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荒月
第四章 木瑶被掳
作者:鱼蛮子  |  字数:3361  |  更新时间:2020-06-30 10:34:09 全文阅读

“族长。”

“族长。”

见红绥离去,在周围没有走远守卫们纷纷围了进来;青墨自顾自摇头摆手:“都做你们的事情吧,不用管我。”

守卫们便没有再问什么,各司其职起来。

与此同时,部落的另一边,传来了阿飞的爆喝声:“老杂毛!别跑!”

青墨连忙带着守卫勇士们赶了过去,在门口处将阿飞拦住了。

青墨呵斥阿飞道:“够了阿飞!你不是他的对手,何必找不自在?”

阿飞目光越过青墨,望着红绥越来越远的身影,几个跳跃后渐渐变成了一个小黑点,消失在视野内了。

阿飞急的满头汗,跳着脚又是看看青墨,又是瞭望红绥离开的方向:“族族族……族……族长,他他他……”

阿飞半天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这是他的一个毛病,只要过于着急紧张,口齿就不利索。

“阿飞,你冷静冷静,有什么话好好说。”青墨看着着急忙慌,跳着脚的阿飞,感觉其中好像有什么事。

阿飞定了定神,长长地深呼吸了几次,又开口,口齿还是不太利索,不过能讲出完整的话来了:“族,族长,他抓抓,抓走了,阿,阿,阿瑶!说,说,说要救回阿瑶,就,就就就,就去荒月城找,找他!”

听完阿飞磕磕巴巴的话,青墨的眉毛也皱了起来:红绥这是铁了心了!

犹豫了片刻,青墨道:“阿飞,阿瑶毕竟不是我族的人,而且红绥也不会伤她的。”

“噗——噗噗噗——”

阿飞弯下身子,对着青墨的脸上连着吐了好几口口水,守卫勇士见状马上围了上来,长矛直指阿飞:“阿飞!你太没大没小了!”

阿飞眉毛立起来了,抡起胳膊把离自己最近的一名勇士抽得转了好几圈,手中的长矛也丢到了大老远;其他的几名守卫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

环视了一圈守卫,阿飞伸手指着青墨的鼻子道:“老头!我敬你是,是是是,是族长,又是能打,打,打的汉子,没想到你就是,是,是这么个玩意!”

青墨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水,叹了口气:“阿飞,不要恨我,都是迫不得已。”

说着,抬手击打在阿飞的腹部;速度极快,阿飞都不及反应,又一次躺在地上成了一只虾米。

“抬回去,让他好好休息;今天的巡视也先不用他去了。”

阿飞被架着,涨红的脸上,那双青色的眼睛死死瞪着青墨,令青墨都不禁一阵发寒:他分明的看见,阿飞的痛苦,骤然变成了竖瞳;只是一瞬,又恢复了本来的样子。

阿飞回去休息不提,青墨刚回到屋中,又来一位气势汹汹的人——大长老。

连阿飞都能轻松制服的族长青墨,却是对这位大长老敬畏三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大长老是他的亲叔叔。

青墨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任的青族族长,在一次荒兽袭击部落的时候不幸丧命,那时的青墨还只有十来岁,全是靠他的这位叔叔将他带大,一步步扶持着他坐上族长之位。

“青墨!”大长老一进来就大喊大叫;眼睛都气鼓了出来,扬着手中拐杖踏进青墨的屋门:“青墨!我听说阿瑶在你眼皮子底下被掳走了?阿瑶那个妮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就让人掳走了?你这个族长是吃荒兽粪长大的?”

大长老佝偻着背,拄着拐杖的手不断颤动,鼓泡眼睛怒瞪着比他高了一个头的青墨。

青墨被骂,心心中憋屈不已,但还得赔着笑脸;起身欲去关上房门,又被大长老用拐杖拦住了:“你干出来这事还怕人听着?你这个时候倒是要脸了!”

青墨绕开拐杖,将门关上扭过头赔起了笑脸:“叔父,您这是干什么呀,快坐快坐。”

说着,将大长老搀到坐下,把他拐杖放到一边,给他倒了杯水,又道:“您都这么大年纪了,不能动气,消消气消消气。”

青墨本来就满脸皱纹,这谄媚的一笑,脸上的皱纹被挤得更深了,都可以夹死一家子的苍蝇了。

“哼!我动气,我动气是谁导致的!”大长老没去接他递过来的水,一脸不高兴地把身子扭到了另一边。

青墨尴尬了一瞬,随即放下水杯,跑到大长老面前,蹲在地上抬头看大长老。

大长老眼睛一瞪,小眼睛愣是大了一倍:“还敢蹲着?跪着!”

