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东荒龙神纪 > 荒月
第三章 红绥
作者:鱼蛮子  |  字数:3169  |  更新时间:2020-06-30 10:33:27 全文阅读

红族懊恼,青族得意,但是谁也没发现,一个身子都隐藏在黑色之中的人,悄然翻过高墙,消失在青族部落之中。

夜幕降临,青族的人们也纷纷回到了自家的土屋中,准备要入睡了;在部落正中央的一间相比其他土屋要大上几分的土屋,灯火通明。

灯火之下,青族族长正翻阅着书籍;书是纸质的,但像是年代很久远,书页蜡黄破旧。

“青墨,青墨!”

窗外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族长抬起头,将手中的书籍合上藏于皮裙中,警惕地靠近窗边。

“别担心青墨,是我,红绥。”窗外的那个沙哑声音再次响起。

青族族长青墨听后,放下了警惕,忙推开窗子,但却好像被挡住了,只推开了一条细缝。

缝中被进来几张皱皱的土黄色纸。

青墨抽出纸来,还未打开看,窗子开的缝就被重重地合上了。

“告辞。”

红绥简单丢下一句话,窗外传出一阵衣服的抖动声便回归了平静。

青墨来到灯火下,将皱皱巴巴的纸展平,上面工整的写着一些晦涩难懂的文字。

青墨却像是看懂了一般,神色肃然,又转而惊讶。

一夜无话,阿飞从部落中央的一棵大树上跳下来;这是他睡觉的地方。

部落中,唯独他一个人没有土屋;倒不是部落中不给他,而是他自己不要。

用他的话说:好男儿,天是盖子,地是床,堂堂正正睡中央!

拍着自己的肚子走出部落;在部落往东南方向,有一处冰泉;无论四季,都是寒冷如冰。

阿飞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来这泉水中泡一会,这是他每天必备的修行。

在冰泉旁有一个怪模怪样的树,树上一天结一个果子;果子红彤彤的,看着十分可口诱人。

这果树有个神奇之处:便是树上果子倘若不摘了去,到下午时分也会自行掉落;过一晚上,清晨时分又会挂上一个果子;果子也有独到之处;无论身上多么的冷,只要吃了这个果子,不消片刻,必定能驱散寒冷;正好与冰泉截然相反。

这每天的一个果子,也就是阿飞的早餐。

泡过冰泉,吃过早餐,迈着步子往部落里走,准备去做今日份的工作。

刚进大门,守卫就看见了他,急急忙忙跑过来:“哎哟,可算找到你了,族长找你呢,快去快去!”

阿飞一脸疑惑:这老家伙找我干嘛?

疑惑归疑惑,还是得去的;在这一整个部落,他阿飞谁都不怕,唯独对这个族长敬畏三分。

来到族长所居住的屋前,小心地敲了敲门,得到里面族长“进来”的准许,才轻手轻脚推门进去。

“族长,您找我啊?”阿飞缩着脖子勾着手,嘿嘿笑着。

青墨瞥了他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丢给他几张皱巴巴的纸,正是昨晚红绥递进来的那几张。

阿飞拿到手中,没有去看:“族长,您这不是难为我嘛,我不识字这谁都知道……”

青墨眯起眼睛养神,嘴唇微微动着:“你不识字我还能不知道吗?好好看看再说吧。”

阿飞只好拿起纸,准备象征性地应付一下。

但是看见上面字体的时候,阿飞呆住了:这是一种古老的字体,也是阿飞唯一认识的字。

说起来也怪的很,阿飞不识字不是因为他不爱学,而且前脚学完,后脚他就给忘的一干二净,就跟没学过一样;但是唯独有一种字体:龙文,不用人教,就无师自通,仿佛就是他与生俱来认识一样。

仔细看完上面所有的内容后,阿飞一脸震惊,抬头望向还是眯眼养神的青墨:“族长,啥意思啊?”

族长轻轻地摇了摇头:“看完了就出去吧,把纸留下。”

阿飞出了族长的屋子,轻轻拉上门,一边往外走,一边还在琢磨着纸上写着的内容。

屋中,青墨族长听见房门关上,阿飞的脚步慢慢远去后,长叹了口气:“该来的,还是要来啊!”

阿飞的工作,就是巡逻;领着几个巡逻勇士,去部落外巡视,有没有敌袭或者荒兽。

敌袭对阿飞来说,那不是问题,他威名赫赫,对阵上来,首先气势上就先胜了半筹;但是荒兽就不一样了,这荒兽哪管你什么威名,饿了,就是天王老子站它面前,也都要张嘴咬的。

一天时间悄然过去,太阳落到了山头上,将红色铺满了大地。

“走!回去了!”

