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回到古代当豪商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其乐融融
作者:虎虎有点威  |  字数:2288  |  更新时间:2020-09-18 13:45:18 全文阅读

南昌连续两日暴雨,终于雨过天晴。

一只鸽子在空中展翅飞翔,飞过一座座山峦,飞过一条条河流。飞过一队队,扶老携幼,衣衫褴褛的人群......

南昌镇守太监汪海,在舒巡抚会客厅,与舒巡抚相邻而坐。两人之间的桌几上,摆满茶点,果品,都是去了皮,取了核,插了小签,取用极为方便。

两人寒暄几句,舒巡抚挥挥手,几名丫鬟下人谨身退出。诺大的厅里,就剩他二人。

近期抗洪赈灾,两人聚在一起协商公务是应有之举,也不用像以前那样有心回避。

汪海靠近舒巡抚,低声道:“舒大人,李公公的飞鸽书信到了。皇上很满意,要舒大人安心在江西执政。要用心为皇上分忧,为朝廷效力。且不可独断横行,若引发民乱民变。舒大人就得承担后果!”

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用点心,答应的税要收够。而且,不能激发民变民乱。

你也可以这样理解,只要不激起民变民乱,你就可以放手施为,只要能收到税。

舒巡抚沉吟一下,领会到了全部意思,微微点点头,道:“明白了。臣不会让皇上失望。”

汪海又道:“字典有功,皇上御笔题字,随后有锦衣卫送来。字典编撰先做起来,以秦枫为首,巡抚,府,县,学政,都要大力支持。尽快完成,若有不当之处,日后随时修订,增补。”

舒巡抚问道:“那内阁?”

“这不是国务政事。何须内阁?而且字成典籍哪有一蹴而就的?先做出来,哪里不对随时修订,注意了,拼音标注,一定要以官话为准!”

“这是自然!”舒巡抚笑道:“难不成皇上,李公公,还担心我们拼个吴侬软语出来?”

哈哈哈,两人一起开怀大笑。

汪海慢慢收敛笑声,又道:“这算好消息。还有个消息,舒大人可能不太喜欢。”

“哦?我不太喜欢?”舒巡抚重复一句。汪公公只说自己不喜欢,没说是坏消息。那,或许只是自己不喜欢?

“李公公的祠堂不修了。”汪公公轻声道。

舒巡抚一愣:“为何?”

汪公公接着道:“虽说祠堂不修了,但情义李公公都收了!修建祠堂筹集的十五万两银子,李公公要全部提走。”

舒巡抚点点头,修不修祠堂无所谓,只要你收了银子,收了情义,就够了。

而且,这样的结果比修祠堂还好。因为拿走银子一了百了。修个祠堂,自己还得派人照料。所以,这谈不上自己不喜欢。相反,自己还有点喜欢。

但,汪公公看不到这点?不对!

舒巡抚脑子一打转,脸色突变:“怎么提?”

汪公公面色有些无奈:“要我抽调200名锦衣卫,一千二百名厢军。锦衣卫千户伍勇负责押运至杭州,然后水路进京城。这几日就要出发!”

舒巡抚急道:“大批灾民正在涌向南昌!你把人手都调走了,南昌怎么办?”

“辽东边军才闹了一回,熊延明砍了十几颗脑袋,才堪堪镇住!熊经略说,再不补发欠饷,下一次兵变,他未必压得住!那是边军啊,舒大人!边军一乱,大华门户大开,是要亡国的啊!李公公说,皇上急得内帑压箱底的十万两都凑出来了,剩下五万两是李公公的家底。你说,我们能不赶紧把银子送去吗?”

“内阁呢?”

“一筹莫展!连熊经略的折子都不敢及时批拟。”

舒巡抚觉得心里发堵,一股郁气,压得心里沉甸甸的。沉默片刻,长叹一声:“堂堂大华,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

汪公公苦笑:“这一路押运的费用,吃喝奖赏,万两银子未必打得住!这银子,还得我出!原本打算这次给灾民捐点出来,现在,我是不行了啊。”

舒巡抚默默点点头,汪公公这话,就是个顺水人情,说得好听。

李公公的吩咐,汪海必须照做,所以这万两他出也得出,不出也得出!既然出了,再在舒巡抚这里落个好。

舒巡抚虽然知道,就算李公公不派这趟差,汪海也不会把这万两捐出来!就算捐,最多就是千两。

但是,既然人家这么说了,事实上又确实替朝廷出了押运费,那就该认同,宣传。可以作为南昌各级官员的楷模。请大家,有样学样,不忘初心。

舒巡抚苦笑一下:“汪公公宅心仁厚,为国劳心,为民劳力。可为我南昌官场楷模!我原本还指望,可以挪用一下这十五万两银子,赈济灾民,结果,唉!”舒巡抚摇摇头。

汪公公也心痛自家的银子,但是在舒巡抚这里得了个定性说明,以后这事儿翻出来也是一件功劳。而且,李公公也能看见自己的忠心和尽职。这样一想,又不算太亏。

随即转过心思安慰舒巡抚:“边军的事,容不得一点纰漏。你这里的付出和贡献,皇上,李公公,都是看在眼里的。南昌这次水灾,只要不闹出天大的事,你舒巡抚,就只能是有功无过!”

舒巡抚点点头:“边军事急,李公公不修祠堂,是对的!我还真没想到,李公公会有这心思。”

汪公公冷笑一声:“和朝廷诸公相比,我们这些阉人,才是和皇上,真正一条心。哦,舒大人,你可别多想。我汪海读书少,说话有时候不过脑子。我这么说话,也当你是自家人。”

......

送走汪公公,舒巡抚在餐桌上有些愁眉不展。舒夫人与舒怡知道舒巡抚是为赈灾缺银操心,俱都不敢打扰,各自静静地用晚餐。

舒巡抚抬眼看看舒怡:“我记得,秦枫的字典编撰,有计划收取一些赞助费,还答应给你们分润一些?”

舒怡点点头:“他预计能收十万两,分给我们五万两做香水生意。”

舒夫人看一眼舒巡抚,道:“原本我给怡儿准备的一万两,她现在不用了。我再多凑一万两,准备两万两,到时候,我们舒家也去支个棚吧。”

舒巡抚点点头:“多谢夫人,我们是该做个表率。不过,不用再凑了,一万两足矣。”

舒怡点点头,哦了一声,道:“我们做了表率,我再去影响一下秦枫。他打赌赢人家一万两,这边赞助还要分五万两,他有好多银子呢!”

舒夫人瞪女儿一眼:“他的那些银子,都到手了吗?”

“还没!不过,也是很快了!”

舒夫人哭笑不得:“要人家捐银子,也得好好说话,不能因为人家银子多,就该捐。”

舒怡不服气:“他自己说的啊,银子多的,就该多上税。意思一样嘛。”

舒巡抚笑道:“算了,年轻人的事,别管他们。你想怎么跟他说,就怎么跟他说。”

舒怡得意地对着舒夫人,做个怪样。一家人,其乐融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