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千墨
第十三章 东行
作者:鱼蛮子  |  字数:3131  |  更新时间:2020-07-03 13:33:49 全文阅读

两人这边说着话,青墨的吼声再次传来:“暴毙了吗?还在那站着!”

阿飞被吓得一激灵,连忙快跑着来到青墨家。

一进入屋中,青墨那凌厉的目光就落在了阿飞身上;阿飞别过头去,不与他对视:“族长,你又找我什么事情?”

青墨盯着阿飞看了很久,又把目光转向跟着一起进来的沙安阳身上;把沙安阳看得直发怵,心中暗想:这青族的族长怎么比老头子还恐怖!

片刻,青墨又把目光转回阿飞身上,骂道:“小兔崽子!一眼没看着你就到此乱跑,连个招呼也不打,你是皮痒了!”

阿飞转过头,和青墨对视了一下;也就是一瞬间,阿飞又不自觉把目光躲闪开来了,但是嘴里却理直气壮道:“族长你这不能怪我,我出去是办正事的。”

青墨冷哼一声,狠狠瞪了他一眼,语气也放平缓了些:“回来了就好,这段时间先待着,把伤养好了再继续巡逻。”

“那不成啊!”阿飞连忙道,同时眼睛就盯着青墨的目光道:“我回来就是问问,千墨山在哪,我还得走呢!”

青墨一听阿飞还要走,火气立马又上来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把茶杯都给震翻了一个面;一旁杵着的沙安阳也被吓得原地蹦了一下。

“蹬鼻子上脸!成天到处乱跑!”

阿飞气势也不输,扯着嗓子说:“我几时到处乱跑了?我这次是必须要去千墨山!”

接着,又把自己去荒月城遇到红绥的经过给青墨讲了一遍。

青墨脸都黑了;这明显就是激他,这个笨蛋还乐此不疲地上人家的套。

青墨沉默一会,还是同意了阿飞前去千墨山;他的考虑是,现在的红绥神秘莫测,那个叫龙心珠的东西,不能留在红绥手上。

阿飞欣喜不已,他原以为要和青墨费些口舌,谁知道青墨居然这么爽快。

青墨又咳嗽两声,吸引来阿飞的注意力,道:“先不要高兴的太早,千墨山在哪,我也只知道个大概。”说着转身在一旁架子上,翻找起来;不一会找出一本纸质书,书页发黄,上面有些字也模糊的看不清了。

青墨小心翼翼翻开书,纸张老化得都往下掉落着粉末;翻找了一会,指着某一页道:“千墨山位于阴阳交界之处,于子时三刻现,至丑时三刻隐;具体位置……具体……”接下来的字便糊了,从里面依稀能看出来一个什么“意”字。

青墨叹了口气,合上书:“没辙了,我也就知道这么多。”

阿飞和沙安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这所指什么地方,又把头转向青墨;青墨坐下,喝了口茶缓缓道:“虽然信息不全,但是阴阳交界处,所指也就是正东或者正西;千墨山在子丑之间出现,我猜测,应该是日月初起的东方。”

沙安阳听完,也是仔细思考起来;阿飞根本就没有听懂,但是青墨说了这么长的话,他就觉得很有道理,当即就说:“那就往正东走!”

说着,迈腿就往外走;青墨忙叫住他:“你知道日月初升的地方有多远?就准备这么轻装而去?”

阿飞往自己身上看了看;大石板在背上,也没觉得少了什么,便说:“对啊!那不然呢?”

沙安阳一阵无语,心想:这个蛮子一定没有出过远门!

“飞哥,我们这一去不知道要多久,如果没有水和食物,咱们很有可能就要撒手去找阎王他老人家了。”

阿飞一听,这才反应:原来族长说的是要带吃的喝的。

部落里听说阿飞出远门需要准备食物和水,纷纷跑过来帮忙;在一帮人的帮助下,一堆食物一堆水,被装在了一个木板车上;沙安阳倒是惊讶了,没想到蛮不讲理的阿飞,在部落里的人缘这么好。

准备东西的时候,阿飞独自跑到牲口栏中,找到其中最强壮的一头狗头黑熊。

狗头黑熊,正如其名;四肢着地将近一人高的黑熊,但是长老一个狗头,体型极其壮硕,一身熊毛又黑又长,在大荒中能抵御很多危险;其习性同狗一般,所以青族专门驯服养殖了这种荒兽,用作增加劳动力。

“来,二飞!出来!”阿飞对着那头最为壮硕的狗头黑熊拍手喊道。

这头狗头黑熊从小由阿飞养大,取名叫二飞;可以说有什么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熊,二飞从小就比同龄的熊要壮硕一圈。

二飞听阿飞喊他,兴奋地从里面跳了出来,扑到阿飞身上撒欢;阿飞早就料到二飞的举动,把重心压低,可依然扛不住那壮硕身躯的一撞,摔到在地。

阿飞从地上爬起来,对着二飞腰上就是一巴掌,嘴里亲昵地骂了两句,将它领到木板车前。

找来几根粗麻绳,套在二飞身上,另一端绑在板车上:“二飞,接下来要辛苦你陪我走一趟远路了,你愿意不愿意!”

