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千墨
第二十三章 回归
作者:鱼蛮子  |  字数:3189  |  更新时间:2020-07-08 01:47:39 全文阅读

清洗完收缴来的铁器,安琳儿便缠着阿飞讲诉他跟着土匪走以后,发生的事情;阿飞本来没有什么心情去和她说故事,只是想到还要借住在她家,就草草的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阿飞讲故事的水平依然很烂,但是这次也不需要去刻意地重组语言,因为他的故事很简短:

“我跟着他们去了后山外的一座大山上,一个叫黑龙寨的部落,然后我就跟他们喝酒,把他们喝趴下以后,就把他们都给剁了!”

安琳儿对阿飞的讲诉显然觉得不满意,想要他多说说细节;但是阿飞的心思已经不在讲故事上了,全心思放在了铁器上面;阿飞收缴来的铁器,足足有二百来件;将这些铁器分成了三堆,其中铁刀占的最多,其次的是一些铁棍铁棒,其中就有那把大光头使用的带尖刺的铁大棒,还有就是一些铁质的瓶瓶罐罐。

阿飞是把黑龙寨整个寨子都都搜刮了个干干净净;安琳儿看见那堆铁刀之中,有一把怪模怪样的长剑,顺手就拿了起来。

长剑很是细长,但是不锋利;剑身上有很多凸出来的圆柱小棍,看着似是一把钥匙,七扭八折的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沙安阳也注意到了安琳儿手上的东西,嘶了一声,眯起眼睛手捏着下巴想着什么。

不一会,沙安阳好像想通了什么事情,跑回屋中,将阿飞从千墨山带回来的那个木盒子抱了出来;这木盒子有些沉重,沙安阳抱着盒子出来时,脸都涨红了。

安琳儿看见沙安阳抱着木盒子出来,神色也恍然起来;前一段时间,安琳儿成天和沙安阳在一块玩,闲来没事的时候,沙安阳也研究起来阿飞带回来的东西,想从上面找到一些有关“阿飞不是人”的线索。

但是这个盒子没有一丝缝隙,就连安琳儿都觉得神奇,没见过这样高超的木工技艺;研究着,安琳儿眼尖地发现,盒子虽然严丝合缝,没有一丝缝隙,但是在盒子的其中一面上,有个暗扣,不仔细看还真的察觉不到;这个暗扣后面有个小孔洞,可能是钥匙孔。

而这个孔洞的形状,就和安琳儿手中这把长剑一样。

安琳儿将这把奇形怪状的长剑,小心翼翼插进木盒的孔道中;长剑每进入一寸,木盒中就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啦”声;当剑身完全进入到木盒中的时候,严丝合缝的木盒毫无征兆的分开成了六片木板;四边的木板脱落下来,露出里面的另外一个盒子。

这个盒子比木盒小了一半不止,整体都是石头制成的,色泽乳白,触感润滑,一点都没有石头的那种冰冷感觉;奇怪形状的钥匙就绕着石盒子圈了半圈。

安琳儿见到石盒子时,两眼都放出了光彩,情不自禁地摇晃着沙安阳道:“羊脂白玉!这是羊脂白玉!”

沙安阳不认识什么羊脂白玉,也对它没有什么兴趣;仔细查看了一遍石盒子,发现这个石盒子是两块羊脂白玉块重叠着的。

移开上面的那块羊脂白玉,显露出两块石头中的东西;那是一张纸,看着十分老旧,上面写着一些晦涩难懂的文字。

安琳儿指着纸问:“这上面写的什么啊?”

沙安阳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看不懂;东大荒上,有些部落使用的文字是少数文字,沙安阳从小学习,几乎全部都会,可是这一种文字,怎么也看不懂。

阿飞收拾得差不多了,转眼瞥见两人对着一张纸议论纷纷,也探过头去看:“龙陨,国消;龙魂复燃,蛮夷回春……”

阿飞毫无感情的机械式读着纸上的内容,沙安阳和安琳儿都看着阿飞呆住了;沙安阳是这里最了解阿飞的了,阿飞可以说是大字不识一个,居然能看懂这种晦涩难懂的文字。

沙安阳的目光在纸和阿飞脸上不停转换,惊讶道:“飞哥,你瞎说的,还是……”

阿飞一指他手上的纸:“这上面写的;不过你们肯定看不懂,这叫龙文,整个东大荒也就我看得懂了,怎么说飞爷也是个文化人。”

说着,阿飞得意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沙安阳也不禁佩服地对阿飞竖了竖大拇指,心道阿飞搞不好还真的不只是蛮子这么简单。

阿飞将铁器全部收了起来;沙安阳将纸张递给阿飞,问道:“飞哥,这个是什么?”

阿飞扭头接过纸张,随手放在了一边,答道:“不知道,拿回去问问族长老头子。”

安琳儿抚摸着羊脂白玉,不停地咋舌赞叹;沙安阳看在眼里,又扭头问阿飞:“飞哥,这些羊脂白玉有什么用吗?”

