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荒月
第五章 荒漠沙暴
作者:鱼蛮子  |  字数:3000  |  更新时间:2020-06-30 10:36:42 全文阅读

背起大石板,脚刚要迈出大门,身后又传来族长青墨的声音:“阿飞,等一下。”

阿飞以为青墨又要出尔反尔,不高兴了,皱着眉倒嘶着气转头看向青墨:“你这老头好烦人,又想唬我?要不你直接把我驱逐算逑,别来管我的事了!”

青墨瞪了他一眼,手托着一个布包裹着的东西,递到阿飞面前:“说什么混账话,这个拿上,遇到危险就用它。”

阿飞拿过布包,将信将疑的眼神在青墨和布包间来回切换。

隔着布,能感受到里面的都是软乎乎的,还有一股若有若无地飘出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这是啥?”阿飞掂量了两下布包里的东西,问道。

“别管是什么,走吧走吧。”青墨摆了摆手。

阿飞又看了看青墨,抬脚向外走,眼角余光注意着身后,就怕着老不羞背后偷袭。

“阿飞!布包里的东西只能在危及生命的时候用,没事千万不要动用!”青墨再次冲着阿飞,郑重地叮嘱道。

阿飞冲身后扬了扬手,不再犹豫,向着红绥离开的方向迈腿奔去。

“走了?”大长老这个时候也来到了大门前,小眼睛盯着阿飞离开的方向。

“走了。”青墨回答道,语气中是一丝无奈与忧愁。

大长老又哼哼笑了起来,片刻收住了笑,又问:“你告诉他荒月城在哪了?”

这一问,青墨像触电一般身子抖了一下,眼睛瞪得老大:“坏了!”

说着就要追去,可是,远处哪还有阿飞的身影,只剩下风卷起的沙尘,夹带着一两个风滚草而过。

“一切,听天由命喽!”大长老用一种奇怪的强调,说出这句话,转身慢慢悠悠回部落中去,独留青墨一人在那干瞪眼。

阿飞撒开腿,不知跑了多久,反正回头已是看不见部落的影子了,渐觉有些许劳累,便放慢了速度,恢复恢复体力。

大荒茫茫,入目所及皆是荒沙野地,哪是东哪是西无法分别,找路只能靠直觉;阿飞认得自己出来的方向是西南方,便只朝着这一个反向往前。

突然间,有一些细小的沙子飘到了阿飞眼中,把他眼睛迷住了;好不容易把沙子揉干净了,感觉腿上风吹过的力道加重了,并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脚下的沙土也不安分的跑动起来。

阿飞心道坏了!这是沙暴要来的预示!

东大荒上,最危险就是荒兽,在大荒中行走的人也最害怕遇见荒兽,因为荒兽几乎没有脑子,也不知道什么叫害怕,遇上了基本是难逃一死。

但是比荒兽更加危险的,便是这大荒的沙暴;遇上沙暴,九死一生;不是给大风卷走了,就是被沙土掩埋了,总之遇上了,就很难有好结果。

阿飞心道不好的同时,也做出了动作:他将背上的大石板扎进了沙土中,随后自己也紧紧抱着大石板,用背迎着风口,闭上眼睛等待沙暴来袭。

这是他跟着以前巡逻的老人学习的,遇到沙暴这种天灾,身边有什么就抱什么,有树就抱树,有巨石就抱巨石,反正是死死抱住个重实的东西,别让自己被刮走了,这你算是捡回了半条命。

第二就是一定背对风刮过来的方向,不然就算你闭着眼睛鼻子嘴,耳朵总闭不上吧,大风暴能把你耳朵刮聋喽;然后是要用身体感受,沙土如果高了,人就得往上动动了,不然等沙土埋了头,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半条命,又要给阎王他老人家送过去了。

狂风忽然大作,卷起飞沙走石,让人猝不及防;昏暗的天地之间,风沙如同提着镰刀的鬼魅一般,啸叫着,割划着阿飞裸露在外的每一寸皮肤。

感觉到沙土淹没到了膝盖,阿飞浑身使劲,小心翼翼地将腿给提了出来。

感觉大石板矮了些,便也把它往上拔了一些;这不拔还好,一拔就出了事了。

这些被风暴带来的沙土,十分松散,根本起不到固定的作用;阿飞把大石板拔出来了一些,正好就处在这些松散的沙土之中,巨大的风力下,石板根本没法给阿飞支撑,反而巨大的重量还把阿飞带着摔了下去。