阿飞大喊了一句,几名巡逻勇士如获大赦,喜笑颜开地往回走:阿飞不说话,他们可不敢擅自回去。

回到部落,大家已经升起来篝火准备吃食了。

其实所有的土屋中都有灶,可以自家做自家的饭,不过大家还是更喜欢围在篝火前,一起做,一起吃,这样热闹。

“阿飞!这里这里!”木瑶远远地就看见阿飞的高大身影,冲他招着手。

阿飞听见有人叫他,顺着声音就找到手上抓着一串烤土牛肉的木瑶,正对着他使劲地挥舞左手。

土牛,是东大荒里的一种素食性的荒兽,土黄色的大块头,四肢着地都有两米来高,一声精壮的腱子肉,脸上只有一只眼睛,三角形的瞳孔;头上成三角形分布,长了三只灰白色的角,白蹄白尾。

土牛本身不具备什么攻击性;但是发起毛来或者生命受到威胁时,那头上利刃一般的角可不是开玩笑的,再加上一身蛮力,别说人了,就是高大的门墙,也够呛能抗住它几次撞击。

猎捕这头土牛时,连同阿飞在内,还有几名壮实的勇士,都花费了不小的功夫。

走到木瑶身边坐下,从她手上抓过那串土牛肉,也没管烤没烤熟就往嘴里塞,没嚼两下就囫囵下咽了。

“都没熟呢……”木瑶小声嘀咕了一句。

阿飞没听清楚,以为抱怨抢她肉了,有些不满道:“不就是吃你块肉嘛,再给你烤就是了。”

不由分说,把身边另一边人手上刚刚烤好,正要吃的肉夺了过来,塞到木瑶的手上。

被夺了肉的人里面就不干了,站起身就要骂人,但是一看到身边那人是阿飞,又蔫了回去,只好生着闷气重新烤肉。

木瑶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对着被抢了肉的人歉意一笑。

被抢肉的人白了木瑶一眼,把身子往边上坐了一坐。

这使得木瑶更加尴尬了;阿飞却是没什么反应,这些年,他“坏事”干尽,早都习惯了白眼。

晚宴后,大家也各回各家,准备睡觉了;阿飞一如既往爬上“阿飞专属”的树杈上,望着满天星斗。

青墨在房中踱步,看表情似是有些焦急,眼睛时不时就往窗子那边看去;嘴唇翕动着,似乎在决定着什么事情。

但是窗外寂静无比,只有风吹过部落中几棵树,带起的树叶沙沙声。

清晨,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阿飞都还未起来,门墙那已经吵嚷开了。

一名身着破旧黑色斗篷的花胡子男人,正强行往大门内闯,看门守夜的勇士们极力阻止,可是完全阻挡不了。

阿飞被吵醒,怒气冲冲地从树上跳下来,揉着还没完全睁开的眼睛,向声音传来的门墙那走去。

因为没看清路,一头撞在了粗壮的树干上,把他撞一个趔趄,这使得他的火气更加旺盛了。

“吵什么吵!大爷我睡觉不知道吗!”怒吼着来到大门前;这一嗓子,把部落里没被吵醒的人,也一齐吵醒了。

当阿飞看见面前这个黑斗篷男人时,本想着是个老头,就算了;但随即看见他斑白的头发遮掩下,一双血红色眼睛,登时就气乐了。

好哇!吵你飞爷爷睡觉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一个红族人!

二话不说,直接一巴掌狠狠抡了过去。

没有意料中的清脆响声:男人抬起胳膊轻松地挡下了阿飞这一掌。

勇士们都愣住了:这世界上,除了族长,还有人能这么轻松接下阿飞这蛮力的一掌?

阿飞也是没想到,只是停滞了片刻,脚上又蹬了上来;男人不紧不慢,往旁边侧了侧身子,躲开了阿飞的大脚板,同时又向他另外一条腿踢去。

阿飞失去了平衡,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快!快请族长!”眼见着阿飞都吃瘪了,一名勇士连忙喊道。

没过多久,族长青墨在几人拥护下,快步来到了门墙前。

此时,阿飞被男人反制着右手,踩在了地上。

“红绥,你这是干什么?还不快放手!”青墨看了黑斗篷男人一眼,喝止了他的行为。

红绥松开了阿飞的胳膊,踩着他的脚也移开了,拍了拍手,抬眼淡漠地看向青墨:“我看看这凶名赫赫的阿飞有什么通天本领。”

阿飞刚被松开,马上又从红绥背后偷袭上来;却被红绥反手一拳打在了肚子上。

阿飞顿时感觉肠子都被打移位了,忍不住疼痛直接躺在了地上,双手紧捂着肚子,身子弓成了虾米。

“青墨,去你房中说话。”说完,径直地往青墨家所在的方向而去;青墨无奈地看了一眼地上的阿飞,摇了摇头,让人将他扶回去休息。

阿飞被人扶走暂且不提,红绥和青墨进入了房中;青墨命令所有人都退出去,不得偷听两人的谈话。

关上门没多久,房间里突然传出了两个人的争吵声;接着屋门被重重地打开了,红绥冷着脸走了出来,看起来两人的谈话不是很愉快。

脸色不好看的青墨站在房中,看着离去的红绥,深深叹了口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