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一定重新做狗 > 正文
【一】满身罪孽无可洗
作者:举问玉珏  |  字数:3208  |  更新时间:2020-06-28 12:22:58 全文阅读

“饮尽杯中遗下…”

  方白麻木的将手机上的耳机拔了下来,播放界面变为了暂停状态。

  地上的影子还在爬,满口的尖牙利齿。

  满屋的残肢断臂,所有人都被以一种极其恐怖的手段打了“包装”,直到包袋装不下。

  落地窗的窗帘忽的被拉开。

  下面隐约有车流声,钢铁的城市弥漫在淡淡的彩色光晕。

  方白面无表情,如同带着一张栩栩如生的面具,没有人知道他在这血液凝固,即将腐臭的房间里干了什么、想什么。

  “嗬嗬嗬…”影子在笑,只有方白看得到。

  安静的房间,它就像一只蠕动的黑色rou虫,哪怕是趴在地上,来自视觉上的触感也让人毛骨悚然。

  “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不满意吗,那我再把他们弄碎一点。”

  “嗬嗬嗬…”

  这是两天来影子第一次开口说话,也只有方白能听见。

  地上放着一本摊开的书

  《正常的银面具》——反she会人格的16种人格特点…

  以及《24重人格》、《面对内心的恐惧》、《异常心理学》…

  没有…

  还是没有…

  翻遍了大量书籍、进行了大量的专业测评、治疗。

  它还是如影随形。

  不,它就是影子。

  ——长满了尖牙的影子。

  “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呢?”方白真的难以理解,他身上为什么会长出这样的怪物?

  冷静、疯狂、极端、残忍、好杀、伪装…

  他的童年幸福,既没有因为家庭的原因痛苦过,更没有因为生活条件苦恼过。

  直到上大学,他的成绩说不上优异,但是一直在中上游。

  没有经历过大起大落,也不像养在温室花朵样娇嫩易损。

  用一个词来概括他——平庸。

  是的,平庸。

  完全没有滋生出任何不良心理的温床。

  “我就是你。”

  影子还在爬。

  没有肉体,没有发声的构造,但是方白就是能听见。

  “这个结果你应该...应该感到满意...是你让我杀了他们...嗬嗬嗬...”

  安静。

  窗外朦胧彩光,似梦如幻。

  如果真的是梦,就让我早点醒来吧。

  方白将头埋到膝盖,拳头紧握,低声呜咽。

  出院后他就联系了俱乐部的人,但是没有想到,这个恶魔居然如此恐怖。

  ......

  “你和我们注定是一类人。”

  黑客临死之前的话语,似有冤魂在他耳边复述。

  一类人?

  什么是一类人。

  他想了一天一夜,与满地残尸呆了一天一夜。

  如果羞愧与自责能杀死人,这么多年来,他早就该粉身碎骨。

  世间有人该死,他希望他不是,更不希望谁是。

  哪怕是,在法律之下,谁能擅自剥夺他人的生命?

  “你开始可怜...可怜他们...了吗?嗬嗬嗬...他们枪毙十次都不够....是你...是你帮助了他们解脱....”

  影子还在叫嚣。

  他不知道死亡降至。

  砰!

  窗户被狠狠的打开,眼中一片花白。

  那是饥饿感。

  成年人空腹血糖浓度低于2.8mmol/L就会有低血糖的现象。

  晚风吹拂,暖暖的气流,伴随着车流的汽笛,让方白脸色红润了些。

  这里是二十二楼,来往车辆在方白眼中不过是火柴盒大小。

  “嗬嗬嗬...不如退下吧,你不敢。”

  “我敢!”

  “我就是你,我说你不敢!”

  “我敢!”

  ......

  下面似乎有很多人,他们都在看着方白笑向他招手,有的人还冲他喊:“快点跳下来吧,这里没有烦恼,我们一起...”

  黑客、锁匠、小偷、学生...

  一股莫大的恐惧攥住了他的心脏。

  死了,他们都死了...

  俱乐部已经解散了,那个万恶的...杀人俱乐部....

  背后就是满屋子他们的残肢...

  “嗬~你在害怕...我怎么会诞生出一个这么丢脸的你?”影子爬上了方白的身体,满嘴雪白的尖牙,附着在他的耳边:“自首吧,嘿嘿...自首吧。”

  “看呐!他们都死了...你杀的,你为什么要害怕他们,啊?嘿嘿...再杀一次咯。”

  “住口!住口!住口!你这个恶魔!你才是该死的那个!你才是该死的那个!”方白歇斯底里,眼睛通红。

  他双腿发抖,拼命想要攥住影子的脖子。

  身下就是二十二层楼的高度。

  “那你为什么不死?跳下去...一了百了。”

  方白蹲下,痛哭流涕,影子又怎么可能抓住呢?

  背后的寒芒一根根的立起,身后就是浓郁的化不开的,不愿直面的恐惧。

  而前方,是繁华的都市,清醒过来,他甚至不敢回头看,犹如实质的气息,从黑色塑料袋中爬出,轻轻抚摸他的脊背。

  “自首吧。”

  自首?

