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荒月
第十章 还水
作者:鱼蛮子  |  字数:3304  |  更新时间:2020-07-08 21:27:09 全文阅读

木瑶嘴张了张,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又看了两眼阿飞,起身往外走;走到门口,与前来看望阿飞的大长老打了个照面。

木瑶刚想叫大长老,被大长老的噤声手势阻止了:大长老见阿飞躺在床上,以为他还没醒,向然他多睡会。

木瑶没有开口,静静施了一礼,便离开了。

躺在床上的阿飞听到身后有动静,明显不是阿瑶那种较小体格发出来的,转过身子望去,只见到大长老手中捏着一个手把壶,脚步轻轻地靠近。

大长老见阿飞转过身,便也不再轻悄脚步,快步再到跟前,笑眯眯询问阿飞的感觉。

青飞见到大长老,马上诉苦起来:把自己背上长了鳞片的事情,细细给他讲了一遍,想着大长老见多识广,应该有办法解决这个。

但大长老只是微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大长老不回答,阿飞索性一赌气,又躺下了。

“阿飞,你知不知道当初青墨把你捡回来的时候,有一个目的?”大长老突然幽幽道。

阿飞转过身,看了一眼大长老,随即又躺了回去:“不知道。”

大长老又道:“不知道;不知道也无妨,迟早会知道的;你以后磨难不会少;唉——”说完大长老便转身离开了;空空的房间中,只剩下阿飞一人。

在床上又眯了一会,阿飞只觉得身子躺久了,有些疲累,便起身活动活动身子;忽听到外面嘈杂声起,心下有些疑惑;走出屋子,往嘈杂方向走,迎面跑来一人,此人是阿飞巡逻队中的一名成员。

此时他身上已被鲜红染了大片,额头上也像是被钝器打出了一个洞,汩汩往外流淌着血液;一条血糊糊的胳膊垂着,随着他的跑动左右摇摆。

见到阿飞,那人仿佛是看见救星了一般,脸上紧张神采缓和了不少:“阿飞,快……快去门墙,荒兽袭……”

连话都没说完,那人就直直倒下了;阿飞连忙赶过去扶起他;手碰触他的后背时,竟没感觉到跑过步后剧烈的心跳;忙手探了探他的心跳,顿时心下一惊:心跳没了。

一股无名之火涌上心头,双目里也充了血丝;将那人轻轻放到地上,起身箭步走向门墙。

门墙上,青墨阴沉着脸,凝望着下面的荒兽群,一边指示着门墙上弓箭手和掷矛者,向荒兽发起攻击、骚扰。

门墙下,十余头荒兽之中,混迹着二十多名青族御敌勇士;手持长矛或大棒,一边躲闪着疯狂的荒兽,一边对着荒兽的头颅,眼睛、腹部等要害位置攻击。

在凶恶无比,如同小山丘一样的荒兽面前,渺小的人类岂能抗衡?还没多久,就有三名勇士惨死于荒兽脚下;荒兽却只有一头腹部受伤较为严重,行动迟缓。

阿飞在这时赶到紧闭的大门前;为了防止荒兽冲进部落中,伤到部落居民,所以大门此时紧闭着;现在去开启大门需要一段时间,并且有可能会让荒兽钻了空子冲进来,阿飞便果断放弃走大门;转身三步两步上了门墙之上,没有与任何人搭话,直接手按墙头翻身越下。

青墨都不及反应,阿飞便已经身在门墙之外了。

门墙高约四丈,多精壮的人也不可能从这种高度跳下而安然无恙;阿飞也气红了眼,没想那么多,直接翻身下去了;但阿飞落地,却是没有任何受伤;没有片刻迟疑,抬腿冲进荒兽群中,抄起地上一根大棒,重重抡在身边一头斑虎双目之间。

斑虎是一种肉食性的凶猛荒兽;其形似虎,但长着象足,一身红黄交织的斑斓毛色,防御能力极其强悍;四肢伏地,也至少有两米多高。

大棒打在斑虎面门,“咔嚓”一声断裂成两截;斑虎也一声惨叫,侧倒下去,庞大身躯竟然抽搐了几下,就断了气息。

阿飞都愣住:自己能一棒打死斑虎了?这是从来没有做到过的。

战场之上,容不得半点迟疑;在阿飞愣神的时刻,身边另外一头斑虎,历吼着向阿飞飞扑而来,利爪弹出锋芒毕露。

这头斑虎比先前那头略小一圈,凶恶的眼神中透着一股柔气;想来是那头斑虎的配偶。

阿飞回过神时,利爪已临近面前;阿飞忙向后退开,但是也为时已晚,眼看着利爪就要抓在阿飞面门之时,只听“嗖”的一声,一只快箭射中了斑虎眼睛。

斑虎吃痛,嘶吼起来,攻势也戛然停止,身躯随着箭势歪倒向一边。

“阿飞!不要发愣!”

