻着脖子叫道:“祭司说了,你得休息;”说完,看了一眼阿飞,双手握成小拳头,在胸前对敲起来,把头低下,身子轻微扭动着,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反正你现在都这样,也不能打我。”

阿飞听见了安琳儿的后话,也不禁觉得好笑,便不挣扎了,躺在床上;安琳儿见阿飞听话了,又笑嘻嘻地坐回椅子上,问起阿飞为什么回来了。

阿飞对自己什么时候回到千城一点印象也没有,只记得先前和迦楼罗打架来着,然后自己手断了,迦楼罗摔在地上,木瑶用魔法将它制住,之后自己就晕了;不过安琳儿问起,阿飞便将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说给了她听,就当是打发时间;讲到危险的地方,安琳儿不禁都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惊呼出声。

阿飞静养了数日,这段时间都是安琳儿来来回回地照顾他,当然上厕所的时候,是安弥生来帮忙的;安弥生一见到阿飞,就开始了“博学的文化称赞”;从开始到结束,是片刻都不停,说得唾沫横飞,直到阿飞完事回房,都能听见安弥生在隔壁房间的“称赞声”。

好在现在阿飞身体恢复了很多,能够下床走动了;安琳儿也为他感到高兴。

刚能动了,阿飞就迫不及待的出门,他要去找祭司,问清楚一切;一路上,遇到的人都对阿飞笑脸相迎:“哟,这不是老安头家的大儿子嘛!身体好啦?”

阿飞对这个称呼有些疑惑,心想可能是安弥生那个老头子骂自己的话,被人家听去了,现在拿来取笑自己,便尴尬地笑了笑,匆匆走过,直向祭司家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