二飞像是听懂了,扭头对阿飞“嗷”了两声,甩了甩它那颗狗头,爪子在地上划了两下,表示随时准备走。

沙安阳走到车上,阿飞对族长青墨道:“那我们走了。”说完,手抓住一把熊毛,身子一窜,坐在了熊背上。

青墨在下面对阿飞道:“本来我应该跟你一同去,但是部落也不能一日为族长,所以你自己小心些,遇到不可控的危险就赶紧跑。”

阿飞嫌青墨有些唠叨,摆了摆手道:“哎行了行了,就一个老泼皮,我自己就能料理了;”说完,又对其他人挥了挥手:“行了大家别送了啊!走了走了!”

说完,大手在二飞腰上一拍,板车被拉着缓缓行动起来;出了大门,二飞扬起它的狗头,叫唤了两声,突然加速跑了起来。

这冷不丁的加速,差点把坐在板车上的沙安阳给甩下车去,连忙抱住了身边的一个大水袋子,嘴里也骂骂咧咧起来。

二飞的速度奇快无比,沙安阳只感觉耳边风声不止,身边的景象飞速地往后退,不过多时,回头就看不见青族部落了。

沙安阳不禁挑起了大拇哥,连声夸赞二飞不受体型的限制,果真是条好狗;二飞却对沙安阳称呼它“好狗”不乐意了,身子骤然停下,连同后面的板车一起来了个急刹车。

这次连阿飞都没有防备,直接被惯性带着飞了去,摔在了沙土地上;沙安阳脸朝地摔下去,鼻子都摔出两行鼻血来了,疼得他龇牙咧嘴;阿飞皮糙肉厚,身上没受到什么伤,但身上也疼的不行,起身对着二飞的屁股上狠狠一脚,骂道:“你个狗日的熊!你想摔死我吗!”

二飞低下头,嘴里呜咽起来,好像很委屈一样;阿飞上熊,沙安阳上车再次坐好,这次沙安阳有了上次教训,一上车就紧紧抱住了身边的大水袋子;阿飞呼喝了一声,熊拉车又继续高速行驶起来。

晚上;阿飞看天色也黑得看不见了,叫着二飞停下,准备就在这休息一晚上,明天再继续赶路。

沙安阳从板车上抱下水和食物来;阿飞从里面拿出一大块生肉,丢给了二飞享用;沙安阳看着,心里十分不舍得。

沙安阳又从车上抱下来一堆柴火来,阿飞看到以为是什么吃的,伸手捏起一根塞嘴里嚼了起来;嚼了几下,感觉这东西又硬又苦,干不拉几嚼着嘴里很不舒服,就吐了出来:“这是什么东西?”

沙安阳都无语了,不知道阿飞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取乐;但是看他脸色的表情又不像在说笑,疑惑道:“这是柴火,你不知道?”

听到沙安阳说这是柴火,阿飞连忙又吐了两口,把嘴里的木屑残渣吐干净,爆了两句粗口道:“你带这些玩意干嘛,我还以为是什么吃的呢;大荒野地的,这东西也着不了火。”

沙安阳把柴火在地上架好,随手在车上的柴火堆里面找出两块黑乎乎的石头,展示在阿飞面前:“用这个,用这个你懂?”

阿飞看了两眼石头,也不说话,用手对着柴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沙安阳蹲下身,将两块石头互相撞击摩擦了几下,几颗火星子就落在了柴火中的一团干草上,冒起浓郁的白烟,沙安阳连忙吹了几下,火缓缓燃起来了。

阿飞看着这一幕,像是看见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嘴都张开了,指着沙安阳手上的黑色石头:“你是木族的人?你会魔法?”

沙安阳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阿飞是一点野地生存常识都不知道,甚至可以说,是连基本的生活常识都不知道。

沙安阳也不想给阿飞解释了,因为这一解释,肯定又能勾起更多的问题来,就点头道:“没错,我和木族的人偷偷学习了点生火的魔法。”说完也不再搭理阿飞,自顾自把肉串起来,放在火上烤;没多久,肉香就飘了过来,激起阿飞一阵口水。

填饱了肚子,沙安阳取过一根柴火棍捅了捅篝火,将火势压低一些,这样可以烧得时间更长;阿飞将自己背上的大石板拿下来,垫在地上让沙安阳躺上面休息,自己准备守夜;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荒野地里,很容易受到荒兽的袭击。

沙安阳也没有矫情,说着让阿飞到后半夜的时候叫醒他,两人好倒班休息,自己就躺下睡觉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