青墨的声音骤然响起,阿飞转头,看见高墙之上,族长青墨一脚踩着墙头,左手持弓,右手还保持着张弓姿势;想必刚才一箭必是青墨所放。

没有言语,扭头就拔出斑虎眼中箭矢,狠狠捅进斑虎的喉咙;斑虎的痛吼,被生生遏止住了;挣扎了几下,圆目睁着,痛苦地断了气。

其他荒兽闻见浓郁血腥,纷纷看向阿飞身遭,只见得两具斑虎尸体,不由得心生退意;勇士们感受到了荒兽的情绪波动,纷纷信心大增,不约而同大喊起来,手上兵器高举,攻向荒兽。

没了战意的荒兽们,自然不会是敌手;没有斗上几个来回,接连着退走了;其中一头荒兽逃离慢了,被蜂拥而上的勇士们乱棍打得七窍流血死去。

最后门墙前,站着十几个受了不同程度伤的勇士;他们高举武器欢呼胜利;可是看见地上之时,欢愉的情绪渐渐转变成了哀伤:地上三头荒兽尸躯中,躺着他们好几名同伴;更有的连全尸都没有了。

阿飞背着身子,不去看地上,他不能接受同伴的死去。

大门缓缓打开,阿飞没有与任何人说话,只是缓步走进了部落;部落中的居民都知晓了荒兽袭击,取得了胜利,纷纷出来祝福、感谢抗击荒兽的勇士们。

人群挤到阿飞面前,表示祝贺,感谢;但是阿飞对此却无动于衷。

挤过人群,独自走回了之前躺着的屋中,将门紧紧关闭;人群中的木瑶想叫住阿飞,手举起来半天,终究还放下了;缓步到阿飞的门前,也没有叫门拍喊,只是静静地双手环腿,坐在门口。

里面,隐隐传出阿飞悲伤的哭声,雨丝也渐渐变粗,淅淅沥沥落下,将阿飞的哭声掩盖下去。

木瑶靠在门上,无聊地看着落下来的雨滴,逐渐困意涌上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身后屋门突然打开,木瑶直直倒了下去,脑袋在地上磕了一声闷响。

“哎哟!”木瑶吃痛地叫了一声,眼睛睁开,便对上了阿飞的眼睛。

阿飞蹲下身,将她扶起,帮她揉了揉摔痛的脑袋,又伸手替她掸了掸身上灰尘:“怎么在这里睡觉?小心生病了。”

木瑶看着阿飞的眼睛,没有红肿和残留眼泪,仿佛没有哭过一样。

木瑶没有说话,只是笑嘻嘻看着阿飞,伸手搂住了阿飞的脖子,抱了他一下,便径直跑开。

阿飞被木瑶这没头没尾的举动弄的疑惑不已,也没多去思索,径直往部落水库去,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给沙安阳还水,最主要得再去一趟荒月城,把自己的大石板找回来。

用大号水袋装了满满一袋子水,扛着就出了部落。

一路快走,夜色降临十分,阿飞才远远看见石头高墙的沙族部落。

来至大门前,用力敲打了几下大门;门内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问道:“什么人?”

这是沙安阳的声音;今天正巧轮到了沙安阳夜守大门。

阿飞压低了些声音道:“沙安阳,我是阿飞;你扔条兽筋下来。”

沙安阳听到阿飞的声音,也是有些惊喜;听见阿飞的话,一边费力地开启着大门,一边打趣道:“兽筋?你那几百来斤的身体,还不把兽筋都要拉成瘦精喽!”

阿飞刚想解释,却看见大门传来“吱呀呀”的声音,缓缓打开了一些,便在外面帮着往里面推着。

很快,大门开了一条足够阿飞进出的缝;阿飞将水袋塞了进去,对里面是的沙安阳一笑道:“我没啥事,就不进去了;这是还给你的水;现在我还要去荒月城,就不在你这叨扰了。”

说完,也不管沙安阳的挽留,头也不回地径直往荒月城方向去。

来到荒月城边时,时间也差不几到三更天了,伸手摸向腰间,却没摸到那把铁刀,恐怕是在哪丢了,心中不免有些惋惜。

张嘴咬破了大拇指,挤出一些血滴在地上;银辉闪过,阿飞迈腿便进入了荒月城。

左兜右转,找至之前的地方,见满地的狼藉,百足龙残节断腿到处都是,不由地愣在了原地:这是谁干的?

阿飞对于吃下肉以后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所以还不知道百足龙就是被他杀死的;只当是自己昏迷了,沙安阳和木瑶想了办法把自己也给救出去了。

找到自己的大石板,上面沾了不少绿色粘液,恶臭无比;阿飞忍不住干呕了几下。

阿飞满脸嫌弃地抓起大石板,甩了甩,把上面的粘液甩掉不少,又在抓起一边的土沙,将上面最后那点绿色液体擦掉,才背回到背上。

刚欲离开,突然想到之前沙安阳说,这百足龙守护着的那件宝贝,可以解决沙族缺水问题,便转身又往里面走去。

翻过破房烂墙,进到之前百足龙藏身的破房之中;四下找寻起来,除了碎石断墙,什么都没有看到。

心想可能这就只是一个传说,便准备翻墙离开。

手刚搭在破墙上时,身后传来一个嘶哑的男人声音:“你在是在找这个吗?”

阿飞听着声音耳熟,好像是红族老泼皮的声音。

回过身看去,果然见到被黑色斗篷遮住的红绥,手上捏着一颗莹绿色的圆形珠子,对他阴恻恻笑着;黑暗中,红绥的眼睛中闪烁着血红的光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