  “你不跑?”方白冷笑。

  “我就是你,你想想跑,我就会跑。”

  “呵~”

  方白咧了咧嘴,干涩的嘴唇颤抖。

  “你杀过多少人?”

  “他们杀了多少,我杀了多少。”

  “那么——”

  纵身一跃,风声猛然呼啸!

  影子拉长,发出尖叫——“不!你不能这样!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我们是一体的!你不能这样!”

  ......

  满身罪恶,凭什么活?

  身负魔鬼,凭什么活?

  阴阳互体,阴阳化育,阴阳对立,阴阳同根。

  他不是圣人,阴面却极致。

  他早该察觉到不对。

  他很少运动,体力却格外的好。

  文科专业,却对化学药剂调配得心应手。

  连鸡都没有杀过,却知道人体的各个要害。

  哪怕进了病院,从未外出,却对周围地形了如指掌。

  落下,落下。

  他像只白色的手绢,微闭着他的双眼,面容难得的详和。

  下落的气流把他的头发往后收拢。

  猎猎的风声,没有比这更好的洗涤方式。

  接着,一支血色的蔷薇在地上绽开,空气诡异而安详。

  直到人群聚拢,呕吐不止。

  警笛带着记者,布置起了黄色的警告带。

  ......

  假如你不走到墙外面来,就永远不知道有这样一些景象。假如你不走出这道墙,就以为整个世界是一个石头花园,而且一生都在石头花园里度过。

  这是方白看到的书里的一句话。

  身为一条狗能想到这么多实在难得。

  那可怜的脑容量,能支撑他身为人类的记忆已经是万幸。

  但每个群体中总有一个异类。

  他就是。

  绚丽多彩的河流缓缓流动。

  羊儿在河边吃草,如同碧绿的天空中飘荡的云朵,顺着清澈见底的玛瑙河,向着遥远的地平线飘去。

  阳光温柔的淌在软白的羊毛上,那是冬天牧羊人最喜欢的财宝。

  成为一条狗或许是因为他前世的罪孽,但是变成一条狗却待在这个像天堂一样的地方,他实在受之有愧。

  于是他也尽了一条狗的责任——成为一条牧羊犬。

  比卡拉卓人的羊、酥茶、狗更重要的东西只有两样:刀子和对圣灵的信仰。

  这侧面证明了他的重要。

  “火!火!”村里最小的女孩,骑着她那匹枣红色的小马,脸蛋红扑扑的,手里的鞭子高高扬起。

  清脆的声音,被风递着,在空旷的草原上回荡。

  几米之外,河流分出的一条小溪潺潺流过,几只小鱼小虾围在水草间来回嬉戏,全身洁白、脖子修长的水鸟虎视眈眈。

  溪边杂草。

  一个小脑袋探头探脑伸出来望了下。

  褐色、黑色相间姑且称之为衣服的东西披在他身上,看到女孩,就像老鼠见了猫,差点跳了起来,满脸的恐惧,但是还是不得不连滚带爬的往前凑。

  “希嘉小姐...希嘉小姐,啊木没有偷懒...啊木没有偷懒...”神色谦卑,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女孩踩着男孩的背,跳下了小马。

  啪!

  鞭子在男孩的脸上抽了一下。

  “懒鬼!你走了大运!我愿意出两枚足金买你的狗的,现在把它叫过来,再跑到小教堂,拿上虾粉裹住干豆,晚了当心你的月钱!”

  真的?啊木有些不敢相信。

  两枚足金?

  那是多少钱?他不知道,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足金,甚至都没有见过纳斯以上的钱币。

  “快去。”女孩扬起鞭子,让还在震惊中的啊木一下子就捂着屁股跑了出去。

  方白抬起头,看着那位可怜的牧童,因为太激动,滑稽的在泥坑里摔了一跤。

  露出瘦骨嶙峋的身体,深陷的肋骨甚至一眼就能数出。

  脚上的鞋子滑了下来,沾满泥浆,两根大脚趾从破洞里挤了出来。

  可笑又可怜。

  而女孩则穿着可爱的裙子,绣着花鸟的坎肩。

  皮靴上露出的羊毛,看起来既暖和又舒适,手里的鞭子还有腰间锋利的小刀,将她的阶级很明确的标注了出来。

  尤其是她体面的棉花帽子,将她的身高看起来起码提高了十厘米,同时提高的,还有她生而为人的身份。

  “哈亚说得没有错,这些懒鬼,只要不盯着随时都有可能偷懒。”女孩恨恨的说了一声,将手里的鞭子卷了起来,别在了精致的羊皮外腰带上。

  “火,火过来。”

  女孩开心的冲着方白招手,可爱的大眼睛笑成了月牙。

  “以后你就是我的了,你要陪我到城里进修。太漂亮了,你可真是太漂亮了,哈姆老师一定会喜欢你的,瞧瞧你火红的皮毛,瞧瞧你的机灵劲,你一定会成为合格的召唤兽,比那些坏蛋火狼好多了!”

  她抚摸着方白身上的皮毛。

  而方白也没有抗拒,舔了舔她的手掌。

  眼里满是顺从。

  这就是方白现在的生活。

  一条被人倒卖的狗的生活。

  价值两枚足金,不便宜,也不贵。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