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千墨
第二十一章 土匪
作者:鱼蛮子  |  字数:3297  |  更新时间:2020-07-07 12:26:31 全文阅读

雨迟迟不下;阿飞和沙安阳在千城停留了许久,一直也就借住在安琳儿家中;安琳儿家只有两个用于睡觉的房间,起初安琳儿打算自己与父亲住一间房间,把自己的房间让出来,给阿飞和沙安阳两人先住着;沙安阳拒绝了,女孩大了,终究会有些不方便的。

阿飞和沙安阳两人就在被称为餐厅的这个房间睡地板;以前执行部落里下达的任务的时候,两人都没少在野外露宿,现在能有一个遮蔽的地方,对他们来说已经太幸福了。

但是安弥生对两人意见很大;倒不是因为不愿意让他们留宿,只是因为两人睡觉打呼噜;两人的呼噜声一个比一个大,都有在呼噜竞赛的感觉了,而且两个人一睡着,就和死了没区别,拿棍子打他们,也没有作用。

安弥生年纪大了,睡眠质量没有那么好,被两人这么一吵,基本也没睡到什么觉,基本都是要在白天补觉;安弥生与两人说明了很多次,两人都是表示了抱歉,并保证一定注意自己的呼噜声;但是一到夜晚,两人的呼噜大赛又如火如荼的举行起来。

为了不影响到安弥生的睡眠,两人曾专门跑到了外面的路面上睡觉;但不知是不是路面不平,两人的呼噜声比在屋中时更加大,一下子把周围的人都吵醒了,没办法又回到了屋内睡地板。

“你们这样,干脆停止呼吸吧!真不知道你们在家时候,亲戚朋友、街坊邻居是怎么忍受过来的!”安弥生每天早上必然要顶着发暗的眼圈出来,对着精神头十足的两人开骂解气。

两人被骂多了,脸皮也厚了;沙安阳嘿嘿笑着帮安弥生捏捏肩膀,讨好着他;不一会安琳儿端着食物出来,招呼着大家过来吃饭。

沙安阳最喜欢吃了,一见到吃的,立马就奔到了桌前,阿飞也不紧不慢地走到桌前;这个时候安弥生又开骂了:“吃吃吃!一天到晚吃我的喝我的,还不让我睡好觉!”骂着,眼神就飘到了拖着大块肉出去喂二飞的安琳儿,又骂道:“还有外面那个黑瞎子!一天吃我十几斤肉;你们在这住了这么多天,就是把那黑瞎子宰肉,也不及你们吃得多!”

二飞的耳朵也是极好,对于安弥生这些话,也是听得习以为常,一边吃着肉一边对安弥生“呜嗷”叫两声;这惹得安弥生拍了一下桌子,作势站起来,骂道:“嘿——说你两句还顶嘴!”

二飞连忙把头低下,用肉挡住自己的狗脸;安弥生才又坐下,靠在椅子上歇了一会,回到自己的房间补觉。

吃过饭,沙安阳主动地收拾起桌子;阿飞则什么都不管,推门往外走;这段时间阿飞发现后山是个很适合自己锻炼的地方,所以每天都会去山上锻炼,直到日落西山才会回来。

刚刚出门没走两步,就突然听到嘈杂的尖叫声和呐喊声;竖起耳朵细听,声音基本都是“快跑哇!”“救命啊!”之类的话语;身后还在逗弄二飞的安琳儿听到了叫喊声,小脸“唰”一下白了,连忙叫喊阿飞,赶着二飞回屋。

沙安阳也听见了动静,从屋中窜了出来,探着半个身子往动静传来的地方瞧;安琳儿一把将他推了回去。

很快,就看见慌乱的人群被一群骑着高大长脖子四蹄兽的人追着,在路道上四处横冲直撞;这些人个个虎背熊腰,脸上长着横肉,看起来凶狠无比;在家中的人,纷纷把窗子和门紧紧关上,躲在屋中不敢发出任何动静。

阿飞站立在路道之中,一脸茫然。

一个跑得飞快的年轻男孩经过阿飞身边时,大喊了一句:“别傻愣着了!快跑,土匪来了!”

听到土匪这个名字,阿飞就想起刚到这里,安弥生就叫自己土匪;凝眉打量了一眼被称为土匪的人,阿飞心中无语:大爷可比那些土匪帅多了!

土匪们也看见了阿飞;整个千城,就他一个异类,见到他们来了,居然还傻站着不跑。

其中一名长着小胡子的土匪嘿嘿笑着,甩着手中软鞭,驱使着四蹄兽到阿飞面前,对他一扬下巴弹了下舌头:“嘿!你怎么回事?没看见几位爷爷来了?”

阿飞眼睛一瞪,把小胡子土匪给瞪愣住了;小胡子土匪心说:这他娘的,不是同行吗?

也就在这愣神的功夫,阿飞甩手一把将小胡子土匪拽了下来,连着给了他好几个巴掌,骂道:“你个鸟东西,敢妄称你飞爷的爷爷!”

阿飞力气多大,前两巴掌就把小胡子土匪给抽迷糊了,后面的几巴掌基本就是在“鞭尸”。

其他的的土匪见到小胡子被一个长得比自己几人还土匪的人揍了,一起调转四脚兽的脑袋来到阿飞面前,从腰间抽出佩刀,恶狠狠瞪着阿飞:“把人给老子放喽!不然叫你晓得晓得爷爷们的厉害!”