阿飞被吹翻在地,无数沙土趁这时迅速掩埋上来;阿飞心里也慌了,连忙手脚并用站起来,但是还没站稳,大风再一次把他吹倒在地。

好在风沙没持续太久,阿飞连着摔了几次,吃了一嘴的沙子,好险才度过了这次危险。

风沙过去,太阳露头。

阿飞躺在沙土中,急促地喘息着,感觉心脏都要跳出了喉咙。

闭着眼睛休息,庆幸着自己命大;还没多久,突然就感觉着有阴影遮住了眼前的阳光。

睁开眼睛,便看见一个皱巴巴的脸正由上而下地看着自己。

这是一个老人的脸;脸上脸上的皱纹比青族的族长青墨还有厚实,层层叠叠下来,连眼睛都给遮住了,光光的脑袋上,长着两块巴掌大的老年斑;围了一身又脏又破的麻布。

阿飞没想到这里除了自己,居然还有别人,令他更加震惊的是,这个人居然还是个老人。

阿飞刚要开口打声招呼,只看见老人双手颤巍巍举起了一根稍微小一些的大棒,对着自己的面门直捣下来。

阿飞下意识连忙往旁边一滚,骂道:“诶!你个老泼皮怎么要杀人啊!”

老人不言语,佝偻着腰,颤巍巍地高举大棒,步履蹒跚地跑向阿飞,用大棒砸他。

阿飞这次连躲都不躲,就站着让老人打:就老人这个样子,就是挨着了,也不能伤到他。

老人的大棒打在了阿飞身上,确实不痛不痒;但是老人却没有停手,颤巍巍又举起大棒,砸下;举起,砸下……

阿飞被弄得烦了,伸手夺过老人的大棒,甩手仍得远远的;他虽然不是好脾气的主,但是也不会和一个年迈的老人计较太多。

转身将手插在沙土中,摸索着在沙暴中丢失的大石板;老人又扑上来了,奋力地去推阿飞,但阿飞多么健壮,哪是老人可以推倒的?

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多次;阿飞这下彻底恼了:你年纪大我不与你计较,那你也不能倚老卖老吧!

伸手抓住老人的胳膊,手上用力,把老人摔到了一边。

就在这时,远处滚起一阵烟尘,远远地跑过来几个人,为首的人大喊:“干嘛呢干嘛呢!欺负老人?你还要不要个脸了!”

阿飞打眼观瞧,几名都是年轻人,红头发蓝眼睛,统一的都是赤裸着上身,下身围着厚厚的麻布。

待到几人来到跟前,为首的站定在阿飞面前,与他怒目而视。

这名年轻人是几人中,看上去最年轻的;身高与阿飞相仿,不过没有他那一身腱子肉;皮肤十分白皙,长得很是秀气。

其他人也在这时把老人扶起来,仔仔细细检查着他有没有受伤。

“谁欺负老人?”阿飞盯着年轻人问道。

秀气年轻人没有搭理他,转身去扶住老人,一手帮老人顺气,低声和老人交流着。

交流完毕,秀气年轻人转身又看了看阿飞,冷冷道:“我知道你是谁,青飞,我原以为你是一个好汉,没想到也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色。”

阿飞最听不得别人说自己不是好汉,是欺软怕硬的货色;登时就不乐意了,眼睛一瞪:“你说啥呢!我怎是欺软怕硬!”

秀气年轻人哼哼冷笑,摇了摇头,不搭理他,转身扶着老人慢慢悠悠往回走。

“你站到!不许走,我怎是欺软怕硬?”阿飞见人要走,立马就拦在了他们面前:走?那可不行,打他骂他干啥都行,但就是不能坏他名声!

秀气年轻人被阿飞拦住了去路,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你让开!”

阿飞黑着脸,眼睛瞪得跟铜铃一般:“我不让!你今天必须给你飞爷说清楚了!”

说着阿飞就动手了,大手抓住了秀气年轻人的肩膀,把他往地上拉;秀气年轻人向后一侧,甩脱了阿飞的手,同时抡起拳头,重重砸在他的眼睛上。

阿飞也是自信过头了,根本不会想到这个像瘦鸡一样的人,还能挣脱自己的手;手从他的肩膀上滑脱,下一刻左眼就是一个金星闪过,眼球像是要爆炸一般的酸胀。

这下阿飞的火气上来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打得眼睛要要爆炸,抬起腿踹在年轻人肚子上,紧跟着又抡起大拳头迎了上去。

两人谁也不服谁,扭打在一块,地上的尘土也因为两个人的打斗飞扬起来。

阿飞毕竟是和荒兽打过架的,打架方面比年轻人要熟练很多;没多久,阿飞就占了上风。

抱着年轻人的腿,旋转一圈松手,把他摔在地上;还不等年轻人站起来,又接一个飞扑,用身体狠狠砸在他的身上。

阿飞又高又壮,少说也有二百来斤的重量;年轻人的小身板,哪经得起他这么一压,当场就翻了白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