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荒月
第六章 沙族部落
作者:鱼蛮子  |  字数:3416  |  更新时间:2020-06-30 10:37:45 全文阅读

阿飞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手,看了一眼不敢上前来的几人和神经兮兮的老头子,对着地上啐了一口痰:“脓货!”

低头时,瞥见年轻人腰间别着的水囊了,顿觉口干;伸手就粗暴的拽了下来,拧开盖子仰头痛饮。

经历了一场要命的风暴,身体里的水分在就被干燥的狂风沙土带走了;又加上刚刚剧烈运动了一下,已经口干舌燥了。

喝饱了,水囊里还有不少水,有瞥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年轻人,抓着水囊底,把水全部浇在了他的脸上,想把他浇醒;一旁的几个年轻人刚要阻止,但是已经晚了。

年轻人被浇了一脸的水,醒转过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有瞥见了阿飞手上的那只水囊,连忙往自己的腰间摸去。

没有摸到水囊,年轻人急得都要哭了,跳起来从阿飞手上抢过水囊,顺势又把他推在一边,自顾自倒着水囊。

水囊里滴滴答答流出几滴水,年轻人眼圈一下子就红了,把水囊狠狠砸在了阿飞脸上,跟着起脚飞踢在阿飞的面门,将他踢躺在地上,整个人骑在他身上,两个拳头如同暴雨一般捶打着阿飞的头。

阿飞躺在地上,用两个胳膊招架着年轻人的拳头;其他几人也趁这个时候扑了上来,七手八脚把阿飞翻了个面按在地上,用一根大棒竖在两手之间,用兽筋反绑。

阿飞被几人押着,朝着不知道什么方向而去:在风暴中,阿飞彻底失去了方向。

“不就是一袋子水,至于哭吗?和个娘们样的。”一路上,那个长相秀气的年轻人都在抽噎,阿飞实在看不下去了,一个男人,怎么还能哭呢?

秀气年轻人反手抽了阿飞一巴掌,怒道:“不就是一袋水!说的轻巧,我们沙族不比你们青族,我们的每一滴水都弥足珍贵,就那一袋水,在你看来只是一次饮用一次浪费的量,但是那就是我三天的水!”

沙族是东大荒上的一个比较大型的部落,地处青族的西北方,处在一片荒漠之中,是出了名的荒漠部落,水在这里是极其稀缺的资源。

沙、青两个部落距离很远,两个部落也很少有来往,所以阿飞一开始没认出这几个年轻人是沙族部落的。

听了年轻人的话,阿飞有些不好意思了,想抬手挠挠头,但是手背反绑在身后的大棒上,只好尴尬笑了笑:“那对不住了,我要知道你是沙族,我就不喝你的水了。”

年轻人哼了一声,不再理会阿飞,他心里对阿飞的看法已经糟糕透了:有爱欺凌弱小,又不讲道理,还随便乱动别人的东西。

见年轻人不理会自己了,阿飞舔了舔嘴唇,搭话道:“那什么,小兄弟,你看能不能先放了我,我着急去救我一个朋友,等我救她回来,全凭你处置了;啊还有水,我赔给你,五倍,啊不,十倍!”

阿飞不停与年轻人搭话请求,但是年轻人是充耳不闻,旁边压着阿飞的一名沙族人被阿飞的絮叨烦的有些不悦了,开口道:“你就别想了,我们要把你带回沙族,交给族长处置你,至于你那些瞎话,就跟我们族长说吧。”

阿飞心里着急,自己晚一分去,木瑶就多一分的危险;嘴里好说歹说,可是人家就是不理会自己;手上使劲用力,想挣断兽筋,但是这些人显然是知道他力气大,所以就多为他绑了两条兽筋,根本挣不断。

沙族。

沙族的部落很大,比青族大了一半还有余;高墙都是石头垒砌起来的,看着十分坚固牢靠;部落内,所有的房子也都是用石头盖的,分布也是十分规整,一行又一行的房子,之间留着一条石头铺的路;在部落的最中间,有一口不大的水井,那是部落中唯一的水源。

部落中的人,听说阿飞被抓了回来,不管是守卫还是勇士,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放下了手上的活计,围在审问室的外边,都想一睹这威名赫赫的阿飞,到底是长什么样子。

阿飞被双手反绑,腰杆笔直地站立在沙族族长的面前;正常来说,被抓来的犯人都是要跪着的,奈何阿飞一身的蛮力气,怎么也没法强迫他跪下。

沙族族长是一个中年男人,他和其他的沙族人不一样,他是一头黑色的头发,但也不是完全的黑色,隐隐约约还是会泛出一些红色来;没有眉毛,有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看着像是眼睛把眉毛挤掉了;笔挺的鼻子,厚实的嘴唇;上身也和其他人一样赤裸着,肌肉没有阿飞那么夸张的雄伟,但是轮廓线条很明显,看上去也很完美。

“你,怎么不跪下?你现在可是犯人,理应要跪下,相信在你们青族也是这样吧。”

沙族族长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不知道是他本来就是笑脸,还是对阿飞没有恶感。

阿飞脑袋一扬,语气强横:“跪?你们可以把我的腿打断,看看我跪不跪!”