阿飞哪会怕这么几个货色,抬起头就回瞪了过去,目光停留在几个土匪手中佩刀上的时候,愣了一下;仔细定睛观瞧,这些佩刀都是铁制的。

阿飞一下子眼睛都要冒绿光了;之前得到一把铁制小短刀都让他兴奋了好一会,现在这些土匪手上的,那都是胳膊长的铁刀哇!

阿飞心中感叹上天送温暖,一边伸手就把离着最近的那个土匪揪了下来,两拳把他打晕了过去,将他手中的铁刀夺了过来,用胳膊擦了擦刀身,得意地嘿嘿笑了起来。

所谓乐极生悲;阿飞正得意着,身后土匪猛然一刀砍在了他的肩膀上;阿飞一门心思都放在了铁刀上,根本没注意到身后;等到反应过来,一刀都已经砍完了,接着第二刀也在砍过来的路上。

阿飞倒吸了一口气,连忙将身子侧躲开,躲过了第二刀,随后立马直起身子大骂了一声,手中铁刀猛砍过去,将那名土匪的手臂连同四蹄兽的长脖子一齐砍了下来。

四蹄兽来不及哀嚎就身首分离了,身子一歪,侧倒下去;被砍了胳膊的土匪也是个汉子,胳膊被砍下来,也没有叫唤一声,单手支撑着身子站起来要跑;阿飞哪容得他跑,一近身双手持刀横砍而出,将这名土匪生生拦腰成了两截。

砍完,将刀上沾的血迹甩了甩,怒目而立;阿飞肩膀上鲜血横流,将他半个身子都染红了,脸上沾满了被砍死土匪与四蹄兽的血,横眉立目,看着活脱脱一个恶鬼;其他几名土匪被阿飞这副模样吓到了,连同他们的坐骑也叫了两声,向后退了几步。

阿飞也不是嗜杀成性的人,见到几名土匪被吓住,大喝了一声:“统统给飞爷滚下来!”

一声暴喝,将几名土匪的坐骑吓得掉头就跑,土匪们也连忙叫喝了两声,驱使坐骑更快的跑了。

阿飞一见土匪要跑,手上铁刀打横,奋力掷了出去;但是土匪们的坐骑速度奇快,阿飞的刀最终也没打到他们。

土匪们跑了一会,千城的居民们才小心翼翼地走出来,见到确实没有危险了,才放心大胆的欢呼起来,纷纷向阿飞表示感谢;有几个人将地上小胡子给绑了起来,扔到了一边。

阿飞没有心思理会千城的居民,蹲下身子从地上捡起两把铁刀,又把小胡子腰间的铁刀粗暴地拽了下来,很是兴奋的跑回安琳儿家;沙安阳和安琳儿一直趴在窗子上看外面的情况,见到阿飞胖揍土匪的时候,都是暗暗欢呼了一下;看见阿飞被砍到,都是惊呼出声;直到现在危机解除了,才打开房门从屋中出来。

沙安阳一把拦住了要进屋的阿飞:“飞哥,你看你着一声血的,先洗洗再进来。”说话时,沙安阳眼睛就往阿飞被砍的肩膀看去;但是伤口周围血液太多,看不清伤口。

安琳儿端过水来,还不等阿飞去接,沙安阳抢先一步接了过来,推着阿飞往外走,笑道:“我来帮你,你这一身血,自己也不方便洗。”

阿飞也没多想什么,就抱着铁刀走到外面;沙安阳端着一盆水,对着阿飞被砍的肩膀浇了下去;水将血液冲掉的时候,沙安阳便仔细的看了看阿飞的伤口,只见到他肩膀上有一道看上去很浅的伤口。

沙安阳心中生疑:这么浅的伤口,怎么会留这么多的血?难不成是土匪的血?

沙安阳这边疑惑着,安琳儿手拿着药物出来,准备帮阿飞处理伤口;但是她看见阿飞肩膀的时候,直接惊呼出声;沙安阳听见安琳儿的惊呼,顺着安琳儿的目光看去,也愣住了:阿飞的肩膀上,没有伤口!

安琳儿惊讶的捂住了嘴巴,看向沙安阳:“怎么没有伤口?”

沙安阳摇头,别说安琳儿惊讶,就是自己和阿飞相处了这么久,也都惊讶得不行;虽然之前也见到了阿飞的不同寻常,但是都没这一次来的直观和不可思议。

阿飞抱着刀站了许久,迟迟没有等到沙安阳接下来的动作,就问道:“好了没有?你再弄些水来,我把这些刀洗洗干净。”

安琳儿连忙接过水盆去取水,沙安阳站在原地,舔了舔嘴唇,试探性地问:“飞哥,你这个肩膀……”

阿飞疑惑地看了沙安阳一眼,又往自己的肩膀看去,就明白了沙安阳想问什么:“你飞爷身体好,这种小伤随随便便就愈合了。”

沙安阳听到阿飞这样的回答,又问:“飞哥,你有没有想过,你……不是人?”

阿飞以为沙安阳骂他,回头瞪了他一眼,抬脚在沙安阳屁股沟上踢了一脚;沙安阳只感觉肛门不自觉收紧了,难受至极。

“你小子才不是人,还想着给你一把铁刀,不给了!”阿飞骂道。

沙安阳手捂着屁股不停跳脚,疼得额头都渗出了细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