“什么羊脂白玉?”阿飞之前专注于铁器上,两个人的交谈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回头望了一眼地上两块乳白色的石头:“就两块破石头,要它干嘛?”

闻言,沙安阳扭头又对安琳儿笑了笑:“想要吗?想要就给你了。”

安琳儿听说沙安阳要把羊脂白玉送给自己,兴奋不已,抬起头对着沙安阳使劲地点头,抱起其中一块就往城中跑;不过羊脂白玉有些重,安琳儿跑一会就要放下来休息一下。

沙安阳捡起地上的另外一块,走到安琳儿身边,将她放在地上的那一块也夹在了腰间;安琳儿手上没有拖累,蹦蹦跳跳地在前面带路,领着沙安阳往城中去。

沙安阳与安琳儿离开了许久,阿飞百无聊赖地蹲坐在屋门前,抬头看着艳阳高照的天空;二飞背上背着几个孩童,四处蹦跶,孩子们咯咯笑着。

来往行人,见到阿飞都善意地一笑,和他打了个招呼;误会被解开了,千城的居民也都对阿飞十分感激,当然也有小人除外;阿飞对于来往人的招呼声,充耳不闻,目光直勾勾盯着天空。

“阿,阿秋——怎么回事?”阿飞揉了揉发痒的鼻子,回过头发现安弥生不知何时坐在了旁边,也微微摇头看着天空:“大叔你什么时候来的?”

安弥生没有回答爱飞的问题,微笑着指着远处的天空;凝目看去,只见到远处的天空,有些许的发暗;暗色还在悄悄地往这边蔓延而来。

“要下雨喽!”安弥生突然开口叫了一句,随后呵呵笑着,转身回屋。

阿飞一听见要下雨,整个人都振奋了;在千城逗留快一个月了,这段时间,他天天都期盼着下雨,只要一下雨,就可以回到东大荒了。

阿飞连忙去收拾自己的东西,特别是那堆收缴来的铁器;阿飞想给安弥生父女留两件,但是安弥生不要,阿飞也乐得全部带走。

安弥生给阿飞找来了一辆板车,又准备了一些食物和水放在板车上;阿飞将自己所有的宝贝全部搬上车,将板车和二飞连接好,天色也黑了下来,淡淡的水汽味道冲入鼻腔,清新无比。

全部收拾好,阿飞却左右找不到沙安阳,不禁有些着急,站在路道中间,准备大喊沙安阳的名字,就看见远处沙安阳风风火火地踏着烟尘跑了回来,满脸兴奋地大喊大叫:“飞哥!要下雨了!”

阿飞冲他招了招手,先一步坐在了二飞的背上;安弥生站在窗前负手而立,目光盯着远处的山峦。

电闪雷鸣,雨丝也缓缓飘落下来;阿飞目光盯着安弥生的脸,等待着他说从什么地方出去。

雨越来越大,雨烟将远处的事物变得朦朦胧胧;安弥生伸手指着阿飞:“就在这别动。”说完,急冲冲地把窗子关上。

沙安阳不明所以,疑惑地看向阿飞;阿飞没有什么表情,静静坐着;不一会,只感觉到地面好像晃动了一下,再抬眼时,发现远处的景物已经不是千城的路道了,而是东大荒的蛮夷景象。

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连声催促着二飞,跑向了东大荒;再次回到东大荒的土地上,感觉格外的亲切;东大荒虽然比不上千城,但是这里才是他们的家!

走在东大荒的土地上,阿飞就想起了一个问题:哪里是回去的方向?

先前在遭遇了金牙果然王的时候,慌乱逃跑中就已经方向错乱了;现在又从千城出来,根本分不清哪是哪。

阿飞性子急躁,此时只感觉事情麻烦,烦躁地皱着眉头不停咂嘴,手上使劲扯二飞背上的毛,弄得二飞敢言不敢怒。

沙安阳四下环顾一圈,瞥见远处有灯火,连忙拍着阿飞的背只给他看;阿飞有些不耐烦,随便看了一眼:“不就是千城吗?有什么好看的。”

沙安阳又凝目仔细看了看,摇头道:“不对,那里不是千城;我们刚从千城里出来的,那里应该是东大荒的一个部落。”

说着,催促阿飞去;阿飞心烦着,没有在意沙安阳的话,烦躁地拍打了一下二飞的背;二飞感觉到背上一疼,以为是阿飞的命令,“呜嗷”一声冲了出去;阿飞没来得及反应,身子失去平衡,倒摔进了板车上。

阿飞倒抽了气从板车中爬起来,对着二飞的屁股上一巴掌,骂道:“你个熊崽……”话没骂完,阿飞看见了远处灯火处,那里看上去是一个部落,而且样子十分眼熟。

催促着二飞再跑近了一些,阿飞突然兴奋地大叫起来:“青族部落!飞爷回来!”说着在沙安阳肩膀上使劲拍了一下,夸奖道:“不错啊!你的眼睛真好使!”

沙安阳被他没轻没重地拍了一巴掌,感觉肩膀都要被拍下来了;揉着肩膀对阿飞皱眉苦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