审问室外面的围观群众都开始了议论纷纷,阿飞突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是自己的身份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从审问犯人变成了犯人;真是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

“给他松绑。”沙族族长淡淡的对围在阿飞身边的守卫道。

哈?

守卫们惊讶了,跟着一起前来的秀气年轻人惊讶了,连阿飞自己都惊讶了:没听错吧,松绑?

“族长,青飞这人是个蛮子,松绑了恐怕……”其中一位守卫有些为难的道。

沙族族长盯着阿飞的眼睛看了半天,对那名说话的守卫道:“我相信他不会,松绑吧。”

几名守卫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这是族长的意思,也只能照办。

没有了兽筋的束缚,阿飞舒服地活动了一下手腕肩颈;一直被绑着,身上难受死了,原来犯人们每次都会这么难受。

活动了两下,阿飞径直走到了沙族族长身边,几名守卫连忙就要做出镇压的动作,被沙族族长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阿飞在沙族族长身边坐下,抓过一个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要喝,转而又想到了秀气年轻人的话,就又放下了:“诶!我就喜欢和你这种人打交道,讲道理,不会一上来就动粗。”

说出这话的时候,阿飞全然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对待犯人的。

沙族族长依然保持着淡淡的微笑,不疾不徐地道:“听说你干了两件不合身份的事情;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浪费沙安阳的水。”

阿飞立即否认道:“诶~浪费了那小子的水,我承认了,那是我干的;但是欺负老人这种鸟事情,我是不可能干的,你想想,换你你干吗?”

沙安阳对阿飞怨气极重,他本来就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在他眼里,欺凌弱小是不齿的行为,再加上阿飞浪费了他最为珍贵的水,此时阿飞的辩解,听在他的耳中就是放屁:“你还要个脸吗!我们都看着清清楚楚,你抓住沙满爷爷的手,狠狠将他摔在地上!”

沙族族长瞪了沙安阳一眼,示意他闭嘴;随后又把头转向阿飞,脸上表情透露着询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听闻沙安阳这么片面的诋毁自己,阿飞的暴脾气一下子又蹿了上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转而想到自己有过错,便又把火气压了下去:“你这么片面的说话,心不难受吗?沙族长,我在荒漠中遭遇了沙暴,差点折在里面,费劲了气力才逃过这一劫;我躺地上休息会,你们的这个沙什么爷爷就拿着大棒砸我的头,让我躲开了;然后拿大棒继续砸我推我,我烦了,就把他推倒了;事就是这么个事,信不信由你们,我青飞顶天立地的汉子,断然不可能欺负比我弱小的!”

横眉立目地讲述完自己的遭遇,阿飞圆睁着的虎目,盯着沙族族长的眼睛;阿飞认为,心不虚,就不怕被注视眼睛。

沙族族长也是注视着阿飞的眼睛片刻,见他似乎不是编瞎话,转而对身边的一名守卫低声吩咐了什么。

守卫出去,过不多时,搀扶着颤颤巍巍的沙满老人进来。

沙满一进来,没有跪拜族长,而是从一名守卫手上抢长矛。

沙满已经十分年迈了,守卫也不敢和他抢夺,生怕伤了他,便将长矛交给了沙满老人。

沙满老人拿到长矛,对着阿飞就刺过去;老人毕竟是老人,刺过去的长矛不是很快,阿飞轻而易举就抓住了长矛。

阿飞另外一只手对着老人一摊,向族长表示:呐,是不是!

沙族族长感觉有些匪夷所思,走到沙满老人身边,压下他手的长矛,凑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龙……龙……”沙满的声音感觉是很费力的憋出来的,又轻又沙,要是不仔细听,都听不清楚。

“什么龙?这老汉说啥呢?”阿飞不理解其中的意思,询问道。

沙族族长摇头;别说阿飞不理解了,连他都不理解;沙满老人如今已经百岁高龄了,可能有些老糊涂,说话也说不太清楚。

阿飞没有得到答复,也不追问,起身拍了拍屁股,对沙族族长道:“沙族长,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得先走;不过你放心,我浪费了那小子的水,我不会赖账,等我办完事情,一定赔还!”

说完阿飞就往外走,沙族族长又把他叫住了:“等等,你跑到我们这鸟不生蛋的荒漠,要办什么事情?”

阿飞手象征性的指着一个方向:“救人,我的一个朋友叫红族的一个老泼皮掳了去荒月城,我得去赶紧救她!”

听到荒月城,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神情一怔,沙满老人更是想发了疯一样,扑到阿飞身前捶打他。

阿飞不知道荒月城,但是沙族的人都知道。

荒月城在沙族部落的南边,离着沙族的部落不远,但是没人敢去那个地方:那是个不祥的地方,曾经也有人踏足那个地方,寻找某件宝贝,但是从此就再无音讯了;没人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只敢远远观瞧;不过有一个传说,东大荒变成无边大荒之前,荒月城是上天的至高权利执法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