青墨连忙跪下,抬着头作委屈巴巴的样子,看着大长老。

大长老又把身子扭到另一边,青墨连忙跪着移动到另一边,大长老面前:“叔父啊,我知道您喜欢阿瑶那妮子,但是我不能让青飞去冒险啊,红绥走遍了大半个东大荒,印证了很多我们的猜想,我们……”

“我说要阿飞那小子去了吗?我要你去!阿飞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大长老不等青墨说完,就挥手打断了,语气中还是怒意冲冲。

青墨不禁苦笑,用手摇着大长老的膝盖:“我不也是您看着长大的嘛。”

“你活的够久了!死了不稀罕!”大长老道。

青墨看着大长老,半晌叹了口气:“叔父,不是我不救木瑶,红绥现在获得了不同寻常的能力;若有人在我青族部落的地盘动手,我能没有察觉吗?但是木瑶被掳,我却丝毫没有察觉;他离开的速度,就连阿飞都追不到,我又怎能抓住他。”

大长老看着青墨,思考了好半天才开口,语气依旧不饶,但是平缓了很多:“阿飞那小子说了,荒月城,你怎么去不到?分明就是借口!”

青墨摇着头起身,把红绥的那几张纸又拿出来,递给大长老。

大长老接过纸,看了看,一脸震惊地说:“这上写的啥啊?”

青墨又拿过纸,给大长老讲了一遍里面的内容,大长老脸上神情凝重起来。

“叔父,这是红绥找到的龙文法典中的残页,荒月城那个地方,除了阿飞,和现在获得了特殊力量的红绥,基本是没人能进得去。”

大长老沉默了,这时外面又吵开了。

“你不能进去!”

“你回来!”

“别这样,族长要发火的!”

声音嘈杂,夹带着凌乱的脚步声。

“都给大爷滚到一边去!我今天就是要问问那个老腌臜,让是不让我去!”这声音很粗犷,带着戾气,很分明就是阿飞的声音。

Duang——

门被狠狠踹开,和门框相连的地方都断开了半截。

阿飞一进门,目光直接略过大长老,伸手指着青墨骂问:“老泼皮!今天你是让我去是不让!”

青墨脸黑了下来,久违的生气了,刚想开口呵斥;大长老却拍了拍青墨的手背,让他稍安勿躁,又看向阿飞:“你当真要去?”

“废话!我不去,等着这个囊货?!”阿飞瞪着眼睛说道;此时的阿飞对族长也没了尊敬,是有什么骂什么。

青墨也没有因为阿飞的言语不敬显得很生气,只是黑着脸皱眉盯着阿飞。

阿飞也不示弱,瞪着青墨:虽然打不过他,但是气势不能输!

“哈,哈,哈——”大长老突然笑了起来,从一边拿起了拐杖,起了身走到阿飞面前,抬眼看着这个怒气冲冲的精壮年轻人:

“阿飞,你认为打得过青墨吗?”

“不能。”

“红绥可不是善类,青墨都没法斗过他,你去又有什么用?”

“那就不管阿瑶死活了?咋这么多年我都没发现,你们一个个都是孬货!”

话刚出口,青墨怒道:“青飞你说什么!”

骂他青墨可以,但是骂大长老,那是万万不行的!

大长老微微一笑,对青墨摆了摆手,毫不在乎阿飞的不敬:“既然你这么要求了,你去吧,要是带不回阿瑶,你也别回来了。”

说完,大长老转身坐回到凳子上。

“大长老!”青墨听闻大长老同意了,便有些急了,连忙叫道。

阿飞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大长老答应的这么痛快;随即又高兴起来,立着的眉毛展平了,狰狞的面孔有舒展开了,嗨嗨笑着说:“诶——大长老,这可是您说的,不带反悔!”

说完转身就跑了,好像生怕大长老变卦。

大长老悠然喝茶,青墨连忙先将把房门关上,跟到近前,气急地对大长老道:“叔父!您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能让阿飞去啊!”

大长老抿了一口杯中已经冷去的茶,闭着眼睛品了一会:“那你还想怎么样?”

青墨不假思索:“当然要拦住他,不能让他去啊!”

大长老哼哼笑了两声,摇了摇头:“拦他?就算你拦住他一时,半夜他也能翻墙出去;就算你把他腿打断,手打折,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就是滚,他都能滚着出去。”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从我们把他捡回来的那天,有些事情不都注定了吗?你我都是凡躯,不要妄想改变什么,随其自然吧。”

青墨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重重地叹了口气,一甩手开了门出去。

大长老依然悠然地抿着杯中冷茶,品味着。

阿飞得到允许,那是撒开腿就跑,捂着耳朵连头都不回,就怕两个老家伙出尔反尔。

跑至城墙边上的角落,抱起一块大石板,背在身后,用兽筋绑好。

这块石板呈白色,迎着光闪动着斑斓五色;竖在地上有阿飞肩膀那么高,宽度也有个半来米;坚实无比,是阿飞的顺手武器。

曾经围猎土牛,眼看着土牛发了狂,所有人都纷纷四散逃窜,阿飞硬生生用这块大石板挡下了土牛的牛角,但冲击力也把阿飞连同石板一起顶飞了出去。

土牛像是太过用力,被撞的有些晕乎了,阿飞也趁这时抱起大石板冲过去,对着土牛的大脑袋一顿猛砸,硬生生把土牛的三个牛角砸下来两个,石板上却连一个刮痕都没留下。

土牛奄奄一息躺在地上,看着这群罪恶的人类在自己的面前来来回回,将它虚弱的生命结束掉;阿飞的威名也就此传开了:青族勇士青飞,力博土牛完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